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王爷好坏:爆宠渣妃
王爷好坏:爆宠渣妃

王爷好坏:爆宠渣妃

作者:晴笑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06 09:29:39

作者晴笑给大家带来了《王爷好坏:爆宠渣妃》的主要情节:车内,陆笙淡淡出了声:“往金阁寺方向走。”秋若微微惊奇,金阁寺?那不正是昨日二小姐提到的吗?主子不是答应等二小姐消息再一起去的吗,怎么今天却独自先去了?(31)她好奇着,一路坐着马车而行,却到了半路的时候,陆笙却下了马车。秋若跟在她身边,独留车夫一人留在马车上。她这么一瞧才发觉金阁寺虽然香火鼎盛,只是当中竟有这么一小段如此僻静的道路。不仅如此,金阁寺在游南山上,这儿乃是半山腰,道路的一边靠着山体,另一边却是山崖陡坡,若有不甚还是相当危险的。不过好歹路够宽敞,白日里马车往来倒也没什么危险。
展开全部

想得倒美!-晴笑

“大姐!”临近三月,天气虽有些寒意,但已经暖和许多。陆妱穿着一身蓝色长裙,腰间系着绣着浅浅桃花的白色腰带,笑容满面的样子看起来心情相当不错。

陆笙端着茶,心底闪过一丝冷笑。经过这些天,对方终于说服了李家人插手,自然是满脸得意了。

脸上,陆笙却是依旧平易近人,温和平静。“二妹是发生什么好事了,你看你脸上的笑,比我院子里的桃花都要灿烂些。”她笑吟吟问,丝毫没有攻击性。

态度温和的人总是更容易消除别人心中的戒备心。

陆笙这话其实是在心里暗讽,可态度却太温和,让陆妱未太放在心上。不过,她也稍稍收起了笑,让自己显得更自然。

虽然再过不久便可让这个绊脚石从世上永远消失了,可毕竟不可太过招摇,戏也要演足,不然又怎么取得对方信任呢!陆妱心想着,便自顾自地在陆笙边上坐下,笑眯眯道:“哪有什么好事能比我的好姐姐即将成为睿王妃来的让人高兴呀!妹妹只不过看今天天气好,正巧路过这,来找姐姐玩儿。”

陆笙一笑。“你又贫嘴了。这么今天好不容易来我轻容园一回,我看你是专门来取消姐姐的。”她吩咐了下人上茶,耐心等待对方入正题。

马上,便有丫头将准备好的茶奉上。

陆妱一点也没客气,自己将茶水倒好递了一杯给陆笙,一杯自己端起闻了一下,赞道:“好香!我就知道来姐姐这准有好东西。”

“那就多来。”陆笙回道,“都是自己亲姐妹,你想要什么直接说,姐姐都可以给你。”

呵呵,要你的命,你给不给?

陆妱心底暗道,脸上却笑着笑着忽然暗淡了。“哎,怕是以后姐姐嫁出去之后,我就没那么方便来你这蹭吃蹭喝啦。”

陆笙笑着,继续等。

只见陆妱微微皱了下眉,随后一脸担心道:“姐姐,你嫁入睿王府这事,我总觉得有点不放心。”

“你们的关心我知道,只是圣上赐婚,爹爹也不能抗旨呀。”陆笙微微叹口气,脸上也有些无奈,心中却道,来了。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陆妱也叹了口气,又抬起眼望着她,“不过姐姐,我倒是想起来上次书房内三姨娘所说的话了。那几任王妃也都是福薄的,没那个福气。要不我们选个日子,去金阁寺上香祈福吧,望菩萨多多保佑姐姐。将来我也可以多沾姐姐的光,蹭吃蹭喝蹭到睿王府,嘻嘻,羡慕死那些小姐们。”

陆笙平静望着她,依旧是那般温和,却没说话。

是呀,去金阁寺上香,然后她陆笙半路遇匪,重伤跌落山崖身亡是不是?然后李氏上位,她陆妱便可取而代之,成功加入睿王府!?

哼!想得倒美!

最初刚醒来时她尚且不确定,如今结合赐婚后陆妱一直偷偷跑去李府,陆笙终于确定了,原来赐婚后三月遇匪那一劫,是陆妱搞出来的。而那伙劫匪嘛,自然是李府的人了!

只可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陆妱是想害死她,有人布好了陷阱却容不得她死,救了她一命。

想到这,陆笙心底顿时冰冷一片。她看着眼前的陆妱,看着对方眼中越来越急切,越来越着急。她忽的轻轻一笑。“罢了罢了,如果这样你能安心的话,那依了你便是。”

陆妱憋着气,紧张到了极点,听到她的话之后,倏然松了口气笑了起来。“那什么时候确定时间,我来通知姐姐。”

“小丫头。”陆笙宠溺笑笑。

随后二人说笑了一会儿,陆妱坐了一会儿便离开轻容园。

秋若一直陪在陆笙身边,经过这些天的注意,她再笨也该明白二小姐如此天天跑李府定然是别有所图。她疑惑望了望陆妱离去的方向,却没有询问。经过上次的事,她忽然有些明白,有些事小姐不会主动告诉你,但是她若真的信任你,便会用别的方式让你明白。

正想着,陆笙又递出一袋银子。

“这一袋,布在南门一带。”她淡淡吩咐,随后又笑了笑,“秋若,明天陪我上街走走。”

秋若了悟,刚准备带着银子离开,陆笙却慢慢站起身,凑到她耳边低声吩咐了几句。秋若不解,却点头应下,临出园门,外院打扫的丫头小锦抬眼看到她,便笑笑打了声招呼,“秋若姐姐出去呀?”

秋若点点头,“注意着点听里头小姐吩咐。”说完便径自离去。

小锦应了一声,倒是边上一同打扫的小敏看着秋若怀里鼓鼓的样子,眸光一闪,随即捂住肚子蹲了下去。

“你怎么啦?”小锦看向她,“刚不还好好的吗?”

“哎哟,突然肚子疼,怕死昨儿个夜里着凉了,”小敏皱着脸,可怜巴巴地看着她,“我去趟茅房,你先一个人扫下好吗,我的好小锦。”

小锦无奈,“好吧好吧,快去快回。”

小敏应声赶紧捂着肚子出了园子,小锦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只是若有所思看着对方离开的方向,然后放下扫把进了内院。

翌日,秋若准备好所需,和陆笙悄悄出了门。

她望着一路无言的陆笙,有些好奇,“小姐,我们不坐府里的马车吗?”

陆笙摇摇头,然后戴上早已准备好的面纱,而从后门走了一会拐到了大街上。温润的眸子含笑,余光处微微瞥到从出了门便偷偷尾随身后的乞丐,脚步微停。

秋若微愣,随即转身走向乞丐轻声吩咐了几声,那名乞丐又若无其事回到了陆府后门的转角边。

主仆二人在街上雇了辆马车,随即朝南门的方向而去。陆笙闭着,一直没动,像是睡着了,又好似在思考着什么。秋若只觉得越发搞不懂主子在想什么,不明白主子这三番两次拿银两散出去是为了什么!

若说第一次是为了打发乞丐帮她监视着二小姐的一举一动,那么这次打发给南门一带呢?那可离陆府远着呢!

秋若望着马车外,直到快至城门口,她才喊停马车,随后便上了一个人坐到车夫边上。这人,正是昨日陆笙最后在她耳边吩咐她找的。

车内,陆笙淡淡出了声:“往金阁寺方向走。”

秋若微微惊奇,金阁寺?那不正是昨日二小姐提到的吗?主子不是答应等二小姐消息再一起去的吗,怎么今天却独自先去了?(31)

我可不是什么好人-晴笑

她好奇着,一路坐着马车而行,却到了半路的时候,陆笙却下了马车。

秋若跟在她身边,独留车夫一人留在马车上。她这么一瞧才发觉金阁寺虽然香火鼎盛,只是当中竟有这么一小段如此僻静的道路。不仅如此,金阁寺在游南山上,这儿乃是半山腰,道路的一边靠着山体,另一边却是山崖陡坡,若有不甚还是相当危险的。不过好歹路够宽敞,白日里马车往来倒也没什么危险。

只见陆笙踱步至陡坡边,朝下望了望对着秋若找来的人,低声缓缓问道:“不知可否在这陡坡的二米处打一个容人落入的大洞?”

那人看了看,又四处勘察了一番,点了点头。

陆笙满意笑了,又低声吩咐了几句,待对方一一确认后,这才带着秋若重新回到了车内。

一路无言回城,为了避人耳目,那工人早已在南门城外便下了马车。

秋若憋了一堆疑问,实在难受,却又碍于上次的教训只能忍着,倒是有点坐立难安难以静下心。

陆笙目光淡淡瞥了她一眼,心底却微微叹了口气。

这丫头对她的衷心毋庸置疑,可惜性子不够沉稳聪慧程度也尚且不够,留在身边照顾倒是不错,可惜替她办事的能力还是缺乏了一些。

秋若不知陆笙心底所想,只是那一瞥却让她心虚低下了头,知道自己又让主子失望了,便有些泄气拨开马车帘,瞪着窗外发呆自责。

一来一回,已将近正午,京都大街已经热闹非凡,这条主干道坐落于帝都中心地段,随处可见豪华酒楼与消遣场所,相当繁华。人多的地方,自然也少不了要饭的乞儿。

陆笙坐着坐着,却忽然喊停了马车。

只见前方桥下,有一对特殊的乞丐姐妹花。二人虽然已是满脸污垢与落魄,但那特别的气质,却与那真正的乞丐不同,有点出淤泥而不染的意思。不过其中,一人似乎双目失明,大大的眼眸黯淡着,手上却弹着一副好琴;另一人穿着男子长裤,却只有半截,显然是失去了双腿,却配着琴声唱着一副好曲。跟前,还有一块木板,写着卖身葬父四个大字!

陆笙颇有意思地望着二人,却没有马上下车的意思。温和的双目在两姐妹身上微微打量了一眼,却忽的勾起了笑。

这身卖的,倒是耐人寻味。

一个瞎子,一个断腿,普通人家谁会要两个残疾。二人虽然颇具姿色,但也真算不上上等,只是比一般人家女儿好看那么一些。买来做下人嫌碍事,纳来做小妾又觉得这姿色犯不上找个残疾,而论才情,说实话也不过中上而已。

陆笙在观望,桥边对门的望江楼上,却有人在等看戏。

“快了快了,孟聪那小子马上就要路过了。”青衣男子兴奋道。

这望江楼乃京都第一酒楼,共有五楼,每一楼都分设不同档次规格。一楼比一楼豪华高档,包厢也是一楼比一楼宽敞奢华,而伺候的下人素质,更是一楼比一楼高。这楼背后主人乃京城首富王凡,是个极为精明且顺应朝廷的商人。每年从王家上交给国库的税银至少也是占了全国的两层,每次上交王家的态度也一直相当积极,因此先帝与当今圣上偶尔出宫,也会来望江楼,算是变相鼓励!因此,这望江楼中的客人,最起码也是小康之家,绝非一般百姓人家来的起的。

“我看你千万别高兴得太早,万一真人付了钱,这半个月的茅厕你可就刷定了。”另有一人黑衣男子却凉凉出声打击他。

“谁吃饱了撑的买两个残废,嘿嘿,你等着你等着,只要孟聪一到保准中计,这次我可不会赌输了。”

望江楼上,有人隔着窗望着楼下两姐妹,兴奋讨论着。

“咳咳,”又有一人病怏怏咳着,看二人的眼神像是看两个智障。

陆笙不知楼上光景,已是坐车里等了一会。二人已是一曲终了,断腿女子落魄道着身世,有人围观看着可怜丢了一两个铜板,却无人上前卖下她们。又见女子说完又连同盲女一同三叩首后,又另弹唱起一首曲子,陆笙听着女子开了口,心中一动随即终于下了马车。

“卖身?”她走向前,目光却看着断腿女子,“多少银子?”

两姐妹显然微微一愣,停下了弹唱,脸上却无丝毫喜悦的表情。断腿女子有些迟疑,轻轻道了声:“二百两!”盲女放空着双目,安静倾着头听着。

跟在陆笙后面的秋若却皱起了眉,忍不住上前低声训斥,“二百两?就你们吗?这正常女儿家卖进来也不过十两一人。”她轻轻拉了拉陆笙衣袖,“小姐您善良温厚又极少出门,不知道外头行情,可千万别被这两个贪心丫头骗了。”

楼上,黑衣男子开始嘲弄,“啧啧,有意出价的来了。我看那辆马车可停在下面已经很久,看来这刷茅厕的活你又跑不掉喽。”

“哼!可别小看了我的脑子,我早就吩咐过她们,如果来人不是孟聪,那价格就往高了喊。谁会愿意花大价钱买两个废人啊!”对方得意反驳。

显然,若是正常人,必然是不会买的。

只不过。

“确定卖身?”陆笙温温淡淡的,好像压根没听到这价格一般。“两百两我倒是无所谓!只不过卖了身之后,你们可就真的没有反悔余地了。性命、清白,可都得任我决定。”她温和的眸微微发亮,像一朵无害绽放灿烂的花,“好好想清楚,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断腿女子微微征住,只觉得眼前女子虽然蒙着面纱看不清楚容貌,却单单一双眼依旧美得摄魂心魄。对方态度温和,语气如沐春风,可说的话却让她下意识觉得,对方买下她绝不是单纯的看她们可怜,买回去绝对是为了某种目的。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

对方确实有意买下她们!

陆笙盯着断腿女子,一旁的盲目睁着空洞的眼,虽一直未做声,却忍不住用手握紧了琴弦。

一直盯着下头的黑衣男子噗的一笑,“哈哈,瑾兰打信号了,看来对方是真有意出价。可怜啊,有人又该继续刷茅厕了。”

小说《王爷好坏:爆宠渣妃》 第5章 想得倒美!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傲霜吖点评:

《王爷好坏:爆宠渣妃》这本书平淡中带点不凡,每一个故事中都会有一个感悟,作者真的有才。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