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医妃步步谋宠
医妃步步谋宠

医妃步步谋宠

作者:果果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1 16:28:47

作者果果给大家带来了《医妃步步谋宠》的主要情节:而南宫辰自是也感受到了这灼灼目光,回望过去的时候对方也不闪躲,两人也就这么对视了好一会儿。“王妃,用过去看看王爷吗,这审问估计还得一会儿开始……”“没那个必要,我和他之间,没有什么好聊的。”韩青歌脱口而出了内心最本能的回答,继而神情自然地挪开了视线。半个时辰过后,朝中文武百官已经尽数到齐,像上早朝一样分别站在两旁。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准备好,皇帝便在此刻适时地出现,沉默着坐在上首的龙椅上。厅堂内瞬间就噤了声,安静的有些可怕。
展开全部

事不宜迟-果果

翌日,清晨。

“昨天睡得实在是太香了,还别说,和现代的床的确不一样。”

韩青歌被窝里赖了好半晌才起来,但是在刚起床的那一瞬间,身体就跟散架了似得难受。

哪怕只是简单地抬个肩膀,骨头也不停地发出声音。她不由得无奈地叹了口气,开始轻轻地活动浑身上下。

“这副身体有点太弱不禁风了,之后有时间得好好调理。毕竟啊,之后还要对付不少的妖魔鬼怪。”

想到这里,韩青歌的情绪明显低沉了不少,本是放在肩膀上的手也垂了下来。

她现在有件事不得不去面对,同时也是必须快速解决的。

“原身的父亲还被关在牢里没放出来,得尽快想办法。毕竟占了人家的身体,这些份内事是得做的。”

简单洗漱过后,饭菜就已经被丫鬟给摆上了桌,韩青歌拿起筷子就开始们闷头吃。但因着心里装着事,所以做什么都有些心不在焉的。

这种忧心忡忡的状态,竟是一直持续到了给南宫盈盈疗伤的时候。

“青歌姐姐?青歌姐姐?”

看着眼前已经愣神许久的人,南宫盈盈见呼唤不起作用,就在她眼前不停地晃动手臂。

在这样的情况下,韩青歌终于是堪堪回过神来,“盈盈,刚才确实是我有些走神了,你有什么事吗?”

“我倒是并无大碍,就是青歌姐姐的状态着实是令人不得不担忧。从你进屋不过半个时辰而已,这都是第三次愣神啦。”

南宫盈盈歪着头看过去,眼中是最为纯粹的担忧,那目光充满了不谙世事。韩青歌看见了,心中有暖意流过。

“我没事的,盈盈不用这么担心。你青歌姐姐我好着呢,我可是打不死的小强,没那么脆弱的。”

“青歌姐姐,若我没有猜错,你是不是在担忧你父亲的事情?”

被戳破了心思,韩青歌便也没有继续隐藏下去。更何况她目前在这个世界人微言轻,韩栋梁已经被关在天牢,她可谓是孤木难支。

为了生活嘛,多个朋友总归是没错的。更何况南宫盈盈的身份摆在那儿,与之交恶定然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唉……我被关在府里这么多天了,也不知道我父亲他现在情况怎么样,半点消息都不知道……”

正在韩青歌有些垂头丧气之时,南宫盈盈又出声了,“青歌姐姐现在身份不便,那我来帮你查,有情况立马就告诉你!只是……”

“只是什么?”韩青歌挑眉,不过她并不担心会被威胁。

她刚出演询问,南宫盈盈脸上便扬起狡黠的笑容,“姐姐你得给我做一顿饭,什么菜都可以的。只要是青歌姐姐做的,我就爱吃。”

“你啊你,还真是个小馋猫。尽管瞧好吧,我绝对能为你折腾出一大桌子合胃口的饭菜的。”

从南宫盈盈的房间离开后,韩青歌便回房等消息了。同时开始计划着接下来要办的事,和应该做哪些准备。

不知不觉中,时间就来到了傍晚时分。

“咚——咚——”的敲门声传来,巧儿赶忙出去查看。

等韩青歌推门而出的时候,便见着南宫盈盈身边的丫鬟已经来到了眼前,恭敬道:“参见王妃,郡主说邀您过去品茶聊天,有要事要告知于您。”

“反正我现在没什么事,我收拾一下就跟你过去。”

韩青歌猜测着应该是得到了什么关于韩栋梁的消息,于是丝毫不敢耽搁,二话不说地就赶紧答应下来。

等到了地方后,南宫盈盈将周围的仆人尽数遣散,只留下了个贴身的丫鬟。然后热络地挽上韩青歌的手臂,向着屋里走去。

“青歌姐姐,派出去的人探听到消息,说是父皇不日就会审问你的父亲,到时候你也会被作为证人传唤。但这结果并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动,应是只有……”

话说到一半,南宫盈盈实在是有些不忍心,也就没有说下去。抬起头,神色担忧地看向韩青歌。

“这消息对我来说可实在是太重要了,盈盈,谢谢你。提前得知这种事的话,我也好做准备,不至于完全处于被动。”

“帮到了就好,青歌姐姐你莫要着急。千万不要累坏了身体,要不然可就没人能救你的父亲了。”

夜色渐深,韩青歌从南宫盈盈那儿出来后就回了房间。

一进屋,她就直接扎进了软和的床榻上,整个人放松下来。但是脑子依旧在不停运转,思考着许多事情。

“原身的父亲过不了几日就会被皇帝审问,到时候肯定还会有不少朝中大臣参加。那场景,光是想想就让人头疼……”

韩青歌忍不住地嘟囔出声,心里却是并没有任何怨由。

叹了口气,双眼无神地看向屋顶。因为心事太重,她开始失眠了。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却没有任何睡意。

朝中大臣和皇帝的态度、陷害贩卖私盐的证据、暗中潜藏着的势力……

“细想的话,这事绝对不简单,多少人就等着原身的父亲出事呢。如此一来,定然会被不少人针对。唉,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凌晨的时候,彻夜未眠的韩青歌终于感到了些许疲倦。凭借着她懂得医术,很快就调节过来精神,然后沉沉地睡去。

三日的时间转瞬即逝,皇宫里的马车停在了王府门前。

“王妃请吧,皇上说让带您进宫。下午就会开始对韩大人的审问,您必须得参加。”

“那就多谢公公了,本王妃这就随你进宫面见圣上。”

因着是同皇帝身边的人呢说话,韩青歌也就端出了那副独属于正妃的气势。就连说出口的话,也是再三措辞过的。

马车驶的很快,在京城的街上穿梭。帘布偶尔会被吹起,会见着外面的光景。

“这城市的地位应该和现在的首都差不多,确实是足够繁华啊。啧啧啧,等有时间了一定要和盈盈出来逛逛。”

在度过了段乱花渐欲迷人眼的路程后,马车停了下来。

韩青歌透过帘幔的缝隙看去,那朱红的大门便呈先在眼前,让人不由得心生畏惧。

山雨欲来-果果

“王妃还请下车,这接下来的路,只能走着过去。”

对于此举,韩青歌倒是没有什么怨言。恰恰与之相反的是,她很享受这个过程,想要借此机会观摩宫中的光景。

一路上遇见了不少人,在看见她之后,都纷纷开始低声议论。尽管他们刻意压低了声音,但还是被韩青歌听了个一清二楚。

“那不是韩大人的女儿吗,她一个妇人家来这里干什么。”

“应是被皇上作为证人给叫来的,听说性格极其温顺。一会儿这审问一开始,估计会被吓得不敢出声。”

“保不齐啊,为了自保还会和韩大人撇清关系。”

“……”

对于这些各式各样的揣测,韩青歌选择了一笑置之,表面上的情绪并没有任何波动。

心中却是在感叹道:“果然不论在那个时代,八卦都是人类的本质之一。现在这种情况,倒是让我想起了现代社会的微博。”

思及至此,韩青歌忽地就来了精神。要知道前世的时候,她曾经凭借着一个微博账号,能够和对家好几十个粉丝对线,还能把对方全都说的哑口无言。

韩青歌想好了,过会儿在朝堂上的时候,她发挥一半喷人的功力据理力争就好,只是这措辞就必需多加小心了。

“毕竟这可不是我生活的那个世界,一个不小心就会掉了脑袋。我可不想刚来没多久就死了,这里有趣的很,还没开始玩呢。”

这些都只是心里话而已,还没等她想太多,前面领路的公公就停下了脚步。

“王妃您还请稍等片刻,等皇上来了之后,您才能被传唤进去。”韩青歌点头应声,眼神无意地飘向进入眼前宏伟大殿的每一个人。

他们脸上的神色各异,或结伴而行,或形单影只。

有的人脸上带着难以掩盖的幸灾乐祸,俨然是盼着韩栋梁尽快落马。而也有部分人谨小慎微,眉头微蹙露出了担忧的神色,朝堂之上的情况瞬息万变,他们可并不想成为下一个被审问的。

这些人中,却有个稍显不停地身影,让韩青歌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这个王爷怎么说好呢,要说他不近人情吧也不太对。在妹妹面前的宠溺并不是装出来的,对于嫁入府中三年的妻子却又视若无睹。”

喃喃自语间,她不自觉得就盯着眼前的身影一直看了。

而南宫辰自是也感受到了这灼灼目光,回望过去的时候对方也不闪躲,两人也就这么对视了好一会儿。

“王妃,用过去看看王爷吗,这审问估计还得一会儿开始……”

“没那个必要,我和他之间,没有什么好聊的。”韩青歌脱口而出了内心最本能的回答,继而神情自然地挪开了视线。

半个时辰过后,朝中文武百官已经尽数到齐,像上早朝一样分别站在两旁。

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准备好,皇帝便在此刻适时地出现,沉默着坐在上首的龙椅上。厅堂内瞬间就噤了声,安静的有些可怕。

“宣罪臣韩栋梁之女,二皇子王妃韩青歌觐见。”

说罢,皇帝身边站着的公公挥动了下手里的拂尘。伴随着他有些尖锐刺耳的声音,韩青歌亦步亦趋地从门口走入。

韩青歌刚才在殿外等待着的时候,极为认真地回想了她之前看过的宫斗剧。应尽的礼数,还有应该说什么样的话,都是再三思索过的。

“皇上万福金安,妾身韩青歌参见皇帝陛下。”

“平身,你先去旁侧站着,一会儿有事朕自会叫你的。”皇帝淡然道。

韩青歌在众人的注视下依言来到旁侧,等候着审问的开始。

而伴随着皇帝的一声令下,韩栋梁被好几个侍卫押解着带上了大殿,跪在最中间空着的道路上。

“罪臣韩栋梁,你可知罪?!”

皇帝朗声出言斥责,言辞厉色,显示出了作为皇帝的威严。那微微发怒的样子,让人觉得他真的生气了。

韩栋梁不卑不亢道:“回禀皇上,微臣并没有犯下任何王法所不容忍事情,也就任何罪责。所谓贩卖私盐一事,确实并不是微臣做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他这话让原本寂静的大殿之内瞬间就沸腾起来。

“韩大人怎能说出此等话来,那贩卖的书信都是从你府上的书房搜出来的,难不成还能有假?”

“被抓的所有人都承认了隶属韩大人的府上,此事作何解释?”

“接收私盐那边也搜出了相应的书信,经过鉴证,与韩大人的字迹别无二致。”

“在此等证据面前,韩大人还是承认了为好。”

大臣们你一言我一语将事情越说越大,同时也无形之中锁死了韩栋梁贩卖私盐之事。

本来还有几个人想要帮着说几句话的,但都瞧见了皇帝愈发阴沉的脸色,也就打消了这种念头。

“罪臣韩栋梁贩卖私盐一事证据确凿,判择日问斩,众爱卿还有谁有任何疑义吗?”皇帝抬眼询问。

众人纷纷沉默以对,表示了他们的赞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事情成定局的时候,却有个异样的声音响起。

“回禀皇上,妾身有事想要说。”韩青歌欠身施礼道。

见上首的皇帝有些意外地点了头,她才继续说下去,“在妾身看来,爹爹贩卖私盐这件事还有诸多疑点,并不适合这么快就宣判。”

话音未落,便有个向来与韩栋梁不对付的大臣出言反驳,“王妃乃是妇人家,这种事情还是莫要乱说话为妙。再说你嫁进王府已经三年之久,对韩大人的事情恐怕并不清楚。”

“难不成王妃也有参与贩卖私盐这件事?否则怎会这种反应,急着替自己的父亲辩驳?”

不知是谁说了这么句话,然后几乎是在转瞬间就获得了不少人的赞同,皆是情绪激烈地表示赞同。

相比之下,韩青歌看起来就显得弱势了许多。虽说是以一敌多,但她本人却并没有丝毫退缩。

“各位大人,我如今倒是体会到了众口铄金究竟是何意思。墙到众人推是么,你们就这么急着看到我父亲被处斩?!”

小说《医妃步步谋宠》 第8章 事不宜迟 试读结束。

流惠丶小可爱点评:

《医妃步步谋宠》的剧情紧凑,人物刻画细腻,前后呼应,整篇没有废话凑字数,很久没看到这么好的小说了。关键更新速度还快。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