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寻觅不知深处
寻觅不知深处

寻觅不知深处

作者:一染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3 12:41:44

快看看一染的新书《寻觅不知深处》:许琯琯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上了,她想解释,可又怕越说越错,越描越黑,于是干脆装哑巴,当自己什么也没听到。 到了顾瑾家车库,顾瑾停下车,却没有打开车门。整个车子里静悄悄的,只有茜茜细微的呼噜声。 许琯琯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可是她真的没办法告诉顾瑾一切,她发过誓,若是她敢告诉任何人关于茜茜出身,她所爱的人将会生不如死。她这个人信命,什么都不敢赌。
展开全部

11-孩子的父亲

  “没有”,许琯琯眼神躲闪,不敢和顾瑾对视。

  “茜茜的眼睛很好看”,顾瑾没有追问,反而顾左右而言他。

  许琯琯下意识的去看茜茜的眼睛。茜茜的眼瞳是灰色的,和顾瑾是瞳色一样。灰色的眼睛总是给人一种深邃的感觉,而且还显得眼睛很大。

  而茜茜的眼睛,不仅瞳色像顾瑾,连眼形都很像,就是那种又大又长的桃花源,一笑的时候就像满眼盛满了星星。

  之所以想将茜茜托付给顾瑾,许琯琯也是有私心的。她想让茜茜多和顾瑾相处,毕竟顾瑾才是她的亲生爸爸。她虽然以前和李俊清签过协议,这一辈子都不能告诉茜茜关于她身世的真相,可她还是希望茜茜以后不会恨她。另一方面,她也是想让顾瑾和茜茜多相处,也许以后就不见得有机会了。

  可现在听顾瑾这话,似乎他已经有所怀疑了。许琯琯立马慌张了,她知道若是顾瑾知道茜茜是他的孩子,他一定会把茜茜夺走的。

  “噌”的一下,许琯琯站了起来,她拉着茜茜的手,对顾瑾说,“不好意思,我刚才说错话了,我还是不打扰你了,我和茜茜出去住宾馆。”

  说着,抱起茜茜就要离开。

  顾瑾眼眸沉了沉,站起身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许琯琯匆匆的离开。他看着茜茜,茜茜也一直静静的看着她。顾瑾心里有着奇怪的感觉,这小姑娘可真像他。他想出声将许琯琯拦住,他想答应许琯琯,他来养茜茜。可是,这时候他眼前浮现父亲死去时的身影,那种不甘的脸,那张愤恨的脸,让他如木头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无法出声。

  许琯琯是那个人的妻子,茜茜是那个人的女儿,而那个人,是他顾瑾的仇人啊。顾瑾冷笑一声,看着许琯琯出门后,用遥控器锁住大门。

  他觉得自己真是贱,这样的女人,为何他还是放不下,明明这个世界有那么多优秀的女人让他挑,可他为何独独对许琯琯这样爱慕虚荣的女人放不下。

  那一晚顾瑾做了一个梦,梦中回到了大学时代。那时的他天之骄子,身边是被奉为校花的许琯琯。那时的许琯琯真是漂亮,笑起来就像三月的桃花,让人想全心全意的宠着她。那时的许琯琯高傲得很,从不愿意屈就,也只是在他的面前,愿意弯下腰迁就他。那时多美的美好,可惜,当窗外的阳光洒进来,梦醒了,什么都没有。

  顾瑾从床上爬起来,先去二楼单独开辟的健身房锻炼了半小时,出了一身的大汗梦里的那点东西终于烟消云散,去卫生间洗了个澡,一切准备妥当,看看时间还不到七点半。心情已经恢复平静,顾瑾穿了外套,提着公文包准备去上班。他打开大门,发现自己的门边对着乱七八糟的东西,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一个人裹着衣服在睡觉。

  “许琯琯”,顾瑾轻轻喊出声。他想什么也不管的离去,可脚像被定住了一般,就是挪不动。

  此时的许琯琯已经像一朵早早枯萎的鲜花,皮肤依然白皙,可没了四年前的红润,看起来苍白又无力。眼睛下是大大的黑眼圈,无不诉说着她的劳累和疲惫。还有那紧紧抱着衣服的手,指甲被修剪得整整齐齐,没有以前那些乱七八糟的颜色和艳丽。

  若说起来,其实当年的事情根本不管许琯琯的事,说到底他只是不甘心就这么被许琯琯甩了而已。

  “咳,咳”,许琯琯怀里的茜茜在睡梦中猛地咳嗽了两声,许琯琯立即惊醒了过来,她没注意到身前的顾瑾,睁开眼睛去看怀里的茜茜,条件反射的用手去试试茜茜额头的温度,发现茜茜额头有些烫。

  许琯琯慌了,这个时候茜茜生病了,她哪里来的钱给茜茜看病啊。

  “茜茜”,许琯琯拍打着茜茜的脸颊,将茜茜唤醒。

  “妈妈”,茜茜烧得迷迷糊糊的,“难受,妈妈···”

  娇弱的喊了两声,茜茜就缩着鼻子低声哼哼的哭了起来。

  “茜茜,别哭,妈妈带你去看病”,许琯琯匆忙的站了起来,一抬头就看到了顾瑾。她不知道顾瑾站了多久,可以看到顾瑾,许琯琯瞬间有了主心骨。她抱着茜茜,对着顾瑾请求道;“顾瑾,能不能借我一些钱。等我找到了工作,我就还你。”

  顾瑾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脱下自己上衣,将茜茜盖住,“我去开车,先送茜茜去医院。”

  医院里,医生询问病史,听许琯琯说抱着孩子在门外睡了一夜。那医生立即活了,对着顾瑾骂道:“你这个男人是怎么了,夫妻再怎么吵架,也不能让将孩子关在门外啊。看着你也穿得人摸狗样的,怎么这么渣。”

  顾瑾被骂得莫名其妙,许琯琯赶紧解释道:“医生,那不是孩子的爸爸。”

  “你骗谁呢”,医生嗤笑了一声,“你看看孩子的眼睛和嘴巴,和他长得一模一样,不是爸爸,那也是有血缘关系的。”

  许琯琯立即慌了,抱着茜茜低着头不说话。

  骂完了,医生开了药让许琯琯带回去给孩子喝,若是吃了药病情还没好转,在过来。

  回去的路上,顾瑾一直没有说话。许琯琯怕顾瑾会想到什么,看了开车的顾瑾一眼,谨慎的说道;“你别听医生乱说,孩子这么小,怎么看得出来长得像谁。”

  “我知道”,顾瑾专注的看着前方,许琯琯正松了一口气,顾瑾却又突然来了一句,“但是每当提到茜茜和我有什么相似的地方,你就很紧张,这有些奇怪。”

  许琯琯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上了,她想解释,可又怕越说越错,越描越黑,于是干脆装哑巴,当自己什么也没听到。

  到了顾瑾家车库,顾瑾停下车,却没有打开车门。整个车子里静悄悄的,只有茜茜细微的呼噜声。

  许琯琯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可是她真的没办法告诉顾瑾一切,她发过誓,若是她敢告诉任何人关于茜茜出身,她所爱的人将会生不如死。她这个人信命,什么都不敢赌。

12-三人行1

  顾瑾没有看许琯琯,只是握着方向盘的手指不自觉的如弹钢琴似的翘动了一下。

  这是顾瑾思考时的习惯动作,许琯琯抱着茜茜心里很紧张,她知道,以顾瑾的聪明,他很可能已经猜出来了。可是,不管他猜没猜出来,许琯琯是永远都不会说的。

  “不想和我说点什么吗?”顾瑾突然侧过头,看着许琯琯。

  那和茜茜极为相似的眼睛这么静静盯着许琯琯,让许琯琯产生了被温柔以对的错觉,那双眼睛是如此的漂亮,如此的蛊惑人心,可是,许琯琯抵住了诱惑。她低下头,沉默不语。

  “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问好了”,顾瑾捏着许琯琯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和他对视,“告诉我,茜茜是谁的孩子?”

  “李俊清的”,许琯琯条件反射的回答。当年李俊清拿着电棍,一遍一遍的逼问许琯琯,若是她敢犹豫,敢说错一个字,等待她的就是电击。

  所以说出这句话时,许琯琯的眼神里没有一丝慌乱,仿若这就是现实。

  顾瑾最了解许琯琯,她的眼神告诉了他一切。顾瑾脸上闪过一丝失落,不过一瞬间又释然了。

  这么可爱的茜茜原来是他仇人的女儿,他在期待什么?他真是可笑呢。这么想着,再去看车里的这对母女,本来对茜茜万般怜爱突然就没了。

  松开许琯琯的下巴,顾瑾有点想念香烟。当初和许琯琯刚刚分手的时候,那跗骨的思念让他痛苦难当,只要将所有的时间投入到学习和工作中,才能让他忘记一切。但是,每当需要和人分享成功的喜悦时,他心里总会跳出难以释怀的不舍和遗憾。那时候,一根香烟是最好的释怀。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许琯琯不敢看顾瑾,“去找份工作。”

  “我记得你以前是学广告设计的。”

  “嗯”,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一切的一切都让许琯琯觉得恍然若梦,“已经四年没接触专业知识了,想找到符合专业的工作,只怕很困难。”

  “那不准备找什么样的工作。”

  许琯琯想了想,“或者去餐馆做服务员把。”

  “那我聘请你,怎么样?”

  “什么?”许琯琯不可置信的看向顾瑾,她不明白顾瑾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现在独居,我需要一个厨师来负责我的饮食。我记得你以前什么都不行,唯一能值得称赞的就是厨艺了。”

  说到这里,顾瑾嘴角有了一丝笑意,大约是想起了当年恋爱的事情。只是这样的笑意转瞬即逝,快得让人捉不住。

  “可是,你不是和南凤订婚了吗?我······”

  后面的话许琯琯没说出来,但意思不言而喻。

  “这是我的事情,你不用管”,提到南凤,顾瑾眼神变得微冷。

  许琯琯心想,看来顾瑾和南凤也不是她相像中的那么相亲相爱。这么一想,许琯琯心里不免有些开心。许琯琯不是圣人,被南凤那么对待,她不可能再将南凤当作自己的好姐妹。

  “好”,这对许琯琯而言,也许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能和顾瑾住在一起,能有一个地方落脚,若是在昨天,她想都不敢想这样美好的事情会发生。

  那一声“好”落在顾瑾心上,心一下子就落到了实处。他不由得苦笑一声,看,他就是放不下这个女人。不管多么的厌恶她,多么的想要报复她,可就看不得别人欺负她,看不得她委屈的样子。既然这样,那么就将她绑在身边吧,直到某一天厌倦了,终于可以放开吧。

  下车,顾瑾自然的走到另一边从许琯琯的怀里接过茜茜。明知道这孩子是李俊清的孩子,可是看着茜茜漂亮的小脸,他就是讨厌不起来。不管自己怎么努力想要忽视,可总是忍不住心软。就算刚刚决定以后不要再胡思乱想,可一将这软乎乎的身体抱在怀里,全身就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就像此刻怀里抱着的是整个天下,一不小心就摔碎了。

  “顾瑾,琯琯?”

  忽然背后传来一声惊呼,许琯琯正好回身,一下子就撞见了南凤那张扭曲的脸。

  “南凤”,看到南凤,许琯琯有些心虚。毕竟顾瑾现在是顾瑾的未婚夫,她跟着顾瑾似乎有些不清不楚。

  南凤狠狠的瞪着许琯琯,若是怒火能杀人,估计现在许琯琯已经死了上万次。不过,在顾瑾转过身去的一瞬间,南凤脸立马变得温顺又开朗,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开心的跑到顾瑾的身边,宣示主权似的挽着顾瑾的胳膊,一脸天真的问道:“琯琯,你和茜茜怎么在这里?”

  许琯琯没有回答,她不好意思说。

  “我聘请许小姐作为我的厨师,许小姐做菜的技术不错,南凤你以后可以来我这儿点餐。”

  “真的吗?”南凤透过顾瑾的肩膀,警告的看了许琯琯一眼,“那我真期待的,可是琯琯是我的好朋友,这样做不好吧。”

  “没关系,我给了钱的”,说着顾瑾就将怀里的茜茜还给了许琯琯,一边吩咐道:“你先回去准备晚餐,我和南凤去看场电影再回来吃饭。”

  “好”,掩藏住内心的失落,许琯琯默默的转身朝顾瑾家走去。明明告诉自己要知足,可心里还是很难过。

  “慢着”,忽然顾瑾又喊住了她。

  许琯琯顿住脚步回头看去,顾瑾走过来,将一把钥匙放在了许琯琯的手里。顾瑾的手很大,很暖,那么握着许琯琯的手,让许琯琯产生被呵护的错觉。

  “冰箱里有牛奶和面包,你和茜茜先吃点东西,别让茜茜饿着。”

  这一句普普通通的嘱咐,却一下子温暖了许琯琯的心。这么一句话,让许琯琯瞬间充满了活力,眼睛里也多了一分神采,“我知道了,你也早点回来。”

  这一依依惜别的一幕,看着南凤直咬牙。她柳眉倒竖,在顾瑾看不到的地方狠狠的瞪了许琯琯一眼,又撒娇的朝顾瑾喊道:“顾瑾,快点,我们要迟到了。”

小说《寻觅不知深处》 第11章 孩子的父亲 试读结束。

凡霜mio点评:

很不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文章内容丰富清晰,看了好几遍,看着很轻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