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推理 > 超级狂少
超级狂少

超级狂少

作者:酸菜白肉

状态:已完结分类:悬疑推理

时间:2021-01-09 16:58:16

作者酸菜白肉的小说《超级狂少》主要讲的是:“少爷啊,人被姜浩龙带走了,我们拦不住啊。”老于连忙过来解释。 “姜浩龙?那个败家子?”姚庆愣了愣,飞起一脚就把老于踢了:“我还不知道他?他能从你们手底下把人抢走了,你们都是废物吗!” “不是,杨少,那小子带了个狠角色,厉害得很,我们拦不住他。”老于给自己辩解。“再说了,他是姜家少爷,咱们也不能下狠手啊。” “姜家少爷?”姚庆冷笑:“他蹦跶不了几天啦,咱们这么多人,手上还有枪,能怕了他?兄弟们跟我走,给那败家子长点教训,把姜家大小姐抢回来,一起乐呵乐呵。”姚庆身边的那些醉鬼听了,各自淫笑起来,神情亢奋地跟在姚庆身后,朝着巷外便追了出去。
展开全部

7-让少爷我教你做人

  “阿龙,你怎么在这儿?”姜浩琴看到姜浩龙很是高兴,“前几天父亲说你被眼镜蛇家族软禁起来了,我还来和姚庆商量,让他找人去救你呢。”姜浩龙一听,心里就是一酸。

  他唯一的姐姐,永远把自己这个弟弟放在第一位,即便她反感极了这场家族联姻,即便她不喜欢姚庆,为了自己的安危她还是放下身段来求姚庆,希望能为解救姜浩龙多出一份力量。

  也就是因为这一次的事情,那个自卑到了极点的姚家庶子借酒和他的狐朋狗友强暴了姜浩琴,还当众以此为由解约,狠狠羞辱了姜浩琴,逼得她当场自杀。一想到这里,姜浩龙的心都揪在了一起。

  “姐姐,我没事,咱们走,回家去。”姜浩龙拉起姜浩琴的手就要离开。

  姜浩琴却站住了,“阿龙,还是等姚庆出来再说吧,这样不辞而别,姚家的面上也不好看,你不知道,父亲最近在家族里的日子不好过…………”

  “哎哟,这不是姜少么,什么时候回来了?”这时候,老于走了过来,看着姜浩龙皮笑肉不笑地道。

  “你是谁啊?”姜浩龙其实见过老于几次,他作为姚庆的忠实走狗来过姜家好几回,但这一次姜浩龙却故意装作不认识他,摆明了是在给他难堪。

  果然,老于的脸色数变,“怎么,姜少出了一次国,连我老于也不认识了?”

  “哦?是老于啊,这么仔细一看还真是,一脸的奴才相,都没怎么变呢。”姜浩龙一点也不留面子。

  “你!...”老于的脸上顿时挂不住了,“哼!我老于再怎么样也都还是老于,你姜少爷过些日子可不见得再是姜少爷了。”

  华夏国四大家族姜、王、木、姚之间关系错综复杂,任何一个家族内部有一些风吹草动,其他家族都会得到消息。

  姜家族人对姜道国逼宫的事情,姚家自然不可能不知道,在老于看来,姜浩龙不过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语气也不恭敬起来。

  “姚家的庶子,连奴才也教不好了么,一点礼数都不懂。”姜浩龙看也不看老于,对着姜浩琴道:“姐,咱们回去吧,和这些人在一起,平白玷污了咱们的身份。”

  “阿龙,这样一走,会得罪姚家的,父亲他…….”姜浩琴担心在这节骨眼上给家里再树敌,还是不肯走。

  “姐,你放心,家里有父亲,还有我,保护家人是我们男人的责任,姜家的未来,我会自己一手打拼出来,绝不要拿你的幸福来换!”姜浩龙斩钉截铁道。

  “阿龙.”姜浩琴听到弟弟这样说,莫名感动,她有些哽咽,不再坚持,点了点头就要和姜浩龙一起离开。

  “等一等!姜少爷想带着姜小姐去哪儿啊,还是等我家少爷出来了再说吧。”老于冷冷一笑,四周姚庆的保镖纷纷聚了过来,隐约围成了一个圈子,把姜浩龙和姜浩琴的去路挡住。

  “怎么?你们想要对我动手?”姜浩龙四下看了看,眼里露出鄙夷之色,

  老于上前一步,脸都快凑到了姜浩龙的鼻子上,“那怎么敢,可要是姜少爷你们俩就这么走了,我家少爷出来肯定要责怪,只好得罪了。”

  华夏四大家族谁不知道,姜家少爷就是个败家,以往是仗着父亲姜道国家主的权势横行无忌,可现在姜道国自身难保,真要在这酒吧的小巷子里把姜浩龙打一顿,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就在老于意淫着把高高在上的姜家少爷摁倒尘埃之时,他却看到周围的保镖们目露惊色看向自己的身后。

  随即,一股巨力传来,老于身不由己地双脚离地飘了起来,他猛地转过头去,这才发现,一个身材十分高大的壮汉不知何时站到了自己的身后。壮汉拎着老于的衣领,直接把他举了起来。

  “奴才,永远是奴才,在我姜家,以下犯上的奴才,是会没命的。”说这话的时候,姜浩龙想到了已经沉尸海底的李辉,眼里闪过一丝杀意。

  感受到了姜浩龙的杀意,武力另一只手缓缓扣住了老于的脖子,就等着姜浩龙一声令下,便会捏碎老于的喉骨。

  “阿龙,算了吧,没必要闹出人命。”姜浩琴一面也在惊讶着武力的体格,一面却打量起姜浩龙来。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姜浩琴隐约觉得,出国回来之后,姜浩龙身上多了一种气质,至少这种充满杀意的眼神,在以前的姜浩龙身上是绝对看不到的。

  “好吧,今天先放过你。”姜浩龙冲着武力摆了摆手,示意他放下老于,武力听命照办。

  老于双脚落在地上,这才大口地喘气起来,他刚才清楚地感觉到,身后的壮汉是真要杀死自己,要是姜浩龙的吩咐再慢一会儿,自己的喉咙都已经被扭断了。

  看着姜浩龙三人消失在巷子口,老于竟没有勇气吩咐手下再去阻拦。

  “砰!”身后酒吧的门被推开,一群衣衫不整的年轻人醉醺醺地走了出来。

  姚庆走在最前面,他的脸色苍白,双目无神,显然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脚步都不稳,他身后的几个年轻人则更是不堪。

  “给,给你们介绍,姜、姜家的大小姐,极品..货色。”姚庆大着舌头道:“老于!死哪儿去了,快把人带来!”

  “少爷啊,人被姜浩龙带走了,我们拦不住啊。”老于连忙过来解释。

  “姜浩龙?那个败家子?”姚庆愣了愣,飞起一脚就把老于踢了:“我还不知道他?他能从你们手底下把人抢走了,你们都是废物吗!”

  “不是,杨少,那小子带了个狠角色,厉害得很,我们拦不住他。”老于给自己辩解。“再说了,他是姜家少爷,咱们也不能下狠手啊。”

  “姜家少爷?”姚庆冷笑:“他蹦跶不了几天啦,咱们这么多人,手上还有枪,能怕了他?兄弟们跟我走,给那败家子长点教训,把姜家大小姐抢回来,一起乐呵乐呵。”姚庆身边的那些醉鬼听了,各自淫笑起来,神情亢奋地跟在姚庆身后,朝着巷外便追了出去。

8-作死的代价

  姜浩龙三人没走出多远,便听到身后传来的喧哗。接着,一阵阵刺眼的光束从后面的巷子里照射过来,还伴随着机车隆隆的轰鸣声。

  姜浩琴惊惧地回头看去,却被机车上的强光照得睁不开眼睛,只能隐约看见黑暗里朦朦胧胧有三四十人追了上来。她下意识地抓紧了姜浩龙的手臂。

  姜浩龙毫不在意,轻轻拍了拍姜浩琴的手背,让她放心,然后索性停在原地等对方到来。身后那些人转眼就到了眼前,十几辆机车绕着姜浩龙三人打转,还不时吹两声口哨,无比轻佻。

  “阿龙,怎么这么没礼貌,看见你未来姐夫我不说一声就走了。”姚庆从一辆机车上下来,对着姜浩龙笑道。

  “姚庆,你别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阿龙是你叫的吗?”姜浩龙冷笑着回应。

  姚庆是姚家的庶子,也许在他的这些狐朋狗友眼里,还是了不起的世家少爷,但是在四大家族的熟人圈子里,从来都是被看不起的那个。姜浩龙这样说,无疑揭了姚庆的短,他的脸色一点点沉了下去。

  “你还真当自己是个少爷了。”姚庆阴测测地道:“你老爹的家主之位都快保不住,还敢在我面前横?”

  他一招手,机车上的醉鬼们纷纷走下来,还有老于等一众保镖也围在四周,封锁住姜浩龙等人逃跑的路线。

  “姜少爷,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你应该懂吧,这附近一带都是我姚家的地盘,跑你是跑不掉的,等我和这些朋友们跟姜浩琴快活过了,你想去哪儿,我都不拦着。”

  地处偏僻,又是深夜,姚庆说话完全没了顾忌,姜浩琴听完,脸色通红,又羞又恼。

  姜浩龙也没有想到,当着自己的面,姚庆竟然还敢如此肆无忌惮,看样子,姜道国在家族里的处境确实不好,一个别家族里的庶子也敢欺负到自己头上来。

  姜浩龙环顾四周,这些醉汉,正拿无比猥亵的眼神不住打量身旁的姜浩琴。

  见到这一幕,姜浩龙忽然能够想象到,前世的时候,姜浩琴被这些人轮暴之时,是何等的无助、凄惨,一股压抑不住的怒火,直冲脑门。

  “你们,都该死!”姜浩龙说话的声音都变了。

  “我们该死?”姚庆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姜浩龙,一会儿你求饶的时候,可别那么嘴硬啦。”

  几个醉鬼已经骂骂咧咧地靠近过来,而远处保镖们的包围圈也越来越小。

  姜浩龙眼尖,看到这些人腰间鼓鼓的,显然都带着枪支。

  “阿力,解决了这些人,动作快一点,别让他们拔枪但是别杀他们。”姜浩龙冷冷道。

  他的话音刚落,周围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眼前一花,有几个眼尖的立刻发现,站在姜浩龙身后的那个巨汉忽然失去了踪迹。

  老于是对武力有心理阴影的,他虽然跟来,但已经打定主意,只要武力敢靠近,就一枪放倒他,所以从刚才开始,老于的眼光一直放在武力身上。可就是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还是没有捕捉到武力的动作。

  “呼呼……”耳旁风声传来,随即,老于感到头顶一个阴影砸将下来,他下意识抬手格挡。

  “咔嚓!”老于的胳膊仿佛被一根铁棒砸中,发出令人恐惧的断裂声,然后他小腹一疼,整个人狂喷鲜血,横着飞了出去。

  在他原先站立的地方,武力还保持着出脚的动作,下一瞬,武力再次消失。

  谁也没有想到,武力这样笨重的身体,竟还能够拥有这样闪电般的速度。

  一来是武力从小修习古武术,功夫十分强悍,二来又是夜间,本就看不清人,武力就像是黑夜里的恶魔,难以捕捉踪迹,一时间,惨叫声此起彼伏。

  姚庆心里大惊,伸手就要去摸枪,可姜浩龙却不给他这个机会。欺身上前,姜浩龙抬起膝盖狠狠撞在了姚庆的小腹上。

  要说败家,姚庆和以前的姜浩龙半斤八两,只是姚庆因为酒色,身体早被掏空,对上现在的姜浩龙才毫无胜算。

  挨了姜浩龙一膝盖,姚庆感觉肠子都快拧到一起了,他忍不住弯下腰来。姜浩龙得势不饶人,压着他的腰,直接把姚庆摁在了地上。

  而与此同时,武力那边的战斗已经全部结束,这些人里,除了姚庆之外,都已经躺倒在地,哀号不止。

  “姚庆,你想清楚没有,是谁要求饶啊?”姜浩龙一脚踩住了姚庆的脖子,低声问道。

  被踩住了要害,姚庆终于也开始慌了,他大声哀求。“姜少,姜少,之前是我不对,您大人有大量,别和我一般见识。”姚庆没想到姜浩龙这个手下竟然如此彪悍,周围三十来人,连一枪都没开就被统统打到了。

  “姚庆,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姜浩龙冷眼看着他,看着这个前世祸害姐姐的罪魁祸首。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

  “你真得要杀我!”捕捉到姜浩龙眼里的杀意,姚庆大叫起来“你想清楚了!你敢杀我,不仅你父亲的家主之位保不住,连姜家也会一起跟着倒霉!”

  此言一出,姜浩琴忍不住走了过来,拉了拉姜浩龙的袖子,“阿龙,他说的不错,虽然他是个庶子,但也是姚家的人,会挑起姜、姚两家争斗,到时候父亲和你又多了一条罪名。”

  “姐姐,你放心,我有分寸。”姜浩龙拍了拍姜浩琴的肩膀,再次看向了姚庆,眼里杀机迸发,却终于还是强行忍住。

  “姚庆,你这样的人永远不会明白,钱财权势都是浮云,只有家人才是最重要的。”姜浩龙俯下身子,对着姚庆一字一句道:“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侮辱我的亲人,任何人敢动我父母和姐姐一根汗毛、敢对他们有一丝的不敬,我都要他付出血的代价。”

  姜浩龙每说一个字,脚下的力气就加重一分,姚庆的嘴角,很快便溢出血来。

  “别杀我,别杀我!”感受到死亡的降临,姚庆终于崩溃了,他不住哀求,裤子上都湿了一片。

  “我不会杀你,但是你要永远记住这个教训,不要来招惹我。”姜浩龙收回了踩住姚庆脖子的脚,可还没等姚庆喘口气,他一脚闪电般踩下,正踏在姚庆的裆部。姚庆立刻发出一阵不似人声的惨叫,他的命根子,废了。

  姜浩龙留了分寸,这疼痛会折磨姚庆一辈子,但不会让他死去。废了姚庆和杀死姚庆的差别无疑是很大的,只是阉了一个庶子,不会激起姚家太大的反应,更重要的是,姜浩龙想借此表达的态度。

  任何企图伤害自己亲人的人,都会付出惨痛的代价,这是姜浩龙的宣言。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子民点评:

爱而不得是凄美,失而复得是完美。得而不爱是壮美,切记珍惜眼前人。珍爱上天给予的一切。感恩!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