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神医嫡妃太狂傲
神医嫡妃太狂傲

神医嫡妃太狂傲

作者:慕绯然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1 09:42:26

《神医嫡妃太狂傲》,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慕绯然,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兰青惊住了,樱唇微动。谁都知道姑娘一向最孝顺苏姨娘了,从来是随叫随到。“海棠,”凤千尘抓起那个绣花荷包把玩着,荷包里隐约露出一个银针包,“你去回了吧。”海棠的目光落在了那个银针包上,脑海中又想起了回春堂的一幕幕,心里就发虚,屈膝领命:“是,姑娘。”海棠当然注意到了兰青那欲言又止的神情,她也不想得罪苏姨娘和杨嬷嬷,可是她心里苦啊。杨嬷嬷还有苏姨娘撑腰,自己可没有……
展开全部

打了-慕绯然

兰青正好打帘进来,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连手里的帕子飘了下去也没意识到。

兰青脱口惊叫,却见自家那个娇弱的姑娘身子微侧就敏捷地避开了杨嬷嬷的攻击,跟着反手一把夺过了那把戒尺,“啪”的一声,戒尺毫不留情地打在了杨嬷嬷的手背处。

“哎呦!”

一声粗嘎的惨叫声如杀猪般响起,几乎掀翻了屋顶。

杨嬷嬷痛得五官扭曲,神情可怖,两眼瞪得如凸出的铜铃般。

“姑娘,你竟然敢打我!!”

杨嬷嬷冲着凤千尘尖声喊道,一时气得忘了自称奴婢。

兰青和那青衣小丫鬟都傻眼了,一动不动地僵立原处,那方帕子飘飘荡荡地落在了光鉴如镜的青石板地面上。

杨嬷嬷喘了口气,怒气冲冲地又道:“姑娘,奴婢是奉了苏姨娘的命令来帮衬姑娘的,自认是尽心竭力,姑娘如今竟然如此对待奴婢,实在让人心寒。那奴婢就只能去苏姨娘那里好好说道说道了。”

相比形容激愤的杨嬷嬷,凤千尘冷静得出奇,眸子清亮,灵气逼人。

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慢悠悠地朝杨嬷嬷走近了一步,把左手的戒尺在掌心随意地敲了敲,身上自然而然就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气息。

此刻的杨嬷嬷犹如惊弓之鸟般一下子就连退两步。

她也觉得有些丢脑,恼羞成怒道:“奴婢这就去找苏姨娘,姑娘您可别后悔。”

杨嬷嬷拂袖而去,走到门帘前时,一脚踩在了兰青的那方帕子上,又粗鲁地一把推开了兰青,带着那青衣小丫鬟气呼呼地走了。

门帘被她挑起,又猛然落下,门帘的一串串珠串在半空中摇晃着,颗颗珠子互相撞击,发出轻脆的声响。

海棠看着那跳跃不已的珠串,心头忐忑不安,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似的。

“姑娘。”虽然她觉得姑娘是不会听自己劝的,但还是忍不住说道,“杨嬷嬷一定会去找苏姨娘告状的。”

“那又如何?”凤千尘一边说,一边取下脸上的面纱,面纱下的那道伤痕一下子就暴露在了空气中。

不过才一夜,她脸上那道伤痕当然不可能痊愈,伤口上涂着昨天千金堂的张大夫给的药膏,淡绿色的药膏与殷红的血肉混在一起,让人不忍直视。

海棠的目光下意识地从那道伤口上避开了。

凤千尘随手把手里的戒尺放在了桌上,漫不经心地说道:“我是姨娘生的,杨嬷嬷只是一个下人,姨娘会帮谁,还不清楚吗?”凤千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兰青终于反应了过来,俯身捡起地上那方多了半只脚印的帕子,缓缓地走到了海棠身旁。

两个丫鬟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心知肚明:毫无疑问,苏姨娘当然是会帮杨嬷嬷。

海棠心里叹气,有时候她觉得二姑娘变了,可有时候又觉得姑娘还是没变,还是那么天真,哎,母女间血浓于水,只要苏姨娘在姑娘面前哭上一哭,她立刻就会心软了,就像以前一样。

兰青眸光微闪,欲言又止,最后只是道:“姑娘,热水准备好了。”

凤千尘嗯了一声,伸了个懒腰,朝着净房方向去了。

前世,她作为军医去过各种条件艰难、资源匮乏的战场,这让她养成了一种安之若素的习惯,无论是艰难还是舒适,日子总要过下去。不过,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她当然会选择让自己更舒服的生活方式。

在两个丫鬟的服侍下,凤千尘很快沐浴更衣,然后就坐在梳妆台前,由着丫鬟给她绞干头发。

凤千尘静静地坐在梳妆台前,透过昏黄的菱花镜,打量着周围。

少女的闺房最多也不过八九平,靠墙摆着一张挂着青色纱帐的榉木雕葫芦架子床,另一边摆着两个同样材质的顶柜,对面是一个雕着牡丹莲花纹的梳妆台,靠窗放着两把玫瑰椅并一个小方几,布置得简洁素雅。

凤千尘昨晚已经把这间屋子细细地翻了一遍,这里实在是没什么能拿出去当的东西了,零星一些首饰也都是有侯府印记的,当不了。

她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看了看梳妆台上那个瘪瘪的荷包。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这时,兰青抬手拿起了放在荷包旁的一个粉彩瓷罐,打开了盖子,露出罐子里白如羊脂的膏体,散发着一股如兰似莲的沁香。

凤千尘动了动鼻子,柳眉轻扬,忽然出声问道:“这是哪儿来的?”

“姑娘,这是夫人赏的面脂,是燕婉斋的。”兰青答道,“燕婉斋那可是京城最好的胭脂铺子,这府里的姑娘中,只有您和大姑娘一人一罐。”

兰青一说到这燕婉斋的面脂,便是神采飞扬,这京城的姑娘家谁不希望有一罐燕婉斋的面脂。

确实是“好东西”啊……有点意思。

凤千尘的唇角几不可见地勾了勾,眼波轻动,慢悠悠地说道:“不用抹了。”

兰青虽不明所以,但还是应了一声,她正要把那罐面脂放回梳妆台上,就听一个小丫鬟的声音在帘子外响起:“姑娘,敛秋姐姐来了,说是姨娘让姑娘过去一趟兰雪院。”

敛秋是苏姨娘的贴身丫鬟。

兰青拿着面脂的手登时就停顿在了半空中,可想而知,一定是杨嬷嬷去找苏姨娘告状了。

不孝-慕绯然

凤千尘透过菱花镜与海棠四目对视,铜镜中映出的影像其实略显模糊,可是海棠却不敢直视凤千尘过分明亮的眼眸,心一惊,连忙移开了目光,耳边响起凤千尘清冷如水的声音:

“我的脸伤了,母亲让我好好休养,不用去她那边晨昏定省了。想必姨娘也疼惜我,不会让我跑一趟的。”

兰青惊住了,樱唇微动。

谁都知道姑娘一向最孝顺苏姨娘了,从来是随叫随到。

“海棠,”凤千尘抓起那个绣花荷包把玩着,荷包里隐约露出一个银针包,“你去回了吧。”

海棠的目光落在了那个银针包上,脑海中又想起了回春堂的一幕幕,心里就发虚,屈膝领命:“是,姑娘。”

海棠当然注意到了兰青那欲言又止的神情,她也不想得罪苏姨娘和杨嬷嬷,可是她心里苦啊。

杨嬷嬷还有苏姨娘撑腰,自己可没有……

家里的哥哥正愁没银子娶媳妇呢,以姑娘如今的性子,颇有几分独断独行的霸道,由不得别人对她说不,要是自己在这个时候被姑娘赶走,那么她老子娘肯定会为了彩礼随便把自己嫁出去的。

海棠咽了咽口水,打帘出去了。

她带着这个小丫鬟出了屋,就见一个鹅蛋脸的蓝衣丫鬟捏着一方绣花帕子正等在廊下,目露不耐。

平日里,敛秋来这里给苏姨娘传话,从来都是直接进屋的,可是今天却被小丫鬟拦在了屋外,心里正不舒坦呢。

她看到海棠出来,却没见凤千尘,没好气地问道:“海棠,姑娘呢?”

海棠木着脸,如实地把凤千尘的原话一字不差地转述了一遍。

敛秋难以置信地拔高嗓门道:“你说什么?!”

二姑娘竟然不打算去见姨娘?!

这怎么可能呢!

昨天二姑娘刚伤了脸,但一听到姨娘找她,立刻就去了;半个月前,二姑娘发着高烧,得知姨娘身子不适,顾不上喝药就去了兰雪院……今天二姑娘这是吃错了什么药?!

敛秋不快地再问道:“二姑娘可知道姨娘是有‘要事’找她?”

敛秋蓄意在“要事”这两个字上加重音量。

海棠木然一笑。

姑娘什么都“知道”,是苏姨娘什么也“不知道”,姑娘昨日毁容后就性情大变了。

敛秋今天在响月苑连着碰了两个钉子,心里愈发不满,忍着心头的不悦,如连珠炮似的说道:

“海棠,杨嬷嬷可是姨娘给二姑娘的,二姑娘什么也没和姨娘商量,不但打伤了杨嬷嬷,还把杨嬷嬷赶了出去。”

“姨娘现在可是伤透了心,刚刚还哭得差点晕厥了过去!”

“姑娘如今是连姨娘都不在意了?!这可是不孝!!”

无论敛秋说什么,海棠都不接话,就像是哑了似的,只是呆呆地微笑以对,这让敛秋仿佛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白费力气。

敛秋狠狠地一甩袖,丢下一句“看我回去不跟姨娘说”,就气匆匆地走了。

她心里憋着一口气,回兰雪院的一路上怒火非但没有消散,反而持续升高,等见到苏姨娘时,就像火山似的爆发了出来:

“姨娘,二姑娘目中无人,都没见奴婢。”

“她还说,夫人都免了她的晨昏定省,您这生母还故意折腾她!”

“姨娘,奴婢瞅着,二姑娘这是拿夫人来压您呢。”

随着敛秋的声声斥责,屋子里的气氛渐渐凝重起来,其他丫鬟们全部面面相觑,掩不住眼底的惊讶。

杨嬷嬷在一旁连连点头,颇有几分感同身受的意味,帮腔道:“姨娘,您也看到了,二姑娘这也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都不把您放在眼里了。”

苏姨娘就坐在一张酸枝木罗汉床上,眉心似蹙非蹙,脖颈间露出一段纤细秀雅的脖子,柔弱易折。

“我知道,千尘她是在怪我呢!”苏姨娘拿着一方丝帕按了按眼角,楚楚可怜地说道,“千尘的脸被三姑娘伤了,我却没能给她做主,甚至都没能给她请个大夫。”

敛秋眉宇深锁,连忙安慰道:“这怎么能怪姨娘您呢。老夫人已经给二姑娘请了千金堂的张大夫了,姨娘您又怎么能越过老夫人呢!”

苏姨娘依旧愁眉不展。

“姨娘,是二姐姐太不懂事了!”

这时,坐在苏姨娘右手边的一个小姑娘皱着眉头出声道。

她不过才十岁左右的年纪,穿着一件鹅黄色绣莲花襦裙,浓密乌黑的头发梳了一对鬏鬏头,身形娇小,容貌十分可爱,此刻一张精致的小脸板起,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

“千容,这不怪千尘。”苏姨娘轻轻叹了一口气,声音柔柔弱弱,“谁让千尘她不是从夫人肚子里爬出来的呢,我只是个姨娘,给不了她最好的。”

苏姨娘神情哀伤,一双美眸里含着淡淡的泪水,看起来分外让人心疼。

“姨娘别伤心了。您还有我呢。”凤千容依恋地倚在苏姨娘娇软纤细的身子上,安慰道,“我这就去找二姐姐,让二姐姐过来和您道歉。”

说着,凤千容就从罗汉床上站了起来,却被苏姨娘唤住了:“千容,你还是别去了,别为了我让你们姐妹不和……”

“姨娘,您时常教导我,百善孝为先。我是妹妹,怎么也不能看着二姐姐行差踏错,姨娘您不用劝我了。”

凤千容是个有主意的,对着苏姨娘福了福后,就风风火火地走了。

“姨娘,五姑娘一向孝顺您,您就让她去吧。”敛秋感慨地说道。

“是啊。”苏姨娘感动地看着凤千容的背影,轻轻地叹息道,“千容是个好孩子。”

也不枉她把这丫头养在膝下多年。

她的叹息声才逸出唇畔,就被窗外“簌簌”的树枝摇曳声压了过去。

小说《神医嫡妃太狂傲》 第17章 打了 试读结束。

一只高昂呀点评:

《神医嫡妃太狂傲》这书写的很好!!还望再接再厉,这书写的好,要的就是这种!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