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绝宠医妃:皇叔,请自重
绝宠医妃:皇叔,请自重

绝宠医妃:皇叔,请自重

作者:听见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26 15:22:25

最新小说《绝宠医妃:皇叔,请自重》是听见的书,主要内容为:“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伤本皇子的宝玉!”“姐姐,大家都知道宝玉是十皇子最喜爱的宠物,你,你下手未免也太不知轻重了些。”白汀蓝一脸着急,像是在为白芷菱担忧,可说出来的话却完全坐实了白芷菱的罪名。百里刑看着那只白猫也皱起眉来,暗自瞪了白芷菱一眼,还以为是转性了,原来还是那么的粗蛮!一进宫就给他招惹麻烦,他就知道不能对她有奢望……而此时,坐在对面的百里墨珣好整以暇的端起酒杯浅浅啄了一口。
展开全部

13-接风宴

“王爷……”白汀蓝娇媚起身行礼。

百里刑上前温柔将她扶住。“私下不必如此多礼。”

“王爷从衙下回来可累了,婢妾准备了王爷最爱吃的水晶肘子和子午糯米粥。”

秀恩爱,死得快!

白芷菱心底翻了个白眼,真想把这两个碍眼的东西扔出去。

“好,一会儿你陪本王用午膳。”

“王爷,臣妾要午睡了,就不打扰你跟侧妃用膳了。”

这是什么态度!

百里刑刚压下去的气又提了上来,不过想到这次来的目的,不由缓了脸色。

“明日父皇要给皇叔办接风洗尘宴,你到时同本王一道进宫。记住了,本王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若是闹出什么事来,本王也保不住你。”

进宫?

白汀蓝一听,气得一把攥紧了帕子。

王爷,居然让这个贱人进宫参宴!

两碍眼的东西离开后,白芷菱皱眉起身。

依照百里刑对前身的讨厌程度,就算是为了给皇帝一个交代也不会亲自跑过来说那些话,他不是巴不得她闹出什么事好把她赶走,这算什么?

白芷菱心底升起一股不太好的预感,却无法预知会发生什么事。

算了,管他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

翌日一早,白芷菱就被满月从被子里挖了出来,宴会是在下午举行的,可这个皇亲国戚却要一大早的进宫给皇后太后问安。

“王妃,这衣裙穿在你身上可真漂亮。”满月看着白芷菱双眼冒心,亲王妃是一品,白芷菱这一身滚金边的高腰长裙完美的将她修长纤细的身材给衬托出来。

小周国皇族的服饰偏艳色,白芷菱这一身都是灿灿的紫金色,旖旎曳地的裙身上绣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火凤无处不张扬着威严和贵气。

在小周国,凤凰只能出现在亲王妃和皇后,贵妃等人的身上,别的人,可是没资格穿出来的。

白汀蓝在看见白芷菱那一身彰显着身份的华服时,只感觉无比的刺眼,那原本是该属于她的!

百里刑从未曾见过白芷菱盛装打扮的样子,一时间也看痴愣了。

“王爷,可能扶一扶婢妾?”白汀蓝气得冒火,却只能往百里刑身上靠,拉回他的注意力。

白芷菱无视两人,直接上了马车。

华服虽美,却麻烦得要死,勒得她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好在云王府离皇宫也不远,两刻钟后,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满月扶着白芷菱下了马车。

百里刑要去见皇帝,白芷菱只能跟白汀蓝去给太后请安。

白汀蓝早年就游走在京都各个贵女贵妇人之间,对那些进宫的贵人再熟悉不过。

前身性格刁钻好强,在宴会上被人嘲笑过几次后就再不愿露脸了,这会儿对那一张张陌生的脸,可以说是半点都不认识。

不过好在那些人都碍于前身的名声,都不太敢上前找麻烦。

到了太后的长寿宫就有宫女领她们进去等着,这个时候太后还没起身。

“姐姐,听说太后进来身体不适,姐姐医术如此好,不若替太后看看如何?若是太后能够好起来,姐姐可是立了大功。”

白汀蓝的声音不大,却能让周围的人听清楚。

太后已经上了年纪,有点病痛也是正常,有些问题就连太医都不能解决,白芷菱一个臭名在外的女子又懂得什么?

不过看笑话嘛,谁不喜欢。

“云王妃懂医术?”

“是啊,府上有个侍妾差点没了性命,还是姐姐给救回来的。”

众人看白汀蓝说得一脸真挚,不像是说笑,便半信半疑起来。

白汀蓝点到为止,也没有再继续。

这时太后让人传话了,请她们进去。

白芷菱垂眸走在前面给太后请安。

“都起来吧,劳得你们大清早的就过来陪哀家这老婆子。”是一道听起来很温和的声音。

“母后说的什么话,能够陪在母后身边是臣妾的福气,臣妾还怕母后嫌臣妾烦呢。”

眼前晃过一抹纯红色的裙角,在看衣裙上那一只展翅的金凤便知这人的身份,是当今的皇后。

太后跟前不愁没有讨好的人,殿内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白芷菱只安静的坐在人群中,等待这一场虚伪的表演结束。

“老七的媳妇儿来了?”

百里刑排七,白芷菱闻言不得不站了起来。

“儿臣给皇祖母请安。”

太后早就听说白芷菱的名声,当下也只是淡淡看了一眼,问了些无关紧要的,视线就落到白汀蓝的身上了。

相比白芷菱,白汀蓝温柔得体,才德兼备的名声响亮程度可以跟白芷菱的“臭名”有的一比。

“果然是个可人儿,难怪老七巴巴的求到哀家的跟前来。”

这话,无疑是当中打白芷菱的脸,要知道,白芷菱才是百里刑的正妃!

太后这么一来,谁还会将白芷菱放在眼里?

废话总有结束的时候,白芷菱在被晾干之前,终于有宫人来。

宴会已经准备好了,让太后过去。

接风洗尘宴是在东德宫办的,一众人呼啦啦的就朝那边走去。

东德宫很大,能够同时容纳五百人以上。

白芷菱和白汀蓝被带到百里刑身边坐下。

“泾凌王驾到……”

白芷菱下意识抬头,本只是随便看一眼,却不想在看见走进来的人时,她整个都愣住了。

她发誓,活了两辈子,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

泾凌王身长玉立,一袭紫金色的蟒袍完美诠释他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一头黑发高束,以镶金玉冠固住,光洁的额下是一对长飞入鬓的剑眉,琼鼻远山般挺直,双唇只微微轻抿就让人浮想联翩,但这些都不及他那双黑不见底的眼眸,如同自带旋涡一般,只一眼就让人无法自拔。

之前看百里刑,觉得此男除了渣滓一点外,别的到还算不错,可再看百里墨珣,啧,这人呐,果然经不得对比!

百里墨珣步伐稳健上前行礼后到白芷菱对面上首的位置坐下。

不知道是不是白芷菱的幻觉,她总觉得他刚才似乎若有似无的看了自己一眼。

哎哟,看得她心肝都颤了颤!

不过也就仅此而已,越美好的东西,越是碰不得,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你这一去就是这么多年,就连母后的大寿都无暇回来,朕今天可逮着机会好好罚你一通了。”

“臣近年来身体一直不适,没能回到给母后尽孝,实在该罚。”

皇帝百里尧举着酒杯笑得爽朗的看着百里墨珣,百里墨珣拿着酒杯起身请罪。

不过这借口……实在是太敷衍了。

就您走路生风的样子……能不能找个好点儿的借口,没看到皇上杯子都要捏碎了吗?

“哎呀宝玉,宝玉你不要乱跑啊……”

14-把她摔死

酒过三巡,歌舞升平之时,一抹圆滚滚的小身影从宴会外踉跄的跑了进来。

侍卫本想要上前拦着,可在看清楚来人时,却停住了。

百里尧五年前得了一个幼子取名百里睿,是礼部侍郎黄维德的女儿,也就是黄氏的亲侄女黄婕妤生下的,黄婕妤也因此升了位份,成了现在的黄昭仪。

百里睿自幼聪慧可爱,很得百里尧的喜爱。

面对皇帝爱子,谁敢上去拦着。

不过爱子如命的黄昭仪还是一眼就看见了窜进舞池的百里睿。

“皇上,是睿儿!”

百里尧正喝得进尽兴,猛地听黄昭仪这么一喊,坐直了身子朝舞池看去,一眼就看见被舞姬撞到了地上的百里睿。

“停下,都给朕停下!”

舞姬们吓得跌跪倒在地,大气不敢出。

“宝玉,我的宝玉……”

百里睿却踉跄的从地上爬起来,像是在追着什么东西跑。

忽而,白芷菱耳边传来一道凄厉的惨叫声,一团白色的东西被扔到她的脚边。

“啊,姐姐,你,你怎么能够伤害十皇子的宝玉!”白汀蓝惊叫一声,殿内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这边。

“宝玉,我的宝玉,谁敢伤害我的宝玉!”

白芷菱低头看向那团白色的东西,细看才发现那是一只通体雪白又肥硕的波斯猫。

不过此时那只波斯猫像是撞到了头,一只碧蓝色的眼睛已布满了鲜红的血迹,沾粘在那雪白的毛上,有些渗人。

不等白芷菱回神“啪”的一只小手掌打到她的肩膀上。

不疼,但这种感觉让她很不爽。

抬眼便看见一张白嫩的小圆脸,正瞪着一双浑圆的大眼愤怒的看着自己。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伤本皇子的宝玉!”

“姐姐,大家都知道宝玉是十皇子最喜爱的宠物,你,你下手未免也太不知轻重了些。”白汀蓝一脸着急,像是在为白芷菱担忧,可说出来的话却完全坐实了白芷菱的罪名。

百里刑看着那只白猫也皱起眉来,暗自瞪了白芷菱一眼,还以为是转性了,原来还是那么的粗蛮!一进宫就给他招惹麻烦,他就知道不能对她有奢望……

而此时,坐在对面的百里墨珣好整以暇的端起酒杯浅浅啄了一口。

“父皇,父皇为儿臣做主啊……”百里睿看白芷菱不动,直接转身就跑到百里尧跟前哭诉。

百里尧沉了一对鹰般的眸子落到白芷菱身上,瞬间让白芷菱如坐针毡般的难受。

这皇帝果然不是白当的,只一个眼神就让人浑身不自在。

“白芷菱,你好大的胆子!”

百里刑的婚是他赐下的,对白芷菱还是有些印象的。

其实当年若不是有了约定,他也不会让百里刑娶那么个没用的草包。

白芷菱不得不起身到大殿中央跪下。

“儿臣不知父皇此话何意,还请父皇明示。”

到了现在还敢死鸭子嘴硬!

白汀蓝得意的朝坐在皇后下首的黄昭仪看了一眼,视线对上,两人都十分有默契的移开了。

“你伤了十皇子的宠物还敢狡辩!”

白芷菱腰背挺得笔直。“不知何人看见了?”

白汀蓝一愕,这个时候她若是站出去作证,指不定别人会觉得她是故意针对白芷菱。

她忙对身后的宫女使了个眼色,那宫女见状忙跪上前道:“回禀皇上,刚才,刚才奴婢看,看见了。”

白芷菱视线泛着冷光的落到那瘦小的宫女身上。

“你看见,我是如何伤它的?”

“奴婢,奴婢看见,看见王妃直接把它摔到了地上……”刚才慌乱间她只看见一团白色的东西飞了过来,哪里能看得清楚,这会儿也只能睁眼说瞎话。

“父皇,她居然敢摔宝玉!父皇你下命把她给摔死!”

白芷菱眸底微沉,不过是个五岁的孩子就这么草菅人命,可想而知平时有多少人栽在他一句“童言无忌”的话语里!

“来人,把这个罪妇拖下去,从观星台上推下去!”更可恨的是,百里尧居然就真的这么纵着百里睿,要知道他要摔的这个人可是他亲自下旨赐下的儿媳妇!

也不嫌打脸!

也难怪百里刑敢在成亲那天直接把白汀蓝给娶回来。

白芷菱就像是一个被包围的孤岛,孤立无援!

她攥紧袖中双拳,死,她不怕,但就这么死了,绝不可能!

百里墨珣黑眸微眯,缓缓将手中的酒杯放下……

“十皇子当真喜欢这只白猫吗?为何从刚才到现在都不曾让人上前救治?”

百里睿被问的语塞。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去帮本殿救猫!”

宫里医术好的太医不少,可能给宠物看病的却几乎没有。

在世人眼中,宠物跟随意能够打杀的奴才毫无区别,又怎么可能特地去学了给它们看病?

有太医不太甘愿的上前,装模作样的看了一番便道:“皇上,十皇子,这白猫伤了脑袋,怕是……”

“你治不好本殿的宝玉!该死!”

此时,白芷菱已经被侍卫架了起来,闻言冷笑一声。“不过是只白猫,太医院未免也太无能了些。”

“你有办法治好本殿的猫?”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绝对是想一出是一出。

黄昭仪蹙了蹙眉头,想让他闭嘴,可人在百里尧怀里,她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开口。况且她也不觉得白芷菱能有那个本事。

“可以治好它,但对于害我被冤枉的东西,我为何要治?”

百里睿听了脾气也上来了。“你居然敢不治本殿的宝玉!父皇,让她给儿臣治宝玉,如果治不好,再,再把她摔死好不好?”

一国之君可是一言九鼎的,刚说出去的话哪里是那么容易就变了的!

“父皇,儿臣求求父皇,救救宝玉吧……”看百里尧不为所动,百里睿瞬间哭开了。

看着那豆大的眼泪掉下来太后都觉得心疼。“皇上,让她看看,若是治不好,罪责加重便是。”

太后的话给百里尧一个台阶,挥手让侍卫把白芷菱带了回来。

“好,朕就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若是治不好……那便是从宫门摔下去!”

宫门十几丈高,摔下去,必死无疑!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寄春小仙女点评:

《绝宠医妃:皇叔,请自重》这本书真的是我看过的小说里面最好的小说了!作者听见文笔细腻,想象力丰富,整本小说内容不浮夸不做作,犹为突出情感描写,内容悲伤却不失感动。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