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总裁,我劝你善良
总裁,我劝你善良

总裁,我劝你善良

作者:二猫子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3 16:25:22

独家现代言情小说《总裁,我劝你善良》由二猫子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白清泠很清楚她的意图,摇摇头转身走了。卫枭留她在身边的目的她已经不想去探寻,从七年前她把他接回家那天开始,从她听说殷伯文要对付他就匆匆赶回国开始,她就彻彻底底地输了。她不知道她想回来做什么,她没有理由也没有立场去帮他,可也不想成为殷伯文威胁他的棋子。现在被他软禁在身边,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好果果,不再参与到他跟殷伯文的争斗中。回到办公室,她吃掉了自己那份饭菜,正打算把卫枭那份扔掉,他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展开全部

那些能被随意挑起的回忆-二猫子

“进来。”

“楚总监,这是今天早上的资料。”白清泠恭恭敬敬地把资料放在桌上,余光瞟到秦欢站在角落里,像是在翻译东西。

只是今天天气阴暗,办公室里又没开灯,她头都快埋到纸张里面去了。

而且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怎么写字?

“你可以出去了。”女魔头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

“楚总监,办公室里太黑了,要不我帮您把灯打开吧?”白清泠走到门口,状似不经意的问。

女魔头这次头都没抬,冷冰冰地说:“我眼睛不舒服,受不了强光。”

摆明了是要故意找秦欢的茬。

秦欢一个劲给她使眼色让她走。

可是白清泠心里对她很愧疚,于是不甘心地又说:“秦欢刚来,很多事情还不熟悉,有什么事情您交给我来做吧?”

“她做得很好,你可以走了。”

白清泠还想再说什么,女魔头却坐直身体取下眼镜说:“还是你觉得她能力不够,公司在养闲人?”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现在公司业务繁忙,我怕秦欢一个人忙不过来耽误时间。”

“你办公桌上一堆需要翻译的文件,没看到吗?”女魔头有些动怒了。

白清泠生怕她把气撒到秦欢身上,连忙退出去了。

半路遇到萧仪,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萧仪无辜地摸摸鼻子:“小夜叉,我哪里惹到你了?”

“你以后可不可以离秦欢远一点?”白清泠只是停下来跟他说句话,旁边就有好几个女孩子偷偷摸摸在听了。

这种公司里的红人,她们招惹不起。

“秦欢?谁啊?”萧仪皱眉,很认真地询问。

白清泠气得想踢他:“就是那个你在员工食堂说要包了她一个月午餐,让她成为全公司女性公敌的女孩,跟我一起外派来的同事!”

“我那还不是为了……”萧仪恍然大悟。

“为了什么?”

“为了追她嘛。”

他说完自我肯定地点了点头。

白清泠无语,他是什么人她还不知道吗?

“你能不能别瞎说?你知道秦欢现在被女魔头整得有多惨吗?”

“你别生气,我这就去拯救她。”萧仪说着就往女魔头办公室走。

白清泠想拦,他却挥挥手说:“卫枭找你呢,你赶紧去,省得待会又炸了。”

“喂,你别……”

秦欢脚酸痛得有些站不住,真想把这些印满了密密麻麻小字的文件直接摔女魔头脸上。

可是她不能啊,那样就会被赶出九州集团了。

“那,那,那个,你叫秦欢是吧?跟我出来一趟,我有事儿找你。”萧仪推门进来,躲开女魔头炙热的目光,直接上前拉着秦欢的手就往外走。

秦欢盯着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有些失神。

“萧特助……”女魔头那捏着嗓子甜腻得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吓得萧仪拔腿就跑。

秦欢跟在他身后,看着他迎风飞扬的短发和微微鼓起来的白衬衣,开心地笑了。

“你叫秦欢?这名字好像在哪听过。”萧仪一口气跑到楼上茶水间才放开她。

秦欢红了脸,微微抿着唇,有些期待地看着他。

“算了,这世上重名的多了去了,你可别忘了之前我跟你说的事儿,他俩要是成了我请你吃大餐!”萧仪拍拍她的肩膀,转身走了。

他实在是受够了卫枭自从遇见白清泠后那阴晴不定的性子。

秦欢对着他的背影兀自点头,茶水间里传出说笑声,她撇撇嘴不太在意地走了。

白清泠到了总裁办公室,卫枭仍旧跟以前一样坐在偌大的办公桌后面,埋首在一堆文件中。

这办公桌太大了,显得后面的人,有些孤独。

白清泠摇摇头赶跑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开口问:“总裁找我有什么事?”

卫枭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淡漠而客气的,跟看每一个下属一样的目光。

“坐那。”他随手指了下旁边。

白清泠依言在沙发上坐下,他起身拿了一沓资料扔在桌上:“下班之前给我。”

“我可以拿回办公室翻译吗?”她看了一眼,都是些很重要的设计方案。

“非常时期,这些资料都必须保密,你要是不愿意,可以换别人来。”卫枭坐回自己的位置没再看她。

既然决定了要跟他划清界限,就不能再享受任何特权。

白清泠略微整理了一下文件,就开始投入工作。

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几声鸟叫打乱了她的思绪,她感觉脖子有点酸,直起身动了动。

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全神贯注工作的卫枭吸引。

这才发现他头发有些长了,额前的碎发快要戳到眼睛,眼底两团青黑,应该连续几晚都没休息好。

下巴上也冒出了胡渣。

只每天都穿着的白衬衣,仍旧干净整洁。

她记得他以前特别不喜欢穿白衬衣,每次她给他买了,他随手就扔给了萧仪。

他喜欢穿T恤,简单普通的款式,难掩非凡的气度。

虽然也好看,可她就是不喜欢,直到那天她看见他跟崔佳怡穿着情侣款的T恤坐在一起,她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喜欢。

“有事?”其实在她抬头的瞬间,卫枭就感觉到她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没有出声只是想多贪恋一点心底的愉悦。

白清泠有一瞬间的慌乱,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拿着稿子过去问他:“抱歉卫总,有的专业名词我不太熟悉,可以回去拿下词典吗?”

“拿过来我看看。”他放下手里的笔,捏了捏眉心。

白清泠有点不情愿,可是看他疲惫地皱起眉头,她心一下子就软成了水。

如果她是个大英雄,那眼前这个男人绝对是敌人攻击她的软肋,而且百发百中。

“以前我没教过你?”卫枭瞟了眼她标出来的几个词,不悦地训斥道。

白清泠心里猛地一刺,他高中的时候就喜欢看些建筑方面的书,自然也包括许多国外的。

那时候她缠着也要看,不是因为感兴趣,而是里面生僻字太多,她可以堂而皇之地问他。

他有时候对她挺有耐心的,一本书看了一个学期才看完,里面密密麻麻标满了他写的注释。

“抱歉卫总,我都忘了。”她如实回答。

虽然那本书还躺在她的抽屉里,却再也没有被翻开过。

我想让他做我的爸爸-二猫子

“你自然都忘了!”卫枭冷哼一声,拿起笔行云流水地在旁边写了注释。

白清泠看着他手里的钢笔,有些愣神。

那是他二十岁生日的时候她送给他的,他看都没看直接扔进了那一堆礼物中,倒是把崔佳怡送的袖口拿在手里把玩了许久。

明明已经过去五年了,为什么他们生活中还残留着那么多过去的痕迹?

为什么一件小小的事情就能勾起她无尽的回忆?

白清泠觉得自己好没用。

“还想让我替你翻译多少?”卫枭把文件扔给她。

白清泠有些难堪地红了脸,伸手去拿文件,却突然被他抓住了手。

“怎么回事?”他皱眉看着她被烫伤的手背。

她连忙往回缩手:“不小心烫了。”

卫枭看她神情慌张,明显隐瞒了什么,也不多问,松开她的手:“别弄脏了纸。”

白清泠看了他一眼,心里有些郁闷,不过是烫红了又没破皮,怎么会弄脏纸?

回到座位她再也不肯抬头。

可感官仍旧敏锐地捕捉着旁边那个男人的一举一动。

他走过来了,不知道又想做什么。

她已经准备好了一箩筐冷言冷语,他却只是敲了敲桌子吩咐她:“下去买两份饭。”

“好的卫总。”白清泠如释重负般起身,也忘了问他要吃什么。

“对了,”他叫住走到门口的人:“不要辣。”

“知道了,卫总。”白清泠低眉顺眼地关上门。

这样不正是她所期待的吗?单纯的上下级关系。

白清泠心里轻松了许多。

买完饭回来,路过秘书办的时候被两个打扮妖娆的秘书叫住:“未来的总裁夫人吩咐了,谁都不许进。”

崔佳怡来了。

她顿了顿打算把饭菜先提回自己的办公室。

“现在的小三都这么明目张胆的吗?人家正宫都来了,还好意思往上凑。”

“狐狸精要什么脸?”

她们议论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被白清泠听到。

以前在殷伯文身边的时候没少听这种话,她倒也没有多生气,甚至冲她们淡淡笑了一下。

只是提脚刚要走就听到办公室里传出崔佳怡尖锐的喊叫声,紧接着门开了。

“你还想要我怎么样?爸爸那边我已经圆不过去了,难道你真的打算鱼死网破吗?”

“我说过,婚约可以作数。”

崔佳怡侧眸看到白清泠,上前一步抱住屋内的卫枭:“我知道你还爱我的,对不起我不应该怀疑你,不管你要用什么办法对付殷伯文,我都会站在你这边。”

“这件事你不用插手……”

“我知道你是想保护我,可是我不忍心让你一个人承担这些,而且你确定用她会管用吗?”

白清泠很清楚她的意图,摇摇头转身走了。

卫枭留她在身边的目的她已经不想去探寻,从七年前她把他接回家那天开始,从她听说殷伯文要对付他就匆匆赶回国开始,她就彻彻底底地输了。

她不知道她想回来做什么,她没有理由也没有立场去帮他,可也不想成为殷伯文威胁他的棋子。

现在被他软禁在身边,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好果果,不再参与到他跟殷伯文的争斗中。

回到办公室,她吃掉了自己那份饭菜,正打算把卫枭那份扔掉,他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语气不太好。

“你想饿死我吗?”

“抱歉卫总,我马上送过来。”白清泠拿上饭盒,犹豫了一下,又去把它加热了。

送到办公室的时候,卫枭脸臭得很,目光冷森森地瞪着她。

“这种办事效率还想留在九州集团?”

“对不起。”

卫枭摸着滚烫的饭盒,心里的烦躁终于散了些,扔给她一管药膏。

“多谢卫总,不过已经不用了。”她没拿,恭恭敬敬地站在沙发旁边。

“看着一块伤疤在眼前晃,心烦。”卫枭一边狼吞虎咽地吃饭一边说。

白清泠不想跟他争辩,就拿起来抹了些在手背上,凉凉的感觉还不错。

“刚才听到什么了?”

一个人偷偷跑回办公室吃了饭,他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她吃醋了?

卫枭积郁了一上午的怒气,瞬间消失了。

“我什么都没听到,卫总。”

“那为什么让我等这么久?”卫枭放下筷子,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白清泠板着脸没有一丝表情:“因为未来的总裁夫人在,所以没有打扰你们。”

“谁跟你说她是未来的总裁夫人?”

“如果是我误会了,很抱歉。”白清泠觉得自己这一上午,就光在道歉了。

卫枭站起来往她额头上拍了一巴掌,颇有些无奈地说:“我说的不信,别人说的你倒是信得很!”

“卫总多虑了,在我心里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从现在开始,我不问你话你不许说话!”

白清泠把休息室收拾干净出来,卫枭已经不在办公室。

她乐得清静,一个人翻译的效率也高了许多。

到下班时间,他还是没回来,她只能一个人去接果果。

“妈妈,叔叔呢?他怎么没来?你们吵架了吗?”公交车上只有一个空位,果果坐在白清泠腿上,天真地仰起头看她。

“你很喜欢他?”白清泠笑着问。

果果毫不犹豫地点头:“叔叔是我见过长得最帅的男人!”

“那,你以后要好好跟他相处,不可以惹他生气知道吗?”

“妈妈,你要嫁给他吗?我好想让他做我的爸爸。”

白清泠怜爱地摸了摸她的头发,满脸歉意地说:“妈妈不会嫁给他,但是你可以留在他身边。”

“就像现在这样,我们一直住在一起吗?”

“不,妈妈不会跟他一直住在一起。”

果果不明白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突然满眼泪水地问:“妈妈,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傻孩子,妈妈怎么会不要你呢?妈妈看你那么喜欢他,以为你不想要妈妈了呢。”

白清泠瞥向窗外,掩饰眼中情绪,以后如果她不在了,果果是应该跟着他的。

“我谁都不喜欢了,我只想要妈妈!”果果一把抱住她。

孩子的喜欢总是那样单纯而固执。

白清泠不禁有些感动。

只是她没有办法自私地把她据为己有。

小说《总裁,我劝你善良》 第18章 那些能被随意挑起的回忆 试读结束。

书錦少爷点评:

《总裁,我劝你善良》这本书的情节比较接近现实,有喜有忧,有黑暗也有温暖,不是虐恋的揪心,这个构思是非常好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