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余笙只爱你
余笙只爱你

余笙只爱你

作者:玛莉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09 10:10:43

快看看玛莉的新书《余笙只爱你》:“不能说吗?”耐心耗尽,她冷笑一声,绕过管家和餐桌走近另一头的林余笙。看着原本优雅女人突然像是暴虐的换了一个人一般。就如那个喜怒无常的男人!林余笙被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想起那个人。当沐之沁带着强烈的怒气凑近自己时,她条件反射般向后退了几步,然后看向画着精致妆容的那张脸。“林余笙对吗?”沐之沁的声音带着点蛊惑,唇边甚至还留有浅浅的笑容。
展开全部

余笙只爱你:各需所求

看着管家走向面前这栋陈设讲究的别墅,林余笙犹豫着没有立马跟上去。

心脏止不住地狂跳,手心一片濡湿,额头也是汗水,在微微阳光下,闪闪的,几滴顺着女人的脸庞,慢慢下滑。

她回头望一眼身后缓缓关上的雕花铁门,心知一旦迈出这一步过去的一切都会烟消云散,然而……

“小姐,请跟我来。”管家远远地停下,空洞的声音传来。

一想到还在医院病床上躺着的景逸之,要不是因为救自己,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为了医药费,她荒唐的选择了借腹生子。一想到这,她心底的那点怯懦彻底赶走,涌起了一股暖流。

林余笙定了定神,终于还是小步跟上。

一杯热茶放到桌上,林余笙盯着热腾腾的雾气,柔声道谢。

李嫂热情的招呼让她紧绷的情绪舒缓了些,但依旧有些坐立不安。

“那个,请问……”她有些迟疑地问出口,不知道选下自己的那个人为何迟迟没有露面,“顾先生在家吗?”

“少爷很忙。除了卧室书房,你可以随意参观。”管家拿着文件走近。

他明白面前这个女孩的身份,虽然对少爷选择代孕的行为并不赞同,但却不容置噱。

林余笙接过文件,刚翻开一页便听到管家的话语,不由得心中苦笑。

“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眉目清秀的女孩认真研读着写着今后注意事项的文件。

目光复杂地看了良久,管家留下一句后默默退了出去。

听到动静,林余笙并没有抬起头,她自嘲地勾起嘴角眼前的雾气却散不去。

顾亦琛白天一直没有回家,林余笙也只能坐在客厅喝掉一杯又一杯茶水。

直到傍晚时分,用过简单的晚餐后她才被佣人引到房间休息。

浸泡在温热的水里,林余笙仰头看着浴室天花板的吊灯,想着这样的生活真是十足奢侈,然而,这一切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林小姐,少爷回来了!”李嫂放下手中的浴巾,对还在浴室的女孩喊到。

林余笙倏地坐起,原本放松的心情一下子紧张起来,心也随着紧张加快了频率。

终于还是要来了!她哆嗦着扯过一边的毛巾擦干自己。

双手撑上冰凉的水池,透过镜子看到那张苍白没有一起血色的脸后,她才发现自己原来在不停地颤抖。

仿佛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和逐渐逼近的脚步声,她惊恐地转身盯住浴室的门,看到黑影欺近,泪水止不住涌出。

“小姐?”

是李嫂!林余笙大大松了口气,抹掉眼泪拉门出去。

刚迈出一步,她便愣住。

房间的壁灯开着,靠窗站着的那个人静默立着,身材颀长,身上意大利手中衬衫包裹着男人完美的身材,微微低着的头,露出了男人完美的下颚。

“少爷……这就是林小姐。”李嫂感受着压抑的气氛,有些不安地开口。

男人低低地“嗯”了一声,李嫂自觉出门。

“你,你好……”直到关门的声音突兀响起,林余笙才反应过来,结巴地打了招呼。

男人没有说话,浑身散发的气压,只是两步上前关掉壁灯。

母亲催促他快点结婚,然而,他已经遍体鳞伤,他唯一能承诺的就是给她一个孙子。

将女人扯到身前,俯下身子,准确的找到了女人的唇。

眼前一下归于黑暗,其他感觉无限放大。

男人的气息充斥鼻尖,唇齿间不属于自己的滋味颇具侵略性,肩上的手掌也传来滚烫热度。

林余笙惊惧地一抖,随即剧烈挣扎起来。

心底的恐慌将她吞噬,只剩下抗拒的本能。

顾亦琛揽着女人的肩膀,昏暗灯光下她脸颊的泪水隐隐绰绰。

明明气温很低,她的额头竟渗出汗水?

他突然觉得十分烦躁,他最讨厌这种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的女人!

“不愿意?”低沉的嗓音在空荡的房间响起,让人不寒而栗。

林余笙被松开,站立不稳地瘫倒在地。

“不愿意就滚,立刻!”男人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甚至带上了一丝厌恶。

他背过身去,将自己的衣服扣好。刚准备出门,却突然被身后的人拉住。

林余笙恍惚中看到男人要离开,想到自己此次来的目的,不由自主地伸手扯住男人的衣角。

手指颤抖到麻木,她只能拼命抓住,却不知指尖已经因为用力而褪去颜色。

“再,再给我一次机会,求……求求你。”抽泣着哀求却并没有引来男人的心软。

顾亦琛眸光盯着女人,随即冷冷一笑,猛地一扯衣角,毫不犹豫地摔门而去。

门怦的一声关上,林余笙趴伏在地,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

那天之后,林余笙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顾亦琛,然而,这并不能消除她心中的恐惧,那种想要拿到钱,又不想失身的恐惧……

隔天醒来时,她依旧趴伏在地上。

所幸入秋后别墅里就铺了地毯,倒也没有冻出什么大毛病。

管家看到林余笙从卧室出来时递给她一张卡,“这是少爷吩咐的。”没有多说一言,只是眼神里多了些意味不明。

林余笙将卡握紧,烫金的数字让她觉得十分刺眼,但还是礼貌道了谢。

后面几天林余笙一直提心吊胆,每晚洗漱时总格外留意外面的声音。

直到有一天照顾她的李嫂觉得奇怪,问清楚后哭笑不得地讲顾亦琛出差很久不会回来,她悬着的心才渐渐落地。

但依旧是有一点动静便心跳如雷,而除了自己的房间外,再也没有去过其他地方。

今天还是如往常一样,天刚昏暗林余笙便回了房间。

白天李嫂带着她去了花圃,闲来无事于是挽起袖子帮园丁一起打扫满地的杂草。

所以刚一上床,林余笙就觉得四肢百骸透出疲惫,很快意识便模糊起来。

很久没有熟睡过,自从自己踏入这栋别墅。

但是想着反正顾亦琛大概也不会回来,于是她难得的放松了戒备。

梦里光怪陆离的景象让林余笙辗转不安,时而是景逸之苍白的睡颜,时而是顾亦琛那张面无表情的俊脸,最终漫天血色裹挟着浓重的酒精味而来……

酒精?她费解地皱起眉头,记忆里身边没有人喜欢醉酒。

直到脸颊的皮肤上传来温热的触感,耳边似乎响起了男人难耐的喘息。

林余笙脑袋里警铃大作,几乎是立刻她便睁开了眼睛。

黑色的影子欺在自己身边,结实的重量半压着自己。

余笙只爱你:青梅竹马

酒精混杂着独特的香水气味充斥在鼻尖,侧头仿佛就能看到男人那醉眼惺忪的模样。

房间的灯关着,唯有窗口洒进的冰冷灯光将陈设的影子拉长。

那天的恐惧重新爬上林余笙的心头,她死死咬住下唇,眼泪争先恐后涌出,尽管,她很努力的想要控制自己。

“沁……”男人嘀咕一声,侧过身子。

身体上的重量骤然减轻,然而一拳之隔依旧是温热的躯体。

来不及思索男人的咕哝有何含义,林余笙惊恐地从床上爬起,来不及穿鞋便向门口跑去。

“啊!”

然而还没有跑出几步,她便被外力扯倒,重新跌坐回床上。

“跑什么?”男人似乎醉的不轻,难得地颇有耐心,呼出带着酒气的热气。

他伸手揽住林余笙的腰身,依赖地将头凑近她的脖颈处蹭了蹭。

林余笙头皮发麻,一动不动僵住身体任由男人动作,大气也不敢出。

男人有些迷糊地将嘴唇凑近身下的人,先是浅尝辄止,而后却像是不够一般深深地索取。

很快两人间的气氛便热烈起来。

她只觉得自己面红耳赤,阵阵眩晕。

而顾亦琛结束一吻,竟然有些不舍,但是听着女人不适的支吾,只得移开些。

浑身燥热,血液里有什么蠢蠢欲动。

他眯着眼借着一点冷光看着身下披散着头发的人,伸手解开自己上衣的扣子,然后重新低下头。

林余笙有些恍惚地微喘着气,令人意外的是她竟然并不讨厌这样的滋味。

来不及思索心底五味陈杂的感觉,男人不断下移的唇舌拉回了她的思绪。

酥麻的感觉逐渐侵袭全身,林余笙却像是突然惊醒一般!

不能这样!虽然她知道自己唯一的用途就在于此,可是,当亲身经历时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

顾亦琛也好像察觉了身下人的不安,竟然渐渐停下了愈发火热大胆的动作,扶着额头呻吟一声翻身平躺过去。

林余笙放轻呼吸,直到确认枕边的人真的入睡以后,才放任自己转身将头埋进被子,无声地流泪。

林余笙醒来时,身边空空如也。

她沉默着坐在餐桌上,看着面前乳白的牛奶,心中泛起苦涩。

突然,门铃声响起。

林余笙惊慌起身准备回避,却见一位身穿红色裙子的女人从外间进来。

李嫂看到来人,十分惊喜地放下手中的托盘,两三步走到女人身边,“沁小姐!你终于回来了!”语气里的欣喜显而易见。

“李嫂。”女人伸手抱了抱李嫂,礼数周道。

打量了一下周遭,“这跟我离开的时候还是一模一样。”

她一下飞机便赶过来了,为的就是见她的亦琛。

“是啊,顾先生要是知道你回来了肯定高兴的。”

然而这一切却在女人看到客厅里站着的林余笙时戛然而止。

沐之沁微微的眯着眼睛,打量穿着休闲服的林余笙,“你是谁?”

林余笙没想到会在别墅里见到另外的女人,愣了愣才开口解释,“我,我是……我是顾先生的……”手指不停的搅动着,昭示着主人的慌张。

然而如今尴尬的身份让她不知如何介绍自己。

“你是谁?”正当林余笙为难之际,女人语气突然咄咄逼人起来,“为什么会在亦琛的家里?”

自己和亦琛从小便认识,她深知顾亦琛从不会带无关紧要的年轻女孩回家。

而如今,却有一个女人在别墅里,愤怒连带着嫉妒让她几乎无法维持住镇定的形象。

管家见二人僵持着站着,一个气质冷艳,一个沉默不语,一时间心情颇为感慨,只能硬着头皮出言缓和。

“沁小姐,”他恭敬地将沐之沁引至桌边,转头对林余笙点点头,宽慰道,“这位是林余笙林小姐,目前暂居在别墅而已。”

刻意加了而已。

林余笙如此伶俐怎么不懂,虽然以为自己不甚在意,但心底依旧泛起苦涩……

“林小姐,”他转向神情不自在的林余笙,“这位是少爷的青梅竹马,沐之沁小姐。”

林余笙不知道顾亦琛的事情,也没有人告诉她现在这样的情景该如何处理。

于是只能淡淡地笑笑,然后礼貌地点点头。

脑袋里突然响起了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沁。”

林余笙微一怔,抬眸,打量了一下也正在打量自己的沐之沁,那个沁是这个女人吗?

而沐之沁在听到管家介绍林余笙生活在别墅时,心里的火便不自觉熊熊燃烧起来。

凭什么?!她紧紧盯着对面露出微笑的林余笙,指尖狠狠地掐进掌心。

当初的自己都未曾住进过这栋别墅,凭什么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女人便有资格。

“她为什么会住在这里?”丝毫不加掩饰,沐之沁继续逼问道。

“这……”被问到话的管家看了一眼表情尴尬的林余笙,有些为难地低头。

然而这样的反应明显并不能让正气在心头的沐之沁满意。

“不能说吗?”耐心耗尽,她冷笑一声,绕过管家和餐桌走近另一头的林余笙。

看着原本优雅女人突然像是暴虐的换了一个人一般。

就如那个喜怒无常的男人!

林余笙被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想起那个人。

当沐之沁带着强烈的怒气凑近自己时,她条件反射般向后退了几步,然后看向画着精致妆容的那张脸。

“林余笙对吗?”沐之沁的声音带着点蛊惑,唇边甚至还留有浅浅的笑容。

看到林余笙点头,她重复了一遍管家的话,“我是沐之沁,是亦琛的青梅竹马,也是……”她像是有些羞涩一般掩住唇,“他的未婚妻。”

未婚妻?林余笙瞪大眼睛。

她也从不知道顾亦琛原来是有未婚妻的。

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还要找自己来代孕?

沐之沁看到林余笙脸色突然变得惨白,心底只开心了几秒便沉寂下来。

“所以,你呢?是亦琛的朋友吗?”

沐之沁笑着,笑意却未达眼底。

林余笙手足无措地看着面前笑意盈盈的女孩,竟然打了个冷颤。

她张张嘴,却发现自己一句话也说不出。

大脑一片空白,如果说此前还是担忧居多,如今却是羞耻占了上风。

将林余笙的表情尽收眼底,李嫂和管家心底都有了计较。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林余笙求助似的望向先前对自己颇为照顾的李嫂,却发现她早已经背过身去。

孤立无援的境地让她心底的绝望无限扩大,直到眼前雾气迷蒙。

小说《余笙只爱你》 第1章 各需所求 试读结束。

是夏蓉吖点评:

作者玛莉的文笔很好写的很精彩虐的人死去活来的,但是《余笙只爱你》这本剧情上还有一点瑕疵,不过值得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