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名门爱妃惹风华
名门爱妃惹风华

名门爱妃惹风华

作者:百亿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4 15:42:41

《名门爱妃惹风华》这本书的主要内容:陆展眉感觉有些怪异,第二天连忙借口落下东西在寺庙去了嫣红楼。西风一看到她就说道:“锦瑟有点不太对。”陆展眉皱眉:“你跟她说那人死了?”西风连忙摇头,解释道:“我只是跟她说已经抓到那人了,她忽然就情绪失控哭喊着承认所有事。”陆展眉心里有了计量,推门后锦瑟就朝她扑了过来,这让她有些措手不及,下意识的抬肘想砸向锦瑟的肩膀,霎时间反应过来西风还在场电光火石间改为了推。
展开全部

9-搏怜

陆展眉这个时候抬起头,眼睛通红,眼眶里已经满是泪水,委屈又惶恐的看向老夫人。

大夫人一看这个情景暗暗的掐了手,这丫头还晓得装可怜博同情。

人都这么哭了,老夫人自然是不能不管不问,忙笑着招手唤她过来:“大丫头别哭,祖母没有责怪你。”

陆展眉慢步走到老夫人面前蹲下,从身上掏出了一串佛珠,哽咽着说道:“孙女十多年不见祖母,心里即是欢喜又是惶恐,可身上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可以献给祖母,便跑遍京城里的寺庙,求得佛珠串好赠给祖母。”

老夫人信佛,家里的佛堂都是老夫人亲自打理,她知道回去还得为自己的去向找借口,索性不如用对老夫人孝心当做挡箭牌。

只用西风吩咐一句,一串佛珠自然不成问题,她还能顺此讨一下老夫人的欢心,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陆展眉抽抽噎噎的说出这番情情真意切的话,就是陆远业也不由得收起了之前的怒容。

老夫人宽慰的拍拍她的手,将人扶起来,慈爱的说道:“大丫头有心了!”

陆展眉一边擦眼泪一边摇头:“祖母喜欢便是孙女最高兴的事。”

“把凳子搬过来。”老夫人抬头对着身后的婆子吩咐道。

陆婉颜一看立马就要急眼,老夫人眼睛尖,在还没发作之前拉住了她:“坐好!”

谁都看得出来,老夫人把陆展眉的位子放到身边,就是在抬她的身份。

可那又如何,老夫人不过是看在她刚才还有这番心意的份上提了她一把给她点面子,事后老夫人记不记得这个乡下来的死丫头都不一定。

饭桌上老夫人和六姨娘时不时的问两句她在庄子上的事情,气氛倒也融洽。只有陆婉颜一直扳着张脸,六姨娘故意把话说她身上也不接,只顾埋头吃饭。

晚饭结束,众人给老夫人相继问安后就要退去,陆婉颜是走的最快的,看起来很不想再待下去。

陆展眉打量了一下陆远业,神色不见丝毫不喜,还关照大夫人看看陆婉颜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陆展眉垂眼,果然是天差地别。同样是女儿,她只是迟到就要挨斥责,陆婉颜在饭桌上摆脸色我还要关怀。

既然如此,陆远业又是为什么突然将这个在外面养了十几年的女儿接了回来呢?

她脑海里忽然闪过这个想法,当下就是一顿。做出替代病死的陆家大小姐进去陆府的计划时,她和逸王都以为是陆远业忽然良心发现,现在看来并不是如此。

陆展眉正在发愣,大夫人带着宽和的笑容走了过来:“婉儿还小不懂事,你是姐姐,就别和她计较了,往后你们姐妹可要好好相处。”

陆展眉看着面前和蔼温和,丝毫没有了那日在门口拦住她的气势的大夫人,无端端的觉得心里一寒。

压下心底那说不清的怪异感,陆展眉欠身道:“这是当然。”

回到瑞兰苑后,陆展眉越想越不对劲,写了纸条丢到了窗子外面的花盆里。

第二天早上,陆展眉用过早饭宣布将除了荷香和绿竹,其他丫鬟都谴走。

“我身边用不着这么多人,你们如果执意要留的话,跟总管说把卖身契给我。”

这话一出,刚才还扭扭捏捏的几个人立马安生了。陆展眉也不啰嗦,让几个人收拾东西赶紧走。

她知道那几个要么是心里有鬼,要么就是并不愿意跟在她身边,干脆通通打发出去,也免了以后生事端。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那些人走后荷香和绿竹将各自的卖身契呈到了她的面前。

两张薄纸却将两个人的身家性命都签在了上面,陆展眉没有立刻接过来,而是淡淡的问道:“日后若是背叛我,你们的家人绝不会幸免于难。”

两人还是坚持要把卖身契交给她,陆展眉接过卖身契叹了口气,似是承诺般的说道:“只要你们不背叛我,我定然不会弃你们于不顾。”

此时的荷香和绿竹只当这是陆展眉对她们忠心的褒奖,她们没有料到日后陆展眉会真的与她们生死与共。

下午陆展眉正想带着绿竹出门,就忽然接到了西风托人送来的信,信上说已经找到了锦瑟的情人,不过找到的时候已经上吊死了,住处里有很多首饰。

陆展眉感觉有些怪异,第二天连忙借口落下东西在寺庙去了嫣红楼。

西风一看到她就说道:“锦瑟有点不太对。”

陆展眉皱眉:“你跟她说那人死了?”

西风连忙摇头,解释道:“我只是跟她说已经抓到那人了,她忽然就情绪失控哭喊着承认所有事。”

陆展眉心里有了计量,推门后锦瑟就朝她扑了过来,这让她有些措手不及,下意识的抬肘想砸向锦瑟的肩膀,霎时间反应过来西风还在场电光火石间改为了推。

西风连忙扶住差点被撞到门上的陆展眉,然后制服了有些失控的锦瑟。

西风绑了锦瑟的手,压着跪在了陆展眉的面前,见陆展眉抽气不由得担心道:“姑娘怎么样,要不要叫大夫?”

陆展眉揉着扭到筋骨的手肘,缓缓的摇头。

锦瑟跪在地上朝陆展眉叫喊道:“他人呢,你们把他怎么了!”

陆展眉有些疑惑:“他被抓让你很不可思议?”

她竟然真的会对齐昀手底下人的效率有所质疑,这倒是让陆展眉觉得不可思议。

“他说他会离开的,为什么……”锦瑟跌坐在地上,有些魔怔的说道,然后又突然抬起头,面目狰狞,“人是我杀的,我认罪!”

陆展眉啧了一声,悠悠的说道:“你这明显是在为他顶罪啊,我会信你这话?”

锦瑟睁大眼看着她,嘴唇抖了又抖,忽然哭了出来:“求求你们放过他吧!”

“他杀了人自然要偿命,还毁人清白,这样的人你还替他遮掩,真是不可救药。”陆展眉摇头说道。

锦瑟止住哭声,信誓旦旦的说道:“我发誓他没有奸污迷蝶,而杀人是别人威胁他的!”

10-闹事

陆展眉轻呵了一声,语气有些玩味:“还有幕后主使呀?”

锦瑟重重的点头:“是栖欢!”

说了半天又回到了栖欢的身上,陆展眉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证据呢?”

“他那里除了我的首饰其他的都是栖欢的,那是栖欢给他的报酬。”锦瑟直起身,对陆展眉解释道,“他是游历四方的侠客,玷污迷蝶的是他的朋友,杀死迷蝶的人是他,可他是被威胁的。栖欢用他朋友的性命威胁他杀掉迷蝶,他本意是不想的啊!”

听得这番话,陆展眉看着锦瑟的眼神和看傻子也没什么两样了:“这样的话你也信。既然你想保护他,为什么又要把栖欢说出来。”

锦瑟慷慨激昂的说道:“因为栖欢才是真正凶手!”

陆展眉觉得有些头痛,锦瑟这样是好人算不上,坏人又做不彻底,说白了就是蠢还不自知。

既然那个人那里有栖欢给的“报酬”,那么应该找栖欢聊一下了。

陆展眉刚要走,锦瑟连忙阻拦:“求求你让我见见他。”

陆展眉没有拒绝,让西风带她去了,就是不知道锦瑟看到冰冷的尸体的时候会是怎样一副情景。

齐昀的人过去请,栖欢来的自然是快,陆展眉将那些首饰倒在桌子上,栖欢愣了一下,问道:“这些怎么在你这里?”

陆展眉敲了敲桌子:“这该是我问你吧,你的首饰为什么会在杀死迷蝶的人手里?”

栖欢被这话吓得直接站了起来,断然反对道:“我是把这些东西交给了我的一个门客,他说可以帮我黑市卖个高价。”

陆展眉拿出验尸的时候画的画像,问道:“是不是这个人?”

栖欢看了一眼,点头:“是他。”

陆展眉叹气,栖欢反应过来后脸上是万分惊恐害怕:“我不知道他……这件事真的和我没有关系!”

陆展眉将锦瑟所说的对栖欢说了一遍,栖欢死得顿时拍桌子:“她含血喷人!她原本就处处不及迷蝶,能跻身四大名妓还是赵十娘给她挣的面子。肯定是她心存怨恨,伙同情夫杀害迷蝶还对我泼脏水!”

这就是陆展眉头痛的根本原因,因为无论把幕后主使定在谁身上都各有说辞,都没有足够的证据定罪。

好像谁都有嫌疑,那到底治谁的罪呢?

送走了再三起誓再三保证的栖欢后,陆展眉坐在嫣红楼的大堂,心情颇为复杂。

齐昀甩给她的这个事情真不是一般的棘手啊。

就在陆展眉愁眉不展的时候,门口传来了吵闹声,有人叫嚷着让办案的人出来。

陆展眉出去后看到的就是几个家丁打扮的人和侍卫们推推搡搡的,要往嫣红楼里面闯。而几个家丁后面站在一个肥头大耳的男子,自认风流的摇着手里的折扇。

几个侍卫恭敬的对着陆展眉参差不齐的叫着“姑娘”,将那个男人和家丁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男子推开前面的家丁,凑到陆展眉的面前,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她:“嘿,办案的是个女人,看身段还不错啊。”

一个侍卫上前挡住男子的目光,客气的说道:“徐公子,案件正在查办,还请徐公子静候消息。”

徐子源轻蔑的哼了一声:“这都三四天了,就没听到什么消息,还让本公子静候?”

侍卫耐着性子劝道:“请徐公子再等等。”

徐子源的目光毫不掩饰的在陆展眉的身上流连,透露着贪婪和欲望:“本公子就是来问问要等多久。美人儿,你说呢?”

陆展眉压着脾气,淡淡的回答:“如有进展会告知。”

徐子源“哎”了一声:“美人儿声音也好听,你看啊我没了一个美人,要是查不出来你补我一个?”

这人说话真让人想暴揍他一顿,陆展眉嘴上不说话,心底早就想给他来两耳光。

就在徐子源要进一步说话的时候,嫣红楼外有一人闲庭信步的走进来,眼中似乎有三月霜雪,凛冽而破碎。

徐子源刚要说的话硬生生的憋了回去,笑嘻嘻的给齐昀行礼:“见过王爷。”

齐昀淡淡看他一眼,冷冰冰的不带丝毫感情:“怎么,闭门思过还不过是吗?”

听到这话徐子源哪里还敢再说什么,连连作揖求饶,带着人忙不迭的溜了。

齐昀的目光转到陆展眉的身上,陆展眉沉沉的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太麻烦了。”

一边进去嫣红楼,陆展眉一边对齐昀说了现在的情况,沉稳如他只是微微挑了一下眉毛。

陆展眉献殷勤的给齐昀倒茶,乖巧的说道:“我只有这点能耐,后面得王爷还请王爷裁断。”

齐昀静静地看着她,然后就轻飘飘的移开可眼睛,一句话没说。

这样一来陆展眉心里就有些忐忑,齐昀这是对她不满意还是无话可说?

“为什么没有足够的证据呢?”齐昀忽然开口说道。

陆展眉想了又想,实在想不出这个问题,只能破罐子破摔:“所有的线索只能查到这么多证据。”

陆展眉话音刚落,西风忽然神色焦急的跑过来,说出来的话让陆展眉都是一震:“锦瑟不见了!”

锦瑟看到情人的尸体,哭了好大一场,西风一直守着她。锦瑟忽然说想去茅厕,西风不好跟太近,背过身后锦瑟就从后院消失了。

陆展眉听完后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问道:“她知道栖欢来了吗?”

西风愣了愣,然后僵硬的点头:“那时候有人对我通报消息……”

“遭了!快去追上栖欢!”陆展眉急得站了起来,锦瑟肯定是去找栖欢报仇了。没想到她只是走开了一会儿,就会发生这样的变故。

西风立马安排人手一边从后门找锦瑟,一边从前面去追栖欢。

陆展眉心里隐约有着不好的预感,而一旁的齐昀看着这样混乱的场面也是陷入了深思。

小半个小时后,有人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回来,气喘吁吁的说道:“锦瑟不知道怎么追上了栖欢,用刀把栖欢捅死然后自己也自杀了!”

陆展眉心中的不安被证实,一切都猝不及防且没有预知。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杨柳公子点评:

怎么说呢,看过辣么多古代言情文写的很好的也有很多 ,但是这个是我最喜欢的女主了,她爱憎和恩怨都分明得很,懵懂无知的时候经历人间黑暗,独自面对人性的丑恶,却自始至终坚持心中的一份温暖和真诚。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