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魔帝狂宠逆天妃
魔帝狂宠逆天妃

魔帝狂宠逆天妃

作者:锦池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1 11:46:33

独家古代言情小说《魔帝狂宠逆天妃》由锦池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男人虽未曾抬头,却敏感地捕捉到了她的疑惑,为了驯服这只荒蛮野珍兽送给她当灵宠,他可是花了不少功夫。原本,他是打算告诉她,这狐狸身体里流动着属于他的灵法,可瞧着她那绷紧的小脸,他便是忍不住戏虐道:“我是它爹爹,自然能与它交流。”这是什么鬼答案!宿浅尘的眉头拧地更紧了。邪魅男人和萌媚银狐,这画面怎么看怎么养眼。宿浅尘却完全不感兴趣,她只是清冷的盯着那男人的脸再次问,“你怎么来了?”
展开全部

9-我想你了

宿浅尘看着他那双好似有月光流转的眸,忍不住皱眉,“你怎么来了?”

男人看着她涂满了药膏的绷紧小脸,上扬的唇角挂上了一丝莞尔,这丫头还真是冷漠的让人浑身发寒呐。

“爹爹!”

原本趴在枕头旁熟睡的银狐竖起耳朵睁开眼睛,当看见男人时,欢喜而乖顺地走了过来,毛茸茸地小三角脸一下下磨蹭着男人的手背。

男人伸出修长且圆润的指尖点在它肉肉的鼻尖上,“可有乖乖陪着你娘亲?”

银狐眨了眨圆溜溜的芝麻眼,“有哒!”

“乖。”

男人奖赏似的用手轻轻摩挲着那额头上的雪白绒毛,银狐像是极其贪恋这种触摸,舒服地眯起眼睛。

宿浅尘皱眉,这男人能听见银狐说话!

男人虽未曾抬头,却敏感地捕捉到了她的疑惑,为了驯服这只荒蛮野珍兽送给她当灵宠,他可是花了不少功夫。

原本,他是打算告诉她,这狐狸身体里流动着属于他的灵法,可瞧着她那绷紧的小脸,他便是忍不住戏虐道:“我是它爹爹,自然能与它交流。”

这是什么鬼答案!

宿浅尘的眉头拧地更紧了。

邪魅男人和萌媚银狐,这画面怎么看怎么养眼。

宿浅尘却完全不感兴趣,她只是清冷的盯着那男人的脸再次问,“你怎么来了?”

男人眯眼浅笑,媚态横生,“我想你了,所以就来了。”

宿浅尘直接回,“我不想你,你可以走了。”

“……”

正享受着男人抚摸的银狐禁了禁湿哒哒的小鼻子,当闻见一丝若有似无的火药味时,它赶紧从男人修长的五指下溜走,乖乖地回到枕边窝回成了一个团。

它的爹爹和娘亲怕是才见面就要打起来了……

宿浅尘觉得自己已经把‘滚’字诠释的很清楚了,可未曾想某妖孽不但装聋作哑,更是倾身靠来,举起双臂将她囚禁在了自己的胸前。

看着她倔强而又清冷的小脸,他笑颜如花,低醇的嗓音好听到近似哄骗,“没关系,我想你就够了。”

从来没有过与异性如此亲密的她石化了……

男人很享受宿浅尘片刻的呆愣,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能稍微表现的‘乖顺’一些。

变本加厉地,他薄透的唇似有似无刮蹭着她晶莹到几乎透明的耳朵,期待着她接下来该是一种怎样的反应。

“你……”

“嗯?”

“你若是想报恩,便去给我找些药材来。”

“……”

这次,轮到男人石化了。

他存于这世上,最擅长的便是掌控人心,可却不曾料到这小丫头的心竟是连他都看不透猜不到的。

宿浅尘从不曾和异性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想了半天,她只能将男人这一系列的举动归结为报恩。

“呵……”

静默了半晌的男人低笑出声,修长的手臂穿过她的脖颈和膝盖,蓦地将她打横抱起。

“干嘛?”

“自然是如你所愿。”

男人抱着宿浅尘走出屋子,夜色宁静,将军府被笼罩在一片的银辉之中。

有凉风吹过,宿浅尘下意识地往男人的怀里缩了缩,才刚睡觉的时候脱了鞋袜,虽是初夏,但夜晚的凉风直吹在光着的双脚上,还是让体虚的她觉得不适。

“很冷么?”男人腾出一只手握住她的脚,她的脚很小,柔软细滑,只是凉得好似没有温度。

“没事。”宿浅尘想要缩回脚,她早已习惯隐忍背负起一切。

“别动。”男人再次握紧了她的双脚,轻甩自己的云纹阔袖将它们包裹在了其中。

他身上的冷香味道很好闻,最起码宿浅尘并不反感。

一炷香的功夫,男人轻车熟路的抱着宿浅尘来到了将军府深处的某一个屋子前。

“这里是将军府的药材房,你想要的东西就在这里面。”

虽眼前的屋门紧闭着,但那浓浓的药香却逃不过宿浅尘的嗅觉,不过她现在的注意力却并不在那扇门里面,而是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这装满药材的房间在将军府的最深处,而他一路走来竟是一丁点的弯路都没绕过!

“你为何会对将军府如此熟悉?”宿浅尘戒备眯起眼睛,盯着男人刀削般的侧脸,“你究竟是谁?!”

10-闭门养伤

“那边有声音。”

“过去看看!”

不远处闪烁起了火把的光亮,有几个在府里巡逻的小厮拎着木棍往这边走来。

宿浅尘微微皱眉,她现在是宿家废材小姐,深更半夜的和一个陌生男人在府里私会,这种事情解释起来并没有那么的容易。

她现在的名声已经足够烂,没必要在这个时候雪上加霜。

“噗!”一小簇淡蓝色的荧光于男人的手心之中凝聚而起,就在那些小厮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恍惚可见四五个愈发清晰的身影的时候,男人将那团萤火轻飘飘地甩上了半空中。

好似一掐就灭的萤火瞬间变成了一只火焰蓝蝶,挥舞着盈盈翅膀围在男人的周身不停地转着圈。

前来巡视的小厮们已经迎面走来,可他们却根本没有发现宿浅尘和男人的存在!

宿浅尘惊讶的看着那还在旋转飞舞着的蓝蝶,如此不起眼的一个小物件竟是一个可以将活人隐藏的屏障!

男人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抱着她大摇大摆地与那些小厮擦肩而过,薄薄的唇轻轻动了动,回答了她刚刚的问题,“我有很多身份,但是于你……我只是你儿子的爹爹而已。”

宿浅尘拧眉,“我没有儿子。”

男人轻声浅笑,“你这话若是给那小狐狸听见,恐怕它要伤心好久的才是,好好待它,我保证它一定会给你超出你付出的回报。”

宿浅尘知道,这个男人在逃避自己的问题,不过她选择不予追问,这个男人危险而又强大,若是当真撕破脸,对现在她的来说没有半点好处。

回到了屋子,男人将宿浅尘轻轻放在床榻上,又细心地给她掖好了被角,“好好睡一觉,以宿震疼爱你的程度,只要你开口他绝不会吝啬那些药材。”

男人知道,宿浅尘虽不再问不再说,但对他的防备却是明显的有增无减。

虽再无枷锁束缚他的手脚,但三百年的禁锢压制了他太多的灵法,若是重见天日还是需要等的,所以现在他的身份还需要隐藏,不然惊动了‘上面’的那些……势必会引起一场天翻地覆的浩劫。

他自是不怕血流成河脚踩枯骨,他只怕守不住自己想要守护的。

第二天,宿浅尘亲自开口管宿震要了一些药材,宿震开始还有些犹豫,不过后来与季润秋一商量,不管宿浅尘要那些个药材做啥,只要她能耐着性子专心在府里养伤,便由着她去就是了。

从这天开始,将军府大大小小的药材成斤成斤地往宿浅尘的院子里送,大夫们虽每天依旧会来把脉开药,但没人知道那些苦森森的药汁最后都被倒进了花盆里。

并不是他们的药方不对,而是宿浅尘嫌弃那些药来得太慢了。

就跟明明可以走直路,却非要弯弯绕绕才能抵达终点是一样的。

五天后,宿浅尘身上的伤倒是在自己的调养下好的七七八八了,不过那张被划花了的脸却仍旧恐怖异常,白肉翻起,血丝可见,就好像几条毛毛虫长在了脸上。

季润秋红着眼睛,心疼的嘴都在颤抖着,“浅尘莫怕,奶奶一定想办法治好你的脸,我宿家的宝贝怎能让别人比了下去!”

“咳……”宿震微微皱眉,“浅尘身体无大碍就好,其他的慢慢来也不迟。”

季润秋愣了愣,随后擦干眼泪拉住宿浅尘的手,“对,对,浅尘只要健健康康的就好。”

宿浅尘虽面上没说什么,但她一眼就看出宿家二老目光闪烁,欲言又止,他们有事情在瞒着她!

小说《魔帝狂宠逆天妃》 第9章 我想你了 试读结束。

邻家怡和点评:

《魔帝狂宠逆天妃》的内容很精彩,好评,结尾写的也挺好,基本上都交代了,意犹未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