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总裁的替嫁新妻
总裁的替嫁新妻

总裁的替嫁新妻

作者:小小北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09 09:26:01

《总裁的替嫁新妻》的主要情节是:莫西霆眼神瞬间再冷上几分。顾祁山识时务,转身大步远离了他。程曳语并不知道方才莫西霆他们曾来过,她看了一眼时间,直接回了别墅。刚进大院,管家就上前汇报道:“程小姐,有人找你。”程曳语不由得微微一惊,谁会找来这里?顺着管家的视线走过去,在大院的一角,程曳语看到了一脸平静的沈时翰。想到沈时翰对自己所做的举动,程曳语的脸色立即阴沉几分。“曳语。”沈时翰挺直了身子打招呼道。
展开全部

总裁的替嫁新妻:口是心非

难道宋晓月遇到流氓了?

“晓月!”程曳语上前去,拍了一下宋晓月的肩膀。

宋晓月吓得一缩肩膀,回过头看见是程曳语,才松了一口气。

“小语,是你啊!吓死我了。”宋晓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然后没等程曳语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就双手按住程曳语的肩膀,问程曳语:“你怎么样?莫西霆那个变态早上把你带走,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没有。我没事。”程曳语摇摇头。

大大咧咧的宋晓月也没有发现程曳语的脸颊是微微红肿着的。

程曳语回答完宋晓月的问题,问她:“你呢?发生什么事情了?早上顾祁山对你有没有怎么样?”

“快别提那个花花公子!”宋晓月往外贼头贼脑的看了一眼,程曳语顺着宋晓月的目光看过去,发现顾祁山正在路上。

宋晓月拉着程曳语的手,指了指另外一条路,用口型说:“快走。”

两个人迅速一同离开。

躲过去顾祁山以后,程曳语看着宋晓月笑了笑:“怎么?被花花公子缠住了?”

宋晓月看着程曳语取笑她的模样,叹了口气不言语。

程曳语哪里知道,不是宋晓月自己被顾祁山缠住了,而是她即将被顾祁山缠上了。

今天早上,他们走了以后,宋晓月也跑了,然后又被顾祁山堵到了公司门口,她以为顾祁山是来报那一巴掌的仇的,谁知道对方是来打听事情的。

绕来绕去,宋晓月算是听明白了,顾祁山对程曳语有意思。

程曳语嫁到莫家,嫁给莫西霆那个魔鬼,情况已经很糟糕很复杂了。

宋晓月不想让情况更加糟糕,拒绝透露程曳语的任何事情给顾祁山,结果这个花花公子简直太粘人,太难缠,宋晓月就这么被你追我赶了一路。

宋晓月看着程曳语,生性藏不住事情的她,心里第一次藏住了事情。

她不想让程曳语更加困扰,而且她决定去警告一下顾祁山,不要再缠着程曳语。

她想着,顾祁山又追来了,他帅气的身影在巷子口徘徊。

好家伙,属狗的,会闻味吧?

宋晓月看着程曳语说:“你先走,我自己应付他。”

“不行,我在这里他多少有个顾及。”程曳语眉头紧锁,一脸担心,这表兄弟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先走吧!不然让莫西霆知道了,你会有麻烦的,那个人喜怒无常的。你不招惹他尚且没好日子过呢。”宋晓月推了推程曳语的后背。

程曳语见宋晓月这么火急火燎的赶她走,还以为她对顾祁山有意思,她取笑出声:“你可看准了再决定,我觉得他不好。”

“……”宋晓月无语:“好好好。”她还是点点头。

她恋爱谈得都像一阵风,所以程曳语不以为意的走了。

程曳语刚走,顾祁山就到了宋晓月的背后:“那个女人的背影是不是程曳语?”

宋晓月脖子一僵,回过头和紧贴着她的顾祁山拉开距离:“你是鬼啊?走路没声音的?什么程曳语?你眼瞎啊?那个女人哪里像小语?我告诉你,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我警告你,离程曳语远点,不然……”宋晓月撸了撸袖子,一脸逞凶斗恨的模样。

顾祁山看到宋晓月这副护犊子的模样,情不自禁的挑了挑眉头,饶生兴趣的双手抱臂问道:“哦?那你倒是说说我在想什么。”

宋晓月见他纠缠不休,伸手猛地拽住顾祁山说道:“曳语现在再怎么说也是你嫂子,你可千万不要打她的主意!本来莫西霆性格就反复无常,要是被我知道曳语因为你受到伤害,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她毫不客气的戳穿了顾祁山的心思,顾祁山却是满不在意的耸了耸肩:“受伤?像我这么善良的人怎么可能让她受到伤害?”

“呸!”

宋晓月懒得和他费口水,恶狠狠的瞪着他,一副随时准备离开的姿态:“我最后警告你啊,你别妄想能从我这里套话,你要是再跟来我就报警了!”

“那你倒是报啊,我想问的话还多着呢。”

顾祁山的没脸没皮将宋晓月气的够呛,她真的想上前狠狠的揍他一顿,好让他清醒清醒!

不过她也不是傻子,自知和顾祁山呆一起只会浪费时间,所以她趁着顾祁山说话的机会,拔腿就跑到路边拦上一个出租车,暂时甩掉了顾祁山。

次日,程曳语并未看到莫西霆的身影,趁着他没有来别墅里碍眼,她早早出了门,来到附近的教堂。

因为母亲的关系,在每个祷告日她都会来教堂。

站在这圣洁的教堂中,程曳语情不自禁的想起了故去的母亲。

在在神圣的静谧之中,思念漫上程曳语心头,加上脑海中不自觉闪现着这段时间所发生过的事,复杂的情绪如同海浪一般,汹涌而来。

仿佛母亲就在头顶上方看着自己,程曳语紧闭着双眼,虔诚的祷告。

她将自己这段时间的烦恼、无奈,都尽数诉说。

她祈求能过的轻松一点,不要再这么辛苦挣扎。

“公司是妈妈最后的心血,不管怎样我都要保全它……求主保佑,阿门。”

闭眼的那瞬间,程曳语的眼角滑过一行清泪。

而此时,她却不知道教堂门外就站着莫西霆和顾祁山。

两人因为公事需要来这边一趟,也未想到会遇见她。

程曳语的祷告词都被他们听在耳里,顾祁山同情的目光显而易见,而莫西霆那冷若冰霜的脸只起了一点点的波澜,那双黝黑的眸子就如深不见底的潭水,谁也无法猜透他内心所想。

两人离开教堂时,顾祁山忍不住出声道:“莫西霆!曳语她现在都成这样了,你就对她好一点,不要整天拿你这张冰山脸去吓唬她。”

顾祁山的这声曳语称呼,令莫西霆眉头微皱。

他脸色骇人的斥道:“先管好你自己!我的家事,无须任何人插手。”

“哼。”

顾祁山一脸傲娇的抬起下巴来,压根不把莫西霆的冷然放在眼里,反而轻佻道:“反正我是劝说了,回头要是出事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莫西霆眼神瞬间再冷上几分。

顾祁山识时务,转身大步远离了他。

总裁的替嫁新妻:做你的春秋大梦

程曳语并不知道方才莫西霆他们曾来过,她看了一眼时间,直接回了别墅。

刚进大院,管家就上前汇报道:“程小姐,有人找你。”

程曳语不由得微微一惊,谁会找来这里?

顺着管家的视线走过去,在大院的一角,程曳语看到了一脸平静的沈时翰。

想到沈时翰对自己所做的举动,程曳语的脸色立即阴沉几分。

“曳语。”沈时翰挺直了身子打招呼道。

程曳语没好气的斜睨他一眼,“你来这干什么?”

“我来是想和你心平气和的商量一件事。”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沈时翰,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这里也不是你来的地方,你赶紧走吧!”

程曳语忿忿说完,转身便要走。

沈时翰急了,立即上前挡住了她的去路,迅速开口道:“程曳语!我知道你记恨我,也知道你现在还爱着我,可我现在心里只有兮菲一个人,如今她怀有身孕,受不了刺激,你不要因为嫉妒而再三伤害她!”

程曳语笑出了声:“你说什么?你说谁还爱你?”

沈时翰究竟哪来的自信,凭什么认为她在经过这样的事情后自己还会倾心他!

“沈时翰,你别做梦了!你算什么东西?又凭什么身份要求我让着程兮菲?她当初敢当婊,现在却承担不起后果,让你来给她擦屁股?还真是找了个十佳好男人!”

程曳语毫不留情的奚落沈时翰,但他却不信这是她的真心话。

没有爱哪来的恨?他分明就是还爱着他!

沈时翰的目光越发坚定起来:“曳语,你不用这样口是心非……算我求你了,看在我们过去的情分上,放手成全我,行不行?”

程曳语生理性的想吐。

“是你先不仁,现在却要我有情有义?不好意思,我对当圣母没什么兴趣,你少来恶心我!”

“曳语,相爱一场,何至于从……”沈时翰看程曳语油盐不进,内心着急,怎么都不相信程曳语的话,不由得上前抓住了她的肩膀,凑过身子企图吻上来。

程曳语只觉得三观被刷新,顿时一惊。

可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就听见沈时翰闷哼一声。

再看清时,他整个人狠狠栽在地上,痛的爬不起来。

程曳语惊愕抬眼,只见莫西霆冷厉的目光正一动不动的盯着沈时翰,在沈时翰好不容易挣扎爬起时,他猛然一脚踩在他后背上,冷峻得宛如杀神附体。

“敢在我家里撒野?”

“莫西霆你放开我!”

沈时翰面子尽失,愠怒不已的怒喝。

程曳语微微一惊,上前打算让莫西霆先住手。可这话还没有到嘴边,沈时翰那双阴鸷的双眸猛然朝自己投射过来。

瞬间令她感觉到背后阴风阵阵,身体一阵发寒。那还未开口的话硬生生的被咽回了肚里。

“企图给我带绿帽?程曳语,你还真是我的好妻子。”

程曳语见他误会自己了,连忙为证清白解释了一声:“你别误会,我和他并没有什么。”

“没有什么?没有什么两人在这亲亲我我?别忘了,这可是我莫家的地盘,周遭还有我莫家的人在!”

他阴冷的脸露出讽刺的笑容,恍若一把把利刃直勾勾的扎在程曳语的心头。

“放荡的女人!”

他的怒喝等于将程曳语的自尊踩在脚下肆意践踏。

只见他一把将沈时翰从地上拽起来,满腔怒意无处安放,声音藏冰低吼一声:“滚。”

撂下这话后猛地将沈时翰甩在地上,并且命人将他拖了出去。

程曳语挡住莫西霆的去路,一字一句的开口:“莫西霆你别污蔑我,我和他根本就没有做任何事情!”

哪知莫西霆一勾嘴角,轻蔑不已的将她一手推开:“少给我装!”毫不怜悯。

说完便不管程曳语在后面说什么,自顾自的进了屋子。

原本在教堂里看到程曳语祷告的场景还对她有了些许同情,可回来后却又打回了原点。

她都是自作自受!

而再次回到医院里的沈时翰不到半小时,又被程兮菲嫌弃了:“当时我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没用呢?我不过是让你给我去冲一杯牛奶,你这给我冲的什么?想烫死我吗?!”

程兮菲那尖锐的声音听的尤为刺耳,本来沈时翰被莫西霆侮辱了一番心情就不怎么好,如今好心来医院竟然还要被程兮菲如此数落,顿时心里火冒三丈,下意识地厉声反驳:“程兮菲你有病啊?我给你冲了还不行吗?你到底要怎样?”

程兮菲哪想到沈时翰竟然会突然反驳出声,而且语气还那么不好。顿时心里一阵委屈,想到之前他在程曳语他们面前那副窝囊的样子,心里的火气更甚,矛盾一触即发:“沈时翰你竟然敢这样对我?”

她气急败坏的从病床上坐起来,不顾自己的肚子咄咄逼人的指着沈时翰的胸膛嘲讽:“我都怀了你的孩子你就这样对我,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难道你心里还惦记着程曳语那小贱人吗?”

沈时翰看着她的肚子,强制隐忍心里翻腾的情绪,不想和程兮菲吵闹,遂背过身子走出了病房。

程兮菲猛地抓住他的手腕,跟着他来到了楼道口:“你就对我这么不耐烦吗?沈时翰你给我说清楚!”

争吵间,沈时翰也彻底的失去了耐心,只见他突然扬手,而就在这刹那,程兮菲重心不稳,整个身子猛地往后栽去!

顿时她重重着地,顺着楼梯直直的滚了下去。

沈时翰没想到会失手将她推下楼,吓的脸色苍白。

而就在这时,刚走到这阶楼梯的宋晓月看到了从楼梯上滚落来的人,她连忙上前想要抓住她,可无奈没那力气,一直到程兮菲道在楼梯的平坦处,她才缓过神来。

“你没事吧?!醒醒!”

宋晓月吓了一跳,上前马上查看了一番,当她看到是程曳语的脸时,震惊不已。

就在这时候,沈时翰突然从楼上跑下来,惊慌失措的喊道:“兮菲,兮菲你怎么了?”

下一秒,他抱着程兮菲的身子,朝宋晓月恶狠狠的投去目光:“你把兮菲怎么了?”

小说《总裁的替嫁新妻》 第15章 口是心非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滨海呀点评:

《总裁的替嫁新妻》很好看,好多年没有看到如此佳作,作者小小北加油,最好每天多更几章,速度,给五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