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冷王的强悍妃
冷王的强悍妃

冷王的强悍妃

作者:夜空繁星点点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09 12:50:20

夜空繁星点点的书《冷王的强悍妃》主要讲述了:宁慕雪不放心母亲一个人,便把自己的丫鬟小环也留了下来。他们便开始散起了步,宁雨涵一路上都在说些夸赞自己的话,宁慕雪也不怎么理她,见她并没有什么不妥,这样宁慕雪便放下了心,和宁雨涵一直向前走着。走着走着,也见不到母亲他们所在的位置了,宁慕雪也没注意,继续走着...一阵风而过,便见眼前黑衣人一闪,宁慕雪便昏了过去...宁雨涵也作势假装昏迷,待她感觉不到周围的动静后,便睁开了眼,这一睁眼,眼里脸上全是笑意,下一刻却哭泣着一张脸...
展开全部

冷王的强悍妃第7章试读

此时,小环实在是找不到自家小姐,只得回到宁慕雪房门前守着,看她什么时候能回来,脸上愁色渐起,可她不敢去告诉夫人和老爷,说自己跟丢了自家小家。

只得在原地焦急地等着宁慕雪,希望自家小姐能早点回来,不然,再晚一点她就只要告诉老爷夫人了,到时候什么惩罚都让她领着吧,反正自己弄丢了小姐。

正在小环焦急之际,便看见了一个身影急冲冲地从树木的暗影了走了出来,仔细一看正是自家的小姐,小环喜出望外,欣喜地上前迎接,却见哪里是急冲冲的小姐,分明是气冲冲地走回来了,小姐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还不时踢了踢当在脚边的石子。

“小姐,怎么了,怎么了。”小环连忙扶着自家小姐到了房内的桌边坐着,连忙倒了杯水给宁慕雪,宁慕雪接过来,便大口喝了起来,又连着倒了几杯,喝完,直接就用袖子擦了擦嘴边的沾着的水渍。

“没怎么。”苏卿儿回了一句,便没有再说,只是喃喃自语地骂道:“什么狗屁美男,都是放屁,都他妈地自恋狂。”

“什么?小姐,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小环怎么一句也听不懂。”小环看着自家小姐那副谁得罪了她的表情,不觉皱紧了眉头地望着宁慕雪。

“好了,别问了,想想就来气,我要睡了,你下去准备洗漱的来吧。”宁慕雪没有心思和小环说话,连忙打发,直接躺进被子里,睡了起来。

“可小姐你……”小环想说自家小姐还没洗漱,怎可就先躺着呢,小姐不是很爱干净么,可见自家小姐都已经这样只得罢了。

小环见时辰已经不早了,宁慕雪也累了,只得先下去准备了,“小姐,那我出去给你打洗脚水了,你先躺着,我马上就来。”小环有些不放心地叹了口气,见宁慕雪没了声响,识趣地退了下去,轻声地关上了房门,退了下去。

躺在床上的宁慕雪却不想闭眼,闭眼全是那人的身影,那个人的脸,干脆起身坐在床边,却发起了呆,双眼愣愣地,眼底没有焦距。

想着这一天里所发生的事,真是奇妙啊,见到了传说中的神仙哥哥,虽然高冷,但却一点也不妨碍他的帅,反而更帅,帅到让人无法自拔。

还有那个吻,虽然很意外,却有些...

宁慕雪心中想着那一吻,她的脸便慢慢地再次红了起来,嘴角时不时露出笑意,从小到大都没和男生有过亲密的接触,也没喜欢过任何人,有的只是与书本为邻,心思都放在卷海里。可是那一吻竟让她小鹿乱撞,乱了心。

“小姐,你发什么呆呢?怎么脸那么红?”小环端了盆水打算伺候宁慕雪洗脚,却看见自家小姐这个样,不仅发着呆,还一会儿笑一会露出苦瓜脸,有些担忧地望着宁慕雪。

没人回应,伸手摸了摸宁慕雪的额头,“不烫啊。”

“没有,我只是刚才试了一下我新买的腮红...不,胭脂,正在想事呢。”回神后的宁慕雪尴尬一笑。

“小姐,不是刚刚净脸了么?还说要休息的。”小环望着宁慕雪百思不得其解。

“啰嗦,你先出去吧,我要休息了。”宁慕雪急忙把小环推出房,关上门。

“嗳,还有你这些东西都拿走吧。”宁慕雪又开了门,叫住了刚要走的小环。

“小姐,是。这洗脚水...”小环收拾东西欲走,却想起小姐还没洗脚。

“都带走。”小环把正欲开口的话语给吞了下去,犹豫了下,觉得自家小姐今日太过反常了,可也不知缘由在哪,作下人的也不好多嘴,便端上盆子离开了。

可那人,着实也太可恶了,自己根本没有刻意地接近他,竟然还以为她…想到这宁慕雪便不想再想他了,使劲摇了摇头,又躺了下来,逼自己睡觉。

宁慕雪以为自己睡着了就可以不用再想了,可眼睛一闭上就会想起那张俊俏的脸,还有贴在在自己唇上的那个吻,似乎有点甜,怎么也睡不着,宁慕雪索性坐起身,别人把她想成那样,自己还在这念着他,自己简直是犯贱啊,真想拿根棍子把自己敲晕,却找不到任何可用的东西。

那边。

墨玉玄望着她的背影,直到她的背影在他眼前消失,方才用他那上乘的轻功,消失在黑夜的尽头,没一会儿,便飞回了三王府的寝殿。

吹了一声暗哨,萧言便不知从哪一下子就出现在墨玉玄面前,却道自己早已回府,并且安全地送回了公主,墨玉玄便安下心来。只作了一个手势,萧言便以明白,关上书房的门,退了出去,消失在黑夜中。

墨玉玄独自待在书房里,坐在案几上,墨玉玄取出他常看的兵书,奈何他最重视的,如今也看不下去了,脑海里总是散不去刚才那柔暖的吻,还有那丝丝入扣的幽香,还有她温和的笑容,很美,他还想...再吻上。

可转念一想,这个刻意接近清染,故意接近自己的女人,确实有所图,不然又怎么会突然发生那个意外。

他墨玉玄作为一个皇子,从小到大,这样的戏码在宫里层出不穷,他见得多了,他又怎么会对她念念不忘。

想到这,他眼中幽光泛起,有些许吓人,在这样的黑夜里。他放下兵书,便拿起放在砚台上的未干的笔,开始在白纸上作画。

可他明明是想画山水意鸟图,却画着画着画出了一个女子站在街灯下粲然一笑地模样,他心头一动,仿佛那一笑温暖了他一世。

这样想着,他便把画给撕了,他不可为了一个女人乱了心,这定是那女子的蛊惑,才让他暂时迷了心智。

衣衫一扫,书房内的烛火便尽数灭了,陷入了沉寂的黑。

他转身休息,却辗转反侧。

“还能再见到她吗?”想到这,墨玉玄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闭了眼。

在这个不眠夜,一缕情丝却早已缠绕在他们心里,生了根,他们却不知道。

冷王的强悍妃第8章试读

“砰砰砰”的敲门声不断地在这个清晨响起。

“谁啊?这么一大早就一直砰砰砰地敲个不停,打扰本小姐睡觉,神经病啊。”宁慕雪昨晚不知是什么时候睡的觉,总之是很晚才睡着的,现在困得不行,可那讨人厌的敲门声,一直敲啊,敲啊,敲得宁慕雪想打人,不得不起身,连衣服也不想往身上套,便直接朝门口走去。

“谁啊?你知不知道我很困么?敲你妹...”宁慕雪打开门,眼睛也不眨,只想把这个敲门的人骂个遍。

可却在听到声音后,收住了刚要继续骂出去的话。

“哦,原来是三妹啊,不好意思啊,刚才实在对不住了。对了,三妹你有什么事么?你先等等,我去换身衣服。”说完立马又把门关上了,把宁雨涵接下来要说的话给彻底打断,宁雨涵只得把话重新咽回了肚子里。

宁雨涵也不恼,耐心地站在门口等着,反正过了今天,她也别想再活着,即使或者也被人周围唾沫星子给淹了,姑且就先放过她...

宁慕雪不知换了衣服有多久,仿佛有二炷香的时间,才打开门走了出来。

便听到宁雨涵那夸张的赞扬,“姐姐,你今天穿的可真美啊,我要是男人的话,我也会爱上姐姐的...”

宁慕雪撇撇嘴,没有理她。

“三妹,可有什么事么?可劳烦你难得这么一大早,就来找我来了。”宁慕雪直截了当地开口,不想和宁雨涵多说什么。

“姐姐,我看你前几日生了场大病,眼看就要见不到姐姐了,昨儿个,我特意向母亲请求,让我们一起到云门寺上香为你祈福,姐姐也好沾沾佛气,祛逐了那一身晦气,让那些妖魔鬼怪近不了姐姐的身,这样姐姐的身体也就好了,也不像之前一样,母亲不仅难过,我看了也难过啊。”宁雨涵说的声色泪下,就差流下眼泪了。

“那母亲怎么没有来?”宁慕雪撇撇嘴,脸上全写满了“我不相信”四个字。

“母亲早已在府外的轿中了,为了让姐姐多睡一会儿,才特意叫我来喊姐姐的...”宁雨涵有些委屈地望着宁慕雪,眸中已是蓄满了泪水,快要流下来了。

“那走吧。”宁慕雪见她这样,便觉得她这多白莲花又得作妖了,耐她也不敢做些什么,便半信半疑地答应了。

来到相府大门外,便看到了一辆马车,掀开马车走进去,果然看见了母亲正坐在马车上。

准备就绪后,马夫架着车,向着城外的云门寺驶去。

使得他们浑然不知的是,宁雨涵早已在马车的车轮上暗中动了手脚,只要剧烈颠簸一下,马车必不能再行驶了。届时,她就可以引得宁慕雪上钩。

“我们去大草原的湖边

等候鸟飞回来...”宁慕雪掀开车帘就被马车外的景象吸引了,漫天的绿色尽收眼底,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歌。

大夫人看着自己的女儿这样,心情大好,脸上的笑意再也藏不住了。

宁雨涵却在看到大夫人和宁慕雪这样,心底却在盘算一件阴谋,眼底的阴狠一闪而逝,却连忙堆笑...

去云门寺还是有些远,马车渐渐驶出了平原,走到了山路,马车开始颠簸,摇摇晃晃,突然撞在一个大石头上,马车就停了下来,车轮也差点滚落了下来,宁慕雪他们不得不从马车上下来。

“怎么回事?”大夫人被宁慕雪搀扶着走了下来,忙问向下人。

“回夫人的话,是车轮撞在了石头上,差点就掉了...小人即可去找人来修,夫人和小姐们请等一等,小人去去就回。”说着便走了。

“母亲,不如我们去散散步吧,你看这里的风景多好啊...”宁慕雪觉得干等着也无聊,不如散散步,以免等得焦急得不行,她最怕等人了,何况是等马车修好,这古代可不像现代,来回奔走这可需要多长的时间啊,还要修……

“慕雪,去散步吧,母亲老了走不动了,我就在此休息便可。”

“母亲,您怎么会老呢,难得出府一趟,就去散散步嘛。”宁慕雪摇着自己母亲的手劝道。

“慕雪,母亲就不走了,你带上丫鬟去散步吧,也好有个照应。”

“姐姐,我也想去散散步,不若妹妹陪你去吧?”宁雨涵抓住机会忙说道。

“那好吧。”宁慕雪见母亲并没有要走动的意思,也不好再劝,也不知母亲的身体状况如何,还是算了吧。

既然宁雨涵开口了,自己也不好当着母亲的面与她不和,况且她一个女人,还是个娇滴滴的官家小姐,想单独害她,也不见得害得了,这样的情况,量她也不敢拿她怎么样,宁慕雪思考了一会便答应了下来。

宁慕雪不放心母亲一个人,便把自己的丫鬟小环也留了下来。

他们便开始散起了步,宁雨涵一路上都在说些夸赞自己的话,宁慕雪也不怎么理她,见她并没有什么不妥,这样宁慕雪便放下了心,和宁雨涵一直向前走着。

走着走着,也见不到母亲他们所在的位置了,宁慕雪也没注意,继续走着...

一阵风而过,便见眼前黑衣人一闪,宁慕雪便昏了过去...

宁雨涵也作势假装昏迷,待她感觉不到周围的动静后,便睁开了眼,这一睁眼,眼里脸上全是笑意,下一刻却哭泣着一张脸...

宁雨涵朝着大夫人所在的地方跑去,这个地方她早已打探清楚,就连这一路上马车要经过的地方她都一一打探,清楚得不能再清楚,没多久便找到了大夫人。

“母亲...姐姐...她...”话还没说清楚便哭了起来。

“别哭,快说,你姐姐她怎么了?你们刚刚不还好好地散步啊,怎么只见你回来了,你姐姐去哪了?怎么还不回来...”大夫人焦急地看向宁雨涵。

“母亲,姐姐,姐姐她...我们在一处地方,谁知道来了伙贼人,把我和姐姐打晕了,便没了知觉,待我醒来,便发现姐姐不见了,这可怎么办,姐姐一定是被那伙贼人给带走了...”说着哇哇大哭了起来,模样有多悲伤就有多悲伤...

“你说什么,你说慕雪被一伙贼人给带走了...这可如何是好?我的儿啊。”大夫人一听一下子就慌了。

“你们还不快去城内?赶一辆马车来,我要回府...”大夫人见三小姐估计也吓坏了,便朝着身边的几个小斯喊道,自己可不能乱了阵脚,连忙镇定了下来,回相府找相爷想办法。

宁雨涵此时扬起了得逞的笑,便连忙掩住。

完本试读结束。

采亦小姐姐点评:

《冷王的强悍妃》此本书主线分明,人物刻画细腻,语言生动。情节引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