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嫁丑不可外扬
嫁丑不可外扬

嫁丑不可外扬

作者:妃小朵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3 09:58:00

作者妃小朵给大家带来了《嫁丑不可外扬》的主要情节:谢佳林出了门,她捂着嘴一路快走,进了厕所就将门反锁起来,然后颤抖着双手将手机拿了出来。“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谢佳林一边吐着一边又给另外一个人打电话,可是还是无人接听!“该死……怎么都不接电话……”在药效的作用下,谢佳林感觉视线已经模糊起来,使劲儿眨了两下眼睛,谢佳林恍惚间看到最近的通话记录中“易延华”三个字,那个和她刚刚同居的陌生男人……
展开全部

求救电话-妃小朵

虹瑞酒店,十一层的贵宾包间里。

谢佳林穿着一身藏蓝色职业套装,黑色的长发高高的扎起,露出纤细白皙的脖颈,唇瓣,红艳欲滴,整个人,成熟明艳。

而她的对面,坐着三个已经谢了顶的老男人。

这三个老男人是他们公司最新项目的合作伙伴,两个多月来,设计方案按照对方的要求来来回回改了十几次,可对方就是迟迟不肯签合同。

谢佳林作为被折腾了两个多月的总设计师,看到这三个老男人,恨不得冲上前一人甩几个大耳光。

可是现实却是,她只能保持微笑着:“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霍主任到现在还没有来,我先去打个电话。”

“哎呀,谢美女,说实话,有你一个人就够了。”

“是啊是啊,有个美女设计师陪着我们,我们就相当知足了。”

“我看啊,我们来个痛快的,你连干三个,我们就把合同签了!”

谢佳林听着那三个老男人互相附和着,她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

她笑着摇了摇手机,然后就走出了包间,拨出了电话。

很快的,电话接通了。

“霍主任,迟到可不像你的风格。”

“哎呀,谢佳林,我撞车了,一辆出租车强行变道。”霍主任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谢佳林的顶头上司,“我去不了了,你自己把合同搞定吧,我知道,你肯定没问题的。”

谢佳林冷笑一声:“霍主任,你可别给我戴高帽,签合同的事情,还轮不到我一个小小的设计师吧?”

霍主任声音尖利:“呦,你哪里是小小的设计师啊,我在公司都是仰望着您的。”

说完,对面直接挂断了电话。

谢佳林听着手机里传出的嘟嘟声生气的咬了咬牙,很显然,这个霍主任也知道今天根本签不了合同,索性直接把烂摊子推给她。

等到追究下来,责任就由她一个人来承担了。

可是事情到了这一步,她总不能将那三个老男人丢下自己离开吧?

收起电话,谢佳林换上笑脸重新走进了包间。

“魏老板真是不好意思,我们霍主任出了点状况,不能来了,我先替她自罚一杯!”

说完,谢佳林拿起面前的红酒就喝干了。

“哎呀,谢设计师就是讲究啊。”

“对对,太讲究了,你放心,今天就算是你们霍主任不来,咱们该签合同还是签合同。”

谢佳林笑着坐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后她的视线忽然集中到面前的高脚杯上。

那上面,赫然有一个大拇指的指纹!一圈一圈的,排列的很整齐。

谢佳林可以肯定,她出去打电话之前并没有这个指纹,而且她两个大拇指的指纹都是“簸箕”,并非是“斗”,那也就是说,这指纹,不是她的。

有人在她离开以后偷偷动了她的酒!

这个念头一出,谢佳林心头顿时漫上一股不祥的预感,她看着面前这三个老男人,难道他们在酒里下药了?

“魏老板还有这两位大哥真是豁达。”谢佳林面色上保持着冷静,“这里酒不多了,我再去点一些,今天我们喝个痛快。”

谢佳林刚要借机离开,忽然一个老男人站起身挡在了谢佳林的面前:“哎?这桌子上还有不少酒呢,谢设计师难道是要偷溜吗?”

谢佳林面色一滞,对方的拦阻让她更加确定了刚才的想法,她甚至已经觉得身体有些不对劲了。

稳了稳心神,谢佳林故作镇定的说道:“怎么会呢?”

为首的那个老男人,也就是谢佳林口中的魏老板,他双臂环胸,面色有些不悦的说道:“行了,我知道谢设计师不是那个意思,这样吧,你先把合同拿出来,我们先看下合同。”

谢佳林咬了咬牙,她从包中将合同递了过去。

随后,她掏出手机,打算发微信找人给她打电话,好借机离开,可是其中一个老男人直接凑了过来,盯着她的手机。

谢佳林被迫收起手机,焦急的坐在座位上,合同很厚,对方又看的极其缓慢,很显然,他们在拖时间。

硬闯出去?谢佳林觉得自己没有胜算……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谢佳林感觉口干舌燥,身体中有一股火苗到处游蹿。

她发现,三个老男人都不怀好意的看着她。

忽然,谢佳林站了起来:“我想了想,刚才我自罚一杯太少了,这样,我把这一瓶干了。”

谢佳林说完,在三个老男人惊讶的眼神中,拿起酒瓶子,咕咚咕咚一口气把酒都喝完了。

“好!谢设计师真是女中豪杰啊!”

“哈哈,谢设计师,各方面的能力都很强嘛。”

谢佳林放下酒瓶子,她身体前后摇晃着,然后一把搂住坐在她身边的一个老男人:“哥,你们不知道,霍凤那个小贱婊,天天和我作对,今天她没来,我要是一个人把合同签了,肯定能升职加薪!”

三个老男人目露精光,贪婪的视线在谢佳林身体上来回扫荡。

“是吗?那你今天可要好好伺候我们哥仨!”

谢佳林笑着点点头,可是下一刻,她忽然捂住自己的嘴,哇的一声吐了起来。

三个老男人脸色瞬间变了。

谢佳林抽出两张纸巾捂住嘴,她指了指女厕所的方向,踉踉跄跄的就向外跑去。

这一次,三个老男人没有阻拦。

谢佳林出了门,她捂着嘴一路快走,进了厕所就将门反锁起来,然后颤抖着双手将手机拿了出来。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谢佳林一边吐着一边又给另外一个人打电话,可是还是无人接听!

“该死……怎么都不接电话……”

在药效的作用下,谢佳林感觉视线已经模糊起来,使劲儿眨了两下眼睛,谢佳林恍惚间看到最近的通话记录中“易延华”三个字,那个和她刚刚同居的陌生男人……

而在包间里的三个老男人,此时正在讨论着。

“我说魏老板,你说那谢小妞会不会连药都给吐出去?”

“不可能,我买的那是强效药。”可是刚说完,魏老板似乎明白了什么,“糟了,我们让那谢小妞摆了一道,她这是在跟我们玩置之死地而后生呢,走,去厕所找她,哼哼,我就不信她逃得掉!”

说完,三个老男人就气势汹汹的向着女厕所走去,不过因为是女厕所,他们特意找来了服务员帮忙。

到底藏在哪里-妃小朵

格雅花园,6栋1门706室,接到电话的易延华立即准备出门。

“咦?老易你干什么去呀?”坐在客厅打王者的谢良木诧异的问道,“离着咱们班的K歌活动还有一段时间呢,你现在就出门啊?”

易延华停住脚步,棕褐色的双眸一片深沉,他语气平静的回道:“有其他事要处理。”

“什么事啊?我和你一起去。”谢良木自告奋勇,因为老姐谢佳林出去应酬了,要是易延华再出去,家里就又剩下他一个人,怪没意思的。

“等我打完这把,马上就完了。”

易延华拒绝:“我一个人足够了。”

说完,他直接推门离开了。

“什么事啊,神神秘秘的!”谢良木一边狂按手机一边吐槽道,“还拿一个长外套,热不热。”

易延华迅速来到路边,距离谢佳林打电话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六分钟,当时谢佳林的声音,听起来状态已经很不好了。

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劳斯劳斯飞驰而来,然后一个急刹,停在了易延华跟前,车窗摇下,驾驶位上的人恭敬的说道:“三少爷,请上车。”

易延华说出目的地,车便像离弦的箭一样绝尘而去。

——

虹瑞酒店。

三个老男人将所有的女厕所都找了一个遍,愣是没有看到谢佳林的身影。

“奶奶的,这小婊子跑哪去了?”

“魏老板,谢小妞不会是从酒店跑了吧?”

魏老板皱起眉头,他的手摸上圆滚滚的肚子:“不可能,那女的什么状态你们也看见了,不可能跑远了,可真奇怪了,她出去没半分钟我们就追出去了,怎么会找不到人呢?”

“奶奶的,要不然咱们看监控吧,还是说现在撤退?事情闹大了就不好了。”

“撤退?”魏老板贪婪的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那怎么可能?”

那药,他可是花了大价钱的。

“走,看监控去!”

而藏起来的谢佳林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理智。

大概十分钟之后,三个老男人已经从监控室里找到了谢佳林的藏身之处!

十一层的男厕所!

他们万万没想到,谢佳林竟然藏到了男厕所。

“真是够浪费咱们时间的。”

“呵呵,没关系,现在她药效应该完全发作了,正好玩个爽。”魏老板吩咐起来,“一会儿你们把服务员拦下,别让他们跟着,对了,该给钱的给钱,把嘴堵严实了,我嘛,就把人带到楼上,嘿嘿嘿。”

很快的,他们站在电梯口,从一层的监控室乘电梯上去,左转,就到了男厕所,里面,一共有三个单间。

“谢美人儿,哥哥来了!”

说着,魏老板一把推开了第一个单间的门。

没有人。

再推第二个,门锁着!

魏老板眼睛一亮,谢佳林肯定就在里面。

“谢美人儿,快点开门啊,你现在肯定特别难受吧?快出来,哥哥帮你痛快痛快!”

顿了两秒钟,里面传出一个糙汉子的声音:“外面谁啊,恶心不恶心,老子拉个屎都没心情了。”

魏老板表情瞬间凝固了。

他又急忙去开第三个单间的门,发现里面还是没有人。

谢佳林又没了?

正当魏老板郁闷的时候,第二个单间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身高将近一米九的壮汉,左手臂上还纹着纹身,他生气的走了过去,啪啪就甩了那老男人两个耳光。

魏老板顿时被打的眼冒金星,牙床松动。

“老子告诉你,别再让我看见你,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说完,那壮汉就从厕所离开了。

不远处的拐角,易延华正抱着神智不清的谢佳林。

……

黑色的劳斯莱斯等在外面,看到易延华走出来,急忙开了过去。

“去最近的医院。”易延华冷声命令道。

“是。”

他们两个发生了什么?

然而就算好奇,那司机也不敢多问什么,甚至不敢多看第二眼,他开启导航,迅速向着最近的医院驶去。

到了医院,谢佳林被送进急诊。

易延华将手中的长外套扔进垃圾箱,然后走向盥洗室。

正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电话里,是一个中年男人焦急的声音。

“三少爷,大事不好了,大少爷并没有停止对恒远电子的打击,我感觉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要破产了。”

易延华眸底一片深沉,他看向盥洗室,里面排着好几个人,其中一个人插队进去接水,后面的人看不惯和他争吵起来。

稍微走的远了一些,易延华这才回道:“李叔,看来你对破产这个词的理解,还有待提高。”

易延华,易宏的三儿子,而易宏,是易宏集团的董事长掌舵人,资产过百亿。

易家有个规矩:凡是年满18周岁的易家男子,将被撤销一切资金支持,并凭自身能力挣得一千万以后,才能重新回到易家。

这样的规矩,就是防止“富不过三代”的事情发生。

易延华是易家最小的儿子,当他出来历练的时候,易家那些对财产虎视眈眈的亲人,给予了他加倍的“关照”。

“三少爷,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啊?”

易延华走到窗边,他将窗户打开,风一拥而入,吹的他棕褐色的碎发上下浮动:“不急,就让我大哥好好表现一下。”

小说《嫁丑不可外扬》 第1章 求救电话 试读结束。

邻家静欣点评:

《嫁丑不可外扬》这本书人物情节很生动,感情真挚,我非常羡慕的爱情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