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几许情深归何处
几许情深归何处

几许情深归何处

作者:雾里看花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26 16:43:47

几许情深归何处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许君瑜出轨了,给相爱多年的未婚夫送了顶“绿帽子”。谁说难忘旧情的只有女人,那个男人怕是爱惨了她!
展开全部

11-有意陪她加班么?

最终,她还是昏倒了。

许君瑜的身体本就不好,不知道是因为被太阳暴晒又被水淋,还是因为发病了的原因。

整个人苍白无力的像是幽灵。

醒来的时候,吴文涛就坐在她的面前,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看,在她醒来的那一刻,她瞧见他眼底闪过一抹晦暗。

“对不起,我耽误了工作。”许君瑜清楚自己应该昏迷了很久,现在睡了一觉醒来,虽然浑身酸疼无力,但精神感觉好了很多,她已经准备好立刻投入到工作中。

“呵,幸好你还有自知之明。公司不会养闲人。”吴文涛依旧直勾勾地盯着她,盯着她脖子上那道红痕眉峰抖动。

许君瑜慌忙捂住自己脖子上的痕迹,这是被廖鸿打的,看起来分外恐怖。

但吴文涛似乎误会了,讥讽的开口:“看来你的夜生活很丰富。许君瑜,看来你还是忘记我之前对你说过的话了!既然如此,我也不会再手下留情。按照公司制度,你迟到会扣掉整月全勤和三天工资!”

显然,吴文涛把她脖子上的红印当成了和廖鸿翻云覆雨之后留下的痕迹。

许君瑜心痛的就像被刀刮一样,却没有解释也没有戳破,回答:“知道了。”

吴文涛看她默认的样子,胸腔里暴怒的情绪就忍不住,他冷冷一哼将一大堆文件,砸到她面前。

“这些不做完今天不许下班。”

他就是在故意折磨她,把人家一个礼拜的工作量硬生生强压到她一个人身上,还要求一天做完。

然而许君瑜不知道,往她身上泼凉水的那个员工已经被辞退,所以她的工作量才全部压到她的身上。

天已经很晚,许君瑜面前还堆着很多资料文件,本以为又会是一个孤独而漫长的夜晚。却没想到,吴文涛居然也没有下班!

不知道是有意要陪着她,还是因为有什么重要事情也在加班,许君瑜思忖了片刻还是摇了摇头挥掉不该有的念想。

吴文涛现在这么恨她,怎么可能是有意要在这里陪着她。

……

吴文涛看着再次没人了的工位,眼眸危险的眯起。

她很不听话,不管他说了多少次工作不做完不能离开公司,可她依然二话不说就在他的眼前消失。

“许君瑜,视公司规章制度为儿戏,这次本季度全勤作为警告,再有下次就去领了你这几天的薪水,滚出公司!”

许君瑜看着吴文涛冷漠的样子,什么都没说,只是淡淡的答应了下来。周围的员工都在看她的笑话。以为做了秘书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么?还不是被老板当着所有人面发脾气。

吴文涛自然也听到了那些话,他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霾,却什么都没说。

看着吴文涛离开后,她才摸了摸鼻子里流下的鼻血,忍着天旋地转的晕眩感,低头快速去了卫生间。

隔着卫生间的门,许君瑜缓缓滑了下去,跌坐在地上,清楚地听到外面又传来他冷嘲热讽的声音:“不干不净的女人,是不是得了花柳病!”

他以为她几次突然离开是急着去见廖鸿,因为他隐约能看到每次许君瑜再回来后,脖子上总会出现暧昧的痕迹。

这个女人总是在挑战他的底线!竟然让别的男人碰她!

吴文涛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到现在还没有杀了她的!

许君瑜眼眶里的泪水怎么也止不住,在没有人的阴暗角落里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

她离开只是因为她发病了,身体上也出现了病症,她不想让吴文涛看见她那副样子。而现在,她在他面前这么虚弱,还流了鼻血,可他的眼中再也没有半点怜惜。

12-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许君瑜猛的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大口药,艰难的咽下去之后才回到了吴文涛的面前,继续她的工作。

医院打了好几次电话来催她去交医疗费,可是整整一个月,她才拿到她的第一笔薪水,却比别人都要高出五六倍。

看着这些钱,吴文涛在这一月中对她所有折磨,羞辱,谩骂都不重要了。她高高兴兴的去取钱,刚出银行就被廖鸿撞见,他一把抢走了她的所有积蓄,一分都没给她留。

她的母亲病危了,父亲还在床上躺着,听说了母亲的事气急攻心差点没救回来。

“求你……这是我的救命钱,不要拿走……”许君瑜拉住廖鸿,哭着哀求。

“少跟老子这哭丧!你那前男友不是有的是钱吗!你赶紧滚!惹怒了老子,谁都不要活了!”廖鸿往许君瑜胸口重重的踹了一脚,她这才不得已放开手,他立即跑的无影无踪。

许君瑜生生吐出一口血,医生的电话不断打来,发出嗡嗡的声音。

她实在没有办法了,半夜找到吴文涛跟他说:“我想预支三个月的工资可以吗?”

“不可以。”男人拒绝得没有一点余地。

“我有急用,求你。”

“呵,现在知道找我了?可惜我说的话你从来都不听!许君瑜,你活该受着!我要让你也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痛入骨髓!”

吴文涛恨她,恨她当初的抛弃,恨她的绝情,他甚至想过要跟她同归于尽,但这又怎么比得上相互折磨来的大快人心。

他看着她绝望的眸子,勾着嘴唇笑。

许君瑜是真的绝望了,她呆呆地回到医院,看着母亲已经冷却的尸体,看着父亲受不住打击咬舌自杀。

她一滴眼泪都没流,只呆呆的看着一切,连眨动一下眼皮的力气都没有。

她终于无牵无挂了,爸死了,妈死了,就连最爱的男人也恨她入骨了……

如此,她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

超过三天许君瑜都没来公司上班。

“根据公司规定,今天她要再不来的话,就算是自主离职了。”人力资源部主管在吴文涛面前汇报着情况。

他按了按太阳穴有点头痛,跟他说:“这个职位只有许君瑜一人能当。”

他放不下她,应该是说太过于恨她,一天不见就恨的牙痒。

打电话给她,她不接,去她家找她,她家门窗紧闭。

“嘿,这是我女朋友的家门口,不要挡了我的路。”

廖鸿突然从他的身后窜了出来,冷笑着把他推开,大摇大摆的拿着偷来的钥匙进了许君瑜的家。

“告诉她,三天之内再不回到公司,就算她离职了。”

吴文涛对着廖鸿的背影丢了一句话,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他看见男人拿着钥匙开许君瑜房门的那一刹那,他的太阳穴都已经砰砰在跳,眼底红得似火烧。

廖鸿关上门,进去就怒扇了许君瑜两个清脆的耳光。

“你那老相好都找上门了,你这装死给谁看?!还不滚去上班!”

许君瑜眼神木讷无神,她已经三天没有踏出房间,每天就是面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或笑或哭,痴痴傻傻。

“耳聋了吗?听到我说的话了没?赶紧打扮打扮,给老子去赚钱呀!”

许君瑜没有回答她,也压根就没听清楚廖鸿在说什么,她的耳朵似乎有点失聪,时常会听不到别人说的什么话,只知道廖鸿把她狠狠打了一顿,很生气的离开了。

她甚至懒得去想,廖鸿为什么会有她家的钥匙。

小说《几许情深归何处》 第11章 有意陪她加班么? 试读结束。

子帆小公主点评:

[{author所有书都刷完了,真的超爱《几许情深归何处》这个文风,男主不种马不圣母,各类女主之间也不会互撕勾心斗角,真的是很棒的作者很棒的小说。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