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榻上欢:穿越王妃太妖娆
榻上欢:穿越王妃太妖娆

榻上欢:穿越王妃太妖娆

作者:言欢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1 16:14:16

《榻上欢:穿越王妃太妖娆》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在高烧的挣扎中,云绾清辗转反侧,最终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梦见一个和她五官很相似的女子对她笑,不可那个女子长得比她好看,而且她传穿的是青色的古装,而自己却穿着现代的羽绒服,她心中一喜,我要穿越回去啦? 太好了!她忍不住要欢呼雀跃,她终于不用呆在古代这个地方,忍受她一直不适应的尊卑制度了!她两眼都在放星星,虽说她现在身为王爷的贴身丫鬟有些地位,但日子跟现代比起来还要磕惨,现在她终于可以回去了,她心里都在冒着粉红泡泡,我要买好多包包,吃好多好多好吃的!
展开全部

一体双魂

  日日和杀母仇人贴在一起,是何滋味?

  一想到这点,她心里的愤恨立刻又像火一样地烧起来,怨毒的目光穿过过帷幕,停留在屏风内那个还在写字的潇洒身影上,她费力地呼吸着,心里的哀思好像一根线把她紧紧缠绕着,她快要…..

  快要又想死了。

  她无声地咧嘴大笑,伸出一节锆白如玉的手腕,弹弄着手腕上的镯子,仅仅一下,就犹如昆山玉碎。

  里面盛放的液体滑动了下来。

  只要将那点小小的,别人丝毫也看不出的药丸,放到他的脖子上,她就解脱了吧….

  可是….她又不忍,眼泪滴落下来,他救了自己三次,他真的还是个坏人么?

  她本人的情绪和原主的怨恨融合在一起,令她快受不住了,她疯狂地用手抓向自己的胸口,不,不要….她不要这么生不如死,她一定要把她体内停留着的蛊抓出来….她费力地扭动着,呼吸一阵接着一阵,脸蛋变得通红,她茫然地望着这一切,伸手在空中乱抓。

  她明明…..不那么怨恨的,她不甘地睁大了眼,可明知卜应凛递过来的蛊,会让她生不如死,她为什么还是毫不犹豫地接了呢?

  云绾清躺在床上长舒一口气,他想,这个身体还残留原主巨大的执念,在她穿越过来之后,已经无形与她融为一体了,日后,她大概就要带着另一个灵魂的执念过生活了吧。

  她还真是命苦啊…..

  在高烧的挣扎中,云绾清辗转反侧,最终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梦见一个和她五官很相似的女子对她笑,不可那个女子长得比她好看,而且她传穿的是青色的古装,而自己却穿着现代的羽绒服,她心中一喜,我要穿越回去啦?

  太好了!她忍不住要欢呼雀跃,她终于不用呆在古代这个地方,忍受她一直不适应的尊卑制度了!她两眼都在放星星,虽说她现在身为王爷的贴身丫鬟有些地位,但日子跟现代比起来还要磕惨,现在她终于可以回去了,她心里都在冒着粉红泡泡,我要买好多包包,吃好多好多好吃的!

  那个青衣的古装女子却对她轻轻一笑,走过来,摘下自己的碧绿玉佩就给她戴到脖子上。

  云绾清下意识地一愣,再一看,这个玉佩不是睡着前,脖子上的吗?她啊的尖叫一声,慌乱地想跳出去,却见那个女子柔柔地笑着说:’你过来,不要害怕。”

  “我…..”云绾清慢慢地走过去,女子皮肤像雪一样地白,她主动拉起了她的手,说着一些很关切的话。

  “你….”云绾清说出了自己的疑惑。她愣愣地看着那个女子。“你是谁?怎么长得与我如此相似?”

  她笑了笑:“我是你的另一个前世。”

  “我….”云绾清无言以对,心里却在渐渐不安,她想说什么?

  什么前世不前世的?

  云绾清张了张,却发现喉咙有点发不出声音来,她拿出那个玉佩,那个玉佩碧绿晶莹得还在闪烁。“你把这个给我做什么?”

  “让你传承我的意志,活下去。”女子走了上来,用力地握紧她的手,云绾清只感觉到了一股无言的哀伤,女子有一种难以形容出来的眼神,她触摸着女子手的那一刻,仿佛一阵电流穿过身体,酥麻麻的,她刚想说什么,女子却退开了。

  ‘你的意志?”

  女子用微不可见的唇型说:“我是尚书府嫡女、”

  轰隆一声,仿佛一个晴天霹雳劈过,回忆起之前的一切,云绾清忽然觉得自己什么都明白了,这个女子正是残留在自己身体中原主的执念?

  “我。”云绾清定了定说。“我可以拒绝么。”

  不为别的,她对这个叫萧临的男人根本没有仇恨,她还想回去,吃好多好吃的,她不要呆在这令人窒息的古代。

  女子无言地笑了笑,云绾清感觉到她难言的哀伤,那一刻,云绾清住了嘴,心想我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我….”女子说。“你还不明白吗。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云绾清心想,可是她对萧临这个男人,确实没什么太大仇恨啊。

  女子轻轻将手指放在了云绾清胸口的玉佩上,云绾清又感觉一阵电流穿过。她抬头看看女子,女子却只对她笑笑,示意她什么都不要说,

  云绾清突然一愣,一阵莫名其妙,但不让她感到排斥的记忆涌现了,,原来她本身就是这个身体的一缕灵魂,现在,她被召回了。

  “可是….”云绾清摇了摇头。“我依然不觉得萧临是大奸大恶之人。”

  “你我生长环境不同,”女子轻柔地说。“所对待事物的态度也不同。你只需要记住,我是你,你就是我。”女子的手像葇夷一般,轻轻软软的,她身后迸发出一阵强烈的绿光,“就可以了….”

  “我….”云绾清挠了挠头,其实她对于这个,还是陌生的,她怔怔地望着女子,呆呆地说:“那萧临…..我可以不杀他吗?”

  女子说;“你喜欢上他了么?”

  “没有。”云绾清暗自腹诽,这古代女子的生长环境是不是太闭塞了啊,稍微有点感觉就叫喜欢。拜托,喜欢和好感她还是分得清楚好吗。她点点头:,望着逐渐逝去的女子说:“你放心吧,萧临对我有救命之恩,我若不报,那真成了狼心狗肺之人了。假如….”她狠了狠心,看着手上萧临刚刚赏下来的玉掰指,说。“如果萧临真的杀了尚书府上下这么多条人命,那我是不会姑息的。”

  人总要为所做过的事承担代价。

  “好。”女子嫣然一笑,她笑得好美。但云绾清却感觉越加哀伤。她的手指拉着她的手指头。“你有这份心意,我就很放心。”她的声音逐渐微弱下去,她温柔地看着云绾清。“现在,我要去找孟婆了。”

  云绾清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大呼:“你要走了吗?”

  女子点点头:“孟婆允许我和你说话,已是格外开恩了,我要去投胎了。”

  说完,她的身影便慢慢缥缈,直到越发不见。

妖人

  那个女子的残影从半空中消失之后,云绾清彻底惊醒了过来,她浑身都是冷汗,手指死死地扣住了被子。

  该死…..真是该死。自己怎么….又做噩梦了?

  但这真的只是个梦么?

  还是这个身体原主人的残念,真的彻底消失了?

  她尝试动了动自己的手指,惊讶地发现自己身体里那股排斥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清爽感,她站起来确认良久,最终确定,自己身体里这股交杂的执念真的已经不见了。

  接下来,她可以凭自己心意去做事了。

  但是,那一刻的欢喜过后,她却陷入了深深的惘然之中,彻底地控制灵魂,是不是以另一个灵魂彻底灵魂离开为代价呢?

  如果真是这样,她宁可不要。

  她默默抱着自己的腿,蜷缩在一块儿,心中浮现起了深深的哀凉,但算了,她还是别想这么多了,她管不了这么多的,她努力跳下去,光脚走在地板上,窗外月凉如水。

  下一步…她炽热的手指抚向自己的胸口,她是不是该想着把身体里的那个玩意儿取出来?

  报仇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种,但因为这种,断送了自己身体里的精血,那是真的不值得。

  她慢慢咬着牙,胸间的玉佩发出铃铃的声响,她想,杀人不过头点地,如果真这样,让萧临生不如死,或许太过残忍。

  她一阵心乱如麻。尚书府四十条人命又该怎么办?

  玉佩呀玉佩,你能吸出我身体里的蛊吗?

  这样想着,玉佩似乎也有所感应,她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气息慢慢沉下去,血液里的冰凉,竟好了一点,但是依然可以感觉到蛊在突突地跳,玉佩不停散发着绿色的光泽,仿佛在吸入什么东西一样。

  云绾清猜想,玉佩的另外一部分回来了,也许这个会对自己未来产生帮助。

  “阿清,你都可以下床走路了,还不到王爷跟前伺候?”季麟的声音传来。

  “哦来了。”云绾清急忙匆匆将玉佩塞到华衣内,又走到书房。

  萧临房里温暖如春。

  看见云绾清,他露出了暧昧的笑:“怎么又来,又想像昨天一样,本王亲手把你抱到床上去?”

  “我….”云绾清脸红到脖子根,低头磨着墨,不说话。

  萧临也不为难她,很大度地摆了摆手:“你要是觉得累,就回去歇着,别站在本王面前给本王添乱。”

  “是。”云绾清声音小得跟蚊子似的。

  三日后,云绾清又借故出府一趟,她提前给了卜应凛要求见面的信号,她来到清河酒楼,一如既往地走向了那个地下的密室,这次卜应凛没到。是她先来的,她伸出一截冰凉枯槁的手腕,在侍从的注视下,木然地掏向腰间的钥匙,然后木木地开了门。

  门是黄铜的,一般情况下,根本无法损坏。

  进去之后,她又砰地一下把门关上,丝毫不理会门外那个侍从的表情,密室里更加寒冷,在这种寒冷的驱使下,她身体里的蛊发作得更加厉害,不过好在她已经习惯了,只感觉血液在胸口处侵蚀出一个洞,血液流通像是在砰砰狂跳。

  她默默转过身,抵住门。

  门上有一个细小的孔,留着插钥匙的,云绾清身体开始出汗,青色的衣衫被打湿,她想卜应凛快些来,疼痛像是一道道细密的电流,在极有耐心地腐蚀着她的神经,中央有一把黄铜椅子,那是专属卜应凛的,她盯着,眼里尽是迷乱,她有点忍不住,想坐上去…..

  地板尽是寒意,那股寒意,她不想再承受。

  这个时候,门咔啦一声开了,云绾清猛然看见一个玄色的身影跳进来,长长的指甲和头发已经说明了他的身份。

  “卜大人。”她勉强定了定神,蹲身,开始行礼。

  卜应凛并未去扶她,只是坐在椅子上,拍着手,啧啧称叹道:“蛊虫都反噬到这份上,还能忍,不容易呀。”

  她虚弱地一笑,勉强站起来,骨头好像被蚀空了一般疼痛,行礼这个动作,确实要消耗她极大的力气。

  所以站起来之后,她迅速扶着墙根,吐着气。不顾一切地显露出了自己的虚弱面。

  卜应凛的声音显得凉凉的:“怎么,蛊你还没种吗。”

  “没。”她脑袋机灵地转动着,迅速回答道。“那狗贼萧临不知练了什么鬼功夫,百毒不侵,当我试着把蛊种到那个狗贼脖子上,那狗贼便自动结了一层赢气来保护,将我弹开,好几次还差点露陷。”

  笑话,她才没那么蠢呢,她会直接说自己不忍心?

  卜应凛脸上尽是失望之色。“这样啊。是我小看那王爷了。”

  “纵横朝堂这么多年,位置还十分稳固,有本事,有本事。”他的手指敲动着椅子。发出咚咚的响声。

  “卜大人。”云绾清伺机上前一步,“麻烦您将我身体里的蛊取出来吧。”

  ‘云绾清啊云绾清。”卜应凛摇摇头。“你忘了?”

  “我….”云绾清咬着嘴唇,脑子瞬间一阵懵。“我忘了什么?”

  “这蛊,一旦种下去就取不来了,只有纵横在你的皮肉之中,当你把蛊转移到其他人身上,你才能得以解脱。”

  云绾清脑子瞬间一阵空白,靠紧了墙壁,脑门里一片空。

  “那卜大人….”云绾清慌乱地失声尖叫着。“我该怎么办?”

  卜应凛摇摇头:“云绾清啊云绾清,你不是一向聪明吗?怎么这都要问我?你随便找个倒霉蛋,把蛊种到她身上去,就行了呗。”

  “可是….”云绾清失声尖叫着,一个人和她无冤无仇,她怎么下得去手?

  卜应凛猛地走过来,掐住了她的脖子。

  她又感觉到了她身上寒凉的体温,她又满心狐疑,这老不死的真是奇怪,自己遭了蛊反噬,身体才如此寒凉,这老家伙怎么回事,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这样,是练了什么邪法么?

  “好了。”卜应凛上下揉搓着她柔软的脖子,她心里一阵紧张,她想起,卜应凛是要靠吸食少女的血液来维持青春的。

小说《榻上欢:穿越王妃太妖娆》 第17章 一体双魂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梓桑baby点评:

作者言欢的文笔很好写的很精彩虐的人死去活来的,但是《榻上欢:穿越王妃太妖娆》这本剧情上还有一点瑕疵,不过值得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