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江月如歌
江月如歌

江月如歌

作者:孤目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0 12:06:58

《江月如歌》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古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江月这擦意识到这些人根本就不定什么是大姨妈,就赶紧解释了一下:“就是女人的月事,这个时候的女人很脆弱的,万一……” “万一也不会死人,你在宫里做这种事情还想逃过责罚,休想。”良妃不想听江月啰嗦,直接开始吩咐一边的太监和宫女动手。 “住手!”方若突然出现,看着江月差一点就要挨打,赶紧上前护住,毕竟路凌飞交代过江月在宫中要是受一点委屈的话就唯她是问,这几十杖子打下去,方若肯定自己也就命不保了。
展开全部

18-:我要回家

  然而江月在这里饶了好几圈,还是不见黑洞,难道是书上骗自己的?江月不相信,决定再试一试,这时候却听到远处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不好,有人来了!江月意识到有人前来,赶紧收拾东西准备回去,已经来不及了,江月的东西还没来得及收拾完毕,只见良妃带着一群宫女前来,像是来捉奸一般。

  “参见良妃娘娘。”这一次江月学聪明了,见到良妃娘娘二话不说先拜见总不会错。

  “谁教你的宫里的规矩,不知道见了良妃娘娘要行大礼吗?”不知道哪里出来个奴才走上前去一把将江月摁在地上,江月只觉得膝盖有些疼,但是不知道如何反驳。

  “不知道这么晚了良妃娘娘前来御花园干嘛?”江月装作自己也在这里偶遇的样子。

  “那你又在这里做什么?”良妃看了一眼摆了一地的“作案工具”,然后一件一件的摆在江月的面前。

  “我……”江月不知所错,在脑子里不停地想着接下来怎么编个能说得过去的理由。

  “你应该不知道在宫里做这种不干净的事情是有违宫规的,杖责二十。”良妃说着一旁的太监宫女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江月多想这时候路凌风再一次出现,但是这一次估计是不行了,难不成这一次自己真的就这么甘心承受良妃的责罚?这明显的就是良妃在公报私仇。

  “不行!”江月突然间喊了一声,手里拿着手杖的太监立马停了下来,然后看着一旁的良妃想等着良妃的指示,不然没有人敢动手。

  “什么不行?”良妃倒有些好奇这个女人现在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现在反正也没有人前来救她。

  “因为我今天大姨妈来了,你不能打,万一打坏了皇上怪罪下来……”江月一边说着一边捂着自己的肚子,但是一旁的良妃和宫女太监什么都没有听懂。

  江月这擦意识到这些人根本就不定什么是大姨妈,就赶紧解释了一下:“就是女人的月事,这个时候的女人很脆弱的,万一……”

  “万一也不会死人,你在宫里做这种事情还想逃过责罚,休想。”良妃不想听江月啰嗦,直接开始吩咐一边的太监和宫女动手。

  “住手!”方若突然出现,看着江月差一点就要挨打,赶紧上前护住,毕竟路凌飞交代过江月在宫中要是受一点委屈的话就唯她是问,这几十杖子打下去,方若肯定自己也就命不保了。

  “参见良妃娘娘。”方若该有的礼节一个都不会少,不过参见完良妃娘娘之后便直接走到江月的面前把江月扶了起来。

  “你想造反吗?没看到良妃娘娘在教训不懂事的奴才?”一旁的宫女不放开抓着江月的手,但是方若的力气更大,直接将宫女的手掰开,把江月从地上扶了起来。

  “良妃娘娘赎罪,慕月公主虽是亡国公主戴罪之身,但是皇上有言在先,没有宠幸之前,任何人不得动一根手指头,良妃娘娘这是要谋逆吗?”方若一番话下来,良妃的脸色瞬间变了。

  “良妃娘娘,奴婢刚刚多有得罪,日后一定请罪,只是今日慕月公主受了点惊吓,奴婢现在送公主回去歇息。”方若说完向良妃行了个礼便带着江月离开。

  方若带着江月刚拐过一个弯道,之间方若整个人瘫软在地上,跟刚刚那个语言犀利,态度淡然的方若简直不是一个人。

  “方若,你没事吧?”江月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公主你不要再没事找事的话我肯定一点事都没有。”方若一边扶着墙一边艰难的往前走着。

  看着方若难受的样子,江月决定这几天安生一些,尽量不惊扰这位无处不在的良妃。

  但是息事宁人的处事风格不是江月的风格,江月总觉得这个良妃有点处处针对自己,要是自己以后没有办法出宫的话,这个良妃要是一直这么欺负自己那可不行。

  “方若,你能跟我说一些这个良妃什么来头吗?”江月走到方若的面前充满期待的问道。

  “你想干什么,公主,我劝您最近还是别再找事儿了,最好别再出门,皇上宠幸您之前你都很危险,直到皇上宠幸您之后,您有了可以帮您撑腰的人,到时候再报酬都不晚。”

  方若还真不愧是在宫里待得时间长的人,江月的一个问题就已经吧江月的心思猜的差不多了,江月听了方若的话只好表示自己只不过是好奇。

  方若看江月还是不死心,于是便把良妃的家室讲给江月听。

  “良妃的父亲曾经是跟路将军可以并肩的开过大将军,后来在一次战争中牺牲,皇上念在她父亲的战功,她在宫里不管做什么过分的举动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方若说完看了一眼江月,希望她能听懂这里边的利害关系。

  果然,江月听完之后真是醍醐灌顶,知道惹不起那她就只好躲了,反正这个皇宫她是不会再待下去了,一定要赶紧离开。

  “方若,你可不可以帮我给路将军传个话……”

  “不行,自从上次路将军救过你之后,良妃已经把眼线安插在路将军的将军府了,所以现在您不能跟路将军走的太近,不然会引起怀疑的。”方若很小心的提醒道。

  既然请外援不行,那就只好靠自己了,江月决定用自己的性命试一试看能不能穿越回去。

  电视剧里边不都是这么演的吗,只要被马车撞或者是从树上掉下来或者从墙上掉下来就会回到现代吗?

  那就试试好了,第二天但一大早江月吃完饭便找来梯子爬上了宫里的树上,看着底下江月身上不由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真的要跳下去吗?万一不成功的话那可就是要残疾了……”江月看着这么高的高度,心里影开始打退堂鼓了,但是为了能够离开这个鬼地方,还是决定冒险试一下。

19-:寻死

  “三、二、一!”江月在心里给自己倒数,然后眼睛一闭,正准备往下跳的时候,方若这个时候赶来,站在下边一脸惊讶的看着江月。

  “公主,你不要想不开,您赶紧下来……”方若一边在下边叫着江月,一边命令下边的其他宫女去找大的被单,准备接着待会儿掉下里的江月。

  江月看着地上的宫女太监一个个着急忙慌的样子,心里一阵的烦闷。

  “你们让开,让开,我不是寻思,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江月声嘶力竭的喊着,希望下边的宫女太监们听到自己的呼喊能够识相的赶紧离开不要耽误自己穿越回家。

  方若在下边依旧劝着江月:“公主,您想一想您的国家,您作为国家里唯一幸存下来的贵族血统可不能就这么死了呀。”

  “方若,你站在一边,待会儿我掉下来会砸着你的,你不要管我,我不是寻思,我要穿越回家……”江月不知道怎么跟方若解释才能让她听懂,但是现在自己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再不往下跳,待会儿那些太监们拿来被单,自己跳下去也无济于事了。

  “我不让开,公主,您要是执意要跳的话,那您就跳吧,直接跳到我的身上砸死我算了,反正您要是摔死了我肯定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方若说着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等着江月从树上跳下来砸死自己。

  “我真是服了你了。”江月看了一眼下边,树下方圆几米之内都已经占满了人,而且都一个个撑着被子和床单,自己就算现在调下去也一点事都没有。

  江月只好小心翼翼的顺着梯子往下走,刚一落地,方若便赶紧紧张的扶着她往屋里走。

  “公主,您可吓死奴婢了。”方若抓着江月的手就不敢再放开了生怕一放开就会跑了似的。

  江月无奈的看了一眼方若,然后有其无力的解释道:“我真的不是寻死的,算了,跟你也数不清楚,说了你也不信。”

  方若听着江月说话神神叨叨的,还以为江月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脸无奈的把江月送回了房间便吩咐门口的宫女一定要看紧了江月。

  现在江月特别后悔自己之前的举动,自从江月上次爬树之后,整个宫里的宫女和太监增加了一倍,江月现在觉得走到哪里都会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

  路凌飞在将军府里训练士兵,突然间一个侍女前来,脸色看上去很焦急又担忧。靠近路凌风悄悄的说了几句话,只见路凌风脸色瞬间变得难看。

  “消息属实吗?”路凌风一边将手上的剑放下一边问道。

  “千真万确,说是因为公主想不开想要寻死。”侍女说话的语气和脸色看上去不像是说谎。

  路凌风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发去皇宫了,但是突然间意识到事情似乎不对劲儿,并不是怀疑江月是不是真的寻死,而是怀疑这个消息放出来的人别有用心。

  路凌风再一次回到将军府,找到刚刚给自己说这个消息的侍女问道:“消息从哪里听来的?”

  “刚刚暖暖暖我去上街买菜,听一个别的府上的丫头说的。”侍女不敢撒谎,这些事情千真万确是在市场上听来的。

  “是不是宰相府的丫鬟?”路凌风开始怀疑这是蔺方给自己下的一个套,就等着自己上钩,然后给自己安一个私通的罪名。

  侍女回想了一下那个丫鬟的穿着打扮,应该就是宰相府的丫鬟,于是点了点头。

  路凌风这下更加的断定这件事情是蔺方给自己下的套,但是现在又不能完全的确定,于是想要试一试。

  “帮我准备一套夜行装。”路凌风跟下人吩咐道,今天晚上一场好戏就要上演了。

  侍女以为路凌风可能是要去宫里救公主,于是在一边劝慰道:“将军,现在很多人都盯着您呢,您现在去宫里不太合适,万一……”

  “不用担心,我只是觉得府里闷得慌,出去转转。”路凌风换上夜行衣便直接出门了。

  路凌风刚一出将军府便感觉到有人在后边跟着自己,但是为了让那人尽快的露出马脚,路凌风故意将自己的路线看上去像是去皇宫的方向。

  半路上,路凌风在一个拐弯处突然一个闪身躲在墙壁后边,只见跟踪路凌风的人一下子慌了神,不停地四处环顾,路凌风突然间出现在那人的身后。

  “找我吗?”路凌风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看着对方问道。

  “我……”那人看着路凌风一时之间不敢吭声。

  “说,谁派你来的?还有什么人?”路凌风突然抽出自己的剑直接架在对方的脖子上,只见对方吓得赶紧跪地求饶。

  “路将军饶命,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宰相……”那人话还没有说完,路凌风就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内容,于是直接一掌打在那人的后脑勺,那人晕倒在地。

  路凌风甩开蔺方派来的跟踪人员,直奔皇宫而去,夜色变得越来越深,宫墙又高又厚,不知道江月在里边的日子过的是有多苦,才会想到寻死。

  以路凌风的本事,皇宫的宫墙根本不算什么,但是为了江月日后的日子能够过得安全,路凌风现在还是决定先不要去频繁的见江月。

  站在宫墙门外又最后看了一眼江月寝宫的方向,路凌风最后还是不舍的离开了。

  江月现在是彻底的没有办法了,什么办法都用尽了,看来自己是真的没有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了,那就听之任之吧。

  为了排遣寂寞,江月每天晚上都在宫里唱歌,从民族唱到流行,又从流行唱到民族,有时候连儿歌都不放过。

  “慕月公主,您唱的这是什么歌呀?是你们北凉的民歌吗?”方若听江月已经唱了半天了,但是一句都没有听懂,于是便走上前去问道。

  “是啊,我们家乡的歌曲。”江月如实的回答,这确实都是现代比较流行的歌曲。

完本试读结束。

小澎湃吖点评:

这是一部全新写作手法的小说,内容新颖,丰富,《江月如歌》非常值得推荐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