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契约成婚:宸少专宠小娇妻
契约成婚:宸少专宠小娇妻

契约成婚:宸少专宠小娇妻

作者:容与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0 14:32:52

最新小说《契约成婚:宸少专宠小娇妻》是容与的书,主要内容为:“喊你那么多遍,没听到……吗?”看见夜白衣抬头,那人的语气不自觉的没有那么强硬了,“没想到,服务员中还有这样的极品。”语气中藏不住的轻浮。“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吗?”夜白衣很不喜欢这种态度,但是一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还是露出来了标准的微笑。“你什么都能帮助吗?”男人的语气更加的轻佻,甚至凑近了几分。夜白衣后退几步,拉开距离,“我只能提供酒水的帮助。”夜白衣说的很委婉,意思就是,你要是玩别来找我。
展开全部

目光-容与

“她是不一样的。”楚宸是相信蓝羽的,自然不会真的怀疑他,就是突然之间,好像容不得任何人觊觎夜白衣,而且,这份占有欲越来越强烈。

“宸,你要幸福。”蓝羽非常郑重的说,作为兄弟,他最想看到的,就是楚宸幸福快乐,他知道楚宸曾经经历过什么,也知道,能让楚宸打开心扉接受一个人有多难,所以,才会格外的激动。

“会的。”楚宸懂得蓝羽的祝福,看向在钢琴旁闲来无事的夜白衣,他想,会的。

作为王朝的老板,白璐今天穿着正红色的抹胸晚礼服,妩媚又不失高贵,很有气势,还略微带着一点女强人的感觉。

白璐目光扫视全场,然后定格在角落里夜白衣的身上,碰巧夜白衣也正往她这边走。

“过来。”白璐声音不大,也没有太多的情感,就像叫服务生一样。

“小姐,有什么需要吗?”夜白衣笑着问。

“我就知道,你不会安分。”白璐恨铁不成钢的说。

“小姐,需要红酒吗?”夜白衣还是面带微笑的,不厌其烦的问,好像没有听到白璐的警告一样。

“我需要你安分一点。”白璐真的很想把夜白衣锁在顶层,不过,显然是不可能的了,所以只能祈祷夜白衣安分一点,或者其他人安分一点,别打她的主意。

“当然,我会尽忠职守的。”夜白衣说着,又举起手里的托盘,好像在说自己真的很爱岗敬业一样。

白璐无奈,拿起红酒。

夜白衣离开后,白璐打电话给苏沫。

“璐姐,我马上就到了。”苏沫以为白璐是因为她迟到了,才打电话催的。

“多带个人过来。”白璐无奈的说。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苏沫紧张的问,多带一个人,应该是有什么大事。

“夜白衣来了。”白璐扶额,真的是太愁人了,偏偏你又没有办法。

“呃……怎么来的?”苏沫问,正常情况下,夜白衣去没什么大不了的,她是完全有资格参加这种宴会的,而白璐这么紧张,恐怕夜白衣不一定又用什么作妖的方式出现了。

“服务员。”白璐咬着牙说,白璐可以保证,只有夜白衣敢一次又一次的挑战自己,自己还拿她没有办法。

“我知道了,我让尹清过去。”苏沫无奈的说,她也知道白璐的担心,她们都有事情,可没有夜白衣那么闲,万一一个照顾不周,那就麻烦了,所以只能找一个人,一直盯着夜白衣。

苏沫进来,就直接冲着夜白衣去了。

“你又作妖?看璐姐明天不收拾你的。”苏沫和夜白衣年龄差不多,也是个爱玩的,所以没有白璐反应那么大,但终究也比夜白衣大两岁。

“你觉得我明天还会来,等着她收拾我?”夜白衣反问。

“好吧,你小心点,这里鱼龙混杂的。”苏沫提醒道,这是真的,难道指望这些带着好几个女伴的,会是什么正人君子。

“知道了,你去忙吧。”夜白衣知道,苏沫来一定也是有正事要谈的。

尹清一直跟着苏沫。

“看着她,不能让任何人接近她,千万看住了,不能离开你的视线。”苏沫认真的嘱咐着尹清。

尹清是一直跟着苏沫的,是助手也是保镖,别看尹清是一个女子,柔道,散打,跆拳道可都是不得了的。

“是。”尹清听得出来是苏沫重视夜白衣的,而且非常重视,因为尹清就没见过苏沫对谁这么在意过,还千叮咛万嘱咐的。

“也别让她自己磕着碰着了。”苏沫无奈又加了一句,毕竟夜白衣自己玩也不见得能照顾好自己。

夜白衣,论智商情商,没的说,要样貌有样貌,要才华有才华,只一点,让人头疼不已,那就是照顾不好自己,不会做饭,不会做家务,重点是还不安分。

“是。”尹清犹豫一下,还是答应了,要是夜白衣自己磕到碰到,尹清也来不及阻止啊。

然后,无论夜白衣在哪,都能感受的到一直有一束目光跟着自己,回头今看见尹清了,尹清也没有躲开,就是光明正大的看着夜白衣,夜白衣无奈的笑笑,知道是苏沫的主意,只能作罢。

因为有人看着夜白衣,苏沫和白璐都放心了。

八点,宴会正式开始。

“今日设宴,非常荣幸诸位能够赏光,寒舍蓬荜生辉。希望简陋的招待不会扰了诸位的兴致,预祝各位,生意兴隆,名利双收,大家尽兴。”白璐站在聚光灯下面,拿着话筒,声音响彻整个宴会厅,言罢,台下掌声雷鸣,然后就开始各自喝酒聊天了。

夜白衣也真的不忙,大部分人聊生意,是不允许有外人在的,而且,宴会厅服务生众多,根本就不差她一个,所以夜白衣在出神。

“服务员。”

一个声音打断了夜白衣的思绪。

“喊你那么多遍,没听到……吗?”看见夜白衣抬头,那人的语气不自觉的没有那么强硬了,“没想到,服务员中还有这样的极品。”语气中藏不住的轻浮。

“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吗?”夜白衣很不喜欢这种态度,但是一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还是露出来了标准的微笑。

“你什么都能帮助吗?”男人的语气更加的轻佻,甚至凑近了几分。

夜白衣后退几步,拉开距离,“我只能提供酒水的帮助。”夜白衣说的很委婉,意思就是,你要是玩别来找我。

“这样就没有意思了。”男人继续向前,“你要是跟了我,下一次,你就是和她们一样了。”男人说着看向宴会其他的女伴,很明显,只要夜白衣跟了他,地位就提升了一大截,对于一个普通的服务员来说,确实具有诱惑力,可惜夜白衣不是普通服务员。

“先生,请您自重。”夜白衣躲开打算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夜白衣要忍不住了,如果那人再不懂得知进退,她就快要爆发了,果然,这个身份不好玩。

挑衅-容与

“自重?你一个服务员,只要我想要,你觉得白璐会不给我,我这是给你面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男人显然是没有耐心了,拒绝一次是矜持,两次是欲拒还迎,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就是不识抬举了。

“先生。”尹清冷冷的开口,“有些人不是你能惦记的。”尹清本来以为他就是找夜白衣取酒,停留的时间太长了,尹清不放心,就过来了,幸好她过来了,要是真的让夜白衣吃亏了,回去苏沫肯定不能放过自己。

“你是谁?”男人很不高兴尹清打断了他的好事,不耐烦的问。

“我是谁不重要,苏沫,苏总可能会有一些事情找你谈一谈。”尹清冷冷的语气里带着警告。

“苏总?”男人显然很惊讶,他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服务员,居然和苏沫有什么联系,要知道,他和Miss正有一个更重要的合作要谈,而苏沫到现在也没有松口,如果这个时候惹到苏沫,那生意就黄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不该问的别问。”尹清也懒得和他多说了,似乎是下了最后的通碟了。

“好好好。”男人不甘心的离开,目光还留恋着夜白衣,显然还是舍不得这样的尤物,可是又不敢得罪苏沫,只能恋恋不舍的离开。

“谢谢你啊。”夜白衣冲着尹清感激的笑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您自己还是小心一点。”尹清见夜白衣笑的样子,作为女人,她好像都能理解刚才那个人离开时的不舍,夜白衣是真的好看,妩媚中还带着隐隐的桀骜,很吸引人,所以尹清不得不嘱咐一句。

“知道了,我不玩了,去换衣服了。”夜白衣无奈的放下托盘,她觉得自己真的做不了这个,都是这张脸惹的祸。

“我陪你去。”尹清时刻谨记自己的任务,坚决不能让夜白衣离开自己的视线。

“不是吧?”夜白衣看着尹清坚定执着的眼神。

“寸步不离。”尹清是打定主意要跟着了。

“好吧。”夜白衣只能答应了,总不能让尹清为难吧。

“呦,我当是谁呢?这不是秦家的养女,夜大小姐吗?离开了秦家,怎么混成这样了?只能当服务员了吗?”说话的是欧阳倩,语气尖酸刻薄,带着十足意味的嘲讽。

欧阳家和秦家也说是有一些交情,生意上有许多合作,但是欧阳倩一直看不惯夜白衣,处处找麻烦,找着机会就针锋相对,之前一直都是暗中冷嘲热讽,如今夜白衣和秦家断交,又这样的卑微,欧阳倩觉得自己扬眉吐气了。

其实,欧阳倩看不上夜白衣,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嫉妒,嫉妒夜白衣,她自己可能都说不清楚到底在嫉妒什么,嫉妒夜白衣可以任性随心的活着?但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欧阳倩喜欢东方沐轩,而东方沐轩的目光一直都在夜白衣身上,这就足够让欧阳倩恨上夜白衣,女人的嫉妒随时可以转换为恨,足够毁了一个人。

“欧阳倩?你怎么在这?”夜白衣没想到能在这见到欧阳倩,她不应该在A市吗?而且,她怎么会来参加璐姐的晚宴?

“你都能来,我怎么就不能来?不过,这身衣服真的很配你,我劝你最好想好了再和我说话,信不信我一句话,就可以让你失业?”欧阳倩骄傲的说,觉得自己终于有一天可以压着夜白衣了,她想看夜白衣讨好自己的样子。

“你随意。”夜白衣真的懒得和欧阳倩这种几乎没有智商的人较量,一直以来,不过是欧阳倩一厢情愿的把夜白衣当成假想敌,在夜白衣心中,欧阳倩这个级别的,根本就入不了她的眼。

“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这么和我说话?”欧阳倩非常不满意夜白衣的表现,没有任何的服软,甚至语气还是和以前一样目中无人,让她厌恶,凭什么?

“你问题怎么这么多?”夜白衣觉得自己都说随意了,她愿意找谁找谁去?反正这工作她本来也没打算要,她要是想要,凭她欧阳倩找谁也没有用。

“你最好认清楚你现在的身份。”欧阳倩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说,“去给我拿一杯红酒。”欧阳倩指使夜白衣,而且还是命令的口吻。

“呵呵。”夜白衣冷笑。

“我要你给我去拿一杯酒,现在。”欧阳倩终于找到机会,怎么会放过夜白衣,她今天打定主意要好好羞辱夜白衣一番。

“我要是不去呢?”夜白衣挑眉,看着欧阳倩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觉得有一点好笑。

“别忘了你的工作,我是你的客人。”欧阳倩几乎用命令的口吻说,一种小人得志的感觉,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欧阳倩终于能把夜白衣踩在脚下了,当然,这只是她自己觉得的。

“你刚刚不是说,要让我失业吗?怎么,反悔了?”夜白衣微微一笑,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你以为我做不到吗?”欧阳倩以为夜白衣不相信,虽然她和白璐不熟,但是看在欧阳氏的面子上,让一个服务员失业,还是可以的吧?

“我说过了,你随意。”夜白衣满不在乎的回答,或者说,根本不屑于和欧阳倩计较。

“你以为你离开了秦家还是千金小姐吗?我告诉你,你什么都不是。”欧阳倩不知道这个时候,夜白衣哪里来的底气,敢这么嚣张。

“我猜,你如果离开欧阳家,一定不如我。”夜白衣自信又张扬的说,欧阳倩不过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夜白衣可不是。

“可我不会像你一样,傻到离开欧阳家。”欧阳倩一副就你傻,好好的日子不过,自己作的表情。

“那是因为你不敢,除了依靠,你一无是处。”夜白衣毫不留情的嘲讽道。

“你……”欧阳倩气到说不出话来了,她不得不承认,夜白衣说的是事实,她确实没有勇气离开欧阳家,她真的不行。

完本试读结束。

一只和宜呀点评:

《契约成婚:宸少专宠小娇妻》这本书,必须认真看专心看,才能不迷糊。不然容易记不住情节,线索,如果是观看视频可能会轻松点,看文字就必须认真记情节和伏笔线索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