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一程婚色一程春
一程婚色一程春

一程婚色一程春

作者:旧梦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2 16:07:50

小说一程婚色一程春,是由作者旧梦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随后睁开那张布满寒冰的眸子,瞥了一眼苏绝尘,伸出修长有力的双腿迈出车厢,挺拔地站在车外,矜贵的动作轻弹了两下西服上的皱褶。客厅里有两个阿姨在认真地打扫,听到脚步声,赶紧抬头,“少爷好!”“嗯,你们都先下去吧!”顾离淡淡地点头,让两位佣人下去。待佣人迈着急促的步子离开客厅时,顾离毅然转身凝视着身后的女人,冷然,“过来。”客厅里除了他和她,空无一人。
展开全部

一程婚色一程春第2章试读

从远处射来的寒气,女佣人吓得早已松开了正死死抓着苏绝尘削薄肩膀的五指,慌忙回过头望向声音源头,“顾……顾少爷,我不是故意的。”

见到他,所有人无不面露恐惧。

只有苏绝尘木然地听着这斥耳的声音,面无表情。

随着顾离那道俊朗挺拔的身形越来越近,他周身散发着浑然天成的戾气,看似是对着那些佣人而来。

三者之间的距离近在一步之遥,佣人的小腿已颤抖起来,眼看着他缓缓而来,怯懦道,“顾少爷,我知道错了。”

不料,顾少爷黑亮的皮鞋定在一步之远,黑色眸底的冰冷气息变得轻挑,嘴角勾勒出愉悦得意的嘲讽,“打的好,继续。”

接着打?女佣人一动不动,不敢轻举妄动。

“怎么不打?让你们继续听不懂?”顾离不满凝视着呆愣住的女佣人,声音骤冷。

“打,打……”

一来一回被吓住两次的女佣人,不管三七二十一,身上的那股狠劲再次涌现,抓着苏绝尘绑在后脑勺的长发。

“啪,啪”又是几个响亮的耳光,苏绝尘那苍白几尽无血色的脸瞬间泛起绯红,肿胀了起来。

是可忍孰不可忍,苏绝尘快速伸出瘦弱的胳膊抓住女佣人再朝着她袭来的粗糙之手,瞥了一眼施加威胁,满脸看好戏的顾离,“区区一个佣人就能动手打人了么?”

此刻,苏绝尘身上一瞬间爆发的强劲气势,丝毫不输顾离身上的低气压。

闻言,顾离也愣了一瞬,随即眸光一闪,泛出异彩。

苏绝尘只觉下颌一紧,眼帘垂下,只见两根修长的手指紧捏着,还没等她打掉顾离轻视的手,就听耳边想起一道辣耳的声音,“打得太轻了,都没吃饭的么,一群废物!”

苏绝尘用力拉扯下颌上的手,该死的男人!

男人不知疼痛死命用力导致她有手劲也不敢全部使出,毕竟强争的后果必然是她的下颌要遭到一万点可恶的拧捏。

有力不敢出,苏绝尘心中的愤怒都集中在一双黑色的眸子里,轻微抬头,视线恶狠狠地对上顾离那满眼的玩味。

她越怒,他越高兴,她激烈的挣扎正中他下怀。

想看到她面露苦涩,顾离眸光微动不由得加重腕上的力道,传至捏着苏绝尘的那两指尖上,由大脑皮层里痛觉神经发来的信号让苏绝尘控制不住自己地吸了吸鼻子,想把痛意吸收进去。同时,那张红肿的瓜子小脸也痛苦地扭曲起来。

“痛么?”

顾离说得咬牙切齿,恨不得苏绝尘跪下求饶。

痛么?

苏绝尘闻言有一瞬间的恍惚,痛觉由下颌传遍全身各处,那揪心的感觉真是太痛了,可她似乎早已忘了疼痛是什么感觉。

女人的单薄和忍受无力,男人的霸道和冰冷无情,看得众人不明所以。

“求我,我就松手。”

顾离望着忍痛决然的女人,喉结轻动,刺骨的羞辱乍然在苏绝尘头顶。

“你觉得可能么?”

顾离的话音刚落,苏绝尘不怒反乐,灵动的眸子扇动一动,不屑地扫视了周围胆怯的佣人,恭敬的保镖,看戏的林枫,风轻云淡道。

“你觉得不可能?那你父母就等着死吧!”

不愿意臣服的女人,顾离烦躁起来,失控的力道捏的苏绝尘下颌青紫四处蔓延,面积越来越大。

林枫本是来隔岸观火的,眼看这形势越来越不可控,赶紧从顾离后方绕走到僵持的两人跟前,伸手拿下好友不知怜香惜玉的手,对着女人解释道,“苏绝尘,其实你父母并没有去世,你父亲跳楼自杀没有没死,但落下了终身残废,目前昏迷不醒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说着,林枫顿了顿,随后继续道,“而你母亲相对来说,状态好了那么一点,她接受不了你父亲的情况,神经错乱在精神病院,目前情况稳定,还有轻微的好转趋势。”

“你说什么?我父母没死?”闻言,苏绝尘眉目里满是激动,忍着下颌的疼痛,仰头渴望林枫能说清楚。

无视顾离低沉铁青的脸,林枫眸色里划过一丝暗笑,温和地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她迫切想确定的心理,“你父母没死,安全地待在医院,这都是顾离这家伙好心做的,所以你现在不应该挑战他的底线,而应该顺他的心。”

求他?怎么可能?

她苏绝尘底线至上,刚刚她没开口,这会儿又怎么会求一个害陆家破产的人,或许正因为他,苏家才会落得如此破败。

“苏小姐,你要想清楚了,顾离随时能让医院断了你母亲的药,现在这时代……”说着,林枫眉头轻挑,故意停下,没把话说完。

“你别说了。”

她已经从林枫话中听出了弦外之音,求顾离换可悲的父母一个安稳的治疗环境,值还是不值?一瞬间,她已做出了选择。

言之奏效,林枫丢给浑身冷气冰人的林枫一个得意的眼神。

而下定决心的苏绝尘大胆凝视着身旁冰冷无情的男人,眉眼带笑,“顾少爷,整件事情因我而起,现在我已出狱,会承担所有后果,做牛做马都可以,还望您不要为难我父母。”

虽然放低了态度,面带微笑,但出狱两个字苏绝尘仍旧咬得很重。

“看情况。”

顾离感到不可思议,骨子里藏着倔强的女人竟会因力能的几句话会向自己低头,他面无表情说完,转身离开。

“跟我走。”

见势行事,苏绝尘马上屁颠屁颠的跟顾少爷身后跑出了苏家凌乱的别墅……

一程婚色一程春第3章试读

望着一前一后的背影远去,站在原处眺望的林枫轻轻地摇了摇头,好看的嘴角勾勒出一抹戏笑,原来顾离这家伙就是冰冷着一张脸追女人的?难怪姑娘宁愿砸伤他都不愿意跟他走。

尾随着顾大少爷上了车,可狭小的车厢里压抑的气息令人窒息。

“那个,顾少爷我们去哪?”

为打破这该死压抑的气息,顺便表示表示自己的顺从之意,苏绝尘弱弱地开口。

她话音刚落,对方不但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垂眸闭眼假寐了起来,身上的冰冷气息一点也不知道收敛点,冻得她浑身瑟瑟。

此举是明显不想搭理自己?

苏绝尘无奈地摊摊手,索性也眯着眼注视着窗外的景物,记下路边有特色的建筑物。

车子越行越偏僻,路上一个行人甚至连一辆车都没有,苏绝尘嘟着干净的眉头,越看越渗人,心底慢慢地升腾出一抹恐惧。

他不会是要杀人灭尸吧?

在苏绝尘神色还在千变万化时,加长版的宾利稳当地停在了一幢貌似庄园的内部。

“少爷,到家了。”

嘶……

闻言,苏绝尘一不留神差点咬破舌头,聪慧的小脑瓜飞快地转动,思虑着,到家了?这是几个意思?

司机恭敬地拉开车门,等待着顾离回应。

呵呵,此景看着跟伺候古代的县太爷一样,苏绝尘忍不住嗤之以鼻。

就在苏绝尘认为这厮睡着,不会醒过来时,却听见眼前男人发出一个“嗯,”是若有若无的单音节。

随后睁开那张布满寒冰的眸子,瞥了一眼苏绝尘,伸出修长有力的双腿迈出车厢,挺拔地站在车外,矜贵的动作轻弹了两下西服上的皱褶。

客厅里有两个阿姨在认真地打扫,听到脚步声,赶紧抬头,“少爷好!”

“嗯,你们都先下去吧!”

顾离淡淡地点头,让两位佣人下去。

待佣人迈着急促的步子离开客厅时,顾离毅然转身凝视着身后的女人,冷然,“过来。”

客厅里除了他和她,空无一人。

苏绝尘只能佯装会意,磨磨唧唧地往对方的位置移动。

“脚上有石头,嗯?”

拉长的尾音,没有一丝耐性,暗示着要爆发的前奏,苏绝尘识色抬大步子。

还未反应过来,苏绝尘身体已经腾空离地,紧接着,白皙的额头撞上男人结实的胸肌,微红的唇瓣被人从外攻占,入侵的灵活长舌在她不留意间已顺势滑溜到小口,纠缠着她要翩翩起舞。

被人如此对待,苏绝尘的脸色瞬间充血地红了起来,僵硬的身体拼命地挣脱,要甩开某人的束缚。

应声苏绝尘身上的风衣已被孤零零地甩在地上,男人温热的大手仍不停歇地继续撕扯。

她越挣脱抵抗,顾离越加大力道,单手扣着她的双手腕,顺势把人压倒在一侧黑色牛皮沙发上,暴怒中的男人丝毫体会不到身下女人的瘦弱,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她上。

“呜,痛,痛……”

忍受不住上侧的压力,苏绝尘恐惧地睁大眼睛,胡乱地蹬着腿,希望能够击退步步紧逼的男人。

脑海里还有一个绝望的坚持,她不能背叛自己的丈夫,她……

直到口中冲刺着血的甜腥味,顾离才愤然离开她的唇瓣,低头凝睇着浑身颤抖的女人,无情道,“你这样的表现很难让我放过他们。”

苏绝尘露在空中半裸的身子一僵,绝望地躺在沙发上,又马上坐起来,对视上顾离的目光。

素手款款扯下包裹着挺立红梅的胸衣,没有一丝犹豫。

顾离视线只是淡然一瞥,“二手货。”道完,转身离去,没有丝毫的停留。

二手货?呵,苏绝尘不屑地嗤笑一声,慢条斯理地整理好衣服,自在地坐在沙发上。

不多时。

一个挽着干净利落发鬓的中年女人从外径直走到苏绝尘身边,出声低沉有气魄,“您好,我是这里的管家方梅,请您跟我来。”

这是要安排任务?

苏绝尘眯了眯眼睛,从沙发上坐起来,跟着女管家走。经过几个拐弯,她跟着方梅来到一个昏暗的长廊。

“这是你的住处,从明天起开始你的工作就是负责把大厅和少爷的房间打扫干净。”方梅推开门,挺直地站在门口,吩咐着。

“哦!”

苏绝尘顺着从窗子投射进来的光,扫视了一遍屋子内部的装饰,反正比监狱好多了,便弱弱地应下来。

“一会儿会有其他佣人把衣服给你送过去。记得明天六点开始打扫大厅,七点结束,少爷的房间是九点开始打扫。”

临走之际,方管家对着苏绝尘走进去的身影,再次提醒。

“是。”

苏绝尘皱了皱眉头,这算是寄人篱下?也好,目前只有她顺从忍辱才能减轻顾离暴戾的情绪。

果不其然,方管家走了没多久,她正在整理床铺就听到有人敲门,是其他女佣给她送来一套女佣装。

女佣生活开始,或是在监狱里待习惯了。

第二天苏绝尘五点准时醒来,快速洗漱一番,就拎着名贵的拖把在大厅辛肯打扫。

一边努力地打扫着,一边思索着她要怎么才能逃出去,找到陆白。

好在这偌大的庄园内,顾离并不是每天都会过来。索性苏绝尘借着她每天起来的早,偷偷摸摸地给闺蜜黎婉儿打电话。

接电话啊!接电话啊!苏绝尘紧握着电话,心底不停地叫嚷着。

“婉儿,我是绝尘,你能不能告诉我陆白在哪?”激动地听着被接通,苏绝尘紧压声音简要地说明自己的目地。

“小尘,你在哪?还有你家佣人说你被顾离带走了是怎么回事?”

被人打扰睡眠的黎婉儿,直到听是苏绝尘的声音,瞬间提了不少神,担忧问道。

“婉儿,我现在跟你解释不了那么多,只要告诉我陆白在什么地方就行。”

“我不知道哎!小尘,要不你晚上再打过来吧!”

苏绝尘闭了闭眼睛,应了一声,“我明早再打,挂了。”

等苏绝尘从闺蜜打探到陆白经常去的地方,便着手筹备她什么时候能顺利离开这个偌大的庄园。

庄园内一片灯火通明。

顾少矜贵地吃着晚餐,苏绝尘一身女佣服中规中矩地侯着,只见顾少蹙眉接了个电话,便起身离开。

耳边车子低鸣般,嗡地一下离开。

苏绝尘眸子闪过一抹得意,随后找了个借口就回到房间,换了一身衣服,带着仅有的几张钞票,猫着身子,沿着探视好的隐蔽道路,成功翻窗而下……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统宇三岁啦点评:

《一程婚色一程春》这本书真的不错,真的很感人,情节起伏不定,牵动着我的心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