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恋你一世的温柔
恋你一世的温柔

恋你一世的温柔

作者:恋十年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09 11:27:56

恋十年的书《恋你一世的温柔》主要讲述了:三杯酒喝完,我讪笑着坐到他旁边,和他保持着十厘米的距离,殷勤的说,“坤爷,听说您的酒量是出了名的好,不知道我们几个姐妹要是一起上的话,您是不是对手?” “小妞,要是我赢了你呢?要是你先倒下的话,今天你就得陪我!怎么样?”坤爷讪笑着,伸手朝我摸来被我巧妙的避开了。 “爷!您真厉害,小妹我先干为敬。” 其实我心里一直在骂狗娘养的,可是脸上还是不得不露出谄媚的笑,要多媚有多媚。
展开全部

让人落泪的过往

  “之醒,爸爸只是太累了,等他休息好了,就会醒来了。”我抱着之醒,强行忍住了眼里的泪没有流出来。

  

  这个家,我要是倒了就没有人可以支撑了。

  

  “妈妈,那爸爸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啊!”之醒摸了一把眼泪,小小的脸上满满都是泪痕,看的人心疼。

  

  陆之醒是我和陆远之的儿子,他在我们新婚第二天便出车祸变成了植物人,不过好在,我们虽然只在新婚夜做了一次,却让他有了个后人。

  

  当时我妈以死相逼,让我打掉孩子离婚,可那是陆远之的骨肉,我怎么舍得?所以偷偷的离开家,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将孩子生下来,满月才带回去。

  

  也就是这时,之醒的爷爷奶奶知道我带着孩子回来了,竟然留了一封信就远走高飞,将陆远之丢给了我。

  

  之醒的名字也是因为我想要陆远之快点醒过来取得谐音。

  

  “醒儿乖,等你长大了,爸爸就醒过来了啊!”我抱着醒儿,心里难受的厉害,可是不得不装作很开心。

  

  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不会担心我。

  

  醒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好奇的看着我,靠在我怀里睡着了,眼角还带着一丝泪痕。

  

  我将醒儿抱到床上,盖好被子,回到客厅,站在我妈面前,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要怎么跟她解释这件事情。

  

  当年她要不是以死相逼的话,我也不会出此下策,将他雪藏起来。

  

  最后还是我妈看我一副窘迫的样子,先开口了,“阿沁,我知道你是一个热心肠的人,现在事情已经成了定局,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你年纪轻轻的,带着孩子,还带个瘫子,你是真的不打算再婚了吗?”

  

  她眼睛里面含着泪,整张脸因为过度操劳和担心变得十分惨白,声音里,带着一丝沙哑,那是长期哭泣造成的,医生说她如果再这样哭的话,以后眼睛和嗓子都会出问题。

  

  “妈,你别哭了,我会好好的,我可以让你和醒儿过上好日子的,你早点休息吧,明天醒儿还要你带他去公园玩呢!”我忍不住呜咽了一声,再也说不出来了,因为我想起醒儿在乡下,连游乐场都没有去过。

  

  而我一直忙的跟个陀螺一样,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陪他了。

  

  妈妈无奈的点点头,强撑起挤出一丝笑,嘱咐了声,“早点休息。”便蹒跚着进了房间。

  

  我看着她的背影,心里难受的厉害,只好吃了几颗安眠药,这才勉强睡着。

  

  不睡不行,明天还有工作要做,我必须休息,不然会撑不住。

  

  为了赚更多的钱,我不得不做两份工,晚上的那份,算是我的兼职,白天的这份,才算是我的正式工。

  

  早上六点,我被闹钟吵醒,狠心在自己脸上扇了几耳光,才勉强的赶走睡意。

  

  穿好衣服,临走的时候,我忍不住推开醒儿的房间,在他长长的睫毛上吻了一口,这才起身离开。

  

  到店里的时候,刚好六点半,天色还蒙蒙亮,我打了个哈欠,打开卷帘门,开好灯,开始擦货柜。

  

  这是一家小型便利超市,老板姓郑,我们都叫他郑老头。

  

  便利店的位置不错,又是这附件唯一一家便利店,所以生意很好。

  

  虽然每天盈利只有七八百,可是郑老头给我开了三百一天的工资,而且还允许我中途去照看我老公陆远之,也允许我在没有人的时候偷着睡一会,所以,这份工作,我一干就是三年。

  

  而他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我在店里的后厨给他做一日三餐。

  

  这几天郑老头去外地旅游去了,所以我也就懒得做,转头去外面买了一杯豆浆两个包子,就这样打发了。

  

  吃完东西,还是困得厉害,我就趴在收银台上,准备睡一会。

  

  在这里,睡觉是我经常做的事情,反正要是有人进来的话,外面就会有一个好听的女声说欢迎光临,而我,只要在那个时候醒来就可以了,郑老头从来不会说我。

  

  这次,我刚睡着,门口的声音一响,我就像个弹簧一样弹坐起来,强打起精神,睁开眼往门口看去。

  

  一副修长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脸上带着一丝疲倦,像是一夜没睡好。

  

  等等!

  

  我使劲的揉揉眼睛,看清了门口的人后,整个人懵了。

  

  他怎么会在这里?

  

  正当我惊讶的不得了的时候,姜昆转过头,愣了一下,随即眯了眯眼,仔细的打量起我来。

  

  他看了半天才憋出几个字,“有没有看到一个女孩进来!”

  

  我故意掐着嗓子指了指后门,说,“走了!”

  

  姜昆眯了眯眼,凑到我跟前瞄了一眼,这才匆匆从后门离开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半天缓不过神来。

  

  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查到这里来了,一定是刚刚我出去买包子的时候被他看到了,所以,才一路尾随过来的。

  

  要不是我本身是单眼皮,在夜场的时候弄成了双眼皮,再加上白天故意画的丑了些,在脸上加了几颗大痣,今天恐怕就遭殃了!

  

  看来,这个人的目的不单纯,我自问从来没有得罪过道上的人,他这样缠着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百思不得其解,整整一天,做事情都没有心思,丢三落四的,熬到晚上六点半,我草草算了下账,换上一身性.感的衣服,将白天的丑妆卸下来,换上一副妖媚的浓妆,戴了顶大大的遮阳帽,从后门离开了。

  

  出门的时候,我隐约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形,像极了温初阳,可是等我想看仔细一点的时候,他便消失在转角处,没了踪影。

  

  我赶时间,所以也就没有深究,转身上了公交。

  

  到会所的时候,刚好七点,客人已经陆陆续续进场,姐妹们都整装待发,准备迎客。

  

  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纠结一阵子,最后在兰姐的催促下,跟在一大票莺莺燕燕的后面,站到包间里面让人挑选。

  

  我还是和往常一样,戴着红牌,站在队伍的最后,头微微低着。

坤爷

  其实男人有时候真的很践的,你越是含羞待放的,男人对你就越是感兴趣,所以,我每次都不会落空,来了就一定可以上台。

  

  最后,一个精瘦的中年男人挑了我还有四季,花儿,兰儿,四个人。

  

  “四季!你怎么又是红牌啊!”

  

  我刚往前走两步,还没到沙发跟前,忽然一个幽冷的声音从沙发的暗处传来,吓了我一跳。

  

  四季是我在这里的假名,这里的姑娘,大都是用的花花草草的名字,

  

  刚刚那个声音,我记得。

  

  上次他点我的时候,非的要我陪他过夜,怎么样也不肯松手,最后还是牡丹出面,叫了另一个比我更好的陪他,这才勉强躲过一劫。

  

  没想到,今天竟然又遇到这个冤家了!

  

  在会所里面陪酒的,都有三个月的适应期,在这个适应期里面没有人会强迫你出台,但是一旦过了三个月的试用期,你还是不愿意出台的话,就会被开除。

  

  所以,我在这里的这两年,已经换了六七家场子了,这家要不是因为缺人,恐怕也不会收我。

  

  这个场子的小费是所有场子里面最高的,而且,醒儿最近又要上幼儿园,我不能没了这份收入。

  

  这样想着,我就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态,谄媚的笑着迎了上去,“坤爷啊!这么巧,四季可不敢驳了您的意!只是这不巧赶上了,我也是没办法不是,爷,四季先自罚三杯!”

  

  我说完便端着酒杯倒满了,再往里面放了颗圣女果,一扬脖子,一口喝干了。

  

  坤爷是个胖胖的中年男人,嘴巴上面留了一小撮八字胡,小眼睛色眯眯的,盯得人心里发毛。

  

  我见他不说话,接连又喝了两杯。

  

  三杯酒喝完,我讪笑着坐到他旁边,和他保持着十厘米的距离,殷勤的说,“坤爷,听说您的酒量是出了名的好,不知道我们几个姐妹要是一起上的话,您是不是对手?”

  

  “小妞,要是我赢了你呢?要是你先倒下的话,今天你就得陪我!怎么样?”坤爷讪笑着,伸手朝我摸来被我巧妙的避开了。

  

  “爷!您真厉害,小妹我先干为敬。”

  

  其实我心里一直在骂狗娘养的,可是脸上还是不得不露出谄媚的笑,要多媚有多媚。

  

  在这个行业里面混久了,脸皮子厚到没谱,装装样子的事情,还是信手捻来的。

  

  坤爷被我哄得嘴巴咧到了耳后根,一张肥腻腻的脸在灯光下泛着油光,贼亮贼亮的,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尤其他身上的那股若有若无的汗味夹杂着一丝香水的味道,更加的让人想作呕。

  

  我喝完一杯,抬眼看着他,倒满杯子,递到他手里,娇笑着说,“爷,现在看您的了~”

  

  其实我自己说完这句话以后,自己都觉得恶心,可是又什么办法呢,我还指望这一点钱给我儿子上幼儿园呢。

  

  坤爷接过酒杯,一双眼睛半眯着盯着我看,意味深长的笑笑,冷哼了一声,眼里透出一丝凶狠,沉声说,“想和我拼酒,你还不够资格!”

  

  我一怔,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后腰抵在桌子边,有些刺痛。

  

  坤爷是个极好面子的人,要是放在往常有女孩子要和他喝酒的话,他是肯定不会拒绝的!今天不对劲!

  

  我扶着墙,环顾四周,才发现刚刚和我一起选中的那几个女孩子被人按在沙发里面动弹不得,呜呜的看着我。

  

  “你,你在酒里面……”我忽然头晕的厉害,一股灼热的感觉从我的小腹升起,在我全身游走,那股邪恶的念头喷薄而出,几乎将我淹没。

  

  “四季,你说你天天挂红牌,能有几个钱啊!今天就让哥哥我帮帮你,到时你还指不定怎么谢我呢?”坤爷的声音透着一股子的凉意,阴沉沉的,往我这里靠过来。

  

  我咬住嘴唇,抬头看见坤爷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大,有些慌了。

  

  以前我就见过有人往女孩子的酒里面下了药的,那喝了药的女孩子,就像是发青的猫一样,只要是个长的东西,都能当成个男人,更别说被一个男人搂在怀里挑拨,简直就是当付的特写。

  

  今天,我难道要被这个猪一样的男人糟蹋吗?

  

  “坤爷,有话好好说,你想要什么,只要不是要我这个人,都好说。其实我不出台,是有我的苦衷的,有钱谁不愿意赚啊!”我实在是晕的厉害,停了一下,才接着说,“坤爷,我有艾.滋,所以我是不想害人啊!”

  

  说完这些话,我真的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浑身绵软的摊在地上,底下已经变成了一条小河一般的了。

  

  “四季,四季,你看看我,我是你的情.哥哥啊!”一个声音幽幽的传来,酥麻入骨,好听的不行。

  

  我睁开眼睛,结果看到坤爷的脸近在咫尺,一张大饼脸上呼出的热气喷在我脸上,带着一股酒精的味道。

  

  他娘的!怎么回事,我怎么觉得眼前这个人也不是那么讨厌了呢?

  

  不对,一定是药的作用,真是厉害啊!一头猪都可以变成董永了吗?

  

  我现在觉得自己的身体里面好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爬,好想现在就大干一场。

  

  “四季,你看你长得那么水灵,不用,那不是浪费了是不是啊!你看我,那么喜欢你吗,只要你愿意做我的情.妇,我可以给你一套房子,你要你想要的东西,我都可以给你!”坤爷的一双手搭在我后腰上,往上一提,抱在怀里,浑身的肥肉笑的乱颤,打在我果露的皮肤上面,让我更加难受的厉害。

  

  完了,陆哥哥,你在哪里?你快来救救我啊!

  

  我浑身已经没有力气了,想要挣脱这个人,已经不可能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是没有人救我的话,我就真的玩完了。

  

  坤爷抱着我出了包间的门,往后堂走去。

  

  我是清醒的,可我没法反抗,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抱着我穿过后堂,进了电梯,按了五楼,往楼上的宾馆走去……

完本试读结束。

立群郎点评:

我也是看了蛮多书的老书虫了,《恋你一世的温柔》这本书还比较喜欢吧,情节设计的不错。一波三折,让人猜不到结局,却有所铺垫,文笔也不错,总体来说是一本好书,值得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