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挽倾城:窈窕皇妃
挽倾城:窈窕皇妃

挽倾城:窈窕皇妃

作者:淡月新凉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2 14:53:09

小说挽倾城:窈窕皇妃,是由作者淡月新凉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轻尘看在眼中,冷冷一笑,折身打起帘子回到了房中。主子离去,一众看热闹的丫鬟们也都捂嘴而笑,散去了。柔儿在怜儿的搀扶下回到了房中。“姐姐怎么这般糊涂?明知那姑娘性子古怪,惹不起,偏又去招惹她!”“我就是不服!好歹我原也是太太贴身的丫鬟,太太指我到这边来,我便来了,她倒好,竟让我端茶递水!真把自己当小姐了!”怜儿忙的捂住了她的嘴:“姐姐怎么还说这种混话?说来太太也是真心疼这位表小姐,姐姐这话若是被太太听了去,可不得又是一番风波?”顿了顿,又道:“姐姐好生想想吧,可不兴再闹了,我先回去服侍了。”
展开全部

你凭什么打我-淡月新凉

尚书令府后院深处,花木扶疏,不荫自凉。参天古树间,繁花怒放,有楼半掩其中,其名曰:暗香疏影楼。

疏影楼向来是尚书府最清宁之地,而今日,却偏生传出了一丝嘈杂。

“她算哪门子的姑娘!”站在门口的丫鬟柔儿重重啐了一口,毫不掩饰的大声道:“不过是个来路不明的野种,专拣软柿子捏,当我新来的好欺负呢!在太太那边我都没被这么使唤过,一个野种,凭——”

“啪!”清脆的耳光声突然响起,打断了先前那尖厉的嗓音。

柔儿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站着的宁轻尘,不可置信的捂住自己的脸:“你敢打我?”

轻尘神色淡漠,轻轻拍了拍手,美眸微漾:“好赖我还算个主子,岂容得你放肆!”

柔儿半晌之后才回过神来,一下子坐倒在地上,撒泼似的大哭起来:“你算哪门子的主子?你凭什么打我?”

站在一旁的怜儿微微抬头,眼见轻尘眼中生出一丝厌弃,忙上前拉住柔儿:“姐姐快别闹了,姑娘不过叫姐姐奉茶,哪里值得这般闹腾呢!”

“凭她闹去!”轻尘淡淡开了口,“我看柔儿姑娘心性可是高,我这疏影楼人生地癖,只怕是当不了姑娘的高枝!赶明儿我就回了太太,让姑娘出了园子,该配小厮配小厮,,该赎身赎身,倒是落得清净!”

一听此话,坐在地上的柔儿顿时止住了哭声,顿在那里半晌不知如何是好。

轻尘看在眼中,冷冷一笑,折身打起帘子回到了房中。

主子离去,一众看热闹的丫鬟们也都捂嘴而笑,散去了。

柔儿在怜儿的搀扶下回到了房中。

“姐姐怎么这般糊涂?明知那姑娘性子古怪,惹不起,偏又去招惹她!”

“我就是不服!好歹我原也是太太贴身的丫鬟,太太指我到这边来,我便来了,她倒好,竟让我端茶递水!真把自己当小姐了!”

怜儿忙的捂住了她的嘴:“姐姐怎么还说这种混话?说来太太也是真心疼这位表小姐,姐姐这话若是被太太听了去,可不得又是一番风波?”顿了顿,又道:“姐姐好生想想吧,可不兴再闹了,我先回去服侍了。”

怜儿返身出去,刚走到厅前,忽见得前方一个挺拔俊逸的身影正走过来,忙的打起帘子:“姑娘,大爷来瞧姑娘了。”

说话间,楚瑾瑜已经来到了身前,见她笑道:“你家姑娘可是睡着?前儿才夸你聪明,今日又犯这糊涂,这般大声,可不得吵醒了她?”

怜儿吐吐舌头:“大爷可不兴这样冤枉人的。姑娘没睡,在屋里呢。”

楚瑾瑜闻言笑得更欢畅,抬脚走了进去。

轻尘正在屋中整理一些典籍,听见他进来,依旧忙碌着,头也不抬:“今儿下学这么早?

楚瑾瑜笑笑:“原本就没开堂,皇上亲自过来瞧几位幼弟,后又一起去了校场考齐射。皇上回宫,众人也就散了。”

“哦。”轻尘漫不经心的答应了一声,一抬头,却突然发现他袖口竟绽了线,不由的笑了:“你也在皇上面前射箭了?可有拔得头筹?”

她一笑,他便呆住了。这个妹妹生得实在是美,平日里她清冷孤傲,少言寡语,也就在他面前偶尔笑得两回,却每每让他失魂落魄。他不由的想起那为了褒姒一笑而烽火戏诸侯的周幽王,叹道:“怕是那褒姒,也比不得妹妹的美貌吧。”

闻言,轻尘却立刻敛了笑容,手中还来不及放下的书重重砸在桌上,冷笑道:“大爷可是没地儿寻开心了,才到我这里来说这种混话?左右我是个寄人篱下的,好欺负是不是?”说罢,她转身走进里间。

楚瑾瑜这才回过神来,一急,忙追了上去:“好妹妹,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是我糊涂,是我说混账话,妹妹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轻尘不理不睬,听着他慌乱的认错,眸中却还是忍不住漾起一丝笑意。假意冷了脸,取过针线,递到他面前:“既是知错,罚你将自己的嘴给缝上!”

“这……”楚瑾瑜闻言也笑了,“可叹我不会使针,就烦劳妹妹动手罢。”

轻尘手一扬,将个顶针砸到了他脸上,低叱道:“亏你还在国子监上学呢,却不知在哪里学得这般油嘴滑舌!”说罢,将他的袖口翻了过来,“你别动,我为你缝了这里。”

他这才看见自己袖口的破损,笑道:“我说你足不出户能知天下事呢,原来是在这里漏了馅儿。”

轻尘没有答话,半垂着眼帘,一针一线的密密缝着。

楚瑾瑜微微低了头,便看见她白皙动人的脸庞,长长的睫毛似蝶翅一般微微扇动,实在是美得动人心魄,心中不禁大动,不自觉的就低下头去。

正在此时,她刚好咬断了线头,抬起头来看他:“好了。”

他的唇在她脸上擦过,似是不经意,两个人却都愣住了。

“妹妹!”他忍不住低唤了一声,伸出手去,将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放入自己的大掌中,小心翼翼的握住,如珠如宝一般的珍视。

轻尘低着头没有动,白皙的耳根处却微微染了红,低声道:“你再这般欺负我,我可要去告诉舅母了。”

他一听,便微微有些急了,举起右手:“我楚瑾瑜以自己的性命发誓,此生若是存了欺负妹妹之心,定遭天打雷劈,不得好——”

一个“死”字未及出口,轻尘已经捂住了他的口,清澈的眸子中隐约有水波荡漾,脸声音也微微染了湿意:“别说了。”

“你定要信我。”他紧紧握住她的手,殷殷目光,如能灼人。

信你?她眸中的湿意更加明显,想到自己那不堪的身世,苦笑道:“我自然信你。”然而低了头,心中却忍不住哀叹——我只是,不敢信这污浊的世道。

他大喜过望!他们两人虽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是因着轻尘的性子实在是古怪,他从不敢在她面前说这样的话,只怕伤了她。而如今,他终于鼓足勇气说了出来,竟还能得到她的认同,岂不是大喜一件?

忽略了她眸中的苦涩,他将她的手置于自己胸前:“等过了年,我若然能在科举中拔得头筹,定然在金銮殿上求得圣谕,不为其他,只为妹妹!”

大喜之日-淡月新凉

半年后,初春。

“等过了年,我若然能在科举中拔得头筹,定然在金銮殿上求得圣谕,不为其他,只为妹妹!”

轻尘一觉醒来,只觉身上发冷,脸上也是冰凉的,伸手一摸,竟是满面泪痕,连那投下的软枕,也已湿了半边。

他的话,声声情切,言犹在耳,可是半年后的今天,却都成了空谈。其实也并非都是空谈,他的确是在科举中拔得头筹,是金銮殿上皇帝钦点的新科状元,却同时,成为了丞相府千金未来的夫婿。

而今日,便是大喜之日。

“姑娘醒了。”怜儿推门进来,见她起了身,忙唤人端了水进来服侍梳洗。

轻尘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那脸色有些苍白的女子,嘴角忽然绽开一抹笑意,打开胭脂盒,微微往脸上匀了一些,再看时,镜中女子已经不见了憔悴与惨淡,反倒光彩照人,恍若神仙妃子一般,美得动人心魄。

“大家还没去前院看热闹?”正在这时,外间突然传来柔儿那刻意放大了的声音,“都快些去吧,多少年没见过这样的大场面了!一个尚书令公子,一个丞相府千金,到底都是人中龙凤,那个气派——只怕不是人人都能消受得起!”语毕,已经微微带了冷哼之意。

轻尘从铜镜中看去,不意外的看到了怜儿亦是似笑非笑的神情,心中微哂,垂了眼帘淡淡道:“怜儿,今日我是不方便去前院的,回头你去帮我禀了夫人,这些日子我身子愈发不济,受不得柔儿这样尖厉的嗓子,还是将她调出园子吧。”

闻言,怜儿脸上那丝不经意间流露的幸灾乐祸便全都消失了,怔怔道:“姑娘的意思是?”

轻尘依旧只是低头把玩着手中的一只玉钗:“怜儿你何其聪明,会不懂我的意思?”

怜儿霎时间白了脸色,等到帮轻尘梳好头,便匆匆走出了房间。打起帘子出了门,方才微微松了口气,眼中的恶毒也尽数流露出来。

其实她与柔儿一样,是极度不待见这位所谓的表小姐的。外间的人不知道,但是尚书府内流传着的关于这位小姐身世的真相,也教她这个出生低微的丫鬟感到不齿。但偏偏,太太却是疼极了这位表小姐,大爷亦是一门心思都扑在她身上,仿佛对她那肮脏不堪的出身丝毫不知。但越是这样,流言越多,而府中的一众丫鬟对这位表小姐,也是愈发的不待见。

她福气不好,从这位表小姐进府开始就不得不在她身边服侍,心中有再多的不屑也不敢表现出来,直到柔儿来了,将她心中藏了多年的话统统都说了出来,她心中别提有多痛快!

她一直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没想到轻尘隐藏得更深,原来她什么都知道,却只是装作不知。今日楚瑾瑜大婚,她方才整理床铺的时候便发现了那个泪湿的枕头,心中隐隐有一种快意在流窜,听了外间柔儿故意说给轻尘听的话,心中更是舒坦。可是没想到这种快意只不过片刻,便被轻尘下了通牒。

言下之意,如果柔儿不被赶走,那么被赶走的就将是她怜儿;而柔儿被赶走之后,从此便没有人再能帮她泄愤,她就得恢复从前日日忍气吞声的日子。

“好一个宁轻尘!”

怜儿暗自咬了牙,却忽然闻得有陌生男子邪肆不羁的声音从园子外传了来:“哟,那位传说中美得倾国倾城的尚书府千金,就是住在这里吧?”

完本试读结束。

孝礼少爷点评:

《挽倾城:窈窕皇妃》这本书的情节比较接近现实,有喜有忧,有黑暗也有温暖,不是虐恋的揪心,这个构思是非常好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