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娇妻拒撩:请离我远点
娇妻拒撩:请离我远点

娇妻拒撩:请离我远点

作者:今夏安好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2 13:23:11

《娇妻拒撩:请离我远点》,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今夏安好,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妈,如果你要在,该有多好……”那泪湿了枕头,这真应了那句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天麻亮的时候,易小希就起来了,收拾起包裹,准备远行,离开这个让她只感到冰冷的家。这也昨夜未眠做下的决定。她收拾了几件简单的衣服,拿着那些自己平时私存下来的钱,出了家门。晃晃悠悠,也不知道要去哪。“姑娘,去青凉山么?”“嗯。”听到有人叫,车门开,她抬脚就上去了。
展开全部

2-,公安上门

可是当抬起头看到家里面坐的人,她的心,胆颤了起来,本以为昨天晚上郑英人俊只是随口说说的,没有想到他会来真的。

“小希,来,过来。”列红英坐在沙发上,一脸的怒气。

“妈……”

声音小的,几乎只有她自己能吃到。

“我回来了。”

她还没有坐下,易小艾也跟着回来了,“姐你今天怎么不等我呀……这是怎么了?”

曾小艾也吓了一跳。

“小艾,你先回房间,没叫你不要出来。”列红英下了命令。

“妈……这是怎么了?”她的声音已经有点变调,公安上门,怕是家里面谁出事了。

“我叫你回房间,听到没有?还不快去?”列红英厉声道。

“哟。”嘟着嘴,眼睛却还不忘记看了一眼曾小希。

曾小希头低低的,看着自己的鞋尖。

“警察同志,这就是我的女儿曾小希,你们找她有什么事么?”

“你是曾小希的妈妈?”

“是……也不是,是后妈。”

当她说出那个是的时候,又突然间后悔改了口。

“到底是不是?”

“也算是吧,她妈妈死得早,我是在她周岁的时候,她爸爸才把我取进门的。”

“那从法律意义上讲,那就是了。”

“是的。”

“你的女儿出事了,你不会还不知道吧?”

“我女儿,您是说小希出事了?小希,你出什么事了?若真是她干了什么犯法的事儿,她年纪小,不懂事,警察同志,你们就原谅她吧,以后,我一定严加管教……”

她情绪明显很激动。

“等等。”方芳打断了她的胡言乱语。“您的女儿并没有犯法,只是昨天,差点遇到了坏人。”

“遇到坏人?不是吧?我怎么不知道?是这样么?小希?”

果然不是亲妈,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知道,易小希听着,新仇旧恨的,眼泪便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砸在鞋上。

“你到是说话呀,你真想急死我呀!”

看着她的眼泪,列红英心中有底了,是真的出事了,而且还是大事!

“妈……”她哽咽着,不知道如何开这个口。

方芳的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不要哭了孩子,勇敢起来面对。”又转过头去对列红英说,“你的女儿还没有满十八岁,你应该知道的,你是她的法定监督人,你就要履行你的责任,好好的监督她,当然,也包括她的安全。”

“我知道了,是我的失职,下次我一定注意。”列红英像只斗败的公鸡,刚刚还提着的心,现在却换成了对易小希的怒,只是敢怒而不敢言。

“好了,话已经说到,我们也告辞了。”方芳站了起来,出了门,“记得,要好好善待你的孩子,不管是前妈还是后妈,都是她的妈。”

“真是苦了你了,孩子。”列红英假惺惺的拉起易小希的手。

易小希一脸无措的看着列红英,这肯定又是她一个新的阴谋的开始。

“居然还能请到公安局的人来到家里做说客,真的是够有心机的呀?”

这才是她的本来面目。

易小希看明白了,这是反着来说话的。

“妈,你在说什么?”刚刚才止住泪的眼泪,这会儿又开始泛红起来。

“我是说,你真能耐,公安局的人都会受你的支配,让这来给我上课,看来你的手段,还真的不是一般的狠呐……”

易小希的泪,吧嗒吧嗒的落,看着眼前这个狠心的人,自己真是肝肠寸断。

“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

“没有,没有怎么人家会找上门来?易小希,你知不知道有句话,叫做生不入官门,你这个样子,叫我以后还怎么在邻居面前混呐?你是想要把我,把我和小艾给推出家门去,是不是,没有看出来,你真的是好狠的心呐!”

“妈,我没有。”

“你怎么证明你没有?”

“那你要我怎么证明我没有?”

“你搬出去住,而且不能对你爸说,我就相信你没有。”

“原来,你真的是想着我们家这些家财?我们家没有钱的。”

“这个不用你管,反正只看你是依还是不依了。”列红英冷冷的说道,

“好,我成全你。”喊出这段歇斯底里的话,她头也不回的跑上了楼。

“哎,这孩子……”

易小希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任凭易小艾和列红英怎么叫,就是不肯出来。

她从来都知道,这一对母女,表里不一,在外人的面前装得对她是多么的好,可是背地里,却给她无尽的羞辱,既然知道是羞辱,就算是自己无所谓惧,但又何必去面对呢?

“小希,开门。”

是爸爸易平阳。

易小希听到他的声音,从床上一跃而起。

“爸爸。”开了门,小声的叫了一声。

这个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人,在他面前,自己的底气,自己的高傲,全都没有了。

“我可以进去坐会儿吗?”

“嗯。”

她轻应了一声,让了条道给易平阳进来,又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小希,你觉得,爸爸这么多年,对你好不好?”

今天这样的情况,她长这么大来,第一次听到,自从列红英怀了易小艾开始,自己就没有再被爸爸优待过,仅有的,也只是养育之恩,就连学费,都要自己付一半,这又哪里来的好呢?

“好。”她口是心非。

就算是不好,至少,让她有了个安栖之所,不至于流落街头。

“你妈妈说的话,其实也不无道理,你为什么就那么执着呢?”

“爸……,你说什么呢?”

才刚刚止住的泪,倾刻间全崩坍了,自认为有着血缘关系的人,也会让她自己去堕落,这让她情何以堪,难道没有妈的孩子,就让要让她们如此的折磨么?

“我是说,你妈说得有道理。”

“够了,你给我出去,出去……”

她嗖的站了起来,推搡着他,这样的父亲,不见也罢了。

“小希,哎,小希……,你干嘛……”

话音未落,砰的一声,将一切阻挡在了门外。

对于易小希,她从小就有自己的主意,也不让他操心些什么。

3-,远行

若不是列红英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他也不会忍心让她早早就外出打工,这么早的懂人事,他也感激列红英,给他,给易小希一个完整的家,有完整的父爱和母爱,所以,这么些年,他也一直珍惜着,就算有偏袒列红英也再所难免。

夜,很快的流逝。

易小希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眠,易平阳的一番话,对于她来说,就是个噩梦,她真的怀疑,她是他的亲生女儿没有?

“妈,如果你要在,该有多好……”那泪湿了枕头,这真应了那句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天麻亮的时候,易小希就起来了,收拾起包裹,准备远行,离开这个让她只感到冰冷的家。

这也昨夜未眠做下的决定。

她收拾了几件简单的衣服,拿着那些自己平时私存下来的钱,出了家门。

晃晃悠悠,也不知道要去哪。

“姑娘,去青凉山么?”

“嗯。”

听到有人叫,车门开,她抬脚就上去了。

反正是漫无目的的旅行,去哪,都一样。

看着车窗外飞逝的原野,车慢慢的就进入了山区。

初夏时节,虽然太阳已经西沉,但,弯弯曲曲的原野上,依旧有着插着秧的忙碌着的身影。房屋相间着,升起了袅袅炊烟。布谷鸟叫着,还有漫山遍野开着的山花。

易小希使劲的吸了一口气,伴着泥土,伴着花香,伴着青草的味道。这一切,只在书中读到过,真正到了这里,确实会让人心旷神怡。

“这就是大自然……”她喃喃自语。

在她还深深陷入这沉思的时候,车已经在一个集市停了下来。车上的人,也都下了车,自己,也跟着大家下了车,车,应该是到站了。

看着这里的一切,似乎,什么都能放下,承受得了的,承受不了的,都烟消云散了。

车上下来的人,都散去了,自己傻傻的站在那里,却不知道脚该走向哪边。

“姑娘,你要上哪里去?要不要送?”一位骑着摩托的老汉过来了,操着一口乡音,至少,是她听不懂的调。

“你说什么?”她用普通话问了一遍。

“我是问,你想要去哪里,要不要车送?”

“我也不知道……”她东看看西看看,真的不知道自己将去向何方。

“要不,你找间旅馆先住下,天马上就要黑了,虽然说小镇还算安全,但毕竟你是一个女孩子,还是存在不安全因素的。”老汉倒是很好心。

“谢谢你,我还想再转转。”说完,便急步走了。

不是她不相信他,而是他们,让她失去了信任。

曾经多少个夜,是在梦中惊醒,不堪回首。

街上,孩子们追逐游戏着,女人唤着,男人挑着东西归家,一切是那么的和乐融融,而自己,却像个傻子,漫无目的。

“姑娘,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一个妇女出来收了稻子,发现了她。

镇子不大,想必住着什么人,都很熟。

“大姐,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这样呀,如果不嫌弃,你先在我家住一晚吧,明天再想要去哪里,好不好?”

“嗯,谢谢你。”

“那快进来吧。长生,来客人了。”拉着她边向屋里走,边叫着。

“长生,是谁?”听到叫男人的名字,她的条件反射。

“哟,不要担心,长生是我男人。”

“哟,你们有孩子了么?”看她年纪,也不过三十出头,却日日在家种田,显得稍微比城里人老相些。

“没有,原来怀过,流掉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

“没关系,都过去了,还记着干嘛。”

“是呀,你们还年轻,以后会有的。”

说完这话,她也觉得,自己什么时候那么老道了?

“嗯,会有的。”说完,便哈哈笑了起来。

公鸡一遍遍的报着晓。男人起床了。

她听到了那木板床的起床声,也被那木板床硌得一晚没有睡好,但至少有个落脚处,总比流落街头要好得多。

“姑娘,你起来了。”

“我起来了,大姐,你叫我小红吧,我叫易红。”

“易红,容易红,这名字真好记,昨晚睡得好么?”

“嗯,很好,谢谢你。”

“不要这么生分,你叫我花姐就可以了,他们都这样叫我。”

“嗯,花姐。”

“今天想去哪?”花姐在院里洗着菜。

“我也不知道。”

“那你从哪里来?”

“我不知道。”

问了这么多,全是不知道,花姐也猜出个一二来了,“既然不想说,那便不说吧,反正我们家就两口子,如果喜欢,就多住几天。”

“可是,我还要去旅行。”

“旅行?上哪?”

“我不知道,走到哪算哪!”

“不想定下来?”

花姐洗好了菜,准备进厨房。

“想,可是,我想,我已经定不下来了。”易小希跟着进了厨房。

“这样吧,小红,山上的风力发电站需要人手,看你也像个有文化人的样子,去那里,老板应该会看得上。”

“可是,我不懂电的。”

“没事,那老板我们也认识,我们这山沟里,穷,有文化的人少,就算是有文化的,也呆在外面不肯再回来了,我看你怪好,如果是漫无目的旅行,那里会给你的生命一个新的诠释。”

“还说没文化呢,说得话比有文化的人,好听得多了。”她抿着嘴微微笑了一下,比起列红英,花姐可要平易静人得多,至少,少了尔虞我诈。

“那你是去,还是不去呀?”

被易小希那么一说,她心中倒是高兴得很,但,正事不能偏。

“去。”

花姐说得对,既然是漫无目的的旅行,何必换种方式来诠释人生?至少,在这里,不会有嘲笑,不会有争斗。

“那好,吃了饭,我就带你去。”

“嗯,谢谢花姐。”

“客气啥呢,只要你不嫌弃,就认我做个干姐姐吧。”

“有个姐姐,一直是我的期盼,姐姐。”

“真是惹人疼的孩子。”说了一句,便炒菜去了

“花姐,你跟姐夫是怎么认识的?”易小希扯了一根狗尾巴草,拿在手里把玩着。

完本试读结束。

威威mio点评:

看完《娇妻拒撩:请离我远点》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今夏安好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