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偏执老公霸道宠
偏执老公霸道宠

偏执老公霸道宠

作者:神经西西

状态:连载中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2-31 15:07:10

最新小说《偏执老公霸道宠》是神经西西的书,主要内容为:半个小时后,顾家的人终于走了,顾笙欢哄小白吃完早餐,亲了亲他的小额头,亲自把他送到了傅家门口,然后见司机把他送往新的幼儿园。 顾笙欢回到客厅里,管家正在陪老太太修剪盆栽。 看到顾笙欢回来,因为顾家到来的坏心情,顿时散了几分,老太太笑呵呵地招了招手,“丫头,过来。” “您怎么亲自动手呢?”顾笙欢顺手接过管家手里的剪刀,帮着老太太修剪花木。
展开全部

偏执老公霸道宠:难以自控

  乔司墨说的电话,是在顾笙欢知道要陪傅霆深出席这场酒会时,偷偷上楼打给他的。

  从回国前,他们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宁思柔身为顾蔓蔓的枪杆子,也身为与江家有关系的人,这场宴会,势必会出席。

  顾笙欢手上早就握着她的把柄,只是等待最合适的时机,给她跟傅霆深,还有顾蔓蔓重重一击。

  说话,宴会上的动态短片,怕是已经被“有心人”传到网上了吧?

  身为宁思柔的好友,顾蔓蔓看到她如此肖想自己的男人,表情又该多么的有趣?

  只是……

  “乔总,你不该亲自过来的。”

  乔司墨摇摇头,“无妨,既然已经决定帮你,早晚也要过了明路,不如,我的身份是你的追求者?”

  顾笙欢躲开对方灼灼的视线,现在的她,只想弄明白妈妈的死因,还有报仇,男人什么的……

  还是算了。

  乔司墨见她再度躲避,只轻叹一声,倚靠在墙上,脚底轻轻踩着地板打拍子,“一切都在按我们的计划中进行,但那条项链,好像很受江玮重视。要想让傅霆深商业上失利,必须要把项链拿到手。”

  顾笙欢轻道:“会的。”

  她会把项链拿到手,只要东西在傅家,她就一定会拿到手。

  她隐约感觉,那项链,或许藏着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

  之后,两人谁都没说话。

  乔司墨深深地看了一眼顾笙欢,然后转身离开。

  顾笙欢正想也离开,她的手臂,却突然被人用力扯住。

  随后,脚步趔趄地被人抵进了角落里。

  男人偏下头来,混着酒味的气息近在咫尺,可他的话,冰冷得没有一丝人气。

  “这件事,是不是你搞得鬼?”

  顾笙欢抬眸看他,灯光昏暗,男人俊美得曾让她极度迷恋的五官不甚清晰。

  她好笑,扬眉,“哪件事?您是说……您被一个女人当成假想情人的事?”

  “安娜!”傅霆深扣着她的下巴,用力抬高,看着她吃痛却不肯屈从的样子,“自打你出现在我身边,一样一样的,哪件事都跟你脱不了干系。”

  顾笙欢顺势搂住他的脖子,巧笑倩兮,“傅总竟觉得我这么重要吗?虽然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你会这么说,但有一件事情,你说对了……”

  她缓缓轻红唇,“我进傅家,的确是别有目的,我……是为了你啊。”是为了你,早些死。

  顾笙欢又说:“云城最有名的矜贵男人,我在国外时就见过你的专访了,对你一见钟情。”五年的国外生活,每每想到你加注给我的一切,我就生不如死。

  顾笙欢掂起脚,唇瓣凑到他的耳畔,口中说着最撩拨的情话,“我知道你有一个前妻,跟我长得七八分相似,我又刻意整得跟她更像。这样,总能在你心里留下痕迹了吧?”

  两人离得太近,近得她能感觉到男人身上不正常的热度。

  傅霆深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迷离,狠狠一扣她的软腰,扳着她的下巴,对着她喋喋不休的红唇就吻了下去。

  突如其来的亲吻让顾笙欢僵硬了片刻。

  男人伸手挟制住她的手,将她压靠在墙壁上,强烈的男性气息带着酒精的味道一瞬间将她包围。

  她睁大了眼睛,似乎隐约听见不远处传来呼喊,有女人在叫着傅霆深的名字,她猛地惊醒。

  外面轻唤傅霆深的,似乎是江晴晚,再看眼前男人隐忍的表情,她心下了然,傅霆深这是……又被下药了。

  她红唇微勾,用力推开他的胸膛,唇瓣贴着他的耳朵,声音里带着打趣,“没想到傅先生这么抢手,连参加个晚宴,都会被人算计。这是便宜我了么?”

  话落,顾笙欢只觉得后背又是一疼,她整个人被男人用力的推靠回墙壁上。

  男人的眸光极度暗深,他眼底穿着白礼服的女人,渐渐变成了另一个穿着白礼服,表情懦弱的女人。

  他再度封住了她的唇,所有的隐忍和克制,几乎已不复存在。

  不管刚刚这个女人说的是真是假,他不得不承认,这张脸,让他现在难以忍受的情况下,很有想上的冲动。

  顾笙欢眸底闪过一丝嘲弄,曾几何时,她希望这个男人会对自己这么热情如火,可……

  想起过往种种,顾笙欢也不示弱,用力勾住他的脖颈,狠狠地回吻了回去。

  一切,不过做戏而已。

  男人扣住她的腰不放,她便扯他的领带迎合。

  傅霆深的理智几乎已完全消失殆尽。

  他发了狠,去扯自己的皮带……

  顾笙欢轻喘两声,忽尔用力推开了他,红唇轻启,狡黠地笑,妖媚至极,“不行哦,人家喜欢身心一体,傅先生没有爱上我,我……吃不下去呢。”

  说完这句,她理了理自己的裙摆,风轻云淡的转身离开。

  看着女人潇洒离开的身影,傅霆深的脸色黑了个彻底。

  他狠狠的踹了一脚墙,身上冒火,心里也在冒。

  离开的顾笙欢,面上虽然镇定自若,可思绪却乱槽槽,七年前……

  她被后妈跟顾蔓蔓设计送了一个老男人,也是被下了药。

  当她头晕目眩的醒来,却意外的睡了傅霆深。

  她愣愣的望着躺在身边的男人,心跳的像不是自己的。

  那个男人曾经无数次在自己的梦中出现过。

  天知道她有多疼,可心里却是甜的。

  可醒来的男人,脸上却带着刺骨的冷漠,他骂她敢给他下药,让她滚……

  后来,莫名其妙地闯进来了一群记者,他以为是她做的,对她厌恶至极,却不得不娶了她。

  再之后……就是她一切恶梦的开始。

  顾笙欢顾自的出了宴会厅,打了一辆出租车,在内心里轻笑一声:傅霆深,你已经开始一步一步地落网了么?

偏执老公霸道宠:值得更好的人

  “傅少!”

  同样来参加晚宴的陆轩举着手机,找到傅霆深。

  他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

  啧啧,他看见了什么!

  做了傅少十几年的朋友,还没见他这么狼狈过,眼前男人衣衫凌乱,眼角泛红,脖子上还带着口红的印记,一看就是那个不满又不状态不正常的样子。

  “怎么总有美女想睡你?”陆轩对着傅霆深笑着揶揄,“这么好的事,怎么都落不到我头上?”

  傅霆深面色越发阴沉,眼神散发着森森的凉气,“废话少说,赶紧送我去私人医院。”

  天知道他现在还能强撑着,到底用了多少的意志力。

  ……

  宁家千金的事迹已经传遍了网络,顾蔓蔓昨天得知后,额头的温度又提高了两度,她给傅霆深打电话也没人接,反倒是宁思柔的电话先打了过来。

  对方在电话里痛哭着指责,说知道她去“夜媚”找小男人玩的事情,只有身为她好友的自己知道。

  自己的好友肖想自己的男人,本就让顾蔓蔓不快,再加上这事,已经闹得人尽皆知,顾蔓蔓一时没控制住醋意与怒意,在电话里冷冷地回击道:“你自己‘办事不小心’,现在反倒怪在我头上。思柔,这就是你对待我们多年友谊的态度吗?”

  说完,不等宁思柔再说话,顾蔓蔓直接挂断了手机,她的心里越来越不安,当再一次拨通傅霆深的电话无人接听后,她再也坐不住了。

  翌日,傅家客厅。

  蒋兰知道昨夜的事之后,一大早,就和顾庆华带着顾蔓蔓来到傅家。

  两人的意思很明显,这事,顾蔓蔓也是“受害者”,傅霆深理应“关怀关怀”。

  傅老太太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头疼的看着眼前的一家三口。

  蒋兰正拉着顾蔓蔓的手看着老太太,语气轻缓,却全是对女儿的心疼:“那个宁思柔,自己不检点就算了,可凭白连累了霆深跟蔓蔓的名声,现在网上到处说,是蔓蔓交友不慎,甚至怀疑我家蔓蔓也不检点……”

  蒋兰抹了一下眼角,继续说道:“这种时候,也联系不上霆深,不知道他……”

  顾蔓蔓轻轻地拉了一把自己的母亲,柔柔开口:“妈,霆深可能在忙,你别急,他不会坐视不理的。”

  她小脸苍白,眼圈有些红,我见尤怜的模样感觉风一吹就能倒。

  老太太见她这模样,更加不喜,她冷笑了一声,“顾蔓蔓好朋友搞出来的事情,现在,找我家霆深要交待?”

  顾笙欢刚踏进傅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顾家三口坐在客厅里,以着一副受害者的姿态正在对峙老太太。

  小白这时起床下楼,看见一屋子人有些吃惊。

  “太奶奶。”他朝老太太打了声招呼,随后,看到站在玄关处的顾笙欢,眼睛一亮,奔了过去,“安安,你回来了,我好想你啊。爸爸呢,爸爸有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顾笙欢蹲下身,顺手扶稳冲过来的小白,想起昨夜被自己放了鸽子的男人,她心中一片暗爽。

  不待顾笙欢开口,老太太也看见了顾笙欢,忙开口问道:“霆深呢?怎么没一起回来?”

  顾家三口闻声回头,当看见顾笙欢的脸时,蒋兰跟顾庆华猛地一怔,顾蔓蔓委屈地咬了咬下唇。

  饶是蒋兰早就知道傅家有个长得像顾笙欢的营养师,却不知道两个人长得这么像。

  顾庆华则完全呆住了,眼前的女人虽然神情气质与顾笙欢完全不一样,可五官与脸庞,却与女儿像极了。倏地,他眼底闪过一抹精光……

  顾笙欢目光疏离地看了一眼顾氏夫妇,又看了一眼林妹妹上身的顾蔓蔓,这才对老太太低声开口,“昨天宴会结束前夕,我就和傅总就分开了,太晚了不好打车,我就在附近的酒店睡了一晚。”

  除了中间发生的那段惹火的插曲,她说的,也算实情。

  傅老太太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小白内心却是一阵失望,他这个爸爸,也太蠢了些,怎么能让女孩子一个人走呢?

  顾蔓蔓状似不经意的看着顾笙欢,目光却在滑到她的颈间时,狠狠一顿。

  对方穿了一件白色开叉小礼服,头发散着,隐隐有红痕隐在锁骨的位置。

  顾蔓蔓的心底一凝,呼吸暗暗急促了几分,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由的攥紧手指,脸色更是苍白了几分。

  蒋兰和顾庆华终于从顾笙欢的长相中回神,前者深吸了一口气,心生疑惑,后者,却心里打着旁人不知的算计。

  “笙……笙欢。”顾庆华猛地开口,他看着顾笙欢的眼神,又惊又喜,仿佛一个等着倦鸟归巢的慈父一般。

  顾笙欢看着顾庆华演技炸裂的神情,表情平淡,心底却是涌起强烈的波澜,呵,他的女儿,她可当不起!

  开口却是:“你认错人了先生,我只是傅家的营养师,不是你口中说的什么笙欢。”

  她微笑着看着顾庆华,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老夫人,我先去给小白准备早餐了。”她移开视线,朝着傅老太太颔首,带着要看她做饭的小白进了厨房。

  转身的瞬间,她嘴角勾起一抹无形的嘲讽,眼神冷落下来。

  顾家能有今天,有她母亲一大半的功劳,曾经身为凤凰男的父亲娶了母亲,外公家倾尽财力扶持父亲创业,后来母亲去世,顾庆华把小三跟私生女带进家门,一个抢了她母亲顾家夫人的位置,一个占了她顾家大小姐的位置。

  想起过往种种,顾笙欢在心中默默发誓,这笔账,她也会慢慢算的。

  半个小时后,顾家的人终于走了,顾笙欢哄小白吃完早餐,亲了亲他的小额头,亲自把他送到了傅家门口,然后见司机把他送往新的幼儿园。

  顾笙欢回到客厅里,管家正在陪老太太修剪盆栽。

  看到顾笙欢回来,因为顾家到来的坏心情,顿时散了几分,老太太笑呵呵地招了招手,“丫头,过来。”

  “您怎么亲自动手呢?”顾笙欢顺手接过管家手里的剪刀,帮着老太太修剪花木。

  “唉,老了,也就指望这些小乐趣了。”老太太看着顾笙欢熟练的修剪花草,心下,对这个丫头更喜欢了。

  她叹口气,不经意般开口,“以前啊,我有个孙媳妇,她经常帮老婆子捣鼓这些,可惜……唉,现在这个顾蔓蔓,自从有了她,这个家就没消停过,可惜啊,偏我孙子喜欢。”

  顾笙欢的手一顿,心中有些涩然。

  又听老太太说:“说起来,我见你第一眼就觉得喜欢,小白也喜欢你,要是你能跟霆深……”

  说着,自己都摇了摇头,“算了,霆深或许是个好孙子,也是个好父亲,但他绝对不是良人,你啊,跟我那前孙媳一样,值得更好的。”

  老太太忍不住又深深叹道:“要是小白有你这样温柔细心的妈妈就好了。”

  顾笙欢眼睛有些热,想起了傅老太太待自己的好,也想起了自己那个无缘的孩子。

  她眨了眨眼睛,扶着傅老太太坐回沙发上,见她提起“前孙媳”,情绪不是很好,顾笙欢就跟她聊起了小白。

  这一聊,就聊到了下午。

  老太太用了午餐去午休了,佣人们也各自忙碌。

  顾笙欢走上二楼,见走廊里安安静静的,连个佣人也没有。

  她突然想起了母亲的项链,现在这个机会,很适合去找“星辰”。

  她看了一眼傅霆深的书房,轻步走了过去。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邦威mio点评:

很好看,很久之前就已经追完了。觉得这本《偏执老公霸道宠》小说才是真的的温暖之作。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