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野蛮小娘子
野蛮小娘子

野蛮小娘子

作者:桃七七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09 16:59:50

这本书《野蛮小娘子》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迎春一看,便知道是之前被奶娘赶走的临冬,夏雪。对着管家福了福身:“奴婢知道了,待大小姐醒来便让她们去见大小姐……” 管家点了点头,心中虽然诧异王爷今个突然过问起这个甚少见面的女儿。可也隐约明白,王爷其实心中还是最看重这位大小姐的,只是那些人看不清罢了。 送走管家,迎春上下打量了一下临冬,夏雪然后对着她们客气的说:“两位姐姐先去梳洗歇息吧,大小姐恐怕明日才能起床见两位姐姐呢!”
展开全部

野蛮小娘子:原来他不曾忘过……

  夜琉城一听,倒似乎没什么反应。只是理了理袖子:“她不是三天两头都是受伤吗?何故这次特意来说?”夜琉城的话中的意思颇多。柳侧妃一愣,不过看着夜琉城的神情并不像为夜琉璃说话便佯装不明白。眉头轻皱,似有些棘手般望着爷琉城:“回王爷,这次受伤与以往不同……”

  “哦,你且说说怎么个不同……”夜琉城端起杯子漫不经心的喝了几口。

  柳侧妃轻叹一口气:“妾身也是听说的,说大小姐去参加三皇子生辰宴会也不知怎么与三皇子起了冲突,竟,竟……”

  “竟什么?”夜琉城的神情有一些不耐。

  “竟自己撞柱自尽,弄的自己头破血流!”柳侧妃说到这里的时候,小心的看了一眼夜琉城:“不过王爷莫要担心,老王爷已经让,孟宪带来太医给大小姐诊治了的,休养一段时间便好!”

  “爹?”夜琉城有些诧异。

  “嗯,其实妾身也不知道老王爷是怎么知道这事的!另外……”柳侧妃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大小姐回来后,便打杀了她自己身边的奶娘,不但如此妾身前去看她却因为冬雨不知什么得罪了她,也被打杀了!”说完擦了擦眼角,神情颇有些哀伤。

  夜琉城有些诧异,自己那个女儿虽然不常过问,可也是知道她的性子是十分的胆小怯弱。连见到自己的时候都能够吓晕,又怎么会打杀了人呢?这点,让夜琉城想不透。随后站起身,便去了琉璃居。

  柳侧妃看夜琉城面色不善的过去,心中窃喜。可面上却露出一脸紧张的模样,陪着他跟了过去。到了琉璃居院外,夜琉城的脚突然有些动不了,看着那琉璃居三个已经失去原本颜色的牌匾目光闪过一片复杂。自己养了十三年的女儿,见面却是一个手指头数过来的。这些年所遭遇的事情,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过问罢了。他不愿看她就是不想伤害她,可似乎属他伤害的最深。诚然,他的确是一个失败的父亲!

  “王爷……”柳侧妃不知道夜琉城为什么站在院外不进去,轻声唤了一句。夜琉城回过神来,看了琉璃居一眼转身离开。柳侧妃不知道他为何突然不进去责问夜琉璃,却也还是跟着离开。心中却敲了一个警钟,看来王爷不是不喜欢他这个女儿,而是因为太过于喜欢才不愿去看她。一想到这个可能,柳侧妃衣袖下的双手紧紧的握着,就连指甲嵌入肉内都感觉不到痛感。

  夜琉璃,这个祸害自己当初就不该手软了的!就应该让她娘跟她一起消失在这个世上,想着柳侧妃的眼中闪过一抹萧杀。

  回到柳侧妃的住处,期间柳侧妃又侧面的说起了夜琉璃对自己身份的嘲讽,然后暗中观察着夜琉城。夜琉城似乎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看了柳侧妃的一眼:“别以为你心中那点小九九本王不知道!你最好收起那些心思,不然本王能让你在这府内得宠也能让你失宠……”

  柳侧妃一听,惊的跪在地上。夜琉城眼中闪过一抹厌恶:“挽香,荣王府的王妃只会有一位,以前是,现在,以后都是……”

  血色瞬间从柳侧妃的脸上流失,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夜琉城厌恶的看了她一眼,随后起身离去。

  奶娘看着夜琉城离去后,人忙走了进来看到柳侧妃跌坐在地上心一惊,忙上前去搀扶。柳侧妃此刻满脸泪水,目光凄楚的看着奶娘,似有些无助:“奶娘,原来这些年来王爷从来都没有忘记过那个jian人,没有忘记……”柳侧妃说到这里的时候,那是咬牙切齿恨不得上前啃食了那个jian人的血肉。

  奶娘听了,心疼了起来:“夫人,你是不是多想了?王爷怎么可能还会记得?这些年来你得宠可无人能及……”

  “我倒真希望是我自己多想了,可刚才他竟对我说王妃只会有一位,任何人都别肖想!”说完扑倒奶娘的怀中呜呜的哭泣:“我一个将军府的嫡女,为了他甘愿为妾。这些年来一直打点着府内上下,可他,可他……”说到这里泣不成声。奶娘听了,眼中有一抹的心疼,抱着柳侧妃轻拍她的后背无声的安慰着。

  想想,也的确心碎的。自己心爱的男人,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告诉她王妃的位置谁都别想,只会给那个死去的jian人!她一个活着的人竟比不上一个死去的人?这让她如何的甘心?!

  柳侧妃的心碎,对千璃来说是毫不知情。就算知道了,也根本不在乎。不但如此,还巴不得让她直接心碎撞墙或者上吊死了算了,省的浪费空气。

  这边夜琉璃在休息,门外传来几个细小的动静。候在门外的丫鬟,看着管家捧着盒子走了过来忙走下去对着管家行礼。管家云海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小声的问:“大小姐是休息了?”

  候在门外的丫鬟迎春点了点头:“回管家,小姐喝完药已经睡下了!”

  管家一听,点了点头随后把盒子递给迎春:“这里是王爷给大小姐送来的药材,让大小姐好好吃了。另外这两个奴婢给送过来了……”管家话音一落,院外走进来穿着粗布衣裳,模样有几分憔悴的两个丫鬟。

  迎春一看,便知道是之前被奶娘赶走的临冬,夏雪。对着管家福了福身:“奴婢知道了,待大小姐醒来便让她们去见大小姐……”

  管家点了点头,心中虽然诧异王爷今个突然过问起这个甚少见面的女儿。可也隐约明白,王爷其实心中还是最看重这位大小姐的,只是那些人看不清罢了。

  送走管家,迎春上下打量了一下临冬,夏雪然后对着她们客气的说:“两位姐姐先去梳洗歇息吧,大小姐恐怕明日才能起床见两位姐姐呢!”

  临冬和夏雪两人有些诧异的看着迎春,这个迎春什么时候换了个性子?放以前,那说话都是夹枪带棒的,对她们两个也是十分的排挤。只因她们是老王爷送过来的,而她则是柳侧妃身边的人。难道真的像下人说的那般?大小姐换了个人?

  “那就辛苦妹妹了……”临冬不动声色的应了声,拉着夏雪退下。迎春看着她们离去后,眼眸中闪了闪,又看了一眼房内。似乎有一些惧怕,吞了吞口水尽职的做好站岗的职责。

  深夜,柳侧妃感觉自己的床边阴风阵阵甚是恐怖,不由得睁开眼睛。这一看,惊的她失声尖叫可随后又死死的按住自己的红唇。

  “夫人?”门外传来守夜丫鬟征询的声音,柳侧妃按下住自己快要跳出来的心脏努力平和自己的情绪。“没事,只是做了不好的梦罢了。你们让奶娘进来……”

  待奶娘走进来的时候,看到床帏上悬挂的物件时一张老脸也瞬间失去了血色:“娘娘……”奶娘失声喊道。

  柳侧妃给了她一个眼神,奶娘心领神会的没有再发出太大的声音。

  “奶娘,你说这会是谁做的?荣王府守备森严寻常人根本无法进来,更别提能够悄声无息的在本妃的房内放这些恶心的东西……”柳侧妃此时面色依旧苍白,但似乎也没有刚才那般惊恐。

  奶娘摇了摇头:“这,这奴婢也想不通会是谁……”

  柳侧妃一听,紧咬下唇。在她的床上悬挂这么多的舌头,其用意是什么?她隐约猜到了一点,可却又有些疑惑。到底是谁竟会能够悄声无息的做这样的事情?想着,她的体温又降了几度。

  “夫人……”奶娘轻声唤着。柳侧妃收了收心神,对着奶娘说:“今晚的事情不要泄露出去……”奶娘听了点点头。

野蛮小娘子:威慑

  琉璃居

  睡了整整一夜,千璃总算觉得身子舒服了一些。虽然还有些因为失血过多无力,但好歹有了几分的精神。伸出手,握了握随后闭眼集聚力量,却发现四周毫无动静这让她有些挫败。随后有一些释然,换了具身体又怎么可能还有那能力呢?

  起身,千璃这才好好打量了一眼自己的房内。入眼都是一些复古的梨花木的家具,上面都有一些漆脱落看上去颇有些陈旧,就连自己睡的床似乎都有一些年代。千璃知道,这都是柳侧妃做的好事,给的都是府内那些淘汰不要的家具,随便的挑挑拣拣扔给了自己。呵……千璃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一夜的休整,也算是把脑中的那份记忆吸收的干净。如今自己现在身处的是一个架空的时空,这个国家叫天启王朝。话说这天启王朝建国的时候,先帝感谢当时的四大家族的鼎力支持为他们沐家夺得了江山,为了感谢他们便分别赐了德、贤、忠、荣王爷的称谓,且是代代世袭。这四大王府的权势也是十分显赫的,几乎凌驾与皇上之上。好在几代王爷并没有造反的心思,只是安分的在皇帝的管辖下守着自己的产业过活罢了。

  只不过到底是功高盖主,到了这一代的皇帝却已然把四大王府视为了眼中钉,总想找个机会除掉。但奈何四大王府的根基十分深厚,动一下轻则国家震荡,重只怕天启王朝要翻页了。所以这代皇帝算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暗中寻着四大王府的错处。

  同时,这四大王府还有另一个皇上不轻易动的原因。便是先帝曾经许诺历代皇后都会从四大王府内选出,且每一任的皇后都会轮流出现在四大王府。就算不是皇后,在后宫的位置也是同等于皇后的,地位颇为尊崇。先帝的遗训,后代的皇帝都不得不遵守,所以算是让这代皇上多了几块的心病。

  四大王府的势力,只怕要比他那个皇上要多的重去了,后宫再有那些家族的妃子可算是前后虎狼,后有祡豹。当然这些都是皇上多疑引起的。如今的四大王府早就知道皇上要除掉他们,而他们以图后世的安宁自然是恪守本分,从不逾越。倒是有一点君臣融洽的表象,至于皇上心思怎么想他们也不会随意揣测!只有一个想法,我不出错晾皇上也不能怎样!

  唉……千璃歪了歪嘴角,总觉得皇上是纯属吃饱了没事干,总想找点事情给自己添堵的!也不想想,这四大王府世袭到现在,手中积攒的那些财富和势力岂是皇上能够随便动摇的?惹急了,到时候四大王府联手轻而易举灭了天启,只怕他也只能做个亡国皇帝了!若换成她,自不会理会这四大王府。这都世袭几代了?那么多的纨绔子弟,有几个成大器的?早晚有天会被他们败坏了,何必急于一时?

  甩头,不再管这些事情。对着门外喊了声,很快就看到有几个丫鬟手中捧着梳洗刷牙的物件走到自己的面前。这几个,千璃都是认识的。走在前面的迎春是她昨个在院内的奴婢中挑出来的,也知晓她是柳侧妃送过来的。她挑迎春是存心的,想看看这个丫鬟到底是不是忠心的留在自己身边!另外两个就是夜琉璃身边的两个丫鬟临冬和夏雪,当初老王爷所送的。这两个丫鬟对夜琉璃十分的忠心,就因为如此才会招惹了奶娘那一帮人,鼓吹着让夜琉璃把她们两个赶了出去。自然又是把老王爷惹恼了一番,这些且不说。

  接过漱口杯,取了一点盐抹在牙齿上擦了擦,然后漱口。最后洗了脸,这才去了梳妆台前坐下。对着一旁的迎春说道:“你去让院子里的奴才全都在外面候着,本小姐有话要说……”

  “是……”迎春不知道千璃要做什么,但想到昨天奶娘的下场打了几个冷战随后忙去安排。

  “大小姐……”临冬,夏雪两人轻声喊着。千璃从铜镜中看着两人,对着她们微微点头:“回来就好,以后就留在身边伺候吧……”

  “是……”临冬,夏雪两人应了声,随后便给千璃梳头。

  夜琉璃的衣衫并不多,且品质也不是很好。夏雪从这些衣服里选了一件浣纱坠地荷叶裙,然后配着紫色外衫再一个披帛倒也有几分的姿色。千璃看着镜中那个面色蜡黄,头发因为长期营养不良显得枯黄干燥的头发,再望着平淡无奇的面多少有点不适应。印象中,夜琉璃的爹不丑,相反十分的俊朗。虽然不曾知道夜琉璃的娘亲是何般模样,但是依照那个便宜爹的审美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怎么轮到夜琉璃就如此平庸了呢?千璃想不明白,却也不想再耗费脑汁去想这些无聊的事情。装扮完后,便起身带着自己的两个奴婢走了出去。

  院子里,站着约莫十来位奴婢。临冬搬来椅子让千璃坐下,随后与夏雪一同下去站在那群下人中。千璃扫视了一眼,虽然不时有几个人抬眼打量一下,不过扫到夜琉璃的眼神后身子一抖随后规矩的站在那里。

  “本小姐今个让你们来这里就是要告诉你们,你们之前是如何对待本小姐的我可以既往不咎。但……”千璃话顿了一下:“今后我要你们必须效忠与我,若是有人胆敢背着我耍着幺蛾子或者玩什么心眼。呵呵……”千璃笑了,只是那笑声甚是让人觉得胆寒:“奶娘的下场已然是最好的,若是有人不信大可试试!以前本小姐性子软任由你们胡作非为,涨了你们不少的性子。可现在你们给我从心里记着奴才就是奴才,越了那身份。哼哼……”

  千璃的话没有说完,可偏偏让在场的下人们感到了心惊。奶娘的下场是最好的,那最坏的是什么?这是在场每个人心中的想法,可没有人敢问更没有敢去试着。

  看着自己的威慑有了效果,千璃站起身:“安分的坐着自己的事情,什么话该听,什么事该做你们自己掂量掂量……”

  “是……”众人齐声的应道。

  “散了吧……”千璃挥手让她们退下,自己则是回到了房内。不多会,夏雪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进来:“大小姐,该喝药了……”

  难闻,带着苦味的药味让千璃轻皱眉头,不过却也没有说什么端起便是喝了个一干二净,随后拿起帕子擦了擦嘴巴。“大小姐,今个可觉得好些了?”

  “嗯……”

  “让开,让开……”门外传来一声高过一声嚣张的声音,随后就听到外面传来几声惨叫。千璃眉头一皱,对于那嚣张的声音她可一点都陌生。柳侧妃的儿子夜琉星此刻一脚踹一个,一路走来踹了五六个下人。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子荧小娘子点评:

《野蛮小娘子》这本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感情细腻婉转,看得爱不释手,值得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