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将门庶女:太子妃驾到
将门庶女:太子妃驾到

将门庶女:太子妃驾到

作者:一叶倾舟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3-28 09:48:48

小说将门庶女:太子妃驾到,是由作者一叶倾舟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盯着柳云华与柳将离牵着的手,云羡的心中升起了些许不满。他虽然很清楚柳云华与柳将离两人是兄妹,可在看见柳将离面对他时总是躲躲藏藏,但在面对柳云华却总是笑靥如花时,他的心就会变得奇怪起来。他感觉他很想独占柳将离,他其实也清楚,不管柳将离给他再怎么多的新鲜感他也不该对柳将离有这样的心情,毕竟在此之前他一直都很讨厌柳将离,他所认定的王妃人选也只有柳茯苓而已。
展开全部

将门庶女:太子妃驾到第17章试读

017此间不负

然而柳将离不知道的是,前世她为了能嫁给云羡、为了讨得云羡的欢心费尽了心思,却比不过今生冷淡对待云羡。

明明她处处躲着云羡,也对云羡彻底死心,可此时的云羡却偏偏对从前最为厌恶的她有了兴趣,这真真的是讽刺之极。

为了躲避云羡的注意,柳将离故意走在了柳云华的身旁,而因为有些不安的缘故,她还偷偷抓住了柳云华的衣袖。

柳将离其实也不知道她自己到底在不安什么,她也并不觉得她害怕云羡,可是当她看见云羡那张依旧英俊的脸时,她总会下意识的想起从前云羡让人剖开她胸膛时的场景,而那种刻骨铭心的疼痛也会再度席卷至她的胸膛。

那种感觉,就跟她只要看见云羡一次,就会被剖开胸膛一次一般,她已经竭尽全力想要镇定的面对云羡。

然而,每当看到云羡的脸时,往日的一幕幕便会像噩梦一般清楚的呈现在她的眼前。

而唯一能让柳将离感到安心的,也就只有身边的柳云华,她觉得柳云华就像是她的救赎,唯有柳云华在的时候,她才能感觉这人生是美好的。

至于柳云华,虽然一直与云羡说话,却也注意到了柳将离的异样,就见他一边继续与云羡说话,一边牵住了柳将离的手。

当柳云华的手握住柳将离冰凉的手后,她的手才有了一丝暖意,柳将离格外感激的看了柳云华一眼,渐渐淡定了下来。

然而,饶是柳云华和柳将离的举动再过小心,也还是被细心的云羡所发现。

就见云羡的目光沉了沉,他笑着对柳云华问道:“二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像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盯着柳云华与柳将离牵着的手,云羡的心中升起了些许不满。

他虽然很清楚柳云华与柳将离两人是兄妹,可在看见柳将离面对他时总是躲躲藏藏,但在面对柳云华却总是笑靥如花时,他的心就会变得奇怪起来。

他感觉他很想独占柳将离,他其实也清楚,不管柳将离给他再怎么多的新鲜感他也不该对柳将离有这样的心情,毕竟在此之前他一直都很讨厌柳将离,他所认定的王妃人选也只有柳茯苓而已。

只是,每当看见柳将离的时候,他的目光就会被吸引,那种感觉就跟冥冥之中有谁在指引着他要爱上柳将离一般。

云羡觉得,在看见柳将离脸上纯真的笑以后,他整个人都变得很不正常。

柳云华自然也察觉到了云羡的不正常,更察觉到了云羡对柳将离的心思,为了保护柳将离,就见他很自然的将柳将离藏到了身后,随后文质彬彬的对云羡解释说:“二殿下,是这样的。将离自小便没有离开过将军府半步,所以现今见了街上这般多的人,会畏生也很正常。”

至始至终柳云华都没有放开柳将离,一副落落大方的样子,倒是让云羡不好再继续责难下去。

云羡也知道他自己是过问的有些多了,便没再说什么,只是心里的不满也并未散去。

至于已经被众人所遗忘的柳茯苓,见云羡在意柳将离也就算了,柳云华也这般护着柳将离心中便更加不是滋味。

她就不明白了,柳将离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什么他们要一个个的都围着柳将离,明明她比柳将离好千万倍。

想到这些,柳茯苓就越发的恨毒了柳将离,她更认为柳将离此次说是要趁庙会之机撮合她和云羡,可实际上却是想在她的面前炫耀她是如何抢走属于她柳茯苓的一切的。

柳茯苓自然是不会甘心就这样被冷落,她四下瞧了瞧,忽然她瞧见了柳将离手中提着的莲花灯,便听她对云羡说:“云羡哥哥,将离手中的莲花灯好漂亮呀,我也想要一盏。”

说着,柳茯苓拉着云羡的袖子冲着云羡撒起了娇。

云羡听闻柳茯苓的话,这才注意到柳将离手中提着的一盏莲花灯,那盏花灯虽然造型别致好看,可在庙会之上却并非是什么稀罕物,云羡自然不会拒绝柳茯苓。

便听他大方的说:“好,你看中哪盏,我买给你便是。”

听得云羡并未拒绝她的要求,柳茯苓顿时又得意了起来,她心说就算柳将离能用些小手段暂时博得云羡的注意,但那终归不过是暂时的,也难比她在云羡心中的地位。

毕竟,她能得到云羡的宠爱,并非是一天两天算计到的。

因为云羡的一句话,柳茯苓又再度得意了起来,她也刻意耀武扬威的看了柳将离一眼,想让柳将离明白她自己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可柳将离也并未有太多的反应,她只是淡然的盯着手中所提着的花灯,既看不出失落,也看不出不甘,好似完全不在意一般。

柳将离也的确是不在意云羡到底要送什么东西给柳茯苓,就算云羡要将金山银山都送给柳茯苓,也与她没有半分关系。

她只觉得她能有手中这盏柳云华送她的花灯就足够了,所以面对柳茯苓的得意,柳将离只是毫无反应的牵着柳云华的手。

柳云华也以为,就算柳将离说是放下了云羡,但肯定心中对云羡还是有些旧情的,便低头看了柳将离一眼。

谁知柳将离注意到他的目光,抬头对笑了笑,轻轻说道:“将离只要哥哥送的东西,只要是哥哥送的东西,不管什么都是最珍贵的。”

说这些的时候,柳将离的眼睛亮亮的,就好像天上的星辰一般,看着柳将离一双明亮的眼眸,柳云华忽然觉得心里什么地方被触碰到了。

让他觉得有些温暖,又有些酸涩,更让他不自觉的握紧了牵住柳将离的手。

在那一瞬间,柳云华忽然想对柳将离说,这世间唯她一人不可负。

可纵然这话都已经到了嘴边,柳云华却也无法开口,他知道如今还有很多东西挡在他和柳将离之间,而如今他能这样看着柳将离,已然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了,他也再不敢奢求更多。

将门庶女:太子妃驾到第18章试读

得了云羡的一句话,柳茯苓便得意洋洋的在花灯小摊上挑选起了花灯,可是那些花灯虽然都做工精致,每一盏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但是不知是不是柳茯苓的心理作用,她始终都觉得这些花灯比不上柳将离手中的那一盏,尤其是在看见柳将离脸上淡然的额神情时,她就更觉得还是柳将离手中的那盏花灯好。

除了柳茯苓觉得柳将离手中的花灯好以外,也为了给柳将离一个下马威,让柳将离别太得意,柳茯苓便决定将属于柳将离的那盏花灯给抢过来。

只是,她并不会将她的野心表现的太明显,毕竟她还要在云羡的心中留下一个好印象。

便见她在随意的扫了一眼小摊上所有的花灯后,她又一脸遗憾的回到了云羡的身边。

此时云羡还并不知道柳茯苓的真面目,关心道:“怎么了,茯苓?你刚才不是说想要花灯吗?为何手中一盏都没有?”

柳茯苓故意用眷恋的目光看了一眼柳将离手中提着的花灯,然后回答说:“云羡哥哥,虽然我觉得这些小摊上的花灯也的确好看精致,可比起将离妹妹手中那盏就逊色了些。”

因为柳茯苓的一句话,云羡也开始仔细打量柳将离提着的那盏花灯。

可在云羡的眼中,柳将离手中的花灯与小摊上的花灯倒没有多大的区别,若说小摊上的花灯逊色,倒也不见得。只是,大概是因为提着那盏花灯的人是柳将离,所以饶是云羡一开始并未觉得柳将离手中的花灯有什么特别,可此时也变得不同寻常起来。

便听云羡颇为赞同道:“听茯苓这么一说,倒的确是二小姐手中的花灯更胜一筹。”

柳将离听了二人的话,虽然面色上未有什么改变,但她却在心中冷笑了一声。

她心说这二人不愧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夺走属于她的任何东西,甚至就连她手中一盏小小的花灯也不放过。

而若是其他人送的也就罢了,柳将离说不定还会就此让给柳茯苓,总归对她来说这不过是一盏花灯而已,但她手中的花灯是柳云华送的,所以她说什么都不能让这盏花灯被柳茯苓抢了去。

她已经不是从前的柳将离,若是重活一次的她还不能保护属于她的东西,那她重活一世还有什么意义,她定要让柳茯苓知道,她不是从前的她。

便听柳将离故意问:“姐姐,你可是喜欢我手中的这盏花灯?”

至于柳茯苓就算心里是急切的想要从柳将离的手中将花灯给抢过来,可在云羡的面前她也不能表现的太过明显,她总要遮掩一下,便听她口是心非的回答说:“喜欢自然是喜欢的,只是既然花灯已经是妹妹的了,姐姐我又怎可夺人所爱呢?罢了,我们还是继续往前吧,说不定前面还会有与妹妹手中花灯一样好的呢。”

然而,柳茯苓的话虽然说的是极为动听,一副绝对不会夺人所爱善解人意的模样,但是她的目光却始终都落在柳将离手中的花灯上,这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

柳将离见柳茯苓如此,又冷淡的看了云羡一眼,心里料定了云羡绝对会开口让她将这盏花灯让给柳茯苓,她便抢先一步道:“姐姐,若是这盏花灯是别人送的,我便也就与你了,只是这花灯是哥哥送我的,俗话说礼轻情意重,哥哥一直待我极好,我又怎能忘恩负义将哥哥送我的东西转手于人呢?”

柳将离话里的意思也很清楚,如果柳茯苓和云羡执意要让将花灯送出去,那他们便是陷她于不仁不义。

而柳将离自认云羡是个聪明的人,所以定能听出她话里的意思。

只是云羡到底有没有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她并不清楚,她唯一知道的是,在她这么说以后,云羡的确向着她说话。

就听云羡安慰柳茯苓说:“既是如此,二小姐便好好保存这盏意义非凡的花灯吧。”

因为云羡并没有为难她,更没有在脸上表现出对她的不满,所以这让柳将离颇为震惊,柳将离甚至都有些不敢相信这还是不是从前那个不管她是否有理都针对她的云羡。

也因此,柳将离不免多看了云羡两眼,而也是因为柳将离这样的小举动,云羡还以为柳将离是终于掩藏不住对他的倾慕之意,顿时得意了起来。

他心想,柳将离也不过如此,终还是臣服在了他的风流倜傥之下。

但他永远不会想到,柳将离并非是倾心于他,反倒更为堤防他。

至于柳茯苓,她怎么都没想到云羡居然会帮着柳将离说话,即便她的心中其实并不是很想要柳将离手中的花灯,可是她还是感到很生气,甚至还觉得柳将离刚才的一番举动是故意想让她在云羡的面前丢脸。

只是,因为柳茯苓也不敢直接明抢,便只能在之后做出了一副失落的样子,企图从柳将离的手中将花灯给抢过来。

但可惜的是,云羡却并未将注意放在她的身上,只等着柳将离对他说一声谢谢。

然而,即便他们在街上走了好一阵子,柳将离也没有要道谢的意思,反而还与柳云华一同走进了一处香火鼎盛的寺庙之中。

等走进了庙里以后,柳将离更是将所有的注意都放在了柳云华身上。

就见她从寺庙僧人那里讨了许愿的红绸,随后又借来了笔墨在红绸上写下了她的心愿。

柳云华与云羡都很好奇柳将离到底许下了什么心愿,便见两人都凑到了柳将离的身边,只是云羡并不好开口询问柳将离的心愿,倒是身为柳将离哥哥的柳云华,极为自然的对柳将离问道:“小离,你许了什么愿啊?”

柳将离完全无视了与他们一同而来的云羡和柳茯苓,笑意盈盈的回答说:“自然是祈求娘亲与哥哥平安。”

说完,柳将离将手中的红绸交给了柳云华,让柳云华帮忙给系在了古树之上。

小说《将门庶女:太子妃驾到》 第17章 此间不负 试读结束。

春萍mm丶点评:

《将门庶女:太子妃驾到》此本书主线分明,人物刻画细腻,语言生动。情节引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