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前妻误闯总裁心
前妻误闯总裁心

前妻误闯总裁心

作者:泠七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2-30 09:53:01

作者泠七给大家带来了《前妻误闯总裁心》的主要情节:眨眼过后,厉毅扬如雕似刻的俊脸近在咫尺,柔软菲薄的唇覆上她的唇,并腾出一只手,在她腰侧肆意游走。 她听着男人的呼吸逐渐变得急促,感受到一些细微的变化,如被电击般瞬间清醒过来,随即使足了全身的力气挣扎。 “唔……厉毅扬……停下,合约!别忘了合约。”她好不容易逃离他的吻,惊慌的尖叫。 “还是姐妹吗?”厉毅扬停下所有动作,稍稍撑起身子,俯视着她。
展开全部

17-扯平了

  车里静悄悄的。

  厉毅扬沉默了几分钟,终于忍不住先开口,“孟昕涵出丑的事情,是你做的?”

  夏绾绾心里一惊,很纳闷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自己做手脚的时候,被他看见了?

  不应该啊!她记得当时确认过周围没人,才做手脚的,而且她还戴着面具,又刻意的躲着他,不会被认出来才是。

  “你……你凭什么说是我?”她有些心虚,但依然不愿承认。

  “你和她有过节,她出丑的时候,偏偏你在场,有这么巧么?”厉毅扬侧过头,锐利的鹰眸里噙着怀疑。

  “欸!还真就那么巧,我今天是来做兼职的。”夏绾绾这回倒一点没说谎。

  她确实是来兼职的,见到孟昕涵的时候,她也有心回避。

  但天不遂她意,那女人不知道抽什么疯,无端端的找茬,她也是气不过,才想要修理她的。

  “兼职?”厉毅扬露出一副洞悉一切的表情,“你明知自己和她有过节,还来她的宴会兼职,说不是为了报复,谁信?我早就提醒过你,离她远点,你居然还主动来招惹她,就那么喜欢惹是生非?”

  “够啦!”夏绾绾突然怒吼出声。

  她受不了他不分青红皂白的胡乱指责,所有的事情,能怪她一个人吗?孟昕涵那个刁钻跋扈的女人就没错了?

  肖慕白为孟昕涵抛弃她,上次还有意偏帮那个女人,她已经很难过,现在,连厉毅扬也为孟昕涵来指责她。

  她不明白,难道就因为孟昕涵有个好的出生,他们就都帮着她,事事维护她吗?

  “对,我就是来报复的,怎么样?让我离她远点,凭什么?你为她来指责我,是喜欢她么?那你找她去啊!”夏绾绾恼火的大喊。

  厉毅扬蹙紧了眉,怀疑这女人脑子有问题。

  他好心提醒她,是不想她招惹上麻烦,结果反倒被怀疑他喜欢孟昕涵。

  “我对她没兴趣。”厉毅扬话语落下,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是在向她解释。

  他不免觉得可笑,自己和她又不是真的夫妻,有什么好跟她解释的,于是赶紧又加了一句:“包括你也一样。”

  “对哦!我差点忘了,你的确对女人没兴趣,但你对男人有兴趣,厉少,不知道您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啊?”夏绾绾的语调听起来阴阳怪气的。

  厉毅扬从不在乎外界那些无聊的传闻,但现在,话从夏绾绾嘴里出来,听着格外刺耳,尤其是她那怪腔怪调的语气,让他瞬间怒了。

  他墨黑色的瞳孔不自觉的收缩了一下,锐利的鹰眸闪着凌厉的寒光,“夏绾绾,你是不是找死?”

  夏绾绾被他森冷的眼神吓到,突然有那么一丝胆怯,但心头的怨怒气在作怪,使得她又鼓起了与他对抗的勇气。

  她挑起眉继续冷嘲:“只会对着女人逞凶,算什么男人?噢……我错了,你本来就不是男人,应该是姐妹!”

  车里突然又变得安静下来,两人相互瞪视着,眼神相接,仿佛都快要迸裂出金灿灿的火花。

  林政捏紧了方向盘,被夏绾绾那声拖长了尾音的“姐妹”,逗得险些笑出声来,好不容易憋回去,感觉都快要成内伤。

  他很想知道,厉毅扬接下来会怎么接招,随即好奇的偷偷瞟向后视镜,恰巧看见厉毅扬阴沉着脸,一只大手朝着夏绾绾伸去。

  真的要捏死她么?林政瞬间笑意全无,心里不自觉的夏绾绾捏了把冷汗,但下一秒,画风突然变了。

  夏绾绾的手腕猝不及防的被擒住,不等她反应,厉毅扬已经欺身而上,把她压倒在座椅上。

  “你你你……干嘛?”她惊慌的扭了扭身子,身上如同压了座大山,完全动弹不了,双手也被他给死死的摁着。

  “姐妹?嗯?”厉毅扬鹰眸微阖,低头凑在她耳边,吐气般轻声说道:“不如你来验证一下,我到底是不是男人。”

  这话什么意思?他到底想干嘛?

  夏绾绾还在怔楞中,暴风雨点般的吻,已经铺天盖地的落在她的颈项以及脸上。

  眨眼过后,厉毅扬如雕似刻的俊脸近在咫尺,柔软菲薄的唇覆上她的唇,并腾出一只手,在她腰侧肆意游走。

  她听着男人的呼吸逐渐变得急促,感受到一些细微的变化,如被电击般瞬间清醒过来,随即使足了全身的力气挣扎。

  “唔……厉毅扬……停下,合约!别忘了合约。”她好不容易逃离他的吻,惊慌的尖叫。

  “还是姐妹吗?”厉毅扬停下所有动作,稍稍撑起身子,俯视着她。

  夏绾绾欲哭无泪,不都说他是那个吗?那他怎么还……

  她真想抽自己两耳光,当初怎么就傻勒吧唧的信了那些传言呢?还好有合约在,不然今天恐怕就要晚节不保。

  “回答!”厉毅扬停留在她腰侧的大手,又动了起来。

  “不是,不是!你……你快住手。”夏绾绾慌忙摇头回答。

  厉毅扬再次停手,得意的挑了下眉问:“不是姐妹,那是什么?”

  是什么?是头猪,还是个不要脸的臭流氓。

  夏绾绾在心里暗骂着,嘴上却服软的拍起了马屁,“厉少您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是最有魅力的男人,您心胸宽广,高大威武,我就是个有眼不识泰山的土鳖,您没必要和我一般见识,对吧!”

  “土鳖?嗯,这个词汇倒是和你很贴切。”厉毅扬满意的点点头,随后坐端了身子。

  夏绾绾也忙坐了起来,并下意识的往车门上靠,尽量与他保持开距离。

  “说吧,你跟孟昕涵之间,应该不止是为了件衣服那么简单,到底还有什么过节?”厉毅扬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西装。

  他并不是个喜欢多管闲事人,但对夏绾绾,他莫名的起了些兴趣,很想知道,她为什么三番两次与孟昕涵过不去。

  夏绾绾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又担心刚才的事情还会再上演一遍。

  思来想去,她索性把合约搬了出来,“厉少,合约有明确规定,我们互不干预对方的私事,所以我是不是可以拒绝回答?”

  厉毅扬点点头,“确实,你可以拒绝回答,不过你好像忘了还有一条,晚上10点之前必须回别墅?你现在已经违约。”

  夏绾绾有些语塞,果然和她开始想的一样,这个不要脸的男人会拿这条来欺压她。

  “是,我是违约了,可厉少你刚才不也违约了,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你对我……”她话到这里,脑海里闪过刚才的一幕,小脸不自觉的滚烫,“总之,我们算扯平了,可以吗?”

  厉毅扬静静的看了她十几秒,随后转过头不再说话,算是默认了她的说法。

  车里再次变得安静。

  林政继续开着车,止不住的勾着唇角偷笑,刚才那一幕实在太精彩,感觉还有些没看过瘾。

  他也直到今天才发现,原来厉毅扬还有这样厚颜无耻的一面,也许夏绾绾对他来说,会是个很特别的存在。

18-骗人的本事不怎么样

  从医院出来,已经是凌晨。

  夏绾绾并没有大碍,医生只开了些消炎药,随后嘱咐她多休息,便让她离开了。

  “厉少,现在去哪儿?”林政转过头,询问刚带着夏绾绾回到车里的男人。

  厉毅扬看了夏绾绾一眼,吩咐道:“去龙泽园。”

  “不送我回去吗?”夏绾绾疑惑的看着他。

  “你现在这样子回去,是打算跟老太太讲一讲你的‘英雄’事迹?”厉毅扬冷声讥讽。

  夏绾绾撇撇嘴,找不到任何话反驳,索性识趣的闭嘴,转头欣赏车窗外的夜景。

  半小时后,车停在了龙泽园的花园洋房前。

  厉毅扬领着夏绾绾去往客房后,跟着出了房间,再没有过来。

  一晚上发生太多的事情,夏绾绾也累了,刚躺下没几分钟,就昏昏沉沉的睡去,等到醒来时,天已经亮了。

  她活动了一下手臂,昨晚还不觉得怎样,没想到一觉睡醒,浑身都痛得厉害。

  这样的状态是没办法工作了,于是她拨通了饰品店店长的手机,请了几天病假。

  她慢吞吞的走出房间,这里没有佣人,安安静静的,甚至可以说有点冷清。

  隔壁房间的门,突然有了动静,夏绾绾下意识的侧目瞧去,门开了,厉毅扬迈着稳健的脚步走了出来。

  他手里拧着西装外套,以及还没来得及打上的领带,黑色衬衫的领口也还微敞着。

  明明不够整洁,但他超高的颜值,却让他看起来别有一番洒脱不羁的味道。

  夏绾绾流露出欣赏的眼神,脑海里莫名闪过昨晚车里的一幕,小脸上瞬间染了抹淡淡的红晕。

  “早啊!”她打了声招呼,慌忙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

  “嗯!”厉毅扬点了下头,没有多看她一眼,边整理着自己的着装,边朝着楼下走去。

  夏绾绾看着他的背影,暗暗轻叹,厉毅扬这个人吧!长得是蛮赏心悦目的,确实有被女人幻想的资本。

  可惜,他太不懂风趣,性格也有些恶劣,哪个女人真和他在一起,只怕一辈子都没法体会到什么叫作浪漫。

  想到女人,夏绾绾不禁又有些好奇,他明明不是传闻里的那样,为什么这么年,他身边都没有其他女人出现过呢?

  是被伤过,还是他对工作的兴趣,大于女人?

  夏绾绾还在胡思乱想,厉毅扬的身影已经到了楼下,同时耳边传来一阵急促的门铃声。

  厉毅扬脚步停顿了一下,随即上前打开房门,视线对上屋外的人,瞬间楞了楞,“奶奶,您怎么来了?”

  “出这么大事,我能不来吗?”厉老太太面容焦急,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夏绾绾站在楼上的护栏前,因为角度问题,她没有看见门口的人,但她却听得出,那是老太太的声音,语气听起来似乎还很着急。

  她不禁疑惑,到底是什么大事,能让老太太这样。

  “绾绾人呢?”厉老太太走进屋子,不等厉毅扬回答,她已经瞧见站在楼上的夏绾绾,双眸陡然变得通红。

  “绾绾,你怎么样了?”

  老太太的声音有些颤抖,脚步不停的朝着楼上走去,走得近了,才看清夏绾绾身上的淤青,眼泪不听使唤的滑落下来,“可怜的孩子,怎么弄成这样。”

  怎么哭了?夏绾绾有些发懵,怀疑自己挨打的事情,是不是被她老人家知道了。

  “奶奶,您……您别哭,我没事的!”她回答着,朝紧跟在老太太身后的厉毅扬,投去询问的目光。

  “还说没事,你瞧你这一身的伤,看着都让人心疼,我的曾孙子也……”厉老太太声音哽咽在喉咙里,捂着嘴嘤嘤啜泣。

  夏绾绾如梦初醒,记起了厉毅扬曾说过,让她隔几天假装摔跤,解决孩子的事情,那么照现在的情形来看,他肯定是利用她身上的伤,欺骗老太太她流产了。

  该来的,总算来了,她终于可以摆脱,每天想方设法倒掉安胎药的日子,可老太太……

  夏绾绾心里瞬间充满了内疚,更难受得鼻子发酸。

  这段时日,老太太对她照顾有加,处处细心呵护着她,可以说是无微不至。

  尽管她明白,老太太对她好的大部分原因,是为了那个根本不存在的曾孙子,但她依然心存感激,因为老太太让她第一次体会到了,来自长辈的关爱有多温暖。

  “奶奶,对不起!我其实……”夏绾绾红着眼眶想要坦白,但却被厉毅扬狠狠瞪了一眼,到嘴边的话,瞬间又咽了回去。

  “傻孩子,你也是受害者,不用跟奶奶道歉。”厉老太太抹了把眼泪,忽然转头看向厉毅扬,愤恨地问道:“阿扬,那个肇事逃逸司机抓到了吗?”

  肇事逃逸的司机?

  夏绾绾鄙夷的瞟了厉毅扬一眼,编什么理由不好,竟编出个车祸,看来他骗人的本事也不怎么样嘛!这下看他去哪儿弄个逃逸的司机来。

  “奶奶你放心,人一定会抓到的。”厉毅扬轻轻拍着老太太的后背,“绾绾现在需要休息,您还是先回去吧!”

  “回什么回?这边连个佣人都没有,你不在的时候,谁来照顾她?”厉老太太瞪他一眼,转头又温柔和蔼的看向夏绾绾,“绾绾,跟奶奶回家,先养好身子。”

  “好!”夏绾绾点点头答应,跟紧了老太太的脚步,朝楼下走去。

  厉毅扬有些无语的看着老太太的背影,止不住再想,到底谁才是她的亲孙子。

  ……

  回到那边的别墅,夏绾绾立即被老太太摁在了床上,什么事也不许她做。

  跟着,各种补汤一碗接一碗的送来,喝得她都快要反胃了,直到吃过晚饭,她才得以安静。

  夏绾绾坐靠在床上,无聊的划着手机,刚有些睡意,门轻微的响了几声,抬眼瞧去,竟然是厉毅扬。

  “你怎么回来了?”她已经习惯这里没有他,突然看见他回来,免不感到惊讶。

  “我回自己的家,还需要经过你同意吗?”厉毅扬反问一句,脱下西装外套,转身又走进浴室。

  夏绾绾撇了下嘴,懒得去搭理他,随即扯过被子盖好,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她忽然感到身旁有一丝动静,懒懒的睁开眼眸,眼里倒映出一个光洁挺拔的后背,漂亮匀称的斜方肌一览无余的呈现在她眼前。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保艳呀点评:

我看的小说里面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前妻误闯总裁心》,剧情一环扣一环,调理清晰,里面的人的性格我都很喜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