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情到深处,缠绵入骨
情到深处,缠绵入骨

情到深处,缠绵入骨

作者:暖小苏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2-19 13:49:11

《情到深处,缠绵入骨》主要说的事情,看看暖小苏是怎么讲的:她怎么会忘了,今天是于诗诗的忌日。“你忘了?”席诺昀冰冷的话,让尤雪漫瞬间清醒,她忙垂下头回答,“我没忘,今天是诗诗的忌日。”“去跪着。”他不带任何温度的下了命令。“是,席先生!”尤雪漫心底一片冰凉。她换好衣服,早餐也没吃,就匆匆赶往了坟场。今天下着大雪,等到她到了于诗诗的坟前时,尤雪漫的头发和身上被裹成了素白,配上她苍白的脸色,瞬间苍老了许多。
展开全部

:雪中赎罪

尤雪漫心一惊,抬头对上席诺昀那双深邃幽黑的眸子。

她怎么会忘了,今天是于诗诗的忌日。

“你忘了?”

席诺昀冰冷的话,让尤雪漫瞬间清醒,她忙垂下头回答,“我没忘,今天是诗诗的忌日。”

“去跪着。”他不带任何温度的下了命令。

“是,席先生!”尤雪漫心底一片冰凉。

她换好衣服,早餐也没吃,就匆匆赶往了坟场。

今天下着大雪,等到她到了于诗诗的坟前时,尤雪漫的头发和身上被裹成了素白,配上她苍白的脸色,瞬间苍老了许多。

她跪在坟前,看着墓碑上的照片,渐渐模糊了视线,“诗诗,从你离开到现在,已经四年了。”

这四年来,席诺昀为了于诗诗没少折磨她,知道她爱画画,她最爱惜就是她的手,他就让她干粗活毁了她的手。

凡是她喜欢的,他都厌烦。

她已经放弃了一切,为他做那么多受尽屈辱的事。可在他眼中四年的陪伴,远不比死去的故人。

泪模糊了视线,也模糊了她的心,尤雪漫苦涩一笑,“诗诗,你临死前诅咒过我,说不会成全我和席诺昀在一起,你的话应验了,他从未爱过我,一点也没有。”

她的泪在雪中凝成冰珠,心里胀疼的难受,她爱了席诺昀太久,太久了,可为什么这份感情,爱的这样沉重,这样的痛。她真的痛到,难以承受了。

“尤雪漫,你来做什么?”

尤雪漫刚抬起脸,只见一身白色貂绒大衣的女人,抬手给了她一巴掌。

她的脸偏到一边,在扭过头看向她时,眼里是淡淡的冷意,“于彤,你还想怎样?”

于彤勾起红唇,凑近她耳边,“我想让你永远离开诺昀,你别想缠着他。”

话音刚落,于彤长长的指甲,狠狠扣进尤雪漫的手腕皮肤上。

“你干什么?松开我!”

尤雪漫疼的一甩手腕,她的力道不大,可于彤啊的一声,摔倒在雪地上。

尤雪漫见于彤摔倒,腿跪麻了,就爬过去要扶于彤起来。

于彤脸上是怯懦的表情,边摇头,边坐在地上蹬着腿往身后去,“尤雪漫,你别打我,别打我!”

“你说什么呢?”

尤雪漫还未明白怎么一回事,感觉到一股比寒风更加刺骨的凉意从头顶吹来,她抬头一看,对上那一双深邃又愤怒的黑眸。

“滚开!”

席诺昀将尤雪漫推倒在墓碑上,一把将于彤抱在怀里。

他脸上冰冷的线条柔和下来,用手抚摸着于彤的长发。

于彤委屈的趴在他的怀里,哽咽起来,“诺昀,还好你来了,尤雪漫好凶,她要打我!”

“别怕,彤彤,我来了,没人敢打你了!”

听着他柔声的话,尤雪漫将头从墓碑上挪开,心碎了,也冻结了。

就算没有于诗诗,他也会把全部的爱给了于诗诗的亲姐姐于彤,一样不会在心里留给她一点位置。

她想爬起,感觉到头好痛,好重,伸手一摸后脑勺,竟然摸到了一抹鲜红。

她惊恐了一会儿,想到没人会关心她,她自嘲的笑了笑,忙将手上的血用雪搓掉,跪在地上用衣服盖住血痕。

头顶一片山雨欲来的气势,让尤雪漫喘不过气,她抬头,对上他那双深邃幽黑的眸,“向她道歉,听到没有?”

尤雪漫看到于彤趴在席诺昀的怀里得逞一笑,她握起拳头,倔强的看向他,“道歉?我凭什么要向她道歉?”

:我死了,你会在乎吗?

席诺昀扣住她下巴,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就凭我亲眼看到,你推倒于彤,还要打她!”

尤雪漫的皮肤灼热了,心也被灼痛了,脸上是不屈和坚决,“我没有推倒她,都是她自己摔倒的。”

“诺昀,不要逼她道歉了。四年前,诗诗的死,她都没有愧疚道歉过,今天她推了我,怎么可能知道错?”

于彤离开席诺昀的怀抱,跪在了妹妹于诗诗的坟前,泣不成音,“妹妹……这些年来,你过得还好吗?姐姐过得一点都不好……”

泪眼婆娑的她看向尤雪漫,满是委屈和怨恨,“看着她还活着,我心里不舒服,为什么死的人不是她,而是你……我的好妹妹。”

“彤彤……你别这样,快起来,彤彤……”

席诺昀拉着于彤起身,于彤哭着不起。

尤雪漫讥讽的勾起唇角,看着于彤在坟前的闹剧,想到四年来每到今天,她都会上演这么一出生离死别的大戏。

她知道,于彤这么做就是想要席诺昀更厌恶她,惩罚她,但她知道……以后发生的事,都不可逃避,她其实也认命了。

“尤雪漫,你怎么不去死,不去死呢……”

于彤扑了过来,抓着尤雪漫的肩膀,用力的摇晃着,尤雪漫任由她摇晃着,眼角结冰的泪珠,被摇晃下来,视线却一直凝在了席诺昀阴沉冷峻的面孔上。

他一把将于彤从雪地拉起,紧紧抱在怀里,“别哭了彤彤,别难过了!”

看见瘫坐在雪地上的尤雪漫,席诺昀揪住她的头发,将她的脸拉近,咬牙切齿的说:“在这里跪上一夜,好好在这里赎罪。”

尤雪漫的心咯噔一响,冰天雪地,跪上一夜?这还真是一个残酷的惩罚。

他厌恶的甩开了她的头发,将于彤搂紧在怀里,柔声细语的安慰,“彤彤,别伤心了。像那种恶毒的女人,早晚会有报应,一定不会有好下场,我们回去。”

“嗯!”

于彤临走前,回眸看向尤雪漫,见尤雪漫苍白的脸色和外面的冰天雪地一样凄凉,她用唇语对她说——贱人,冻死你就好了!

尤雪漫模糊的视线里,他们相拥的身影越来越远,最后消失不见。

她头疼的厉害,终于坚持不住,倒在了雪地上。

冻僵冻红的双手,抓住地上的雪,倔强的眼眶终是滚落冰冷的泪水,在雪地上融化出一个个雪孔。

“席诺昀,如果我真的会有报应,不会有好下场,也是我太爱你了,爱到自己失去一切……可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丢下我?狠心……抛弃我?”

大雪,纷纷扬扬的下着。

尤雪漫再没能从地上爬起,躺在了雪地上,望着天空簌簌而下的雪花,哭了,笑了,伤心了。

最后无力的阖上眼,任由泪水滑进了口中,咸涩的痛着,难受着。

席诺昀,要是我真的死了?你会在乎我吗?那我真的死了,你会快乐了吧?

她后脑上的伤口,不断的流血,染红了她的发,她的衣,和她头下的白雪。

那蔓延而出触目惊心的红色,任由大雪怎么覆盖,都无法盖住,画出一道凄美悲凉的画面。

席诺昀将悲伤过度的于彤送回家休息,开车回家的路上,一直望着他染了血的右手心,心不安起来。

这是尤雪漫身上的血吗?她是受伤了吗?

他摇了摇头,深邃的眸染上了幽暗,“尤雪漫,这都是你的报应,你该流干身上的血,为诗诗赎罪!”

小说《情到深处,缠绵入骨》 第3章 :雪中赎罪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淑雅呀点评:

《情到深处,缠绵入骨》这部小说让我们在跌宕起伏的故事背后领悟到人性的复杂与尊严,作者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