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时光深处,以待流年
时光深处,以待流年

时光深处,以待流年

作者:金元宝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3 13:37:51

这本书《时光深处,以待流年》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法庭。 “西西从小到大都一直嫉妒她姐姐,8岁的时候曾经将她姐姐,也就是夏笙花推下了楼……”夏母作为证人,在证人席上,胡编乱造着莫须有的罪名。 夏笙花更是一副受害者的模样,看着夏西西的方向瑟瑟发抖。 最后轮到裴少辰,他提交了一段视频,是夏西西因为愤怒,掐住夏笙花脖子的那一段,算是坐实了她的罪名。 而她早已连争辩的力气都没有了,哀莫大于心死。
展开全部

时光深处,以待流年:我怎么蠢到让你去救依依

  “依依——”

  夏西西想要往坍塌的别墅内冲,被裴少辰拽了回来,“轰”的一声巨响,位于厨房的位置传来爆炸声,别墅坍塌得更加厉害。

  火也烧的更旺。

  夏西西感觉自己要疯了!

  她看向拽住他的裴少辰,“依依呢,你不是去救依依了吗?”

  是,刚才自己是要去救依依的,但是……“夏笙花也在火海中,我要先救她。”

  “哈哈哈……先救她……她这样的女人,用得着救她嘛……”她就是纵火的罪魁祸首啊!

  在裴少辰看来,夏西西的话太过自私、恶毒,“夏西西,你有病啊,依依的命是命,夏笙花的命就不是命吗?”

  夏笙花咳嗽了两声,恰在这时醒了过来,在裴少辰看不见的角度,冲着夏西西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夏西西再也忍不住,跟个疯子一样,一瘸一拐地挪到夏笙花面前,一巴掌甩在她脸上,手也掐上了她的脖子。

  “夏笙花,你还我孩子。”

  夏笙花的脸色很是难看,裴少辰一时心急,等反应过来,才知道自己用力过猛,已经将夏西西踢倒在地,她有些可怜,趴在地上,浑身脏乱,像个乞丐一样,半天也爬不起来,而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裴少辰将夏笙花揽在怀里,关怀道:“夏笙花,你没事吧。”见她无碍,目光再次转向夏西西,“夏西西,你到底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

  她不过认命了,一切都不求了,也不闹了,只想她的依依能够回来了。

  为什么夏笙花偏要如此狠心。

  “裴——”

  见夏西西似乎要说些什么,夏笙花抢先哭诉道:“裴哥哥,我好怕怕,夏西西约我来别墅,说有事情同我谈,她说依依既然叫我妈了,就不再是她的孩子,她放火想要烧死我,还有依依,现在依依死了,我好怕……我好怕……”

  简直血口喷人!

  “不,是你——”

  裴少辰目光冰冷,走向夏西西,一脚踩在了她的手背上,“夏西西,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女人。”

  哈哈哈——多可笑,她的身上还扎着玻璃,腿也摔断了,已经悲惨到如此地步,他还是不信她,就因为他认定当年救他的人是夏笙花。

  她冲着他大吼道:“裴少辰——当年救你的人是我!”

  听到这句话,裴少辰的目光还是一贯的冰冷,脚上的力道也丝毫没有减轻,“是,当年是夏笙花和你一起救的我,不过你就是喊了几句来人,救人而已,费劲将我从水里救起来的人,是我深爱的夏笙花。”

  “不是的,将你从水里救起来的人,是我,是我……是我啊!你爱的人应该是我”

  哪怕她如此声嘶力竭的高喊,嗓子都叫哑了。

  换来的不过裴少辰的一句,“不可理喻的疯子!你知道吗?我在救夏笙花的时候,听到了裴依依的叫喊,她哭着喊着:‘我恨妈妈,最恨妈妈!’”

  依依怎能不狠啊。

  夏笙花虐待依依,将依依关了起来,而她作为依依的妈妈,说了会救她,却终是失了承诺。

  是啊,她现在可不是要疯了!

  “我怎么蠢到让你去救依依,哈哈哈——”她突然笑了,笑得那么放肆,一双眸子死死盯着裴少辰,“裴少辰你知道吗?我一直以为,你给我的伤害会随着时间慢慢变少,可是我错了,大错特错,你对我的伤害,只会随着时间与日预增,永远没有停下的那天,我啊……真……真后悔爱上了你。”

  她的眸中满是很,最后终于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时光深处,以待流年:属于你裴少辰的东西我不会再要了

  夏西西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天,因为这已经不是她在意的事情了。

  而她醒来的时候,手上戴着手铐,一旁的警察正等着她醒来。

  “夏女士,你醒了,根据9月19晚,北城别墅的纵火案,你作为重大嫌疑人,我们将依法对你进行逮捕。”

  看,裴少辰永远能以她想不到的方式,对她狠心。

  法庭。

  “西西从小到大都一直嫉妒她姐姐,8岁的时候曾经将她姐姐,也就是夏笙花推下了楼……”夏母作为证人,在证人席上,胡编乱造着莫须有的罪名。

  夏笙花更是一副受害者的模样,看着夏西西的方向瑟瑟发抖。

  最后轮到裴少辰,他提交了一段视频,是夏西西因为愤怒,掐住夏笙花脖子的那一段,算是坐实了她的罪名。

  而她早已连争辩的力气都没有了,哀莫大于心死。

  法官道:“夏西西,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夏西西好似没有听见,脑海里划过的全是裴依依的那张脸。

  法官又问了一句。

  夏西西回过神了,目光一一落在父母,姐姐,最后落在自己的丈夫裴少辰的身上,露出一丝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我——认罪!”

  ……

  夏西西入狱后,只有裴丞北来看过她。

  接见室中。

  裴丞北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瘦了很多,监狱服松松垮垮地穿在身上,她的脸上,手上,裸露的肌肤上全是纵横交错的伤口,让人触目惊心

  “你为什么要认罪,那一切都不是你干的,我不是告诉你,让你抵死不认,等我为你找证据嘛,你为什么不等等!”

  为什么,只是有那么一刹那,期待着,裴少辰知道一切,知道自己把当年那个救他的人亲自送进了监狱,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虽然,她清楚,这个画面,她不会看到了。

  而她,实在太累了。

  失去了裴依依,她还有什么活着的意义。

  “这一切都是夏笙花栽赃嫁祸的对不对?”

  “夏西西,你肚子里还有个孩子,你准备怎么办?”

  “裴少辰和夏笙花就要订婚了,你甘心吗?”

  对于裴丞北的问题,她没有回答,心死了,便也置身事外了,她看着他笑了笑,“裴丞北,谢谢你,如果我喜欢的是你,该多好啊。”

  可这世上,没有如果。

  ……

  裴丞北走后,夏西西给裴少辰打了一个电话,为这最后做一个了结,电话接通,没有传来裴少辰的声音,她便试探性喊了一声“裴少辰”,那头传来夏笙花欢愉的叫声,夏西西不难想象,电话那头的激情,她没有挂电话,就那样拿着话筒,一直等着……

  许久后,裴少辰终于开口。

  “夏西西?”

  “裴少辰,来一趟监狱,我把属于你的东西都还给你。”

  “夏西西,你又刷什么花招?”

  “带着离婚协议来吧,我啊,只是不想你犯了重婚罪而已。”

  说完这句话,夏西西便挂了电话,手附上了自己的腹部,苦笑道:“孩子,对不起!”

  ……

  果然牵扯到离婚协议,裴少辰急匆匆地就来了,将离婚协议往夏西西面前一丢,夏西西看也没看,拿起笔签了字。

  如此干脆,反倒让裴少辰不悦,有些烦躁了起来,拿起离婚协议准备走。

  她道:“站住。”

  裴少辰冷着一张脸,“夏西西,你又想干什么?”

  她伸手扯下头上的头绳,看着裴少辰,露出一抹笑容,那样的笑容,即便她一身囚服,也给人一种风情万种的感觉,“电话中说过的,裴少辰,我会把属于你的东西都还给你。”

  那根头绳,是裴少辰讨厌她跟夏笙花一样披散着头发,于是给她拿来扎头发的,他没有注意,三年来,她竟然一直都戴着。

  “属于你裴少辰的东西我不会再要了,头绳还给你……属于你裴少辰的种也……还给你!”

  夏西西的声音很轻,“什么种?”裴少辰以为自己听错了。

  下一秒——

  她拿过桌上拿来签字的钢笔,将钢笔尖尖的那头对准自己,就像疯了一样,用力……刺入了自己的子宫!

小说《时光深处,以待流年》 第10章 我怎么蠢到让你去救依依 试读结束。

嘉佑公子点评:

《时光深处,以待流年》这本小说想象大胆,构思别具一格。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引人入胜。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