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红河文学:经书血字匿心计趣红河文学:经书血字匿心计:风起青萍人心浮:经书血字匿心计趣红河文学:经书血字匿心计:风起青萍人心浮:经书血字匿心计趣红河文学:经书血字匿心计:风起青萍人心浮:风起青萍人心浮趣红河文学:经书血字匿心计:风起青萍人心浮:风起青萍人心浮趣红河文学:经书血字匿心计:风起青萍人心浮:风起青萍人心浮趣红河文学:经书血字匿心计:风起青萍人心浮趣红河文学:经书血字匿心计:风起青萍人心浮趣红河文学:经书血字匿心计:风起青萍人心浮趣红河文学:经书血字匿心计:风起青萍人心浮趣红河文学:经书血字匿心计:风起青萍人心浮趣红河文学:经书血字匿心计:风起青萍人心浮趣红河文学:经书血字匿心计:风起青萍人心浮 椒妻尚小免费阅读,小说全文在线阅读-趣红河文学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椒妻尚小
椒妻尚小

椒妻尚小

作者:秦青词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23 16:26:10

最新小说《椒妻尚小》是秦青词的书,主要内容为:不说陈秋年面对只是虚长自己十岁的娇俏陈王氏,是否能将那声母亲叫的出口,单单是嫡母和过继嗣子关系,两人便不可能太过亲近。纵使陈秋年的笑容再让人如沐春风,看见的人眼中也依旧带着几分晦暗的色彩。 门前不少官员前来敬贺,陈秋年一一接待。没过多久,又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门前,自其中走下一位身材修长,身着青衣素朴长袍的男子,其后携着公子女眷。
展开全部

椒妻尚小第7章试读

  老旧的木板门吱呀一声响后,陈霜晚急匆匆走进房间,草青色的褶裙微乱摇曳,小巧的绣鞋在罗裙下隐现,脚步略显仓促急切。

  脑海回忆着之前影像中看到的一幕幕,让陈霜晚止不住心慌。那是祖母寿宴上会发生的事情吗?为何她书写的经书会墨字变血?

  她忙走到书桌前,不断翻找着经书,睫毛陡颤,正强忍着不让自己惊惧的心理崩溃,害怕泪水突然流了下来。

  “大小姐,您这是在找什么,快跟奴婢,让奴婢帮您找吧。”紧跟着陈霜晚回来的青杏手中还抱着笔墨纸砚,跑的气喘吁吁。

  没有找到,陈霜晚深吸了空气后才开口,原本清甜的声音早已紧张到沙哑。“青杏,快找找,我为祖母抄写的那本妙法莲华经放哪里了?”

  青杏一愣,随即解释道:“大小姐,您那日不是交给奴婢,让奴婢放置妥当。说是等到老夫人寿宴时再带去暖燕堂?”

  “我刚才忘记了,你,你帮我将经书拿过来。”陈霜晚忍耐焦急,臀部坐在椅子上仿若针扎一般极不安分,左右都不得劲。

  “大小姐,经书放在锦盒中了,就在这个地方。”青杏走到书桌里面的柜架旁,将上面一方方正的盒子拿了下来,递给了陈霜晚。随后想了想,唇角含笑又道:“后日便是老夫人寿辰,老夫人最是喜佛,若是见到大小姐手抄的经书一定会格外喜爱。”

  “嗯,祖母肯定会喜欢的。”陈霜晚低低应了一声,苍白的指尖抚过顺滑的漆木表面,小心脏砰砰跳动,像是要跳出来一般频率,紧张的不受她掌控。

  她在害怕,怕自己是受了蛊惑,是否着了魔。这比那日她失去记忆的空白更令她恐慌,又不由自主的联想,她能看见这些影像,是否就跟那日有关。

  她不敢对别人说,因为没人会相信,就像父亲仅凭那些人的一面之词,便伤她至深。那些人非但不会帮她,反而可能会借着怪力乱神将她送去庵堂吧。

  有些事情,是一定不能宣之于口的,就算是最亲的人,也不行。

  将经书捧在手心,一页页的翻看着,墨黑的簪花小楷高逸清婉,流畅瘦洁,字字似花蕾含苞,清心雅致。是被君夫人多次赞誉和欣赏的字迹,可在影像中,却因为它变成了难以洗刷的屈辱,一个个红色字体仿若魔咒。

  陈霜晚不精画,不喜舞,琴有技而无魂,萧有律而无情,能拿得出手的只有这笔下的簪花小楷。

  书字最不可忙,忙则失势,次不可缓,缓则骨痴见。可能是陈霜晚心性安静,反而在练字至上独占鳌头。因上次的事,心中对祖母甚是感激,所以她便精心的抄写了这本妙法莲华经,为祖母献寿,以示心意。

  认真翻过每一页纸张,上面都是墨黑的字迹,完好如初,这令陈霜晚心中越发的迷茫了。她翻来覆去查看了几遍,又摩擦着纸张,并未察觉到道什么异样。

  看了许久,陈霜晚还是不能确定,这本经书,究竟有没有被做手脚。若是被做了手脚,那又是谁?是谁想要害她。

  青杏见状,心中一警。突然想到凉亭前的一幕,或许,大小姐是被五姑娘气着了。遂出言安慰道:“大小姐可别气坏了身子,五姑娘一向口无遮拦贯了,何况不过是个庶女,何必与她置气,大小姐且忍着,且看日后......”

  庶女、她这个嫡女,在府中活的还不如庶女得宠,这两字可真是字字刺耳!

  “你先下去吧。”陈霜晚出声,沉思的眉眼满是茫然无措。

  她该信任谁?她能信任谁?或者谁都不可信!

  “是,大小姐。”青杏话语一滞,心中微微不满。

  怒惧伤身,陈霜晚身体本就羸弱,此时情感来的太过猛烈,竟有呼吸难当之感。随手抓过桌面上早已搁透的凉茶,一口咽下,浓郁的苦涩在舌尖蔓延开来,仿若有泪水滴落进了心里。

  看着经书,陈霜晚小脸紧皱,嘴唇抿成一道白线,很是用力。后日便是祖母寿宴,若是再重新誊抄一份,时间上根本就来不及。

  她在这本经书上耗费了那么多的心血,却只因为别人的阴谋,就被毁之一炬。

  渐渐红了眼睛,此时的她哪里不曾明白,最初的引子哪里是这本经书,而是她这个人,是她的嫡女身份。不论这次寿宴之上她送的是经书,抑或是其它,都会成为别人阴谋诡计下的利用与实施的用具。

  或许可以再选其它礼物,虽不若经书真挚,纵使不出彩,也不能有过失!

  陈霜晚眼神突然一亮,随即神色又微微黯淡下来。先不说出府阻碍重重,单是临近祖母寿诞,才去选礼物的名声,便已是不美。

  这本经书的材料是陈霜晚特意用自己的私银让青杏去外采办,墨是韶景轩上好的漆烟松墨,有十年如石,一点如漆的美名。纸是落阳贡宣,莹润如玉,触手滑凉。

  只是如今,当真是可惜了!

  眼角的余光瞥见荷池砚中残留的半块漆烟松墨,她伸出手指摩擦这那冰凉滑腻的砚体边沿,眸光微闪。

  若是避无可避,那只能迎难而上!

  陈霜晚突然起身在荷池砚倒入凉茶清水,取出家中常备的方墨研磨,不一会稀疏的墨汁便仿若一滩死水,安稳的呈在荷池砚中。

  砚中的墨汁既淡且清,像是吝啬的寒家书生,因为贫苦,而在墨汁中加入大量清水后稀释的清水墨汁。

  只不过,此时的陈霜晚显然不是因为吝啬,更何况,她也并不缺金银之物。

  玉白小巧的指尖拿起桌案架上最小最细的那只狼毫,饱蘸清浅的墨汁,在书页上浅浅的勾画着。

  毛笔极细,在纸张留下的墨迹很淡很浅,笔尖划过簪花小字的边缘,没有对字体造成任何破坏。

  此时,素白的小脸上眉目微敛,神情小心、认真,甚至带着一丝虔诚。随着书写,紧皱的黛眉也渐渐松开,眉眼平和,周身气息温软,一如璞玉。待她停笔时,已是霞光日晚,昏黄色的余光洒满了整个小院。娇嫩而柔绿的茉莉花叶迎风招展,淡淡的草木香气随着微风萦绕满怀。

  陈霜晚轻轻柔捏着右手酸痛的手腕,心神却渐渐安定下来。福生与微,祸起与忽,既然上天有了警醒,若她不能避危化安,那便是天命吧。

  晚间,用过晚膳,陈霜晚唤来青杏,让她去内院询禀华姨娘,明日可能出府。

  等青杏回来时,陈霜晚已经梳洗,正坐在昏黄若橘的灯火前,持着一方软帕细细擦拭着湿漉的长发。

  长发披散在身前,露出羸弱细腻的脖颈,显得越发清瘦单薄。“青杏,华姨娘那面可同意我明日出府?”

  闻言,青杏一顿。

  “并未见到华姨娘,倒是月如姐姐说华姨娘正在伺候侯爷,没有闲暇。明日华姨娘还要出府准备寿宴的事宜,马车也不得空闲。又说这几日华姨娘忙里忙外已经很累了,说是让大小姐别再添乱了。”

  何时她堂堂永襄侯府嫡长女出府,还要一个后院姨娘批准了。更甚,因为姨娘要出府,所以她便无马车可做。侯府又不是养了一匹马,一辆车,明明就是敷衍自己罢了,真是可悲可笑!

  “那便算了,让你白跑了一趟,夜深了,你也下去休息吧。”陈霜晚说出这话,也不知道自己心中究竟是什么滋味。只是觉得舌尖微苦,就像午后喝了那杯凉茶后的感觉。

  “是。”伺候陈霜晚歇息,熄了烛火,青杏退了出去。

  陈霜晚窝卷在熟悉微凉的床榻间,黑暗中模模糊糊的看着淡水蓝色的锦绣莲花帐幔,心头又酸又涩,像是缠住的网,化不开的结。

椒妻尚小第8章试读

  到了正日子,大红色绸缎挂满石狮柱角,高阁流檐,放眼望去,红彤彤的一片,格外的喜庆。到了吉时,更是早早的鞭炮笙鼓声不断,讨喜的、叫卖的、看热闹的,整个侯府门口,喧嚣异常,难得热闹。

  虽说永襄侯府这些年来人才凋零,官位晋身者也寥寥无几,在京中权贵圈中声势逐渐没落,过的无比的萧索。

  可今日却是一扫往日的清冷,陈王氏的寿宴办的有声有色,宾客如云,声势不凡。

  陈王氏出身尊贵,来自簪缨世家的琅琊王氏,乃是盛族名门之后。当年若不是凭着永襄侯府与王氏祖上那一点恩情,上一代平庸如斯的永襄侯绝不可能令王氏之女下嫁。

  京中达官贵人对永襄侯府这点门面虽然看不上眼,可陈王氏身后的琅琊王氏,却是她们拼命想要巴结,挤进去的圈子。

  当然,若是不屑攀附权贵的人,那肯定不曾了解过琅琊王氏尊贵,以及对这个王朝的巨大影响力。

  君不见,永襄侯府仅是娶了个王氏女,世袭罔替的爵位落在陈秋年手中依然是侯府,而不永襄伯府。

  遂此时越来越多达官贵人携着女眷而入,每个贵妇人雍容典雅都含着优雅的笑容,仪态大方,力求一颦一笑都尽善尽美。要知道,琅琊王氏出来的女子,每个都是将规矩吃进了骨子里。谁也不想在陈王氏面前失了面子,哪怕只得一句尚可的夸赞,以后再圈子中,也是一种美谈。

  陈秋年站在外仪门前,陪着每个进来的客人寒暄几句,礼数周到。在其身后,奉笔记录的账房下笔如飞记录着贺礼。看着一笔笔进账,陈秋年嘴巴都要咧到耳朵后了,笑的眉不见眼。

  莫说什么母子亲情,谁人不知现在的永襄侯陈秋年是当年宗族中过继的继子,而且过继时,陈秋年已然可以娶亲的年龄了。

  不说陈秋年面对只是虚长自己十岁的娇俏陈王氏,是否能将那声母亲叫的出口,单单是嫡母和过继嗣子关系,两人便不可能太过亲近。纵使陈秋年的笑容再让人如沐春风,看见的人眼中也依旧带着几分晦暗的色彩。

  门前不少官员前来敬贺,陈秋年一一接待。没过多久,又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门前,自其中走下一位身材修长,身着青衣素朴长袍的男子,其后携着公子女眷。

  男子面容不过三十,生的是眉眼清隽,身着朴素青衣,只观其言行,便觉得是为来往人群中一股清流。此人正是侯府内华姨娘之兄,华轩,官拜从四品,位居中书侍郎之职位。

  见华轩前来,陈秋年心欢喜,遂赶紧迎了上去。要知道华轩经常面见圣颜,可不是他这个清闲的鸿胪寺少卿能比得了的。

  哎~想想也是心酸,原本凭借他的才华,如何不能在圣上面前混的脸熟。只可惜天公不作美。尤其是近年来周幽王朝无甚大事,鸿胪寺角落的灰尘都落了一尺厚了。

  再说青萍院,陈霜晚此时正在梳妆。

  镜中的女童看似不过十岁的年纪,半旧中衣覆盖着纤细瘦弱瘦的扁平身躯。一张不过巴掌大的小脸,五官小巧,眼眶微凹,面色苍白。那不是赛雪的荧亮,而是因为长期贫血身子亏损而形成的苍白之色。

  “大小姐,今日是老夫人寿宴,不若奴婢给您找身喜庆的衣服,看着也热闹些。”新来的小丫鬟青枣,翻着箱笼里的衣服,微黄的小脸紧皱。

  “你说的不错,今日是祖母寿辰,便穿些鲜亮的衣物。”陈霜晚打量了眼小丫鬟,唇角微翘。如今母亲三年孝期已满,衣物首饰也不能太过素净了,若做这自怨自怜的姿态,不过是徒惹人嫌罢了!

  “啊!”小丫鬟紧张皱眉,这可如何是好。箱笼中的袄裙多为白色,浅青色,显然并不适合今日寿宴。

  “你将那上锁的箱笼打开,里面应是有颜色亮丽的衣物。”

  打开上锁的箱笼,里面整齐的叠着衣裳,颜色也多为喜庆的玫红,桃红、嫩黄等。

  “大小姐,这衣服布料摸着真舒服,比那些浅色的衣物好看很多呢,以后大小姐就穿这些。”小丫鬟摸着衣服,只觉得那布料似流水般柔软光滑,尤其上面栩栩如生的花纹图案,自然格外吸引人的目光。

  陈霜晚忍不住走了过去,摸着衣服,粉唇微抿。“这些衣服都是娘亲在时置办的,用料是上好的锦缎,又有绣娘巧手缝制,自然是好看的。幸好我这身形与三年前相差不多,想来这些衣物也还是能穿的,没有白白糟蹋娘亲的一番心血。”

  看着少女水眸带雾犹自含笑的模样,青枣不由动容。大小姐真是可怜,小小年纪就失去了母亲,大小姐一定很想夫人吧!

  “就穿这件吧!”

  八成新的茜红色的罗绸交领上衣,搭配一件嫩黄色的散纱罗裙,清丽不失明艳。少女的发顶还梳着两个可爱童髻,束上两串明亮圆润的东海明珠,胸前挂着玉石璎珞挂在脖子上。铜镜中,不过巴掌大的小脸,因为布料的映衬多了几分颜色,看着倒还舒心。

  “这,是为何?”

  “大小姐,奴婢,奴婢只会束童髻。”

  少女苍白的面容上泛起一抹异样的潮红,可耻的羞怯了。

  “罢了!你随我一起去暖燕堂。”

  “是。”

  穿过繁花似锦的花园时,陈霜晚看见纷纷落花的桃林下,有一群锦绣着装少女。那少女们衣着明艳,容颜靓丽,有三两人言谈笑颜逐开。有的结伴而行或是坐在树下木凳上,品茶对弈。

  陈清容游走在众人之间,宛若穿花蝴蝶一般,她面上永远都挂着大方得体的微笑,与众人寒暄攀谈。言辞妥帖,既不会冷落又不会显得太过谄媚,优雅而又善谈,是她永远都比不上的。

  心底既有些羡慕,若是没有二妹妹,会不会就不会衬得她如此不堪吧。

  父亲,父亲也会分一点喜欢给自己吗?片刻后陈霜晚恍然回过神来,脸色煞白。明明二妹妹平日对她很好,五妹妹欺负她时,多是二妹妹解围,自己怎能这样想,这样不好。

  陈霜晚心中愧疚,忙带着小丫鬟,逃似的离开桃林小路。

  “清容,那边匆匆走过的姑娘是谁?为何不与我们这里玩耍?”

  “哪里?”不过片刻,陈清容便收回目光,嘴角笑意渐消,道:“可能是个几个忙碌的丫鬟罢了。”

  “是吗?看着衣着好似不像丫鬟,而且她驻足看了你许久。”

  “姐姐不用在意这些,不是说喜欢那果酒吗?妹妹再让丫鬟给你拿些过来。”

  “哎,不是,走的这么急作甚,真是奇怪,明明我也没有问什么啊!”

  陈清容头也不回的走出花园,脚下一转,并未去唤丫鬟,反而是去了玉筑小居。

  竹林幽静,对刚离开喧嚣后院的陈清容感觉落差极大,心中为自己娘亲鸣不平。明明祖母寿宴明亲忙前忙后累了那么久,今日却连个面都能露,还说什么姨娘不能登堂,免得冲撞了晦气,想想便让人气愤不已。

  “娘亲,娘亲,大姐已经去暖燕堂了。”

  “二小姐来了,夫人在里间呢,奴婢带您进去。”有丫鬟挑帘而出,为二姑娘引路。

完本试读结束。

趣红河文学:暗夜魅影惊心魂:姊妹本是同根生趣红河文学:暗夜魅影惊心魂:姊妹本是同根生《椒妻尚小》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推荐

锦文小郎君点评:

秦青词写的非常棒!不仅感人,还写的非常有真实感,想得很周全!是我有史以来,看过最棒的一本古代言情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