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蚀骨缠爱,总裁不放妻
蚀骨缠爱,总裁不放妻

蚀骨缠爱,总裁不放妻

作者:依漪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4 09:10:46

小说蚀骨缠爱,总裁不放妻,是由作者依漪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谢长歌的身体已经烧的滚烫,呼吸也微弱得仿佛不可闻,显然是烧得厉害,早已昏迷过去了。................................................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医院!也庆幸因为救治及时,谢长歌并没有生病危险,只不过也仍旧清醒过来。秦易安顿好一切,这才坐在谢长歌的病床前,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谢长歌,瘦弱的身躯几乎陷了进去,手背上挂着水,皮肤白的几乎透明,能看到其中青色的血管。他紧紧闭着眼睛,似乎有些痛苦,睡的很不安稳。
展开全部

生病-依漪

安广厦烦躁的将手机扔到沙发的交流,目光冰冷,还带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都焦躁。

“还以为你已经识相了,结果还是一样不老实!不过也是,你可是谢长歌呢......”

一连数十个电话都无人接听,安广厦只觉得心中怒火高涨。当初就是这样,怎么也打不通,最后才得知对方带着钱,已经出国离开的消息。

这些日子他只是想一个人静静,思考一下他和谢长歌之间,还有以后,却没有想到,才这么短的时间,就敢不接他的电话了。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我吗?!休想!”

为了防止谢长歌再次不声不响的消失,从见到她的第一天开始,他就派人跟踪调查他,所以很清楚现在谢长歌住在哪里。

目光深沉,安广厦从抽屉中拿出一个手机,拨出了一个熟悉的电话。

“你说她已经一天都没有出过门了......”

“我知道了......”

安广厦手指在桌上轻轻敲了敲,让S市的各个公司不接收谢长歌的确是他吩咐下面人做的,而他也是知道谢长歌现在一直在做些发传单之类的小工。至于任家的公司,这就是让他觉得有些违和的......

当初她离开留下的那一封信,到现在他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接近我只是因为我是安家的继承人,离开我是因为我脱离的安家,受够了清苦的日子,拿了我母亲的支票。可是现在又为何......

拿起椅子上的外套,大步走了出去。

他安广厦不是一个任人戏耍的傻子,从遇见谢长歌的那一天,他就让人去调查谢长歌这离开的三年。他会报复,但是却也想得到一个真相。若是真有隐情还好,若真的只是图钱的话,那.......

没一会儿,车子就到了谢长歌所居住的租房不远处的那条大马路上。

前面的小巷太窄,车子到不了谢长歌住处的楼下,只好将车子停在一边,他抬头看着这栋破旧的三层楼房,虽然早就知道谢长歌住在这里,但是眼前的景象还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巷子里是随处可见的垃圾,本以为房子里面会好很多,结果一样异曲同工。也不知道是哪家的馊水随意倒在楼道上,还有一些黑乎乎黏腻的液体,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味道。

安广厦面沉如水,一步步走上台阶,来到谢长歌的房门前敲了敲,但是过了许久,里面也没有任何反应。

想到监视的人说对方已经一天没有出过门了,安广厦眼神一暗,忽然一脚猛地踹在门上!‘咣当’一声,木门承受不住这猛烈的一击,应声而开!

这屋子只有一间房,简陋破旧无比,秦易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谢长歌,嘴角噙着冷笑,大步过去抓住谢长歌的手用力一扯,“你.......”

然而刚说出一个字,就脸色猛然一变,虽然心中为谢长歌不接电话,不开门可能是身体不舒服,但还是在抓住谢长歌手腕的那一瞬间,被那不正常的滚烫温度猛然一惊。

而谢长歌被他一拉,整个人摔落在地上,却依然半点反应也没有......

安广厦看了看自己的手,愣了几秒钟,恍如大梦初醒了一般,终于反应过来伸手摸上谢长歌的额头。

谢长歌的身体已经烧的滚烫,呼吸也微弱得仿佛不可闻,显然是烧得厉害,早已昏迷过去了。

................................................

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医院!也庆幸因为救治及时,谢长歌并没有生病危险,只不过也仍旧清醒过来。

秦易安顿好一切,这才坐在谢长歌的病床前,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谢长歌,瘦弱的身躯几乎陷了进去,手背上挂着水,皮肤白的几乎透明,能看到其中青色的血管。他紧紧闭着眼睛,似乎有些痛苦,睡的很不安稳。

看着这样的谢长歌,将要失去这个的惶恐仍旧萦绕在心头。

他无法想象,如果自己今天没有找过来......又或者过几天才想起来见他......

由会发生什么?

这个人会死在一个没有人知道的,肮脏角落......等他想起的时候,恐怕尸体都发臭了。

想到这心只觉得一抽一抽的痛,痛到连呼吸都觉得艰难。原本只是一个雏形的想法,在这一刻一步步添砖加瓦变得完善。

“你喜欢钱,你想要多少我都会给你,但是从此以后你将属于我......”

直到......我再也不会因为你而乱了分寸。

.................................

病魔虽然来势汹汹,不过还好安广厦发现得及时,没有耽误最佳的治疗时间。经过治疗,谢长歌的烧很快就退了,换季本身就是感冒急发的时候。打了针,输了液,这热来得快,也去得快,没多久,谢长歌就醒了过来。

谢长歌入眼便是刺目的白,笔尖还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让人一下子,就明白身在何处,除了医院别无他处。谢长歌看着自己挂着水的手背,眼中有些迷茫。

她记得自己淋了雨,想洗个澡结果遇上了停水,准备暂时在床上歇会,结果忙了一天,迷迷糊糊就睡着了,后面的事她就不清楚了。

是谁把她送到医院的?房东?怎么可能。

就那老矣母抠门的样子怎么可能,心中倒是有一个人选,但是却始终不敢确定,毕竟最恨她的不就是他吗?!

不过当看着推开门的安广厦,这人选倒是不要再猜了。谢长歌如夏夜一般的黑眸中掠过一道复杂的神色,却是没有开口说话,或者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着已经苏醒,样子却依旧虚弱的谢长歌,安广厦褐色的眸子快速的划过一道欣喜的暗芒,只不过这道暗芒划过的速度太快,连他自己都未察觉。

“醒了,看这样子没事了。”

安广厦刚刚结束一场会议,总被人称作工作狂的他,难得的今天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眼前总是浮现谢长歌躺在那出租房里,气息奄奄苍白的模样,于是把手里的工作一安排,就直接赶到来到了医院。

不得不说看着那双如夏夜星空般的眸子的时候,安广厦悬着的心一下子落实了下来。不过接踵而来的就是涌上心头的怒火。

“你知不知道若是我再晚来一步,你现在该躺的就是太平间了。”

身份不同了-依漪

安广厦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盯着谢长歌苍白的脸,嘴角微挑,仿佛藏着万千的嘲讽。可是那双褐色的瞳孔太浅,只要仔细一看便能发现其中的后怕。

谢长歌眼神微微震动,似乎有什么情绪要控制不住的崩裂出来,像是怕被察觉到了什么一般,谢长歌一下子垂下了头,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

“谢谢你......”

刚一开口,谢长歌便被自己拿沙哑得厉害的嗓子吓了一跳。

“用不着,毕竟你还欠我一百万,你若是死了,我找谁赔我这一百万。”

“......”

话虽这样说,不过当安广厦的视线落在谢长歌有些干裂的嘴唇上的时候,身体倒是从旁边的水壶中倒了一杯水过来,扶着谢长歌坐起来,将水递到他的唇边。

瘦了——

感受到那有些勒人的骨头,安广厦只觉得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他一直知道谢长歌过的不好,他知道谢长歌现在住在肮脏的廉租房,知道谢长歌为了生存每天都在外面辛苦的打工,知道她很累......却还故意羞辱她,折磨她,他想要看她更悲惨,更痛苦。

他是想要,谢长歌后悔吗?让她在他的面前忏悔吗?忏悔自己曾经犯下的错......

有意义吗?

哪怕这样,她也无法体会自己当时的绝望痛苦。

他曾经甚至想,如果有一天谢长歌死了,自己会不会因此感到痛快,毕竟这样一个为了钱,满口虚情假意的骗子,死不足惜不是吗?

可是......

可是真当这一天来临,真当谢长歌差点就在他面前死去,心中却完全没有自己所以为的开心。那一刻心完全被惶恐所笼罩,不安,焦虑,担忧......什么情绪都在心头涌现,却唯独没有开心。

听到安广厦的话,谢长歌眼神有些黯然,可是当抬头察觉到掩藏在眼底的担忧与惶恐的时候,无数星光一刹那在黑色的天空中点亮,美丽得让人让人就此沉溺其中。

“不论如何,这次若不是你,我现在恐怕就真得躺太平间了。谢谢你,广厦。”

“......”

看着这样的谢长歌,一如曾经,眼神震动,似乎有什么情绪要控制不住的崩裂出来。然而还不等谢长歌细看,安广厦便垂下了头,

安广厦抿了一口水,过了一会儿,看着谢长歌露出一个礼仪似的淡笑容,眼神平静,好像刚刚的动容只是光线的错觉。

“我说了用不着,只是恰巧而已,病好了就早点出院吧,看病的钱我帮你垫付了,这些也都是要还给我的。”

安广厦居高临下的看着谢长歌,目光冰冷,冷声说道:

“谢长歌我警告你,在你还完欠我的钱之前,别在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

“......我不会离开的!”

在确定......之前,她不会离开。我会让自己在那一天到来之前,让你厌倦,毕竟......我怎么会不知道你最讨厌的究竟是怎样的人呢!

三年之间改变了很多东西,可是有些本质的东西却终究难以改变。

“出院以后就住到我家,你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也不准做了,你的工作本就是好好服侍我,可别本末倒置。”

谢长歌脸色微变,她没有想到安广厦会说出这样的话,毕竟像家这样的私人空间,他出来都是不让外人触碰的?!

“我不会再去干那些事情,去......去你家就没有必要吧。”

安广厦看着谢长歌眼中一闪而逝的难过,这反而更坚定了他的想法,既然你这么不想待在我的身边,那我自然就更不会让你逃开!当初你背叛我离开的时候,没有想到有一天?

看着安广厦兴致勃勃的眼神,谢长歌知道自己此刻说什么都没用,只好沉默以对,可心中却是无奈苦涩。

广厦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好害怕,害怕自己因为你不经意间流露的温柔而怯弱,因为你的温柔便是对我最大击溃,让我本就不坚固的堡垒土崩瓦解。

但是那只余你一人的世界,让我怎么舍得......

“谁说没有必要了!?”

安广厦的唇边挂着一抹戏谑的笑,好像是对着什么有趣的玩意儿一般,趣味的说道。

“我花钱是为了找享受,自然是我怎么高兴怎么来了,我现在觉得比起每次打电话都左顾其他,还三天俩头的就闹幺蛾子,给我添麻烦,还不如放在我眼皮子底下,免得你再做什么小动作,又试图生病逃避我。”

谢长歌忍不住道:“我没有......”

“你怎么没有!”谢长歌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安广厦打断。

安广厦唇边带笑,却是典型的皮笑肉不笑,眼睛里凝着冰霜,“你没有想逃避我?没有想离开我?嗯......”

“......”

谢长歌默然,因为安广厦所说的确是没错。她心中所想过离开,只不过她想要的离开,原因绝对不是安广厦心中所想的那么不堪,但就算这样,她也无法宣之于口,只能让安广厦继续误会。

因为啊......从她决定回来的时候,她谢长歌就已经下定了决心!

安广厦看着谢长歌又是这么一副沉默的样子,烦躁油然而生,仿佛有一头野兽在心中咆哮,很想要破坏什么,然而不能允许他失控。

“我真想知道你究竟有魅力......”看着仿佛沉浸在自己思路中,还没回过神的谢长歌,安广夏呢喃道。

这三年来,他不是没有遇见过比谢长歌更美的女子,或妖娆,或清纯,可是却无一能够在他心中留下痕迹。想到这儿,心中更觉得烦躁,声音更是透着冰冷和烦闷。

“你有什么好不愿意的,这不就是你的愿望吗?当初你处心积虑的接近我,不就是看中了我的身份,想当我安家的少夫人。我现在让你住进安家,你不是得偿所愿了吗,有什么不好?”

他伸手一下又一下的磨蹭着谢长歌有些缺水的唇瓣,眼里带着笑,仿佛一个恶作剧的孩子恶意的,纯粹的。

“只不过......你现在住进去的身份是我花钱包养的情妇。”

小说《蚀骨缠爱,总裁不放妻》 第9章 生病 试读结束。

威威mio点评:

《蚀骨缠爱,总裁不放妻》是由依漪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现代言情小说,人物描绘的非常好,特别有感情。而且对里面玄学以炁场的剖析很好,非常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