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呆萌妈咪别想逃
呆萌妈咪别想逃

呆萌妈咪别想逃

作者:稣若华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5 16:48:26

作者稣若华给大家带来了《呆萌妈咪别想逃》的主要情节:沈陆衡侧眸看了一眼眼前烟熏妆,假睫毛,头发染得红的白的绿的都有的怪物,眼角一抽,步子走的比刚才更急了。 夏子安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了,她转过头看沈陆衡的背影,那身西装是她亲手挑的,很合身很舒适。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他穿。 一直到沈陆衡的脚步声完全消失,她这才放松了下来。 “还好老娘我今天化了丑不拉几的妆……等会儿!?” 那个方向似乎是酒吧门口的方向?
展开全部

1-:说起来都是演技

  “我去!刺激了!”夏子安刚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了靠在拐角正在打电话的一个熟悉的身影,本想冲回自己的包间,却没想到那个男人却向他迎面走来。

  夏子安故作镇定的看向来人。

  “沈总好。”没想到跑出来和闺蜜一起泡个吧也会遇到自家老公,这世界还真是……太小了!

  沈陆衡侧眸看了一眼眼前烟熏妆,假睫毛,头发染得红的白的绿的都有的怪物,眼角一抽,步子走的比刚才更急了。

  夏子安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了,她转过头看沈陆衡的背影,那身西装是她亲手挑的,很合身很舒适。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他穿。

  一直到沈陆衡的脚步声完全消失,她这才放松了下来。

  “还好老娘我今天化了丑不拉几的妆……等会儿!?”

  那个方向似乎是酒吧门口的方向?

  夏子安顿时脚下生风,匆匆跑回包厢和梁月道别之后就直接冲上了出租车。

  这要是被沈陆衡那个挑刺王发现自己没在家里,那她哪里还有活路。别说是沈陆衡了,她老爸肯定第一个宰了她!

  这就是家族婚姻牺牲者的悲哀了吧。

  回了家,浴室里是她早就准备好的牛奶,卸了妆容,泡在尚有余温的牛奶中,不过十分多钟的时间,别墅外就传来了引擎声。

  回来了?!

  扑腾着从浴缸中起来,夏子安穿上浴袍,一个箭步就扑在床上。

  原本就白皙如雪的肌肤因为沐浴过,带着浅浅的粉色,配合着这浅灰色的被褥显得格外诱人。

  还没等夏子安的心律平缓下来,房门就直接被打开了。

  “夏子安。”男人的声音低沉浑厚,没有进门,只是靠在门口。

  本想就这么装睡的夏子安听到那个男人这么一本正经的叫自己的名字,心中漏了一拍。

  不会是自己偷溜出去被发现了吧。

  半年前在于沈陆衡签合约的时候已经谈定。甲方沈陆衡,帮助乙方夏子安的夏氏企业进入国企前百强,而乙方夏子安则需要在一年内给甲方孕育一个孩子,且期间内一切行动未经甲方允许,不得私自进行。

  夏子安坐起身子,装作刚睡醒的样子,揉着惺忪的睡眼,看向站在门口一脸疲惫的沈陆衡。

  “给你半个小时,收拾好你所有的东西,从沈家滚出去。”

  他折身就要离开,夏子安掀开被子就冲下了床,浴袍松松垮垮的挂在肩头,她从背后抱住了沈陆衡的窄腰,毛茸茸的小脑袋靠在他的宽厚的背上。

  “为什么?”依旧是软软的声音,在这个家里,她一贯是这么面对他的。

  家族利益的牺牲品,自然是要以这个金主爸爸的喜好优先,在这栋冰冷的别墅里,她从来没有属于自己的自由,包括她的情绪,她的喜好,和她的心。

  “我不喜欢别人碰过的东西。”沈陆衡强硬的掰开了夏子安的手,低头看了一眼腕表,“你还有二十六分钟。”

  “我犯了什么错?”夏子安不解,小声问道。

  沈陆衡终究没有回答他的话,留给她的只有一个高挑的背影。

  半小时之前她在酒吧看到的那件她挑选的西装,已经没有穿在沈陆衡身上了,明明是冻风时作的秋夜,他却只穿着一件内衬。

  不甘心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被赶出去,夏子安一鼓作气上前,拉住了他的手腕:“我给你买的那件西装呢?”

  “丢了。”沈陆衡字字如刀,插在夏子安的心口。

  她心里清楚的很,他的丢了,不是弄丢了,而是真的让人随随便便丢在某个犄角旮旯里头了,再也找不回来的那种。

  “那我们的合约呢?”

  ……

  别墅外的街道格外的清冷,夏子安走在月光笼罩的街上,顺手将手上的卡丢进了黄色的垃圾桶里。

  “这张卡就当作是违约金。”

  沈陆衡的话就像是一根利刺,可是夏子安依旧是没有想明白。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

  安康街,最繁华的街道上,夏子安抬头看向电子大频幕,眼泪倏而落下来了。

  “据悉,夏氏企业千金夏子安,于今日下午被捉奸于杭州国际大酒店……”

  捉奸?

  夏子安冷笑一声,她今天下午一直都跟梁月在一起,怎么可能在什么杭州国际大酒店。

  她将手机开机,迅速地翻找到了梁月的电话。

  这一盆脏水泼下来,完蛋的不光是她的清白名誉,还有整个夏家。

  电话才响了两声就被接起,听见电话那头一声熟悉的“喂”,夏子安的眼泪就怎么也止不住了。

  她哽咽着,许久才说出一句话:“月月,沈陆衡把我赶出来了……”

  周遭尽是川流不息的车辆的汽笛声,夏子安将手机放在耳边,抬头盯着电子屏幕,想要在看一眼沈陆衡那盛世美颜。

  结婚这小半年,好不容易她才开始不排斥这个如她名字一样和煦的男子,突然一瞬间让她好不容易付出的那么点感情,付诸东流。

  不舍得,不甘心,都是有的……

  更多的还是疑惑不解。

  只是下一刻,电子屏幕上出现的新闻就让夏子安整个人都僵住了。

  “今日晚八点,顾氏集团总裁沈陆衡以与梁氏集团千金梁月订婚,两人大方在官微上晒出订婚戒指,举止亲密……”

  夏子安挂断电话,手机陡然坠地。

  紧接着又是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夏子安在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一刻没有接通。

  手机自动转留言消息:“夏子安!你这个不孝女,老子千方百计把你送到沈陆衡身边,结果你给我捅出这么个篓子,现在沈陆衡撤去对我们家所有的援助,我们夏家的脸面全都被你这个贱蹄子丢光了!”

  骂骂咧咧的消息一直没有停歇,甚至在被沈陆衡赶出家门的最后一刻,都在想着为夏家争取利益的夏子安,终于忍不住蹲在街头彻底哭出声来。

  她早该知道的,她不过就是她父亲的一个商业品,现在没有了沈陆衡,她就是个弃子,是个垃圾……

2-:回到肮脏的世界

  坐在粤索大桥的栏杆上,江风呼啸得厉害,夏子安原本紧攥着栏杆的双手一松,身子后倾,紧接着就是风从衣领灌进全身,充斥五感的呼呼声。

  很寂静,很纯粹。

  不知为何,竟有点喜欢这种纯粹的感觉……这肮脏的世界。

  六年后的纽约街头。

  “妈咪,你要回去找那个野男人吗?”穿着背带裤的小男孩眉角微微皱起,努力掩盖自己心中的不悦。

  女人停下脚步,蹲下身子轻轻的掐了一下小男孩就像白瓷一般的脸颊:“妈咪这是回去工作。”

  “可是我看到你书里面夹着的那张照片了。”

  女人一咽,没有再说话。

  “那是我爸爸,对吗?”男孩抬起头,但依旧没有等到女人的回答。

  “安安……”街角传来一声呼喊,女人下意识的回头看去,手上拿着的护照就被男孩抢走了。

  女人气喘吁吁的停在她面前:“夏子安,你太过分了,还想把孩子直接甩给我就走人!”

  “甜甜,这是公司派我去的临时任务,就一个月,一个月我就回来了,我不是给你留了信了嘛。”夏子安没想到萧甜和夏璟都会追出来,看了一眼机票的时间,不禁有些头疼。

  她就知道,只要被这一大一小两只抓到,她准没有离开的可能性。

  “那我也要跟这去!”夏璟攥住夏子安的手,仰头目光坚定的说到。

  “我也要去!”萧甜立马抓住了夏子安的另一只手,“你可是我的饭票,你跑了,我这一个月恐怕都要饿肚子了。”

  夏子安就差给萧甜一个爆栗,明明是建筑修复的一把手,国外哪个不是争先恐后地拉着她去修复古建筑,一天的薪资都快赶得上她一个月的了,还天天哭穷!

  “我登机来不及了,你们行李都没带……”

  正说着,夏子安就听到刹车声落在自己身后。一转身,就看到夏璟和萧甜都已经坐上了出租车。

  “行李什么的,我们早就收拾好了,快上车!”萧甜腆着脸笑,招呼着夏子安。

  合着都是有备而来!

  夏子安气呼呼地将行李箱放到了车后座,坐在夏璟身旁。

  她的目光一直看向窗外,没有看到夏璟盯着她那复杂的眼神。

  “酒店你订了吗?”刚下飞机,夏子安就对着萧甜询问道。

  萧甜费力地将自己的行李抬上了出租车,喘息着对夏子安翻了一个白眼:“都等你想到,黄花菜都凉了。”

  橘洲酒店。

  夏子安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甜甜,你什么时候这么舍得花钱了?”

  乳白色的地砖,偌大的落地窗配上米黄色的窗帘,橙黄色的灯光衬得整个房间都极具格调,莫说是床榻,就连窗框上都是栩栩如生的木雕。

  “好像是说这家酒店要转让了,这几天有活动,我看着性价比比较高,所以才订的这个房间。”萧甜满不在意的回答道,她才不会告诉夏子安这两间房间总共也就花了四百块多块。

  夏子安刚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就坐在桌面开始忙活自己的事情。夏璟抱着自己的平板电脑坐在床上,一脸怨念的看着从萧甜离开之后一双在键盘上的手就没有停下来过的夏子安。

  他就知道,他家妈咪从来都是把工作看的比命还要重的,刚下飞机连个时差都不倒,就在这儿一坐就是两个多小时。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已经是傍晚六点多的光景。

  夏璟又瞥了一眼纹丝不动的夏子安,长叹了一口气,放下了自己手上的平板电脑,出了房间。

  夏子安回头看了一眼夏璟的背影,才知道自己肯定是又工作狂的老毛病又犯了。

  身为一个母亲,还总是要孩子操心自己,说起来也是她的不称职。

  垫着脚尖按下电梯的下行按钮,夏璟神情严肃地等着电梯。

  “也不知道这家酒店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国外的食物和国内有什么不一样。”深思着,只听见“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夏璟下意识的想要走进去,却看到了站在电梯里的男人。

  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那双眼睛里透着凌厉,还有洞悉一切的力量。

  夏璟的心下意识的颤了一下,但是没有犹豫,举步走了进去。

  背对着男人,夏璟没有看到男人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敛去了。

  这个小男孩,为什么跟小时候的自己长得有七八分相似?

小说《呆萌妈咪别想逃》 第1章 :说起来都是演技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芳洲小娘子点评:

独爱稣若华文笔紧凑,文章框架结构严谨,内容曲折真情实感拨人心弦,强烈推荐,一定要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