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霸宠狂妃:邪王慢点宠
霸宠狂妃:邪王慢点宠

霸宠狂妃:邪王慢点宠

作者:甜菜有田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24 13:28:14

《霸宠狂妃:邪王慢点宠》的主要情节是:夏初尘疼痛得差点晕厥,痛苦的面孔几近扭曲,强烈的求生欲迫使她去躲避。可是突然,腹部又是一阵刀绞般的痉挛,夏初尘只觉浑身力气被瞬间从身体抽离,体力不支地翻身栽倒过去。却不想这一带地势险恶,她情急之下竟然一脚踩空,身子顺着悬崖峭壁滚落了下去!“啊——”悬崖下传来夏初尘撕心裂肺的惨叫。她不想这么死掉,更不想带着腹中的孩子一起去死!夏染雪带着数十人紧追而来,脚步在断崖边顿住,目光锁定在深不见底的悬崖,她绝美的脸上终于勾起嗜血的冷笑,
展开全部

五年后

直到刚才,原主偷听到夏染雪和梁安王在密谋什么,只听梁安王用残忍的口吻道:

“夏初尘那么小贱人,有什么资格让你跟她客气?能成为你荣华富贵路上的垫脚石,那是她三生修来的福气!记住,那些东西原本就是属于你的,她夏初尘没有这个资格!”

可惜原主太过胆怯,没敢靠近听清他们具体谋划什么事情。

原主当然不甘心!一千个一万个不甘心!

同样是他的亲生女儿,凭什么她的妹妹就可以享受尽爹爹的宠爱,而她身为梁安王府嫡女,却要赔上自己的命,成为夏染雪荣华富贵路上的垫脚石!

突然,数十个动作敏捷的王府侍卫冲破丛林直奔夏染雪而来,他们个个动作敏捷,即使在黑暗中也能脚步如风,明显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高手!

“在那里!抓住她!”

“动作快,不能让她跑出去!”

“来人,放箭!”

夏初尘心口一惊,糟了!

倘若换成平时的她,她定能轻松逃出去,可是现在……

不等她多想,刷刷刷!

暴风雨般的利箭,带着苍劲的力道擦身而过,数不清的箭头,天女散花般破空袭来!

好痛!

好痛!!!

夏初尘疼痛得差点晕厥,痛苦的面孔几近扭曲,强烈的求生欲迫使她去躲避。

可是突然,腹部又是一阵刀绞般的痉挛,夏初尘只觉浑身力气被瞬间从身体抽离,体力不支地翻身栽倒过去。

却不想这一带地势险恶,她情急之下竟然一脚踩空,身子顺着悬崖峭壁滚落了下去!

“啊——”

悬崖下传来夏初尘撕心裂肺的惨叫。

她不想这么死掉,更不想带着腹中的孩子一起去死!

夏染雪带着数十人紧追而来,脚步在断崖边顿住,目光锁定在深不见底的悬崖,她绝美的脸上终于勾起嗜血的冷笑,

“我的好姐姐,你不能怪我!谁让你的命这么好,一出生就是皇上钦定的未来太子妃!”

“我们梁安王府远离京城多年,爹爹说了,只要杀了你,我才能有恃无恐地取代你的名字和身份,混进京城成为南阳国唯一的太子妃!”

“你和我之间,注定有我没你!——”

身手的手下见风使舵,脸上皆露出的幸灾乐祸的笑意,齐刷刷跪下:

“恭喜二小姐,大小姐一死,明天你就可以跟随王爷启程进京,跟太子殿下奉旨完婚了!”

恭维的声音成功挑起了夏染雪的兴奋,夏染雪心里不禁有些飘飘然。

夏初尘,你跟太子殿下有婚约又能怎样?

爹爹偏爱的是我,你的婚约属于我,就连名字和身份都附加在了我的身上!

从今天开始,我才是世上唯一的夏初尘,南阳国未来唯一的太子妃!

五年后。

宁静的山谷里轰然传来一声惊天巨响,紧接着便传来男子鬼哭狼嚎的惨叫声:

“报告主子,不好了!你的小祖宗们又把你炼药的炉子给炸了!——”

青衫布衣的男子从灰土中狼狈地爬了起来,又是鼻涕又是泪。

他旭阳可真是个小可怜,他当年好歹也是救过主子性命的,谁知现在竟沦落到整天被主子收养的那些小淘气包欺负得抱头鼠窜!

不远处,刚刚从镇上治病回来的夏初尘嘴角狠狠一抽,隐隐闻到了自己头发被烧焦的味道。

又炸了?这个月已经是第八次了吧?

她的炉子到底要被这帮小家伙炸掉几个?!

她正气呼呼把身上背篼一扔,双手叉腰准备去找小家伙们算账,下一刻,十几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争先恐后地跑了过来,又是殷勤地帮夏初尘捶腿,又是抱着大腿晃啊晃:

“娘亲不要生气嘛,不要听旭阳叔叔的话,我们……我们只是想帮帮你……”

“是啊娘亲,我们看你平时治病救人那么辛苦,所以才……”

“都怪我们不好,我们以后再也不会了……”

这些个小娃娃全都四五岁模样,一个个虽然高低胖矮各不同,但是水灵的眼睛里都写满了古灵精怪,仔细一看,眼神里还带着几分孩童的狡黠和天真。

瞅着这帮赖皮的小家伙,夏初尘脸色黑了又黑,一个个的,哪里有一点像要反省的样子?

“算了,看在这是跟你们相处的最后一天,我就不为难你们了。”夏初尘唇角勾起一抹释然的笑容,眼神中带着几分不舍:

“你们在我这里也算是学了一技之长,以后你们就跟着镇上的娘亲去吧,我已经帮你们都安排好了,就算离开了娘亲,你们以后也不用再继续流浪的生活。”

一听夏初尘这么说,一群孩子精致的俊脸上立刻收拢了笑容,粉嫩嫩的小手紧紧抓住了夏初尘的手,眼眶里有水花盈盈蠕动:

“娘亲娘亲,你真的不打算再多留几天吗?梁安王府究竟有什么好的,你竟然要丢下你的心肝小宝贝……”

“是啊娘亲……难道我们不乖不可爱吗?”

瞅着孩子们眼里泛动的水光,夏初尘不由心口一痛,但很快,眼底便闪过一抹柔和。

当年失去自己腹中的孩子,是她一辈子都弥补不回的愧疚,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些年来她才会不遗余力地收留这些可怜的孩子吧。

这些孩子都是无家可归的孤儿,他们对夏初尘心怀感恩,把夏初尘当做了自己的亲人,叫声“娘亲”,夏初尘也没有反对。

她蹲下身来,小心地用长臂将小家伙揽入怀里,柔和的声音似春风:

“娘亲也舍不得你们,可是你们都知道的,那里……娘亲必须回去。”

小家伙们都丧气地垂下了小脑袋,默不作声地嘟哝着小嘴,满满的抗拒之色。

夏初尘眸色微动,眼底幽幽山洞着痛色,澄澈的目光再抬起的时候,却充满了坚定和果决:

“旭阳,马上让手下的人去准备,明天就启程!”

梁安王和夏染雪想瞒天过海,取代她的身份到京城里完婚,哪有这么容易?

当年她刚刚重生归来不明事情真相,可这五年来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势力,要打听到梁安王府的动静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小祖宗

当她接到消息,梁安王带着嫡女“夏初尘”进京奉旨跟太子殿下完婚的时候,她就清楚当年梁安王和夏染雪处心积虑害她性命是为了什么了!

眼看“夏初尘”和南阳国太子大婚在即,她怎么可能让那个冒名顶替她的女人如意?

旭阳绷紧了身体,清楚捕捉到夏初尘眼底的凌厉,他立刻正色道:

“是,主子,属下马上去准备!”

他连忙转身离开,想到五年来夏初尘一步步精心准备的计划,眼底勾起冷色。

梁安王府,你们是时候为当年的事情付出应有的代价了!

——

阳春三月,繁花似锦,微风浮动湖面粼粼波光,一艘奢华的船只缓缓靠近了距离京城最近的码头。

而几乎就在船只靠近岸边的一瞬间,岸边无数双眼睛都被船头上的两人吸引住了目光。

站在船头的女子清秀绝俗,轻纱质的衣裙罩出她玲珑身躯,清雅脱俗的气质由内而外地散发出来,更让人觉得自带不食人间烟火的超然绝俗之气。

仅仅是远远地望一眼,便让人忍不住怀疑,这是哪里下凡的仙女?

而她身边的随从,也是俊朗非凡,气质超然,虽然不及他身边的女子养眼,却也是难得一见的俊男。

旭阳忍不住插科打诨,一说话就暴露了自己玩世不恭的性格:

“主子,瞧瞧那些人看你的眼色,多羡慕啊!有几个长相还不错,你当真不考虑给自己找个好人家嫁了?”

说真的,旭阳当真是为自家主子着急。

这都二十几岁的老姑娘了啊,还不愁着嫁人,当真是把自己往尼姑的绝路上逼!

夏初尘眼角直抽,冷眼射过去,明明是一张微笑的脸,可偏偏带着摄人的危机:

“旭阳啊,刚刚说什么来着?声音再大点儿?”

愁着夏初尘那杀气腾腾的模样,旭阳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没有!属下什么都没有说!”

我滴个乖乖,主子求求你不要笑了好嘛?知不知道你笑起来能把人吓死的!

夏初尘眼底幽深的目光不见一丝异样:“行了,下船,先到分舵安置好行李。”

听夏初尘这么一说,旭阳瞬间解脱,还好还好……保住了一条命。

两人很快坐上了前往分舵的马车,夏初尘一只手撑在窗口,望着京城人来人往的人潮,轻轻勾起的唇角没有一丝温度。

人潮中,不断传来行人热闹非凡的议论声:

“这消息该不会是假的吧!太子殿下家的那位小祖宗离家出走了?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听说太子府都乱成一锅粥了,说不定那位小祖宗都已经离开了京城了呢!”

“真的假的?要是那位小祖宗真的离开了京城,那咱们真的要去烧高香了!”

一时间,大街上人潮沸腾,不少人已经激动得热泪盈眶了:

“哈哈哈!这可是个好消息,咱们应该高兴才是啊!谁不知道太子府的那位小公主,是个不折不扣的混世大魔王!别说是咱们可怜的小老百姓了,就算是皇宫里的达官显赫,见到那位小祖宗不照样得当神佛一样捧着供着?”

小草民们内心也是崩溃的,谁叫这位京城的混世大魔王是当朝太子殿下的心肝宝贝儿呢,而且还有个了不起的皇爷爷呢!

不能打不能碰,一颗眼泪都见不得,小家伙当真是横行京城,无法无天到人人惧怕!

偏偏,那位小祖宗还有个人人都知道的怪癖:看到模样好看的姑娘就喜欢抱着大腿叫娘亲,躲都躲不掉!

能成为那位小祖宗的娘亲,那是多少京城姑娘的梦想啊,可是当小姑娘叫她们的时候,她们敢答应吗?敢吗!

太子殿下会直接劈了她们的!

马车里,夏初尘听着大街上老百姓欲哭无泪的声音,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她手中的凌凤阁情报网密集,对太子殿下这位来历不明的女儿也多有了解,早就听说太子南宫煜把他的女儿宠得无法无天,可没想到宠得全京城都对那小丫头都害怕到了这种地步。

能把女儿宠成这样,也算是他的本事!

旭阳冷哼了一声,嘲讽地道:

“夏染雪也是恶有恶报,处心积虑想取代主子你未来太子妃的位置,可偏偏老天终于长了一次眼,让她就算来了京城,也不能如愿以偿!”

五年啊,对一个女人来说,五年的年华到底有多可贵。

可就因为五年前太子殿下这位来历不行的女儿突然出现,太子殿下不管满朝文武反对,力排众议,推迟了跟梁安王府从小就定下的婚事。

这一推,就是五年。

外界都对太子殿下女儿的来历猜测纷纷,更多的人相信,太子殿下早就心有所属,所以才抗拒跟梁安王府“夏初尘”的婚事,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哪位女子,能让他们尊敬的太子殿下,痴心到这种程度?

夏初尘眸色幽幽,眼底的冷意高深难测:“放心吧,她的报应可不止如此。”

话落,她扬声:“走吧,先回分舵。”

马车很快目标地,谁知刚走到半路,大街上突然传来冷厉的声音:

“下手要快!这次千万不能让她逃走了!”

那声音,洪亮利落,一听便知是经过专门训练的高手!

夏初尘眸色微眯,脑海里第一时间警觉,这些人虽然武功高强,可明显不是冲着她来的。

“旭阳,传消息,派人盯着他们。”她来京城是为了报仇,决不允许任何有超出她掌控范围的力量出现。

话落,她掀开了马车帘子,下意识地去寻找声音的来源。

谁知脚步刚刚落在地上,人群里一个小野猫一样的小身板,嗖地穿过人群扑腾到了夏初尘跟前,像八爪鱼般挂在了夏初尘的大腿上,两根面条泪哗啦啦往下流:

“娘亲亲不要抛下念念!念念再也不会不听娘亲亲的话了,呜呜呜……娘亲亲快救救念念,那些坏蛋蛋要抓走你可爱又迷人的念念!”

出声的瞬间,大街上的氛围骤然凝重,人群几乎像避鬼一样齐刷刷往后退了好几步!

天呐,这声音……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江潜超级甜点评:

刚刚看完《霸宠狂妃:邪王慢点宠》,不错的书,看了很久,剧情也挺有新意,结局略出人意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