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暖宠二婚妻
暖宠二婚妻

暖宠二婚妻

作者:酸菜鱼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0 14:58:05

这本书《暖宠二婚妻》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他相信上天让他重生回来,不是为了错过安澜的,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一定会找到安澜。不论是什么设计,都需要源源不断的灵感,近期巴黎会有一场珠宝展示,以安家在A市的经济实力,她应该会来观看。当然,凌啸并没有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这场珠宝展示上,他只是过来碰碰运气,在此之外,还是有让人在法国寻找安澜。凌家在中医领域上有着很卓越的成就,但凌啸算是凌家这一辈中的异类,因为他不仅把中医学得很好,其他方面也做得很好。
展开全部

心乱

不对,照花暖的说法,安澜是被家人送去法国的,没道理他在A市却什么都查不出来啊!

A市安家的人口,他明明就查过了,压根就没有安澜这个人!

“你不会是哄骗我的吧?你表姐安澜是哪里人?”谨慎起见,凌啸还是将自己心中的怀疑说了出来。

花暖挑了挑眉,不答反问道:“你不是说小时候见过我表姐吗?怎么会不知道表姐小的时候根本就不叫安澜,安澜这个名字是她出国之后自己改的?”

“咳,他那个时候根本就只是见过人家一面而已,压根就没跟人家讲过话。”纪阎轻咳了一声,眸底闪过一抹尴尬。

凌啸也真是的,说谎能不能找个好一点的谎言啊?

“对,那什么,我当时没敢跟你表姐讲话,所以不知道你表姐小时候叫什么,只知道她现在叫安澜。”凌啸点了点头,既然纪阎已经给自己找好理由了,那他就不用再费心思想了。

花暖皱了皱眉,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可要她说,她却又说不上来,没办法,她只好放弃了追究。

“表姐是A市人,就你们知道的那个安家的人,小时候表姐的名字有点那个啥,所以后来表姐就把名字给改了。”

“不过安家现在对外用的还是表姐以前的名字。”

怪不得,他会在安家查不到安澜的消息,如果他没猜错,安澜小时候的名字应该是叫安怡。

凌啸有些懊恼,他不应该在查到安家没有叫安澜的人就放弃去深查下去的,不然他应该早就得到安澜的消息了。

“我有事,先走了,你们随意,账记在我的头上就好。”说完,凌啸没给两人挽留的机会,径直起身就离开了包厢。

那火急火燎地姿态,仿若是后面有人拿着火把在追着他一般。

花暖转眸看向纪阎,问道:“凌啸是什么人?”

“不管他是什么人,能给你表姐带来幸福不就行了吗?”纪阎没有多说,把凌啸的身份交代了,万一花暖顺着凌啸查到他的身份怎么办?

他还没玩够,可不想这么快就掉落自己的马甲。

花暖冷笑了一声,“我连凌啸是什么人都不知道,怎么能确定他可以给我表姐幸福?”

“幸福的定义应该是你表姐来,你关心这个还不如关心关心你应该要怎么样才能扳倒莫北。”

纪阎并不想在这个时候提起莫北这个人渣,但比起让花暖一直在凌啸的事情上纠结,他宁愿扫兴一些。

“你故意的。”花暖黑了脸色,瞪着纪阎,啊,真的好想把眼前这个人给掐死啊!

纪阎耸了耸肩,没有否认自己是故意的,花暖恨得牙痒痒,伸手拉住纪阎的手,送到自己的嘴边,张嘴一口咬在了纪阎的虎口上。

“礼尚往来。”纪阎眉头都没跳一下,等花暖咬完松开嘴,他说着也吻上了花暖的唇,狠狠地将花暖的唇瓣给咬破。

待口腔里品尝道血液的铁锈味,他才退开,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染上了花暖血液的唇瓣。

“你!”花暖没想到纪阎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耳根处不可抑制地爬上了一丝红晕,这人说的什么礼尚往来?

她咬了他虎口,可他却将她的唇瓣给咬破了,这算哪门子的礼尚往来?

“如果你觉得还不够的话,我可以再来一次。”纪阎笑了笑,抬起修长的手指慢慢地摩擦着自己的唇瓣。

花暖的目光落在纪阎的唇上,想到刚才纪阎的举动,耳根处的红晕瞬间有蔓延开来的趋势。

“无耻!”

“亲自己的女人算什么无耻?”纪阎眸底极快地闪过一抹笑意,不过转瞬便恢复成了冷漠。

花暖错过了纪阎眸底的笑意,却看见了他眼底的冷漠,心头不知怎的,突然感到一阵冷意。

“你今天不用跟我回去了。”花暖摇了摇头,把脑子里那股荒谬的冷意给丢出去,起身就往外走。

今天,纪阎过分了。

纪阎眸光闪了闪,虽然说被女人明令禁止跟她回去,让他的心中很是不爽,但,这倒也给了他去办事的时间。

所以,他站在原地目送着花暖离去,却没有要追上去或者开口留人的意思。

花暖离开天啸后,发现身后真的没有人跟上来,一时间心情竟然有些复杂。意识到这一点,她脸色黑了黑,不跟来就不跟来,她在意他干什么?

“出租车!”花暖心中有着气,抬手招出租车的时候语气有些冲,上了车后,司机偷偷拿眼看了看花暖。

“小姐去哪?”

“红枫小区。”花暖从后视镜中看到司机脸上有些不好看,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问题后,她抬手揉了揉泛疼的太阳穴,闭了闭眼,努力缓和下自己的心情。

司机见状,不再开口,启动车子,开始打表,车子渐渐地远离天啸。

花暖闭着眼睛,心中有些乱,乱中竟然还有一些担忧,担忧纪阎会听不懂自己的意思,从此不再跟在自己的身边。

她蓦地睁开双眼,她怎么会有这个念头?纪阎不再继续跟在自己的身边,那不是她一直在希望的事情吗?

“小姐,红枫小区到了。”

这么快就到了吗?花暖看着外面熟悉的景色有些愣神,怎么时间过去这么快?她不是才刚思考了一下关于纪阎的问题而已?

“小姐?”司机见花暖久久都没有下车的意思,不由得疑惑地开口道。

花暖闻声回过神来,掏出车费递给司机后,便打开车门,下车朝着别墅走去。

纪阎会不会听懂自己的意思,她在意干什么?听不懂那不似更好吗?这样她就不用再看见他了。

花暖心中一直这般试图说服着自己,一整晚都没有睡好,当她的生物钟将她叫醒时,她还有些困倦。

只是,她眼睛还没睁,耳边就传来了纪阎熟悉的声音——

“你昨晚没睡好吗?”

花暖:“……”她没睡好,是怪谁?

“让我来猜猜,你没睡好的原因,是因为我?”纪阎看着依旧没有睁开眼睛的花暖,弯了弯唇……

珠宝设计展上重逢

法国,是个浪漫的国度,法语更是被称为世界上最浪漫的语言。

当飞机在巴黎降落,凌啸拖着行李箱走出机场,独特的东方面孔瞬间就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凌啸心中只有尽快找到安澜这一个信念,对周围人投注过来的目光统统都无视。

法国很大,想要在这么大的法国找到安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凌啸来此之前就已经做好了长期住在法国的准备。

他相信上天让他重生回来,不是为了错过安澜的,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一定会找到安澜。

不论是什么设计,都需要源源不断的灵感,近期巴黎会有一场珠宝展示,以安家在A市的经济实力,她应该会来观看。

当然,凌啸并没有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这场珠宝展示上,他只是过来碰碰运气,在此之外,还是有让人在法国寻找安澜。

凌家在中医领域上有着很卓越的成就,但凌啸算是凌家这一辈中的异类,因为他不仅把中医学得很好,其他方面也做得很好。

比如,在不了解他的人面前,他就不是一个医术卓越的医者,而是一个商场上成功的人士。

珠宝设计展,没有一点身份的人是没办法进去观看的,所以,这次凌啸是以纪阎集团总经理的身份来观看的。

凌啸长得好,打扮即便是异于常人,也能给人惊艳的感觉,几乎是在他踏入展会的瞬间,一半的人都将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那些目光里,有惊艳,也有不怀好意,毕竟这是法国巴黎,他们在感情上的表达会很热烈。

但,这些,都不是凌啸关心的,他一进入会场,立刻就开始在来参加展会的人中寻找安澜。

只可惜,他扫了一圈来参展的人,都没有在其中发现自己想要找的人。

“凌总,展会快开始了,请。”凌啸失望地正想要离开的时候,珠宝设计展的负责人突然走到了他的跟前,邀请他入席。

凌啸心中烦躁,却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只笑着对负责人点了点头,便抬脚跟着负责人入座。

坐下之后,他才发现自己身旁的位置是空着的,上面没有标有任何人的名字,也不知道是谁的位置。

只要这个位置不是安澜的,凌啸对此就没有任何的兴趣。

距离展会开始还有五分钟的时候,凌啸身旁空着的那个位置的主人终于是姗姗来迟,那人穿着一身典雅大方的东方旗袍,娉娉婷婷地落座在凌啸的身边。

鼻息间传来一股好闻的味道,且这股味道与自己记忆中的味道有些相似,凌啸下意识地偏眸看向了自己的身侧。

撞入自己眼中的,是一张自己重生以来都会梦到脸,而那张脸,是安澜的。

谁能想到上天就是这么跟自己开玩笑呢?在你认为自己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才能找到的人,一转眼,她就坐在了自己的身边。

凌啸知道自己的心跳得很快,就好像下一刻,心脏就能从胸腔中跳出来一般,他听到自己对安澜说——

“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凌啸,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认识这位美丽的小姐?”

安澜没想到自己身边的男人会跟自己搭讪,愣了一下,才从凌啸那张俊脸中回过神来,尴尬地笑了笑。

“你好,我叫安澜,很高兴认识你。”

“欢迎大家来到此次的珠宝设计展……”安澜说完话后,凌啸张嘴刚想要再接再厉,不想耳边就传来了主持人的声音。

没办法,他只能把话给咽了回去,因为安澜的注意力明显已经转到了台上。

安澜是一个对自己喜欢的东西很认真的人,且容不得别人对此有一丝一毫的不尊敬,他现在即便是有很多话想要跟安澜说,也不得不把所有的话都给憋着。

他不想一见面,就给安澜留下不好的印象。

安澜即便是目光落在台上,但也能感受到时不时来自身边的那道炙热的目光,她不禁感到有些不自在。

可,等她转眸看向身旁,那人却又一本正经地看着台上展示的珠宝了,让她想要说点什么都找不到话。

她皱了皱眉,没办法,只好强迫自己不去在意身边的这个男人,将注意力全都放在珠宝展示上。

凌啸感受到安澜把注意力转回了台上的珠宝,不禁松了一口气,看来他要控制住自己才行。

否则一旦让安澜认为自己的目的并不是这场珠宝设计展的话,那对他来说可就不好办了。

平心而论,这场珠宝设计展的水平很高,安澜只是在最初的时候被凌啸的目光给扰乱了一下而已,后面所有的注意力就都放在台上展示的珠宝上了。

这场珠宝设计展展出的珠宝,展示过后都会明码标价,想要购买的人只要出钱就可以了。

不过,安澜的目的只是来观摩学习的,并不打算要买,就算是她在其中看到了一套富有古典美的珠宝,她也没想着要自己买下来。

但,注意力明显不在展会上的凌啸却注意到了安澜在那套名为“恋”的珠宝展出时,停留在上面喜爱的目光。

于是,在展会结束后,他悄悄地让人留下了那套珠宝,才面无异色地端着红酒杯走到安澜的跟前。

没错,珠宝设计展后,展会负责方还举办了一场晚宴,凡是来参展的人都可以参加晚宴,这样就给了凌啸更多的时间来接近安澜。

“安小姐,在哪里高就呢?”

安澜看着凌啸,再一次对凌啸的颜值闪了闪神,半晌才想起来自己应该回答这人的问题。

“凌先生说笑了,我还是个在校生,没毕业呢,哪里谈得上在哪里高就?”

“安小姐叫我凌先生太见外了,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呢。”凌啸迫切地想要接近安澜,想要跟安澜重新回到前世的关系,说话中便不由得带上了几分急切。

安澜愣了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凌啸才好,只能让自己露出一抹尴尬却又不失礼的微笑,“我朋友在等我了,不好意思,凌先生。”

说完,她不等凌啸反应,便抬脚朝着场中的一名男士走了过去……

小说《暖宠二婚妻》 第15章 心乱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乐生点评:

《暖宠二婚妻》写的很感人的一本书,我几乎都是流着泪看完的。写的很接地气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