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恨嫁危情撒旦
恨嫁危情撒旦

恨嫁危情撒旦

作者:奇葩果果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08 14:29:05

《恨嫁危情撒旦》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告诉君可可她是凤千枭的玩宠吗?告诉君可可她是被逼迫的吗?告诉君可可她和凤千枭的关系吗? 不,她不能。这么善良的女孩子,她怎么能去伤害?又怎么能去伤害君默然?她不敢想象,如果君可可告诉君默然她在凤千枭这里,君默然会怎么想她? “可可,有一件事我还没有告诉你,乔子萱是我名义上的养女”凤千枭的话音刚落,四只看起来极为相似的眼睛同时看向他。
展开全部

怀疑

  “可可……我……”乔子萱站起身来,一脸慌乱的走了过去,她刚要解释什么,但是所有的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她该怎么说?

  告诉君可可她是凤千枭的玩宠吗?告诉君可可她是被逼迫的吗?告诉君可可她和凤千枭的关系吗?

  不,她不能。这么善良的女孩子,她怎么能去伤害?又怎么能去伤害君默然?她不敢想象,如果君可可告诉君默然她在凤千枭这里,君默然会怎么想她?

  “可可,有一件事我还没有告诉你,乔子萱是我名义上的养女”凤千枭的话音刚落,四只看起来极为相似的眼睛同时看向他。

  君可可一脸诧异,怎么也想不到凤千枭给她的是这样的答案。

  而乔子萱则是绝望的看着他,他说出了她心中最不愿提及的事情,更不愿被别人知道的事情。

  她是凤千枭名义上养女的这件事情,除了凤千枭的私人律师之外,再也没有外人知道,她以为这件事永远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可是现在……

  “原来大嫂是你的养女啊,怪不得呢,可是这样的话我们的辈分不是乱了吗?我叫她大嫂,她是你的养女,是不是应该叫我养母,关系好乱哦!”

  君可可的脸皱成了包子,那困惑的样子可爱的令凤千枭冰冷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他宠溺的点了点她的额头:“小脑袋瓜子里整天在想些什么,你只要安安心心的当我的小新娘就可以了”。

  乔子萱紧握着拳头,任尖利的指甲刺入肉里,却依旧感觉不到一丝疼痛,她看着他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君可可,一行绝望而又冰冷的泪水从眼中滑落下来。

  “千枭,这边的风景好漂亮,大嫂也在这里,我想留下来,这样每天都可以看到你了,你让我住在这里好不好?”君可可拉着凤千枭的手臂撒着娇,眼角余光不时的扫向乔子萱,在看到乔子萱脸上的泪水时,她唇角的弧度更加上扬,只是捏紧了一直缠绕在手里的那根黑色的长发。

  她的头发是栗色的,但是那根头发的长度色泽完完全全的与乔子萱的吻合,不用说这根头发一定是乔子萱的,这根头发能存在在凤千枭衬衣上,这一点足够让她心生疑心。

  只是,乔子萱是凤千枭养女的这件事情是在她的预料之外。呵……有了这层关系,相信以后的日子会更加精彩吧!

  “我累了,先上去休息了!”抹去脸上的泪水,乔子萱露出一个苍白虚弱的笑容,狼狈的逃离这个令她窒息的地方。

  “大嫂,晚安!那我们……明早见!”君可可看着她狼狈的逃离,清纯甜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令人读不懂笑容,尤其在看到乔子萱背影猛地一僵时,她脸上的笑意越发的让人捉摸不透。

  乔子萱狼狈的逃回屋子里,甚至来不及收回脸上惊讶、恐惧、慌乱等一系列表情。

  她从未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在别人面前这么狼狈,她所有的尊严全都被踩在了脚下,在自己最在乎的人面前,在美好的就像是白玉一般的君可可面前,她就像是一堆污秽的烂泥,只能高高的仰望着他们。

  然而,更令她痛心的是,为了打消君可可的疑虑,凤千枭竟然将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说了出来,他曾经答应过她,这件事情永远都不会让别人知道,现在却为了讨好一个女人……

  乔子萱后背倚着门板,缓缓的滑落下去瘫坐在冰凉的地板上,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洒落在她浅灰色的衣衫上,张牙舞爪的向外漫散,像极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

  她无声的流着眼泪,在听到楼下那该死的暧昧声音时,终于肆无忌惮的哭出声来,那一串串极力压制的哭泣声,在空荡的房间里飘荡开来,久久不散。

  楼下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入耳中,那一声声模糊却又清晰呻吟声喘息声,就像是尖利的锥子一般,狠狠的扎进她的心里,把她那颗心脏扎的鲜血淋漓。

  流干了全部的泪水之后,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早上起来的时候,枕头还湿着。而她的两只眼睛又红又肿的就像是两个核桃,看着镜子里那个披头散发一脸苍白双目充血的女人,乔子萱真的不敢相信这个女人会是她。

  她用凉水洗了洗脸,才觉得昏昏沉沉的脑袋清醒一点,洗刷完毕之后,她疲惫的走下楼来到厨房,开始准备今天的早餐。

  刚一走到客厅,映入眼帘的是满地的凌乱,那两个人的衣服凌乱的散落在地上,脑海中似乎响起了昨夜的暧昧声音,那个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乔子萱双手捂住耳朵,使劲的猛摇着头。

  她不止一次的想过他们两个会有肉体上的接触,可是当真正的面对这些的时候,她的心就像是被生生撕裂了那般疼痛,疼的她无法呼吸。

  她知道那是凤千枭的事,可是只要一想要他和君可可做着那种事情,亦或是和别人的女人做那种事情,她浑身开始发冷,从心理上就已经接受不了。

  “乔小姐”张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终于把乔子萱拉回了现实,她茫然的转过头,在看到张婶的瞬间,她的眼泪止不住的从眼中滑落。

  张婶叹息了一声,弯腰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一一捡起,做好这一切之后,她直起身,眉宇间满是烦忧:“有些事情是强求不来的,你必须去面对。”

  说完这句话,张婶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多嘴了,她的神色猛地严肃起来,说道:“少爷快起床了,你还是抓紧时间先去准备早餐吧!”

  “我知道了张婶”,乔子萱垂着头,柔顺的头发遮住了她一脸的苍白,她走入厨房,洗米做菜熟练的重复着每天同样的工序,然而今天她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不是放错了东西就是熬糊了粥。

  闻到厨房里传来的糊味,张婶快速的冲进厨房,迅速的把火关掉。她转回身一脸严肃正想训斥乔子萱,但对上她那张满是惊慌且苍白的小脸时,所有的话就像是一块巨石堵在了她的嗓子眼里。

  “张婶……”乔子萱羞愧的叫了一声,在闻到空气中飘散的糊味时,全身的血液顿时凝聚到了脸上,苍白的脸染上了一层红晕,胭脂般瑰丽,她愧疚的垂下头,不安的绞紧了双手。

  被她软软的一叫,张婶所有的怨气全都化为了一声叹息,昨夜的声音不是没听到,但那是少爷的私生活她不好说什么,更何况对方是他的未婚妻,那就更加理所当然了。

  “我不知道你和少爷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顺从,君小姐现在是少爷的未婚妻,以后会是他的妻子,他们两个之间无论发生什么那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请你务必收好自己的心,否则受伤的只有你自己!”

  像是在警告也像是在劝说,说完这些之后张婶不再说话,而是把锅里的粥倒掉然后重新煮上。

  乔子萱单薄的身子摇摇欲坠,心脏那处的伤口似乎裂开了,很疼,她似乎感觉到有一股灼烫的热流涌了出来。

  张婶说的对,君可可是凤千枭的未婚妻,他们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君可可以后会是他的妻子,甚至是他孩子的母亲,可是她呢?

  她曾经是多么的向往,多么幸福的以为她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曾多少次幻想着嫁给他成为他的妻子孕育属于他们的孩子。

  可那些美好的想象就像是一面镜子,现在被凤千枭和君可可摔成了碎片,怎么也拼凑不起来了。

  她摸着自己日渐隆起的肚子,一抹忧色浮上眉间。

  如果再这么下去她的肚子肯定是遮不住的,万一被发现了……不,一想到凤千枭的所作所为,那日失去孩子的那股清晰痛意似乎一阵一阵的从腹部传来,乔子萱握紧了拳,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她必须想个办法逃离了。

  不过,在那之前她要先帮赵中泽渡过难关,毕竟这是她欠他的。

  打定主意,乔子萱手脚利索的与张婶一起在凤千枭起床之前把早餐做好端上了桌子,两人刚放上碗筷就见凤千枭和君可可一起走下楼。

  君可可身上穿着凤千枭的衬衫,宽大的衬衫更衬得她娇小玲珑,她的脸上挂着羞涩甜蜜的笑容,就像是幸福中的小女人一样浑身流露着一股动人的风情。

  她挽着凤千枭的手臂,两人一同下楼,她不知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竟惹得凤千枭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的鼻梁,冰冷的脸上流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

  乔子萱微微眯了眼睛,这一瞬间他们之间的温馨竟让她觉得格外刺眼,她摸着自己的鼻梁,那个动作是以前凤千枭经常对她做的,现在却……

  苦笑了一声,乔子萱吸了吸酸涩的鼻子,强逼着自己不去看那两人。

  君可可是第一个看到乔子萱的,她松开凤千枭的手臂,像只欢快的鸟儿一样飞奔到乔子萱身边,眉眼弯弯的站在了乔子萱的面前:“大嫂,你起得好早啊。”

  乔子萱轻轻扯动唇角,抬头看了一眼她的身后,凤千枭的眼神比以往更加冰冷的看着她,乔子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淡淡的嗯了一声。

  她迅速的转过身,自己的狼狈在天真无暇的君可可面前显的更加卑微,她甚至自卑到不敢出现在君可可面前。

  君可可讨了个没趣,不高兴的撅起了小嘴,她看着乔子萱走进厨房,转过身一脸郁闷的面对着凤千枭:“大嫂是不是不喜欢我啊?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大嫂喜欢我,可能是我做的不够好吧,但我是真的很喜欢大嫂!”

  她失落的样子让凤千枭心疼极了,他紧抿着的薄唇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乖,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说完这句话,凤千枭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受,他拧紧了俊眉,锐利的眼神越过君可可看向厨房。

  刚才的那句话,那个语气,是他经常和乔子萱说的,记忆中的她总是说自己做的不够好,虽然不耐烦但他每次都会这么说,只是没想到会形成习惯。

  乔子萱,只要一想到这个名字,凤千枭就觉得自己心里很不舒服,至于为什么,他也不知道。

  君可可顺着他的视线转过头,正好看到乔子萱从厨房里出来。她脸上虽然是在笑着,可是垂在身侧的双手却是握紧了拳头,任尖利的指甲刺进肉里。

  盛饭的时候,君可可抢着要干,乔子萱不让,两个人你抢我夺,一个漂亮的白色瓷碗以优美的姿势落在地上摔碎了。

  君可可吓的往后退了一步,一脸惊慌的叫了一声:“啊,大嫂你怎么能把碗扔了呢?”

  忽然她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小脸苍白的垂下了头,像是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对……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太不小心了,千枭你不要怪大嫂,是我做的不好。”

  “我……”被君可可一顿抢白,乔子萱惨白着一张脸站在那里,她微微转头看向凤千枭见他铁青着一张俊脸,她更加局促的不知如何是好。

  “我……”她张开嘴想要解释些什么,但见凤千枭冷漠的目光从她身上迅速的掠过在看着君可可时所呈现出的温柔的那一刻,乔子萱的心瞬间跌到了冰点。

  君可可弯下腰,伸手去捡地上的碎片,她微微一个用力那锋利的碎片便扎入了她娇嫩的指腹里,鲜血顿时涌了出来。

  “咝……”她疼的倒吸了口凉气,凤千枭已经一个箭步走上前去,蹲下身,执起她受伤的手,含入嘴中。

  君可可顿时羞红了一张脸,她娇羞的垂下头,眼角的余光扫到乔子萱那摇晃的身影时,她的唇角终于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她会一步一步的把乔子萱赶出凤千枭的世界,她要让乔子萱彻底的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抢走凤千枭!

  乔子萱站在那里,背影单薄的让人心疼,她满眼落寞的看着那两人,不知为何,她忽然想要笑,想要放声大笑。

  有人说过,最悲伤的时候大笑其实比悲伤更加悲伤。

  “把碎片清理下去!”凤千枭转过头,冰冷的目光落在了乔子萱的身上,语气也冷漠的和之前判若两人。

  乔子萱咬了咬下唇,收回满腹的辛酸委屈,蹲下身开始清理地上的碎片,手指被扎出了血她也毫不在乎,反正那个人的目光永远都不会为她紧张,永远都不会停留在她的身上了。

  她有时候恨死了自己这种矛盾的性格,她爱凤千枭也恨凤千枭,她爱他爱到极致,恨他也恨到极致。

  这顿早饭是没有吃成,凤千枭带了君可可出去,乔子萱捡完地上的碎片,双腿早已经麻了,手上满是鲜血,那锋利的小碎片在她的手指上留下了一道道细小的伤口,虽看不清楚却很疼。

  张婶把她扶起来,端来盐水仔细的为她清理了一下伤口,把那些细小的碎片全都挑了出来,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埋怨道:“你怎么这么笨还要用手去捡,去拿扫帚扫一下不就可以了吗?至于把自己弄的伤痕累累?”

  “如果,我不用手捡,他不会罢休的!”乔子萱强忍着疼痛,大滴大滴的汗珠从额头上流了下来,她一张脸早已经没了血色,和纸人一样苍白。

  她太了解凤千枭了,了解到她自己都忍不住嘲笑自己,若是了解的没有这么透彻那该有多好。

  当初凤千枭为了她可以对别的女人狠心,现在却为了别的女人对她狠心,现在想想她当时真的是太傻了,他分明把她当做了另一个人,她还傻傻的以为他是喜欢自己的。

  张婶手中清洗的动作忽然停住了,她神色复杂的看了乔子萱一眼,在看到她脸上凄迷的笑容时,她忽然对这个弱不禁风苍白的让人心疼的女孩子有了一种新的认知。

  或许,这个女孩子比君小姐更加适合少爷。惊觉到自己的想法,张婶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想到少爷对乔子萱的厌恶,她将自己的这个想法生生的扼杀在了摇篮里。

  与此同时,君氏集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上次君默然开会用的文件出现了很严重的错误,只因一个小数点,君氏集团就损失了上亿的项目。

  这几日,君默然不休不眠的想要挽回损失,无奈发现错误太晚了,以至于公司亏损不少,连带着股票开始下跌,他这几日是忙的焦头烂额。

  再仔细的看了一下那被水泡过的文件,君默然很清楚的记得,这个小数点肯定不是他加上去的,他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那会是谁呢?乔子萱?那日的文件是她送来的,也是她弄坏的,难道是她动了手脚?

  君默然摇了摇头,他相信乔子萱的为人,她不会这么做的。

  可是,除了她还有谁呢?接触到文件的人并不多。他询问过家里的佣人,大家一致都说只有乔子萱动过那份文件,他又不得不对乔子萱产生怀疑,毕竟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她。

陷害

  “咚咚……”敲门声响起,漂亮女秘书推门而入:“总经理,大小姐与凤总来了。”

  “请他们进来”君默然琥珀色的眼中闪过一丝疑虑,但那抹疑虑随着那两人的到来,被他很好的掩饰了过去,他从椅子上起身,客气而又疏离的伸出右手:“凤总”

  凤千枭礼貌的与他回握了一下,俊酷的脸上闪过一抹异样的神色,只不过那抹神色太快,以至于没有让君默然抓到什么。

  “你怎么来了?”这话是君默然对君可可说的,他眉头轻蹙显然是有些不高兴,他现在已经够忙了,不想再忙上加忙。

  君可可忧心忡忡的拧紧了眉说道:“公司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不该来看看吗?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刚才上来的时候看到大家都匆匆忙忙的。”

  君默然探寻的目光直直的盯着君可可,君可可被他看的有些心虚,忍不住将视线移向别处:“哥,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那份文件除了你大嫂还有别人动过吗?”君默然终于开口,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他的喜怒哀乐,这让君可可更加心惊胆战,生怕自己露出一点破绽让君默然发现。

  这个男人,她与他相处了那么多年,到现在她还是看不清他,所以她现在走的每一步都要经过深思熟虑。

  “没有,当时大嫂接了电话之后就上楼了,这期间没有任何人动过这份文件”。君可可回答的措辞和家里那些佣人们一样,难道那份文件真的是乔子萱动的手脚?

  可是,她现在已经是他的“妻子”了,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不,他还是不相信那是乔子萱做的,这中间肯定有什么事情被他错过了。

  他要亲自向乔子萱核实,他只相信自己看到的听到的确认的。

  君默然拿出电话,拨出那个熟烂于心的电话号码,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他忽然有了一种想要狠狠挂断电话的欲-望,事实上他也那么做了,只不过在他挂断电话的瞬间不小心开了免提键,同时听筒里也传来了乔子萱柔美的嗓音.

  “默然?”她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你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吗?”

  听到她温柔的声音君默然犹豫了,乔子萱怎么可能会那么做,她没有那么做的动机,也没有那么做的必要,他应该相信她的!

  看到君默然犹豫的样子,君可可眼中闪过一抹戾色,她趁君默然没有防备的时候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电话,并装作不经意的往外迈开一步:“喂,大嫂!”

  “可可?”似乎很是讶异君默然的电话怎么会突然到了君可可手里,乔子萱的声音中满满的疑惑。

  “是我大嫂,我问你,当时那份文件是不是你弄坏的?”君可可握着电话的手指微微收紧,手心里已经冒出了冷汗,她在赌,赌乔子萱不会把她供出来。

  乔子萱似乎很是诧异君可可突然问起来这个问题,她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对,是我!”

  “大嫂,这份文件现在出现问题了”君可可提到了嗓子眼里的心脏终于落了下去,她唇角微微上扬,勾出一抹令人看不懂的弧度。

  “我……”乔子萱语塞,她喉咙发紧,干涩的声音有些沙哑“我没想到会弄成这样”。

  “我不是故意的!”她的声音中带着细小的哭泣声,她不知道这份合约会这么重要,如果知道当初她一定会自己亲自上去。

  君默然的脸色沉了沉,一来是因为君可可的动作,二来是因为他信任的子萱真的这么做了,他大步跨到君可可身边,接过她手中的电话,取消免提,把手机放到耳边。

  “那个小数点是不是你加的?”他要亲耳听到,也只相信自己听到的,确认的!

  只不过,若是仔细去看,会发现他的额头上已经冒了一层密密的汗珠,他在担心,在害怕,害怕自己将要听到的,却还带着一丝的期盼。

  乔子萱心头一震,诧异的问:“什么小数点?”

  不是只把文件弄湿了吗?小数点怎么回事儿?

  乍一听到乔子萱的疑问,不知为何君默然的心又动摇了,他犹豫着不知是该相信乔子萱还是认定那个小数点就是乔子萱加的,亦或是她现在的一切反应只不过都是掩饰。

  “那份文件被人加了小数点,所以出现错误导致君氏集团股票开始下跌,损失上亿的资金”君默然琥珀色的眸子里闪烁着复杂的光芒,说实话君氏集团损失这么点并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君氏集团的股票开始下跌,并有不少公司开始收购。

  若是这样,用不了多久君氏集团最大的股东就要易主了,而他们君家也将会成为第二大股东,这是家族里甚至是他自己都不允许的。

  他不会让自己第一天上任就弄出这么大的事情,他在极力的挽回损失,但他也要弄明白,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做的!

  “可是我没有加小数点啊”乔子萱惊讶的叫了起来:“我只是弄湿了文件,至于那个小数点我根本就不知道,默然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

  许是她的声音太过于大声,就算没有开免提键,君可可还是听到了她所说的,她偷偷的看了一眼凤千枭,见他一脸冷漠的坐在那里平静的看着君默然,但是那双墨黑的眸中所酝酿着的情绪让她读不懂看不清。

  再看君默然,他已经开始有了松动的迹象,君可可咬了咬牙,决定再给乔子萱致命的一击,她不会让乔子萱好过的。

  “大嫂,既然做了就要承认,大哥会原谅你的,现在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你,你再怎么反驳,可事实就是这样,哥哥手里已经有了依据,你即便不承认那又怎样呢?”君可可的声音很大,带着一丝的劝解,也有一丝的同情,最多的则是表现自己楚楚可怜天真无辜。

  “我没有”听到君可可的声音,乔子萱为自己辩解,她不知道怎么会多出来个小数点也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她,更不知道他们是哪里来的依据,这些事情她根本就没有做过。

  “默然,你要相信我,是不是哪里出现错误了,我真的没有做”乔子萱急的眼泪都落了下来,带着浓重的哭腔。

  “大嫂,我会帮你的,哥哥也会原谅你的,但如果你真的这么坚持,我们都没有办法去帮你了!”君可可眼中含着泪水,梨花带雨的模样惹得凤千枭眉头一紧,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一把抢过君默然手中的电话,他冷冷的道:“乔子萱,自己做了什么只有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你想要辩解不是自己做的也要拿出来证据才成!”

  “我……”乔子萱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电话已经被挂掉,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断线声,乔子萱像是瞬间跌入了冰窟,冰冷的寒意侵蚀到她的四肢百骸,冷的她无力的瘫坐在地上,泪流满面。

  她真的没有做,为什么都不相信她?君默然不相信也就罢了,君可可为什么会这么说?那份文件明明是她拿下来的。最让她不能承受的是凤千枭那冷漠的声音,他的质疑,他的肯定。

  难道在他凤千枭心里,她乔子萱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吗?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呢?

  她该怎么办?她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抬起头,模糊的泪眼打量着这座豪华的却像个鸟笼的别墅,呆在这里她能做什么呢?又有谁能够帮她呢?

  挂掉电话,凤千枭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动作帅气的让人尖叫,他表情依旧是冷冷的,只有在看向君可可的时候才会出现一丝的暖意。

  他略带着粗糙的指腹温柔的拭去她面上的泪水,冰冷的声线也柔和了不少:“乖,哭什么,又不是你的错!”

  他转过头看了一眼君默然,见他拧着眉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墨黑的眸中闪过一抹精光,一直紧抿着的薄唇缓缓的上扬起一个让人无法看清却又确实在笑着的弧度。

  “可是……大嫂她……”君可可才说了一句话,就已经泣不成声:“我没想到大嫂会是这样的人,我那么相信她,那么喜欢她,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君默然的内心正备受煎熬,蓦地听到君可可这么说,他一向冷静的头脑顿时失去了该有的理智,他转过身,猩红的眸子可怕的令人心惊,他一步一步的走向君可可。

  君可可不是第一次见他发怒的样子,看到他这样,她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身后就是办公桌,一步之后她已经无路可退,她浑身在颤抖着,眼中的惊恐宛如见了世间最恐怖的事情。

  就在君默然靠近君可可的那一刹那,凤千枭一个箭步跨过去,挡在了君默然的面前,他挥手拦住君默然举起的大手,愤怒的声音如狂风暴雨一般响起:“你要干什么?”

  “哥……我哪里做错了?”君可可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背在身后的双手却是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君默然,他竟敢这么对她?他以为她会一直怕他吗?他以为自己还是以前那个手无寸铁的女人吗?

  不,她现在有了凤千枭,凤千枭对于她来说就是一把最好的利刃!她要把他们一个个的全部除掉,这样她以后的生活才会安然无忧!

  “是谁让你插嘴的,你说这么多,在掩饰什么呢?”君默然俊秀的眉毛死死的打成了一个结,琥珀色的眸子里闪烁着一抹精光。

  他是怀疑乔子萱,但并不代表他就肯定那是乔子萱做的!一个人的本性不会改变,乔子萱是什么样的为人,他最是清楚!

  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他是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下定论的!

  “我……”君可可张着嘴,似乎没有想到君默然会这么说,她内心焦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但表面上还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我只是不敢相信那会是大嫂做的,所以才……”

  “才?呵……”冷笑了一声,君默然挥手打开凤千枭有力的手臂,他冷冷的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却浑身散发着冷气恨不得要吃人的凤千枭,温和却又不失警告的道:“凤总,这是我们君家的事,外人不便插手,我想凤总这么聪明的一个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慕青,送客!”

  漂亮的女秘书从外面推门而入,漂亮精致的脸上有着掩饰不住喜悦,在看向凤千枭的时候,脸上竟浮现出了一丝羞涩的红晕:“凤总,请!”

  凤千枭冷冷的笑了一声道:“外人?相信我们很快就是一家人了,我也劳请君总记住,我的女人不是谁都能动的!”

  说完,凤千枭拉着君可可的手大步离去。

  君默然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琥珀色的双眸中迸射出一道锐利且愤怒的光芒,凤千枭那句“我的女人不是谁都能动的!”这句话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回旋。

  他的女人不是谁都能动的?这个女人也包括乔子萱吗?

  呵……他倒要看看,到最后会鹿死谁手!乔子萱这个女人他也要定了!

  出了君氏集团,凤千枭和君可可走向停在马路边的那辆黑色的莱斯莱斯,刚要上车,凤千枭的电话便响了起来。

  “喂”在看到来电显示之后,凤千枭面无表情的接起。

  不知那边的人说了什么,只见凤千枭脸色突变,迅速的挂掉电话之后,他转过头对君可可说道:“我有紧急事情需要处理,会有人来接你。”

  “我……”君可可要说些什么,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凤千枭驱车而去。

  到底是什么紧急的事情让他不顾自己离开?

  看到远处停的那辆车子,君可可掏出电话,拨出那个令自己厌恶却又不得不求助于他的号码:“喂,周记者,跟上凤千枭,我要每一个细节的照片,包括他接触的每一个人。”

  那边的周记者不知道说了什么,君可可的脸色一下子变的难看起来,她隐忍着满心的怒火点了点头,咬牙切齿的道:“我知道,放心,好处不会少给你的!”

  挂了电话,不多时就看到一辆黑色的车子从她面前驶过,在走到她面前的时候还稍稍放满了速度,顺着降下的玻璃,君可可看到周记者那张满是猥琐笑意的脸时,心中的怒火顿时不打一处来。

  等她找到了可以替代周记者的,这个人给她的屈辱她一定要加倍的还回来!

  她君可可从来不是人能够左右的棋子,这么多年的隐忍就是为了以后,现在她只要清除了这几个人,她以后的生活就真的是高枕无忧了。

  凤千枭车子开的极快,如果不是仗着对市里的路线熟悉,周记者不知被凤千枭甩开多少次了,黑色的劳斯莱斯在一家比较幽静的咖啡店前停下,凤千枭从车上走下来,在透过透明的落地窗户看到坐在那里的两人时,他的脸色顿时变的铁青。

  推开门,他大步走进去,在那张桌子前停下,高大的身影,慑人的气势,无论到哪里他都会成为众人的焦点,尤其这个男人还是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大名鼎鼎的凤氏集团总裁凤千枭。

  乔子萱正和对面的男人说着,忽然就感觉到一股压迫人的感觉,她抬起头,在对上凤千枭那张深不见底的黝黑双眸时,她惊的一下子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我……”她双手紧紧的绞在一起,害怕的咬紧了下唇,凤千枭曾经警告过她不允许她离开别墅一步,她今天是偷偷跑出来的,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

  她不敢想象后果是什么,只希望凤千枭的怒火不要波及到坐在她对面,此时已经站起来的男人。

  “凤总,久仰大名!我是赵中泽,请多多指教!”赵中泽伸出右手,阳光而又帅气的他虽然不如凤千枭五官精致完美,但他身上干净温和的气质却是很多女孩子都喜欢的类型。

  乔子萱也不例外,那时的她还在孤儿院的时候,赵中泽作为义工去孤儿院,那时的她再看到他干净温和的笑容时,对这个阳光的大男孩有了一种异样的情愫。

  只不过在后来遇见凤千枭之后,她才知道自己对赵中泽的感情并不是所谓的爱情,那时的情窦初开对他有好感,和对凤千枭的爱情不同。

  身处孤儿院的她,有一个人对她那么好,让她产生了依赖性,准确的来说她是把赵中泽当成了亲人。

  发生了那么大的事,她本不想给赵中泽雪上加霜的,可是她真的找不到别的人来倾诉,所以她才会给赵中泽打电话。

  只不过没想到好几年不联系的他,会约她出来喝咖啡,不能拂了人家的好意,她只好在没有经过凤千枭的同意下跑了出来,本打算在他下班回去之前赶回去,却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他了。

  凤千枭并没有伸出手,而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云淡风轻的说道:“赵先生,听说你们已经破产的公司收到了一大笔资金,最近有了东山再起的势头,只不过我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你还有这个闲心跑来喝咖啡,看来你们公司的压力不算太大!”

  闻言,赵中泽脸色剧变,他们收到一大笔资金的事情外界并不知道,凤千枭是如何得知的?

  很满意自己看到的表情,凤千枭缓缓的勾起唇角,俊美而又邪魅,浑身上下充满了危险而又深不可测的味道:“既然赵先生辜负了本人的好意,那么这笔资金我决定撤回!”

  什么?这下不仅是赵中泽震惊,就连乔子萱都不可置信的看向凤千枭,大大的眼中充满了惊讶疑惑。

  赵中泽公司的资金是凤千枭给的?

  “凤总,这……”赵中泽白玉般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焦急之色,他不安的说道:“请凤总再给我们一个机会,我此次前来只是和旧朋友叙叙旧,我会让凤总看到赵氏的成就!”

  凤千枭没有说话,也没有看赵中泽,一双锐利的眸子而是紧紧的盯着乔子萱。

  乔子萱被他盯得头皮发麻,却又不得不直视他,她不清楚为什么凤千枭会给赵中泽一大笔资金,她知道如果现在他把这笔资金撤回,赵氏就真的完蛋了。

  “我……求你,帮帮他!”乔子萱咬了咬下唇,鼓足了勇气开口。她不敢去看凤千枭,而是低下头双手死死的绞在一起,她力气很大,如羊脂般细腻的双手上甚至有了红色的勒痕。

  凤千枭唇角的笑意更大了:“你忘了,你现在都自身难保了吗?”

  忽然,他笑容一敛,冰冷的声音就像是腊月里的寒风一样肆虐过她单薄的身体:“我送你回去,我想赵先生现在适合自己一个人冷静一下!”

  “凤总,求你帮帮我!”赵中泽弯下腰,毕恭毕敬的样子看的乔子萱的眼睛微微发酸,在她的印象中,赵中泽一直就是个天之骄子,他从未向任何人低过头,现在却……

  “我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收购赵氏的股票!”凤千枭说完,粗暴的拉着乔子萱便往外走,他很大力,拽的她胳膊有些疼,但乔子萱一句话也没敢说而是小跑着跟上他的步伐,甚至没来得及和赵中泽说一句再见。

  被凤千枭狠狠的摔倒后座上,乔子萱只顾着护着肚子,额头却一下子撞到了车子上,有片刻的头晕目眩,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的额头已经红肿一片。

  她痛的“嘶……”了一声,却一句话都不敢说,而是沉默的坐在后座,胆怯的看着那人愤怒的背影。

  她知道,凤千枭生气了。

  凤千枭车子开的极快,两边的景色迅速的往后倒退着,他从后视镜里看着那辆紧跟不舍的黑色车子,微微眯了眼睛,一脚踩下油门一个急速的拐弯,把那辆车子甩在了后面。

  乔子萱被甩倒在座位上,一张小脸苍无血色,胃里顿时翻滚起来。

  车子直奔向海边别墅,一回到家,凤千枭打开车门二话不说,把乔子萱从座位上拽下来,粗蛮的拉着她走向二楼的房间。

  一进屋,他把乔子萱重重甩到床上,“砰……”的一声关上房门。

小说《恨嫁危情撒旦》 第10章 怀疑 试读结束。

合瑞baby点评:

奇葩果果文笔很好,让读者带入感很强。 好多时候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这本书可能会打开小说界的另一个大门! 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