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重生娇妻甜入骨
重生娇妻甜入骨

重生娇妻甜入骨

作者:小金鱼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1 09:58:18

《重生娇妻甜入骨》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离我远点。”这女人身上喷的都是什么?她家是卖香水的吗?头又开始突突的疼,因着陆岑两家那点交情对岑曦的容忍已经达到了极限。陆洺深猛地站起身,拨通了旁边秘书室的内线,“让保安上来把人扔出去,今后再来一律不放行。”话落,放下电话朝门外走。空气被污染了,他需要出去透透风。见他要走,岑曦脸色瞬间变了,咬了咬牙,索性直接跑上去抱住了的腰。“洺深哥哥,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展开全部

傻子都知道该怎么选

岑安出了顾宅,站在路边等车的时候还在想刚才的事。

这位管家真的是……挺好玩的。

如果陆洺深知道他还是处男的事就这么被管家爆了出来,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反应。

一想到那个场景,岑安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也因此,去医院的一路上都难得的好心情。

半道上,她想起昨晚的那几条消息,让司机改道去了趟知味园。

知味园,江城知名中式餐厅,据说里面主厨都是御厨传人,这说法不可考证,但能说明的是,里面做出来的东西尤其美味。

去看弟弟,怎么说也得给他带点他喜欢吃的东西。

岑安等了半天,终于打包好几样小食,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突然撞见了两个碍眼的人。

“妹妹?”岑曦从二楼包间里下来,刚转个弯就看到了岑安,忍不住诧异道:“你也来这儿吃饭呀?”

岑安不想和她纠缠,径直往门口走,有人却看不过去了。

陆忱上前一步,挡住了她的路,“曦曦和你说话,你没听见吗?”岑安移开一步准备从他旁边走,又被挡住了。

她眯了眯眼,终于抬头看向面前的人,“无故挡路,你脑子有病吗?”

陆忱眼神骤冷:“你再说一遍?”从小到大还真没人敢在他面前这么说话。

岑安却毫不胆怯,眼带怜悯的看着他,“陆少啊,没想到你除了脑子有病,连耳朵都出了问题。”

“有病得治,我建议你出门右转往医院看看。”

话落,也不管对方铁青的脸色,直接从他身侧离开,然而,她离开的路上还有一个岑曦。

“怎么和陆少说话呢?”岑曦抛给岑安一个责怪的眼神,又道:“昨晚你一晚上没回家,爸妈都很担心,你去哪儿了?”

“还能去哪儿?”岑安无奈停住步子,斜睨了她一眼,“陆洺深说的话,你忘了吗?”

这话一出,岑曦瞬间沉了脸:“好妹妹,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一个土鸡还妄想攀上高枝,做梦呢?

看着岑安嚣张的模样,她恨不得给她一巴掌,可到底记得维持自己在外的一贯形象,忍住了,岑安却笑了。

“什么身份?”她状似诧异的问,好半晌才恍然大悟似的瞥了陆忱一眼,“你说是他?”

岑安高高挑起眉,“我又没和他订婚,注意什么身份?而且陆忱和陆洺深有可比性吗?”

两个人年纪相差不大,一个是家族掌权人,跨国公司大总裁,一个只是家族庇荫下的公子哥。

“傻子都知道该怎么选好吗?”

说完,她扔给面前两人一个看神经病似的眼神,施施然出了门。

回到车上想起他们铁青的脸色时,岑安还忍不住笑了出来,笑着笑着却溢出了泪。

陆忱啊,她上辈子嫁了三年的丈夫,她对他没什么感情,甚至是厌恶,却仍然替曾经的自己委屈。

为了这么一个男人,浪费了自己三年的青春,最后甚至送了命,真是不值得。

……

岑氏医院。

岑安走进病房的时候,里面的人正缩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发顶。

“你干什么呢?”

岑安吓了一跳,赶忙上前把被子掀起来,嗔怪的看了底下的小少年一眼。

岑楠今年刚满十八岁,明明是个大男孩了却因为身体的缘故瘦弱的过分,看起来和十五六岁一样。

过分白皙的皮肤,秀气精致的五官,乖乖巧巧的表情,是所有长辈心中最喜欢的那一款,特别是当他用那双黑黝黝的眼睛盯着你时,总会让人心底莫名柔软。

“姐,你来看我了?”岑楠弯了弯唇。

岑安却瞬间红了眼。

她永远都忘不了,上一辈子她最后见到弟弟时的场景。

冰冷冷的手术台上,身材消瘦的少年面色惨白到让人心底发寒,身子早已冷硬没了温度,胸口处血淋淋的一个大洞看起来怵目惊心……

事后医生告诉她,手术出了意外。

她当时差点崩溃,很长时间内都沉浸在悲伤之中,以至于错过了得知真相的最好时机。

后来才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源自于岑曦。

那时候岑曦不知道抽了什么风,正致力于重新勾搭陆忱,甚至嫉恨她占了陆忱妻子的位置,于是让人在手术当天,截留了原本用来给岑楠替换的心脏……

手术中啊,没了替换的心脏会是什么结果……岑安恨的牙痒痒。

“姐,你怎么了?”

疑惑的声音突兀在耳边响起,也唤回了岑安飘远的思路。

她回过神,看了眼面前脸色苍白到几乎透明却温煦笑着的弟弟,唇角扯出一抹灿烂笑弧来,“没事。”

你还活着,真好。

这辈子,姐姐一定会保护好你。

岑楠有些疑惑的看了她一眼,正要说话,岑安却先声夺人,责问道:“你刚才在干什么?明知道自己身子不好还敢把自己捂到被子里?”

“没事的,姐。”岑楠勾勾唇,“我只是有种预感,掀开被子的第一眼一定能见到自己最想见的人。”

“这不?姐你就来了。”

“嘴倒是挺甜。”岑安瞪了他一眼,把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喏,特意给你买的,吃吧。”

岑楠笑弯了眼。

明明医生告诉他情绪起伏不能太剧烈,可每次姐姐来看他都很高兴怎么办?

他悄悄捂了捂胸口,觉得连平时不好好工作的心脏都咚咚跳了起来,忙深呼吸,平复了下情绪。

对岑楠来说,他们只是几天没见,对岑安来说却隔了一辈子,姐弟俩好像有说不完的话,直到下午,离开前她才去了趟缴费处,查了下岑楠的账单。

不出意料的,岑家停了岑楠的医药费供应。

岑安捏着手里的单子想,她这个的私人助理是不是应该走马上任了?

顺便催一下陆洺深帮自己弟弟转个院什么的……

这两人是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

与此同时,环宇集团顶层,总裁办公室。

“啪!”

把手中的文件扔到桌子上,问:“没什么异常吗?”

“喏,所有的资料都在这儿了。”交叠着大长腿,懒懒靠在办公桌上的蒋煜凡伸出手指,轻点了下桌面,面露无奈。

“那丫头的个人生平,从出生到现在,能查的都查了,确实没什么问题,应该不是有人针对你设的套。”

“我倒没怀疑这个。”揉了揉眉心,突然勾唇,眼底罕见的多了丝笑意。

“既然给我找了个能缓解头疼的医生,就不会又送来个能直接抑制我症状的女人,这要是真有人给我下套,只能说明背后的人脑子有点不好使。”

蒋煜凡翻了个白眼,“那你让我查她干什么?”

这年头当个医生还得多才多艺,顺便兼职个侦探什么的,没事查查人家祖宗十八代……

压榨人都不带这样的。

“我只是想弄清楚她为什么这么特殊。”

他的头疼是从胎里带出来的病症,他曾经去检查过,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现在却刚好出现了这么一个人……

简直不可思议。

蒋煜凡一双桃花眼瞬间亮了,“这世界上用科学不能解释的事情多了去了,说不定……”他嘿嘿笑了声,“岑安那丫头就是你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呢?”

“对了,你昨晚……”

他脸上的表情要多荡漾有多荡漾,贼兮兮的凑到耳边,问:“抱着娇滴滴的小姑娘睡了一夜,有没有产生什么热血上头的冲动?”

作为医生,他知道的太多了。

比如因为长期的头疼有点神经衰弱,对女人一向提不起兴趣,现在……

总觉得以后会有很多好戏看。

他还想问些什么,一个冷眼甩过去,立马讪讪的闭了嘴,心里却忍不住想:恼羞成怒的男人惹不起,惹不起!

“咚咚!”

敲门声突然响起,门外有秘书恭谨的声音传来,“总裁,楼下岑曦小姐找您,您看……”

岑曦?

蒋煜凡戏谑脸:“这位最近在你面前刷脸的频率似乎有些高啊。”

陆洺深拧眉:“让保镖把她请出去。”他对这女人的感官只有一个字——烦。

片刻后。

“岑小姐,您不能进去……”

“岑小姐,我们总裁正在忙……”

办公室外传来嘈杂散乱的脚步声,与此同时,岑曦略带急促的声音传来,“洺深哥哥,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吗?”

很快,房门被人大力推开。

岑曦身旁,几个极力阻挡却没能拦住的工作人员在自家总裁冰冷冷的目光下瑟瑟发抖,心里忍不住疯狂吐槽。

谁能想到这位原本应该在楼下会客区等待的大小姐会自己悄悄溜上来,还让手下保镖阻拦他们?

都是岑曦的锅。

一众人讷讷无言中,办公室内的气氛瞬间降临到冰点。

半晌,陆洺深冷声道:“出去。”

眼见他真的动怒,蒋煜凡立马溜了出去,其余几个员工紧随其后,只岑曦咬了咬唇,坚持站在原地。

转头看她,眸底冷意更甚,“不出去?等着让我来请你吗?”

“洺深哥哥……陆总——”一声亲昵的称呼还没叫出口,立马被对方一个冷眼逼了回去,她脸色讪讪的,极力牵起唇角露出一抹温软的笑容来。

“这不是我的生日马上要到了嘛,爸爸计划在希尔顿大酒店为我举办一场生日宴,我来就是想问问,到时候陆总能不能赏个光?”

陆洺深低头开始处理文件,“没时间。”

声音淡淡的,没什么情绪,却硬是让人听出了不耐烦。

岑曦嘴角的笑有些僵硬,不过她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眼角一垂,有些沮丧,“好歹咱们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洺深哥哥你就来嘛……”

她从挎着的小包里拿出一份请柬,用手指抵在桌子上,身子刻意往身旁蹭。

顿时,浓郁的香水味飘散开来。

陆洺深紧皱着眉,终于抬头给了她一个正眼,冷黑眸底温度骤降,厌恶之色显而易见。

“离我远点。”

这女人身上喷的都是什么?她家是卖香水的吗?

头又开始突突的疼,因着陆岑两家那点交情对岑曦的容忍已经达到了极限。

陆洺深猛地站起身,拨通了旁边秘书室的内线,“让保安上来把人扔出去,今后再来一律不放行。”

话落,放下电话朝门外走。

空气被污染了,他需要出去透透风。

见他要走,岑曦脸色瞬间变了,咬了咬牙,索性直接跑上去抱住了的腰。

“洺深哥哥,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真要被保安给扔出去,她这脸就丢大了,以后还怎么在江城上流圈子里混?

这会儿岑曦是真的急了,她并不是一个胸大无脑的女人,不过是岑安的出现给了她危机感,让她一时冲动来了这儿,没想到倒是把情况弄得更糟了。

满脑子想着如何挽回局面,岑曦仰头,一脸深情的看向面前的男人,“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我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喜……”

“咚咚!”

说话声被打断。

门外,岑安曲起手指轻敲了敲门,却没想到门没关,轻轻一碰就开了,内里的场景让她瞬间一愣。

这两个人是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

“那个……”她斜倚着门框,挑了挑眉,“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小说《重生娇妻甜入骨》 第8章 傻子都知道该怎么选 试读结束。

一条小嘉良点评:

《重生娇妻甜入骨》这本书内容丰富多彩,想象合理,逻辑思维明确,人物性格鲜明,容易勾起读者的阅读兴趣。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