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娇妻在上:总裁别乱来
娇妻在上:总裁别乱来

娇妻在上:总裁别乱来

作者:鱼叁

状态:连载中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4 08:49:11

作者鱼叁给大家带来了《娇妻在上:总裁别乱来》的主要情节:宁栎接着步隐的话说道:“这个案子我们不能私了,而且就算我们想私了曼珠华也不会答应的,他们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踩我们一脚,只会费尽心思搅动帝都风云,所以我们只能硬碰硬,依凰在帝都还是新秀,尤其是婚庆这一版块,我们不能输。”艾米指尖摩挲着下颌,“那是不是设计师真有抄袭行为呢!或者是个人不满跳槽前的预谋,否则怎么会毫无破绽?”步隐立马否定的语气道:“这个肯定是不会的,蜜月之花的设计方案我也有参与设计,而蒋文是依凰婚庆策划部的设计总监,是我一手提拔上的,算是老员工了,这个我还是可以保证的。”
展开全部

娇妻在上:总裁别乱来第16章试读

宁栎重重的一声叹息,“这桌上的人是一个比一个猖狂,我突然觉得自己特别像雍正爷,总有一天因为自己凡事的亲力亲为累死在龙椅上。”当老大的最忙,这天理昭昭还有没有科学依据了。

艾米赞同的点头,“不然....怎么会是您坐龙椅呢!”那口气说不出的得意。

当初商定的时候就说好了,领头羊是这个三人行队伍中的大家长,是宿舍里的舍长,是班级里的班长,而一向做大姐大的宁栎自然是不二人选,如今这朝九晚五的班只得她坚持着了。

步隐笑着双手竖着大拇指,“赞!”然后看着宁栎道,“来来来,雍正爷,多吃一个,就是注定要累死也能多撑一会儿。”说着夹着一个生煎放在宁栎面前的碟子里。

宁栎嘴角斜了斜,垂头舀着稀粥喝着,一边拿筷子夹起面前碟子里的生煎塞进嘴里嚼着,看着步隐道:“上次关于蜜月之花抄袭的案子,你和对方律师交涉的怎么样了?”

她决定不再浪费时间在互怼上了,显然就目前而言,壹凰总裁和副总以及无形中达成共识了,她多说一句都是加固她们的联盟战队的团结性,如此下去,于己无益。

步隐皱眉,眸子里都是重重的无奈和义愤填膺,“对方的律师太能说会道了,看来我们得找出直击人心的有利证据,不然怕是悬啊!”

宁栎蹙眉,陷入深思!

“抄袭?”艾米咽下嘴里的汤包轻咳了一声,“什么抄袭?”一头迷雾。

宁栎放下筷子一边抬手从纸巾盒里抽出一张餐巾纸对折三角形轻轻擦着嘴角,一边缓缓说道:“是婚礼策划部最新的设计方案,蜜月之花,曼珠华婚庆公司告我们依凰抄袭他们公司的设计方案,这件事已经拖了一个多月了。”

不过这个拖也是她们依凰在拖,没办法,对方律师能力不是盖的,其次有力证据都在对方手上,她们似乎陷入了无望的境地。

步隐有些气愤的说道:“对方是有备而来,居然连证据都有,尤其是那个律师,我在他面前简直都不敢说话了,每一句都能被反驳当做对方有利证据,被他那么胡乱曲解,我哪还是依凰的总裁啊,我简直是曼珠华派过来的卧底啊。”

步隐说着咬牙切齿,似乎要是对方的律师现在就在的话,她恨不得蹦起来手撕了他。

宁栎叹息带着安抚的口吻道:“你性子急,我叮嘱过你不要激动,要冷静处理,你就是不听。”

琢磨了一番,又道:“现在艾米回来了,你把这件事和她交接一下,让艾米去吧,对方擅长激将法又步步埋坑下套路,你这团火是不点自燃....”转头看着艾米,“就看你这块万年寒冰能不能冰封千里,冻一冻他们了。”

艾米幽深的眸子微微闪动着异样的光芒,眉心浅浅的蹙着几乎微不可见,微微颔首一边筷子上的煎饺塞进嘴里,动作极慢,似乎在想事情。

步隐看着艾米道:“等一下回公司我就让秘书把蜜月之花案子的资料交接给你,对方今天下午四点约了我们商谈,我会让婚庆策划部的李部长和主设计师蒋文,还有我们的律师团跟你一起过去,蒋文是这个设计方案的设计师。”

宁栎接着步隐的话说道:“这个案子我们不能私了,而且就算我们想私了曼珠华也不会答应的,他们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踩我们一脚,只会费尽心思搅动帝都风云,所以我们只能硬碰硬,依凰在帝都还是新秀,尤其是婚庆这一版块,我们不能输。”

艾米指尖摩挲着下颌,“那是不是设计师真有抄袭行为呢!或者是个人不满跳槽前的预谋,否则怎么会毫无破绽?”

步隐立马否定的语气道:“这个肯定是不会的,蜜月之花的设计方案我也有参与设计,而蒋文是依凰婚庆策划部的设计总监,是我一手提拔上的,算是老员工了,这个我还是可以保证的。”

宁栎点头赞同的口吻道:“蒋文虽然年纪不大,不过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大学一毕业就进了依凰,也算是元老级别的员工,依凰婚庆策划部的案子大多都是出自她的手笔,咱们也没有亏待过她,给她的平台也是一节比一节高,我不觉得她有跳槽的可能。”

艾米点头看着步隐问,“那这个方案在设计过程中除了你们还有其他人参与吗?”

步隐点头,“有,设计总监助理,罗熙,在校大学生,是依凰策划部实习生,蒋文很欣赏他的一些独特的想法,一直跟我说他是好苗子,这个小伙子......应该不是吧!”有些不确定,步隐对这个罗熙不太了解,不过蒋文为这个人担保过,想来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

继而步隐又强调的口吻道:“罗熙虽然是新人,不过蒋文担保他的为人,我相信蒋文,也和罗熙谈过,小伙子挺不错的,我觉得应该和他没有关系。”笃定的口吻。

宁栎点头带着赞同的口吻,“罗熙不会有问题的,我查过了,他对这件事十分气愤,而且曾私下里和曼珠华的员工大打出手过,至于原因就不得而知了,总的来说...是个年少气盛的...少年!”说到少年忍不住抿着笑,那一笑说不出的温暖。

艾米难得嘴角一撇,“少年?”微不可见的冷笑,一副追忆往昔的口吻,“真可惜,我不是少女了。”

拧栎嘴角抽了抽,“你还有机会.......当少妇。”

“噗嗤.....哈哈哈......”步隐夸张的趴在桌上上笑的整个身子都在颤动,尤其是看见艾米一脸懵的表情,显然她也是被宁栎的话也呛的不行了。

艾米慢慢的一口深呼吸缓缓吐出,“我吃饱了。”说着抽出一张纸巾擦着嘴角,“走吧!少妇们!”

宁栎拿起包起身在前台结账,步隐和艾米跟在身后,走出餐厅,三辆车停在餐厅门口的停车区,尤其是步隐的红色十分惹眼,三辆车齐发往公司的地下车库而去。

依凰高层会议,一是正式介绍长久以来的神秘副总,M国华人,艾米.加西亚,这个神秘的副总面纱终于揭晓了,二是针对各个部门最新工作重点的加强提醒和总结,然后又着重点的讨论一番,艾米的话很少,她一向不耐烦见人谈事的工作。

会议之后,艾米回到副总办公室,刚坐下就接到古萱萱的国际视频电话,艾米接通将手机放在办公桌上靠着电脑边,一边脱下身上深蓝色的外套,一边懒懒的口吻道:“你掐的时间真是准的叫人脊背一寒啊。”

古萱萱嘴角斜着笑,目光一丝宠溺:“不是你说,你的会议大约三十分钟吗?我还多给了十分钟呢。”视频里的人抬手指着手腕处的手背示意。

古萱萱,医学界的奇才圣手,二十八岁,是M国华人,父母在她三岁的时候离异,父亲回华国再婚,她母亲一直身体不好,她八岁回到华国,十八岁离家出走又回到M国,二十五岁的时候她重病的妈妈过世,是个不大乐观的孩子。

外面一副高冷腹黑,内心却是极其敏感,看似不大乐观,不过心理学学分拿的高,所以不乐观的是她脸上的表情,不是她的心理和精神世界。

艾米和她在M国念同一所大学,是校友,机缘巧合之下相识成为好友,后来又成为她的主治医师。

两个人的关系一来二去便成了极好的闺蜜,作为闺蜜的主治医师,自然比对待一般的病人要上心一些,所以叮嘱起来像亲妈似得,没完没了,尤其古萱萱也不是个多话的性子,而她的话也大多都给了艾米。

所以当别人说古医生话很少的时候,艾米的内心是反驳的,敢怒不敢言的。

艾米将手上的外套随手搭在办公椅的椅子背上,转身坐了下来,目光微软夹着一丝温柔,“那请问古医生是有什么要嘱咐的吗?”

古萱萱嘴角抿着浅浅的笑:“药吃了没!”

“嗯!”艾米点头,表情一丝宠溺。

古萱萱:“要定期去医院检查。”

娇妻在上:总裁别乱来第17章试读

“不是还没有到时间吗?古医生这次怎么提前叮嘱了!”艾米双手交叉撑着下颌看着手机里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黑色波浪卷的长发绾起,淡粉色口吻,眉如远黛,鼻梁高挺,肤白胜雪,左边耳朵上是一个紫水晶的耳钉,和艾米左耳的是一对。

她们的关系就好的想用细微的东西向全世界做无声的宣誓,她们之间胜过亲情的关系,是那些名义上的亲人都无法相提并论的。

古萱萱耸肩无奈的神情:“提前提醒啊,谁叫你总是不然我省心呢,还有就是.....我可能会失联两个月,所以没办法亲自电话提醒你。”

“两个月!”眉头快速微蹙了一下,所以眨眼都不定看得见,“那岂不是要到十月中旬才能有你的消息!”见视频里的人点头,又道:“这次又是要去哪里啊!”艾米歪头挑眉问。

古萱萱:“F国,参加一项医学研究。”

“医学研究,每次都用一个理由,你也不腻的啊!”艾米摇了摇头,语气里夹着不关心她到底失联两个月的目的。

“咚咚....”敲门声突然想起,艾米微微抬眸,便看见一个身穿米色西装的女人拿着厚厚一叠文件进来,脸上是职业微笑。

梁雨,三十三岁,一张瓜子脸,睫长眼大,容貌甚是秀丽,身材苗条,走进来的那一刹那,给人一种成熟稳重的韵味,步隐那个跳脱的性子配这么个安静的秘书,总感觉这个秘书很能干,毕竟她的顶头Boss是步隐。

梁雨浅笑眉眼微微弯着,淡淡的点头,那如溪水流淌的声音响起,“副总,这是步总让我送过来的,是关于蜜月之花案子的所有资料,还有这个是我翻代表律师的电话,步总说,林律师对这个案子比她更清楚,副总如果有疑惑的地方可以直接问林律师。”

艾米点头示意她将资料放下,显然步隐的话很明确,她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别问她就对了,看着梁雨离开的背影转头看着手机问道:“我记得某人跟我说,只要我前脚走,她后脚就会跟上的!Honey,你的后脚跟我可没看见!”

古萱萱笑着摇头有些赧色道:“我哪知道你前脚迈出去的步子和速度这么的.....风驰电掣,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再说了,我可也好多年没有回去了,怕是早就物是人非了吧。”

艾米拿过桌上的资料翻开垂眸详略着,“物是人非你怕什么,你在M国不也是孤家寡人吗?还不如回来呢,我记得听你说过,除了你那亲爹后妈还有个不着调的妹妹外,你在华国不是有个契约婚姻的老公,不找了啊!”

古萱萱毫不在意的口吻:“找来做什么,都三年过去了,哎!真是愁死个人啊!”转而又佯装一副满脸忧愁的神情。

“切,你老公不急着二婚,你又不急着再嫁,愁什么?”艾米嘴角斜了斜,抬手从一旁的笔筒里拿出一只笔在资料上画中重点。

古萱萱抬手扶额:“我愁的哪是一纸婚约的事啊,只是这人莫名其妙消失匿迹了,我这档案上挂着已婚也不是个事啊,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多此一举,反正左右我妈走的都不会安息的。”

艾米脸色的表情亦是意味深长,“那你是打算让我把你当寡妇介绍给我的朋友们吗?”

“呸!你才寡妇呢!”古萱萱翻了个白眼。

“我未婚,距离成为寡妇还差很多流程!”艾米垂眸眉眼接电话里那个人的白眼,嘴角斜着一丝微不可见的戏弄。

古萱萱呼出一口闷气,瘪了瘪嘴摇头无奈道:“跟你唠个嗑吧简直是把自己的五脏六腑当伊拉克战场,报废的体无完肤,你说我闹个假结婚,也不知是绑着谁了,我也纳闷啊,算着年龄,他也有三十四了吧,大龄剩男啊,他不急着结婚吗?怎么还不来找我办离婚手续啊!”

艾米脸色的表情一僵,“honey,是这样的啊,我记得你一直处于各种失联封闭消息状态,你确定他没有去找过你吗?”

古萱萱表情又一瞬间的呆滞和不确定:“额.....你的意思是.....他也许来过了?”似乎还真有这个可能。

“嗯!”艾米将目光从资料上移至手机,看着手机里的人,“你都说大龄剩男了,应该吧!”不确定的口吻。

古萱萱眸光闪着狡黠:“要是真那样的话,我也没办法啊,幸好当初契约上写明了,结婚三年之内男方可以提出离婚要求,三年之后这个决定由女方做主,也就是离不离婚是我说的算,我琢磨着就这样也挺好的,至少我已婚,不必应付那些后来者。”

艾米眨了眨眼,神情略微陷入深思,“你的意思是.....不打算结婚了?”

古萱萱:“我刚刚已经重点标注过了,我已婚。”

艾米颔首,“抱歉,是我忽略了!”抬手轻轻揉着下颌,眯着眼睛道:“简历档案上挂着名义老公,然后和我厮守终身,其实也蛮不错的。”

古萱萱:“嗯,要是那个家伙回头找我离婚,我就坚决不答应。”

“嗯,死都不答应!”艾米点头认真赞同的表态。

古萱萱伸着脖子狐疑的看着手机:“我是已婚不愁嫁了,你呢,honey,我和你厮守终身,我不用担心人言可畏,你就未必能风平浪静了。”

艾米指尖皱着眉心,垂眸看着手机发呆,“我想起来了,我好像有个未婚夫。”

古萱萱笑着道:“你说大卫.布朗,拉到吧,他可没打算娶你啊,你还是找个华国人吧。”

艾米神情淡淡的,“他最近又怎么了?”

古萱萱万分嫌弃的口吻,“你的未婚夫David王子又一次被人揍进医院了。”

艾米嘴角抿着微不可见的笑,“他那张漂亮的脸蛋真是结实,怎么就没有被打坏了的时候呢,这已婚的未婚的他都敢勾搭,我真是佩服他。”

古萱萱:“那还不是你的杰作,你要约束他一些,他也不至于沦落成花花公子的榜首啊,多好的未婚夫啊,正经起来的时候别提有多养眼了,简直是人模狗样的典范啊。”

艾米突然来了兴趣,身子微微前倾,“说到这个养眼,我昨天还真看到一个更养眼的,不,是两个,一个是霸道冷酷类型,一个是腹黑幽默类型,想来,还是我们泱泱大国美男如云啊,你要不....别去F国了,回来看美男吧!”

古萱萱:“拿美色诱惑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跟你提及过,我的名义老公就是华国美男之一哦。”

“你不会是看重美色所以打算不离婚的吧!”艾米眯着眼睛狐疑的盯着手机里的女人。

“你想多了,美色固然赏心悦目,不过我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不甜的瓜啃起来不香,不香的瓜不如不吃,所以啊!离不离婚其实对于我而言不重要,反正我也不认识他,M国结婚可是连结婚照都省略了的,我真担心我都快不记得我老公长什么模样了。”

古萱萱拧着眉心挤了挤鼻子,嘴角斜着淡淡的笑,她说的是慷慨激扬,义正言辞,不过那脸上的表情写着毫不在意。

“那你还记得他是美男之一?”艾米翻着白眼表示质疑。

古萱萱抬手拨了拨耳边的散发,“抱歉,正因为他是为数不多的美男子之一,所以我依稀还记得一丢丢轮廓。”

“哈!轮廓!”艾米古井无波的脸上难得现出鄙夷的神情。

“真的,认识三天,如今三年了,我觉得已经到我大脑储存最高记录了,要是长得相貌平平,我估计连连影子都不记得。”古萱萱抿着真诚的浅笑。

“那要是丑的呢,其丑无比!”艾米随口反问。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骊燕小哥哥点评:

《娇妻在上:总裁别乱来》这本书我感觉很好看,虽然非常种马,但是剧情确实很充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