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王妃归来请接驾
王妃归来请接驾

王妃归来请接驾

作者:笑轻寒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1 11:06:00

作者笑轻寒给大家带来了《王妃归来请接驾》的主要情节:长孙瑞闻言,目光中浮现笑意,“美人,本公子要是不把她打晕,岂不是妨碍了咱们的好事?”“原来是个登徒子。”方若颜嗤笑,“敢在皇宫里这么猖狂,胆子不小。”这男人也不知哪来的,长相不差,可以称得上是英俊了,但是他的表情与眼神,透露出了一个讯息——这是一个衣冠楚楚的禽兽。于是,她冷嘲热讽,“有些人穿着人的衣服,还是掩盖不住禽兽的本性。”方若颜的嘲讽一出,长孙瑞唇角的笑意也消逝了,冷哼一声,“好个牙尖嘴利的丫头,等本公子把你压在身下,看你怎么求饶。”
展开全部

又见面了-笑轻寒

“堂姐,你别误会,我说的肯定不是娘娘。”长孙瑞说着,目光又一次落在不远处的方若颜身上,“那女子看上去分明就不像娘娘,她的打扮并不贵气,但也不像个宫女,她是什么身份?”

那女子只是略施粉黛,一头乌黑如墨的发丝简单地束起,身上也没有带太多首饰,打扮真称得上素雅,可素雅中却带着天然的明媚,浅浅笑起来的样子,十分好看,让人一时挪不开眼。

真是个罕见的美人。

长孙静瞥了一眼长孙瑞痴迷的模样,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冷哼一声:“你说的竟然是方若颜?她哪是什么娘娘,连名门贵女都不算,只是一个区区的医女,比宫女的身份高了一点儿而已。”

“只是太医院的医女?”长孙瑞微讶,从皇后的表情,看出她似乎不喜欢那个女子,便问道,“堂姐,她得罪过你吗?你看起来似乎不喜欢她。”

长孙静不语。

方若颜其实并没有得罪过她,可方若颜的相貌,太容易让她产生危机感了。

方若颜长得像已经去世的那位宠妃。

皇上对梅妃的喜爱之情,谁都知道,虽然没有糊涂到把方若颜当成梅妃,可万一哪一天,止不住对梅妃的思念之情,真把方若颜当成梅妃的替身,那丫头可不就麻雀变凤凰了。

她见到方若颜的第一眼,就完全喜欢不起来,哪怕方若颜从没惹过她,她也看着心烦。

“堂姐,我是真觉得她好看。”长孙瑞笑道,“你看她,穿着打扮那么随意,却并不输给其他打扮华丽的妃嫔,这叫天生丽质,天生的美人胚子。”

方若颜当然不知道自己被人当成猎物盯上了,和冬春一起看了片刻烟花,觉得看够了,两人就一起离开御花园。

长孙瑞的视线一直追随着方若颜,眼见着她要走,便也踏出了脚步。

“阿瑞,你干什么去?”他才走出没几步,长孙静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给本宫清醒一点,这是在宫里,收起你那些花花肠子,不要闯祸。”

“堂姐,我的好堂姐,你是皇后娘娘,有你在,我怕什么?”长孙瑞转过身讨好般地说道,“她只不过是一个区区医女,又不是什么身份高贵的人,我想跟她接触接触,又不会惹出什么事。”

长孙静面无表情道:“宫里面不能做淫乱的事情。”

“堂姐,只要没人看见,谁会传出去呢?”长孙瑞低笑一声,“说不定她会觉得荣幸,反过来讨好我呢。”

长孙静闻言,陷入了思索。

如果方若颜真的成为阿瑞的女人,她还真就不用担心方若颜被封妃了。

皇上绝对不会稀罕一个不清不白的女人。

望着长孙瑞那期盼的眼神,她点了点头:“也罢,阿瑞你自己注意,不要让人给发现了。”

长孙静此话一出,长孙瑞当即道:“多谢堂姐,我会小心的!”

说完之后,他立即转身离开,快步走出御花园。

“皇后娘娘,公子的性格有些莽撞,不够沉稳,他这么去了,不会出什么事儿吧?”长孙静身后的贴身大宫女担忧道,“那方若颜与梅妃娘娘相似,皇上对她肯定会有点不一样的感觉,公子他身为外男,如果强迫方若颜,方若颜转头告到皇上那里去……”

“她不敢告状的。”长孙静神色平静,“阿瑞是什么样的性格,本宫清楚,他看中的女人,一定会想方设法地去得到,要是真跟方若颜发生了什么不可见人的事,方若颜还不一定敢说呢,女子的清白比什么都重要,她要是真敢往外说,那也太丢人了,会被整个太医院耻笑。”

……

方若颜和沈冬春一路慢悠悠地走回太医院,踩上阶梯时,忽然察觉到有人靠近。

下一刻,她身边的冬春就倒下了。

方若颜眼明手快地扶住昏迷的冬春,抬头望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男人,目光中带着防备。

“你是什么人?我们是太医院的医女,你竟然随便就打晕,真不尊重人。”

长孙瑞闻言,目光中浮现笑意,“美人,本公子要是不把她打晕,岂不是妨碍了咱们的好事?”

“原来是个登徒子。”方若颜嗤笑,“敢在皇宫里这么猖狂,胆子不小。”

这男人也不知哪来的,长相不差,可以称得上是英俊了,但是他的表情与眼神,透露出了一个讯息——

这是一个衣冠楚楚的禽兽。

于是,她冷嘲热讽,“有些人穿着人的衣服,还是掩盖不住禽兽的本性。”

方若颜的嘲讽一出,长孙瑞唇角的笑意也消逝了,冷哼一声,“好个牙尖嘴利的丫头,等本公子把你压在身下,看你怎么求饶。”

长孙瑞说完,身影快速掠出,直逼向方若颜。

“像你这样的败类根本就不配活着,你算个什么东西,在皇宫这样的地方撒野。”方若颜冷笑一声,朝着旁边一闪,躲开长孙瑞探过来的咸猪手。

“我可是当今皇后的堂弟!你这臭丫头,三番两次对我如此出言不逊,看我不收拾你。”长孙瑞见她闪躲得快,目光扫视着她的身段,笑得更欢,“真是只小野猫,我一定会抓到你!”

方若颜目光一冷,下定决心,等会儿要踢裆。

对待这种下流胚子,就该让他命根受损。

正准备抬脚踢人,她忽觉得身侧有人影一闪,隐约能看到来人身着紫色锦衣,身躯高挑。

下一刻,方若颜便觉得一双手从身后探了过来。

她下意识要避开,却被那个人的手勾住了腰身,下一刻就听到对面传来一声闷哼。

她身后的人,左手勾着她的腰,右手扣住了长孙瑞的喉咙。

方若颜转头看身后的男人,这一看,就吃了一惊。

是他!

那个跟她‘一夜情’的俊美男子,此刻正望着她,幽深的眸子里隐隐有笑意闪烁。

“又见面了。”他开口,语气清清凉凉,“上次为何不告而别?”

杀人灭口-笑轻寒

“我不告而别,是我的自由。”方若颜回过神来,掰开了腰间的那只手,“我拿了你的钱就走人,你不是应该觉得轻松吗?我不会嚷嚷着叫你负责,让你落个耳根子清静,多好。”

“可你已经是本王的人了。”赫连辰眉头微蹙,“难不成你还想跟别人过日子去?”

“你是王爷?”

方若颜微微惊讶,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其实那天晚上就猜到他的身份应该不简单了,现在听他把身份报出来,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

她只是觉得有点意外,他怎么会找到她?

“放……放开我。”

长孙瑞挣扎的声音,打断了方若颜与赫连辰的交流。

赫连辰的手依旧扣着长孙瑞的脖子,问方若颜,“他刚才想对你无礼,是不是?”

“是。”方若颜说道,“这位公子是皇后娘娘的堂弟。”

赫连辰的出现,虽然让她很惊讶,但对她来说,可以算得上是一件好事。

她并不确定能不能打得过长孙瑞,而赫连辰武功高强,轻易就制服了长孙瑞,让她省事不少。

“宸王……咳!”长孙瑞的脖子被掐着,气都喘不顺,说话的声音也断断续续,“原来你也看上了这小娘们……王爷你要为了她……咳……得罪我们长孙家吗?”

“如果你今天晚上死在这里,你们长孙家的人不会知道本王是凶手,这里一共只有三个人,谁还会帮你去告诉长孙家呢?”赫连辰挑了一下眉头,“本王这个主意挺不错的吧?”

长孙瑞大了眼,“王爷,不……不要……饶了我!咳!饶了我……”

“饶了你?好让你去告诉皇后娘娘,本王掐着你的脖子吗?本王既然已经做到了这一步,就没打算放过你。只怪你自己倒霉,如果你不甘心的话,死了之后,阴魂去托梦给你爹,让你爹来找本王算账。”

赫连辰的话音落下,手上的力道收紧。

长孙瑞费力挣扎,却根本挣脱不开。

方若颜就在旁边看着,也并不出声阻止。

她赞同赫连辰的做法,杀人灭口,以绝后患。

要是放长孙瑞回去,那才是有麻烦。

长孙瑞双目圆瞪,赫连辰并没有半分心软,手上的动作再次用力。

长孙瑞脸上的表情凝固了,双手无力地垂下。

赫连辰一松开手,长孙瑞的身躯轰然倒地。

“不能把他丢在这个地方。”赫连辰说着,弯腰拎起了地上的尸体,转头朝着方若颜说了一声,“你在这等一会儿,本王很快就回来。”

说完,拎着长孙瑞,身躯如风一般迅速掠过,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里。

方若颜望着他的背影,再次感叹他的功夫好。

她真的要在这等着他回来吗?

低头看了一眼还在昏迷当中的冬春,心想,不如先把冬春扶进屋里去吧。

方若颜把冬春扶了起来,转身才走了没几步,身后又传来那个男子的声音——

“本王不是叫你等一会儿吗?”

方若颜有些惊讶,“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你把他扔哪里了?”

“扔到了不远处的水池里。”

“我想先把冬春扶进屋里,如果王爷你想跟我说话,不如去屋里说,站在这外边万一被人看见可不好,我一介区区医女,可不想被别人说我攀高枝。”

方若颜说着,脚下的步子继续走。

她把昏迷的冬春扶进了自己屋里的椅子上,赫连辰也跟着她进了屋。

“王爷是怎么找到我的?”

“本王记性好。”赫连辰淡淡道,“不但记性好,画功也还不错,记住了你的长相,便画在纸上,让手下的人去打听,你一个大活人就住在皇宫里,怎么会打听不到?本王知道太医院里有十八位医女,从来没仔细看过,打听了才知道你是医女之一。”

方若颜:“……”

这么容易就给他找到。

他是王爷,想打听一个人还真是方便。

“你还不知道本王的名字吧?记住了,赫连辰。你叫方若颜对不对?关于那天晚上的事情……本王被人下了药,你知道的。本王可以对你负责。”

“不需要。小女子对婚姻大事向来不草率,和王爷之间算是意外,不需要您把我娶回王府。”

一夜露水情缘而已,要是因为这个原因就嫁人,还真是脑子秀逗了。

皇家人三妻四妾,即使有钱有权,对她来说也没有吸引力。

“你这个女子,思想怎么如此古怪?”赫连辰皱眉,“你看不上本王?”

“不是看不看得上的问题,是有没有感情的问题。”方若颜说道,“您就当我是个古怪的人吧,用不着理会我。”

她的思想放在这个时代,的确没几个人能接受。

而她并不愿意随波逐流。

“唔……”

被打晕的冬春忽然发出了声音。

“冬春就快要醒了,王爷,您还是赶快离开吧,我不希望她回头问东问西。”

方若颜先是拒绝,又是下逐客令,使得赫连辰的心情很不愉快。

这女子怎么就是想赶他走?还对他爱搭不理的。

“皇宫里可没那么好混,等你将来遇到难事的时候,一定会后悔今天把本王赶走。”

赫连辰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被人拒绝的滋味太不好受,他还真不想留下来继续面对她那张冷脸。

赫连辰走开之后就没有回头,因此,他也并不知道,他离去的身影落在南面某个人的眼睛里。

秋华本来是快睡着了,忽然想去上茅房,便离开了自己的屋子,去茅房的路上,就看见前面一整排的屋子都熄火了,只有方若颜房间里的烛火还亮着,有男子的身影从她房间里迅速离开。

那个男子头戴紫金冠,腰带上面绣着金蟒,这是皇家人才会有的打扮。

据说,宸王赫连辰,喜穿紫衣。

看身形,却是符合宸王。

秋华的眸中,有精光闪烁。

宫里的小道消息是最多的,听说,太后有意让自己的侄女,也就是司徒家的小姐司徒香芸跟宸王凑对。

那位司徒小姐美貌动人,可是据说脾气不大好。

如果让司徒小姐知道,宸王深夜进出方若颜的房间……

那可就好玩了。

……

“颜姐姐,我的头怎么有点疼?”方若颜的屋子里,冬春醒了过来,摸着自己的后脑勺问方若颜,“我为什么会在你的屋子里?我好像记得我昏迷之前被人打了一下。”

小说《王妃归来请接驾》 第7章 又见面了 试读结束。

是天祥吖点评:

很少遇到这么对自己口味的古代言情文,很好看,文笔,剧情都很好,代入感很强,请笑轻寒大大继续加油,我们书友一直在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