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那时,最明艳的雪
那时,最明艳的雪

那时,最明艳的雪

作者:雪埜

状态:连载中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1 12:15:48

在《那时,最明艳的雪》里面是一波三折,雪埜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可千想万想都没想到王姨给她拿过来的居然是“旗袍”!王姨还刚刚走到二楼的楼梯口就连忙开心的对着漓雪晨招手,那样子简直就像是急于打扮洋娃娃的小女孩,她说:“小丫头,快过来试试,这几件的颜色一定很适合你。”漓雪晨……我能说我膝盖上有疤,我已经不记得自己多久没穿过裙子了。可漓雪晨看到王姨举着其中一件白色的一脸期待的对她说:“快试试呀,正好让我看看你身上有没有其他的伤。”的样子,实在是不忍拒绝她,于是就赶紧接过旗袍说到:“我自己去浴室换就好。”
展开全部

有做恶梦的习惯-雪埜

就在这个倒霉的夏天最火热的时候,小班主任正式毕业,马上她就要离开学校了。大家精心的为她拍摄告别以及祝愿的视频,还计划着全班一起聚一下,欢送她。

漓雪晨奇怪的想,其实他们之中大多数人跟这位小班主任都不是很熟,甚至很多人和她几乎是除了送她生日礼物外根本就没有一点交集,比如她漓雪晨。但不知为什么一听说她即将毕业,一想到我们也许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了,心里竟然会有种莫名的难过,这种酸涩的离别感随着小班主任站在讲台上起,就在心底徘徊缠绕着不肯离去。

聚会的方式就选择了郊游,因为春光正好啊。

可是相比于这种送别的气氛,漓雪晨更喜欢花草的气味。于是就一个人去一边溜达,反正她本来就不合群,她也不愿意站在那里看着别人狂欢。

走着走着,漓雪晨忽然就看到路边的很多跟她差不多高的树上有很多黑色的形状各异的东西。

原本离远些的时候漓雪晨还猜想可能是果实吧,可当她真正走近那些树,到了一个能看清的距离之后,漓雪晨就开始头皮发麻,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那些树的叶子上,密密麻麻的挂着蠕动成各种形状的虫子,那些虫子还都长着黑色间或夹杂淡白的刺一样的毛。

她吓得赶紧往后退,一个没注意就从山坡上滚了下去。

滚落的过程中漓雪晨竟然还闻到了不同的青草的味道。闻着闻着忽然就笑起来,我大概是个很奇怪的人,嗯,这怎么说呢,就好像是我小的时候有一次被姥姥带着回家,在路上也是因为躲一只绿色的毛毛虫掉进了灌溉稻田地的顺水河里还丢了一只鞋子,可我那时候的关注点却在那个河里插了一个木棍上面拴着装着两块豆腐的透明方便袋,而不是我正在窒息的过程中。

同样的直到滚落停止了,漓雪晨才注意到疼。

可是因为她手机没信号了(不是因为我们进了深山老林,而是因为我之前的手机摔坏了,自己又买了一个二手的山寨机,很容易就会没信号的),于是漓雪晨就只能跟瘸着一条腿半蹦半跛的往前走。

为什么是往前走呢,因为漓雪晨的世界从来没有东西南北只有前后。

她执着的往前走一直到走到彻底感觉不出自己在哪的时候,才索性停下来就地而坐,无聊的玩着手机上的单机游戏,直到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当胡李和樊逸追着她手机的光找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漓雪晨缩成小小的一团倒在地上。

胡李小心的拍拍漓雪晨,却发现她好像在发抖,然后又狠下心用力的拍拍漓雪晨的胳膊,却没成想自己的手被她一把就死死的抓住,抱在她不住颤抖的怀里。

漓雪晨低低的好像小猫哭似的小声呢喃着什么,胡李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只得低下头,贴近她的脸,才得以听漓雪晨清细若蚊蝇的声音:“别走,别不要我,我怕,我不想一个人,我害怕……”

樊逸站在一旁傻眼的看着胡李居然单膝跪在地上,和漓雪晨脸贴着脸和是亲昵的靠在一起,而且他的手还被漓雪晨那小丫头抱在怀里。感觉自己整个人就跟躺在地上那小丫头的发丝似的,风中凌乱。

然后他接着又看到,胡李直起腰来,忽然狠劲的把自己的手抽出来,然后漓雪晨开始双手在空中胡乱的挥舞起来似是在急切的寻找着什么似的,然后竟还声音一点点变大的哭了起来。

在看胡李已经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亲手裹在漓雪晨的身上。这伸出手打算把她公主抱似的。

这时候,漓雪晨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的视线里看到的就是已经彻底黑下来的天,和天上乱晃的一颗颗小星星。

漓雪晨仰着脑袋转了一圈后,才看到已经蹲在自己身边的胡李和一旁站着的樊逸,她看到他们头顶此刻正顶着漫天星光,忽然就感觉他俩好高大啊。

樊逸看看漓雪晨狠狠的叹了口气:“你怎么弄得一身伤啊?”

漓雪晨甩甩依然还有一点晕乎乎跟没睡醒的脑袋说:“我从一个都是草坡上滚下来的。”

樊逸抬眼诧异的的和漓雪晨对视:“那你干嘛不叫人啊?”

漓雪晨头痛的揉着太阳穴半闭着眼心不在焉的说:“我一开始以为我能走回去,后来走丢了,然后累了就睡着了,直到你们俩把我叫醒。”

樊逸诧异的问她:“你说你刚刚是在睡觉?”

漓雪晨皱着眉无奈的点点头解释:“看你这表情,我刚刚又说梦话了吧,抱歉吓到你了,我有做恶梦的习惯。”

这边她们俩说话的时候,一旁的胡李一边听着他俩的对话,一边打电话通知程渡:“我们找到她了,她身上有伤,你们先回去吧,我们送她去医院。”

樊逸见漓雪晨揉太阳穴的动作赶紧蹲下来说:“上来,我背你。”

漓雪晨却固执的摇着头说:“我不去医院,我没事。”

樊逸是多少了解一点漓雪晨的脾气的,于是坐下来哄小孩似的准备一点点的跟她讲道理:“你受伤了,需要检查一下情况。”

漓雪晨还是顽固的摇头:“我不去。”

然后她咬咬牙依靠自己稳稳的站起来,明明自己已经感觉到脚好像疼的比刚才睡着之前更厉害了,却死扛着不吭一声。站了一下后努力压抑自己的心慌,抬脚准备往前迈步。

抬起的脚还没落地,漓雪晨就被胡李扯着胳膊背在了他背上。

漓雪晨也是实在是没力气再折腾了,索性就趴在他背上极难得的有点儿委屈的说:“我真的不想去医院,真的不想去。”

胡李沉默了一下低声说了句:“那就不去。”

然后他背着漓雪晨去了一个地方,那是一个建筑风格是大气的欧式风,绿植环绕,清幽整洁,让任何人都能一眼就看出能住在这个地方的人都说非富即贵的,更让漓雪晨诧异的是胡李他居然有这个小区的门卡,而且小区保安对他表现的还很是热情尊敬。

最终,在漓雪晨满心疑虑的看着胡李的后脑勺一段时间之后,他已经七拐八绕的走进了一个满是花草的院子。

腿上的旧伤-雪埜

“王姨,我来看你了”,胡李一边把漓雪晨放在花草旁的椅子上,一边大声说着。

“臭小子,你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啊”

正在剪花的女人边说边放下剪刀走过来,“呦,臭小子你哪骗回来个这么乖巧可爱的小姑娘啊。”

然后她又转头对着樊逸笑到:“樊逸也来了。”

樊逸笑嘻嘻的应了声:“想王姨了,就厚着脸皮跟着一起来了。”

漓雪晨抬头疑惑的看了看胡李,他似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对着漓雪晨温和的笑起来,对,是温和,这时她第一次见到他的眼神是这样温和的。

受了蛊惑一般,漓雪晨也难得发自内心的温和下来乖巧正经的鞠躬问好:“王姨好”

“哎”王姨笑着回应漓雪晨,然后温柔慈爱的过来拉着她的手,却突然一脸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又转头看着胡李,上下打量了他问道:“你们怎么弄得一身脏兮兮的啊?”

漓雪晨赶紧不好意思的开口解释到:“今天本来是我们班一起春游,但是我不小心滑倒了,还没谢谢他背了我一路。”

王姨关怀的查看漓雪晨的身体:“啊,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摔到哪了,摔坏了没用啊。”

漓雪晨不好意思的老脸一红慌忙说:“我没事,休息一下就……”

但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胡李给截了,他说:“她好像摔到腿了,王姨你先带她换下衣服,顺便麻烦你检查下她身上还有没有别的伤口,我这就给刘医生打电话,让他过来给她看看。”

王姨看着胡李笑的一脸意味深长,然后摸摸漓雪晨的头:“走吧,小丫头。”

漓雪晨有些不安的下意识去看了看胡李,见笑着冲她点了下头。然后就顺从的借着王姨扶着的力道走进了别墅里。

王姨家有个独立的衣帽间在二楼,王姨站在一楼的楼梯口处看了看漓雪晨才说:“好孩子,不介意的话,我帮你挑几套衣服拿下来,你就在一楼的客房换怎么样?”

漓雪晨感激顺从的笑着深深点头说:“好啊,麻烦王姨了。”

王姨也笑的一脸温柔:“放心,我挑衣服的眼光很好的。”

漓雪晨当时心想,任凭你挑衣服的眼光再好你的衣服都不会适合我吧。

可千想万想都没想到王姨给她拿过来的居然是“旗袍”!

王姨还刚刚走到二楼的楼梯口就连忙开心的对着漓雪晨招手,那样子简直就像是急于打扮洋娃娃的小女孩,她说:“小丫头,快过来试试,这几件的颜色一定很适合你。”

漓雪晨……

我能说我膝盖上有疤,我已经不记得自己多久没穿过裙子了。

可漓雪晨看到王姨举着其中一件白色的一脸期待的对她说:“快试试呀,正好让我看看你身上有没有其他的伤。”的样子,实在是不忍拒绝她,于是就赶紧接过旗袍说到:“我自己去浴室换就好。”

可是当漓雪晨把旗袍穿在身上之后,对着镜子摸着自己的脸,她已经好多年都没穿过裙子了,而今连她自己都觉得镜子里的人美好的不像自己,这种感觉美好到不可思议。

漓雪晨慢慢走出浴室,王姨看了看她,突然把漓雪晨散乱的头发用她自己头上的簪子盘了起来只留下额前的两缕龙须。

当王姨撂下手打量的漓雪晨浑身发毛的时候,胡李和樊逸正好就带着一个拎着箱子戴着眼镜的人进来了。

胡李看到漓雪晨一如既往的只有深邃看不见底的笑,而樊逸也是一如既往的表现着他中央空调的特色说:“你穿这样真漂亮”,然后还不忘扭头赞美王姨一句:“王姨就是有眼光”

王姨笑着看他一眼,就扶着漓雪晨一起坐到了沙发上。

那个戴眼镜的医生也走过来,单膝跪在地上,把漓雪晨的脚小心的抬起放在他腿上的垫子上,他用力按了按我的脚踝以及周围。

这时的漓雪晨抠着沙发狂咬下嘴唇,感觉自己疼的都冒汗了。

而一旁站着的胡李却看到了漓雪晨露出来的腿上那大到惊心的成片的伤痕,樊逸和王姨不自觉的对视一眼,那眼神里是满满的不可思议,而胡李则是盯着那片伤疤一双眼眸里蕴满更加深不见底的幽暗,不知在想些什么。

直到静悄悄的大厅里突然“咔吧”一声突兀的想起,那是刘医生给漓雪晨正骨的声音,整个过程中漓雪晨一直死死咬着嘴唇一声不出,直到正骨完成,刘医生小心的将她的腿放平在沙发上,漓雪晨才像个松了线的布偶娃娃一样瘫在了沙发上。

刘医生站起来说;“本来就是个简单的崴脚,擦点药酒明天就好了。但我发现这位姑娘似乎以前是位舞者,后来韧带断了被勉强接好的,现在恐怕会导致旧伤复发,所以要小心照顾,小心观察才行。”

王姨闻言心痛的瞟了一眼沙发上闭着眼睛的漓雪晨,然后亲自送刘医生离开后,坐过去摸摸漓雪晨的头聪明的并没有追问她腿上的旧伤的事,温柔的开口问:“你们都还没吃晚饭吧,你们俩跟我过来,一起做点吃的来招待这个小丫头”

漓雪晨忙睁开眼睛想开口说不用麻烦,但是胡李却在她开口前很温柔的笑着走过来小心的对漓雪晨伸出手说:“能走吧”

然后漓雪晨就迷迷糊糊的被他扶着走到厨房,做到了餐桌的椅子上,看着他和樊逸一起认真跟王姨学包饺子的样子。

揉面、填馅、捏皮,他们包的不亦乐乎,而漓雪晨看这场面看的格外玄幻,她怎么都没想到,会有这样一天这样一幅画面发生在她和胡李身上。

看着看着不自主的就入了眼、入了迷,大脑仿佛有了自己的灵魂一般自动勾画出以后一直这样在一起生活的画面。

完本试读结束。

芳馥大叔点评:

很棒!很棒!很棒!雪埜这本书的故事内容太精彩了!看了还想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