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四少有个呆萌妻
四少有个呆萌妻

四少有个呆萌妻

作者:梦洛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2 08:37:06

梦洛给大家带来的《四少有个呆萌妻》讲述了:“啪!”想也没想,她一把打掉了他即将碰到自己的手。客厅里忽然死一般的寂静。苏安浅瞪着他,甚至做好了他还给她一巴掌的准备。可燕西爵绷了脸,五官阴郁,最终没发作,转了身,又一张卡递到她面前,眸色沉凝,“拿着,这一次再不要,我保证你比刚刚的女人叫得惨。”没见过非要给人钱的,苏安浅皱着眉,接了过来。燕西爵扯了一下嘴角,女孩,果然不训不乖。她以为他把她重新叫回来,就是因为没要他的卡而不高兴,现在卡她也要了,所以准备离开。
展开全部

四少有个呆萌妻第3章试读

余露拧眉,看了苏安浅,又看男人凉薄深邃的五官,“燕先生人尊位贵,找个玩物没必要这么认真吧?”

燕西爵脸色越是冷,薄唇抿成一线,转而却问身侧的女人,“要还手么?”

苏安浅看着叶凌的醉态,最终摇了摇头。

“那就让季成代劳好了。”燕西爵黑眸扫向余露,淡淡的一句,拉着她离开会所。

身后传来巴掌声和余露的惊呼。

会所门口。

刚出去,燕西爵松开了她,依旧黑着脸,转手别进裤兜就往前走,看也没看她。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黑脸,只好亦步亦趋的跟上。

第二次坐进这辆迈巴赫,刚坐稳,男人扔来一次性湿巾,冷声:“擦了。”

纸巾包装锯齿划过她裸露的手臂后掉落,有些疼。

苏安浅无声的捡了起来,默默撕开,她明白他的意思,她现在是他的人,却被叶凌碰了。

纸巾一下一下擦在被叶凌吻过的嘴唇上,力道很重,重到嘴唇被擦拭得泛白。

车厢里极度安静,她极度低头掩饰着所有表情。

燕西爵坐在一旁,抿成一线的薄唇终于动了动,“旧情难忘?”

……

她的不作声,让男人莫名有些恼,一手扣了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

看到她通红的眼,燕西爵微微眯了眼,手心力道微重,“需要我给你重申自己的定位?”

苏安浅努力闭眼,咽下哽咽,费力的摇头。

男人菲薄的嘴唇一碰,“那就收起你廉价的眼泪!”

她本来也没哭,眼泪始终没掉下来,只是这会儿疼得快哭了。

燕西爵沉着脸终是松开了她,满脸的隐忍,一路都没再跟她说话。

到了御景园,燕西爵褪了外套兀自往楼上走,自始至终就没看她,苏安浅安安静静的站在客厅。

十几分钟过去。

燕西爵再次从楼上下来,换了一身睡袍,手里捻了一张卡。

修长的指尖夹着递到她面前,薄唇微抿,一个字都没说。

苏安浅怔了怔,没接,“我自己有钱。”

燕西爵这才扯了一下嘴角,一手捏了她的下巴,“有钱穿成这鬼样?刻意让前男友回味一番?”

冷沉的语调里已经几分愠怒。

会所工作服在她身上别有一番韵味,裹得前凸后翘,身处安静的客厅还算少了几分惹火。

她动了动嘴巴,没把话说出来。

燕西爵见她直愣愣的盯着自己,略微深呼吸,都说苏安浅冰雪聪明,可有时候傻的让人冒烟!

抿唇蹙了眉,转手将卡别进她工作服包裹出的深沟,拇指抚上她精致的脸颊,“你是我燕西爵的人,受了委屈我会心疼,趁我愿意宠你,你就乖乖接着,明白?”

下一句,他又略微轻佻了,迸了一句:“何况,你还算值这个价。”

苏安浅被胸口冰凉的卡片拉回思绪,脸一红,迅速拿了出来,也微微皱眉。

还不待她说话,又听男人沉着声音:“去把自己洗干净。”

她再一次怔住。

让她洗干净,他要干什么?她根本记不起合同写没写必须满足他?

目光放在他刚给的卡,她忽然反应过来,男人给钱总要收到回报的,而她不容她拒绝。

“聋了?”见她没动静,燕西爵不耐烦的拧了眉,目光锐利的扫过去。

穿成这副样子,简直是对他禽兽指数的考验!

“哦!”苏安浅被他凶的莫名其妙,放下卡片,她终究是上了楼。

第二次进那个浴室,还能闻到隐约他用过的沐浴露香味,淡淡的青草香。

经过几番纠结挣扎,她没得选择,苏氏要保住,两年内她必须乖乖配合他的一切。

再拉开浴室门,姣好的身躯用浴巾包裹着,脸上镇静很多,一眼看去,美人出浴,甚是诱人。

燕西爵站在床边,一手捏着高脚杯,一手刚把手机从耳边拿开。

视线从她身上滑过,依旧是慵懒而漫不经心,第二眼再看过去却微微眯起了眼。

因为女孩正往他的方向径直走来,直到在他眼前站定,不敢直视他的眼,只抬手放在浴巾打结处,作势解开。

燕西爵黑眸微转,薄唇轻碰,“你做什么?”

苏安浅站在原地,小腿绷得紧实,汇集了所有紧张,一张精致的脸终于微微仰起。

“给我钱,让我洗干净,不是要这个吗?”她声音不大。

燕西爵听完忽然沉了脸,反手将酒杯重重压在床头柜,俯低五官。

英峻的棱角骤然靠近,浓密的男性气息把她笼罩得微微后仰,在她差点后跌到床上时,燕西爵捏了她的下巴。

“苏安浅”菲薄的嘴唇,每个字都危险的迸出来,“我对你太好是不是?嗯?!”一双深邃的眸子稳稳的锁住她。

她仰着脸,安静的看着他,能清晰看到他黑色的瞳孔里涌动的愠怒。

身子被他重重的摔到了床上,苏安浅整个身体都是僵硬的,小腿绷得几乎抽筋,她想坐起来,却起不来。

男人已经俯身覆了过来,悬在她身上,挺拔的鼻尖几乎碰到她额头。

“看来余露骂你骂得轻了?”燕西爵冷冷的一句,带了几分讽刺,“苏家倒台,你就只能想到脱光了取悦男人么?”

苏安浅咬了牙,同一个晚上,被两个人骂贱并不好受,她却忍着痛只是盯着他。

那双眼,过于纯净,纯净到让燕西爵觉得他就是在犯罪,撑在她两侧的手紧了紧。

在他准备下来时,却被她拉住手臂,那么镇定的问他,“两年期间,你都可以不碰我吗?”

燕西爵睨着她,“你在跟谁要保证?”

苏安浅挺直脊背,“如果不是,那就现在要了我。”

免得她总是心惊胆战,早发生了她少一份忐忑。

男人再次看向她,瞳孔紧了紧,“看不出来,苏家千金这么迫不及待等人来糟蹋,叶凌不行,还是你当我不敢?”

怎么会呢?她松了拉着他的手,“四少有不敢的么?”

很好!

燕西爵嘴角扯了起来,而不等他动手,她竟曲手一挑,浴巾瞬间崩开。

男人眸色一暗,她这样自贱的行为让她额间的青筋却一跳一跳的,已经极度隐忍。

“想要是么?”他绷紧了牙关。

苏安浅闭眼侧过头,紧紧抓着床褥,她以为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

可显然,他的怒意被挑了起来,又怎么会轻易放过她?

“你最好能给我什么惊喜!”男人凑近她,气息喷薄,令人无处可躲。

苏安浅不自禁的缩起了膝盖,几不可闻的颤抖。

“看来也不过如此,我还以为你妈把你调教得自信满满。”他停了动作,提到那个女人,眼神寒凛慑人。

苏安浅忽然睁开眼,“你可以说我,不准侮辱我妈!”

呵!燕西爵讽刺的眯了眼角,“看来你妈在你眼里很伟大?”

“她这么伟大,怎么也没教你哪怕装也装得矜持!嗯?”一些记忆涌来。

苏安浅低低的惊呼卡在喉咙里,惊恐的盯着他,一双眼通红几乎哭出来。

燕西爵一手勾了她的下巴,眼里染上戾气,薄唇冰冷,“她教你跟我做交易?嗯?”

小半个月过去,苏安浅以为他是绅士的,虽然冷漠,但并不粗暴。

可这样的戾气渲染下,她才发现,这个男人的可怕远比他的温柔慑人。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她被捏住下巴,尽力把话说清楚,坦然看向他,泛红的眼微微阖上,又睁开,一片泰然。

燕西爵冷着脸盯着她纯净的眼,掂量着她说谎的可能性。

继而,狠狠松开了她。

也许,他太敏感。

下一瞬,他却忽然凑近了她,菲薄唇畔几乎擦过她的耳珠,“记住了,别给我犯贱。”

那一瞬,她脑子里闪过关于他的传闻,说他曾经真的玩死过女孩,可见需求之可怕,偏偏又看起来如此专情,自始至终只承认过柯婉儿。

他出去了,时间一点点流过去。

苏安浅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颤着腿离开时,她不知二楼书房一双黑眸一直注视着她。

陆晚歌从明承衍那儿偶然得知苏安浅回来,一个电话就打了过去,“回来这么多天你竟然不告诉我?”

苏安浅很累,还走在御景园出口处,虚笑着打马虎,“我这不是没顾上么?”

陆晚歌二话不说,就要立刻见到苏安浅。

一小时后,陆晚歌在车里瞪着好友,“这么大的事你都不跟我商量!你不知道燕西爵吃人不吐骨头的?你竟然敢去他家!”

陆晚歌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平时那么聪明的苏安浅怎么会干出这种事?

苏安浅笑了笑,“你看我刚从他别墅出来,不也好好的?”

四少有个呆萌妻第4章试读

陆晚歌扯了扯嘴角,不敢苟同,“君子?装!跟明承衍一个德性。”

苏安浅知道她和明承衍从小八字不合,笑了笑。

而后认真看了她,“晚歌,我们家情况你也知道,我自己有分寸的,你放心吧,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她拍了拍好友的肩,“有需要我肯定会找你帮忙的,肯定不跟你见外!”

陆晚歌抿唇盯着她,“你都沾了燕西爵,还用谁帮忙?”

苏安浅笑着凑过去,“好晚歌,我困得不行了,明天还要去照顾我妈,送我回去呗!”

叹了口气,陆晚歌看了她,“浅浅,钦辰哥回来之前,我必须照顾好你,不然就算他不怪我,我自己也过不去。”

提到哥哥,苏安浅笑得有些勉强,也抱了她的胳膊,“你最好了!我等着哪天改口叫你嫂子!”

陆晚歌略羞涩的笑了笑,又吸了口气,“钦辰哥能早点出来就好。”

另一边,从别墅离开,第二次回到会所的燕西爵破天荒的喝多了。

“你行不行啊?”薛南昱皱着眉看他。

燕西爵只淡淡扫过去一眼,深邃的眼带着迷离,嗓音依旧淳沉、徐缓:“不行?要给你现场演播?”

说罢将身边的女人压进怀里。

明承衍靠着沙发蹙眉,温温的总结,“他真的高了。”

“谁知道哪根筋不对。”薛南昱抿了酒,一脸琢磨。

一旁的女人自是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燕四少喝醉是多难得的事?上一次大概是四年前吧?

就因为他喝醉了才让柯婉儿上了他的床,睡没睡先不说,反正得了一大笔钱不说,捧到红得发紫,至今都挂着‘燕西爵宠儿’的称号。

“四少~”女孩被他弄得娇羞,大着胆对着半醉的男人提议:“要不,去您那儿吧,四少怎么玩都行,这儿人家放不开!”

试探的一句,谁知道燕西爵竟然真的站了起来,迈开长腿往门口走。

看着他沉暗的背影,一如既往淡漠的脸,女孩愣了一下,下一秒才急忙笑着贴了上去。

季成候在包厢门口,听到了主子沉沉的低声:“把苏安浅叫过来。”

“四少等等我!”女孩捏着昂贵的手包追出来。

所以季成皱了一下眉,看着径直往前走的燕西爵,怀疑自己幻听了。

但不管幻不幻听,办事就没得错。

苏安浅刚被陆晚歌送回新买的公寓楼,没穿鞋无力的趴在床边,迷迷糊糊的被门铃吵得拧眉,“谁啊?”

没有回应。

凑到猫眼看到季成时苏安浅心里‘突’的一下,正低头看身上的睡衣,被再次响起的门铃吓得一个激灵。

抬手开了门。

“太太。”季成收了手,笔直的立着。

“怎么了?”苏安浅揉了揉眼,皱着眉。

季成也不废话,说:“燕先生让我来接您。”末了又加了一句:“时间紧,没空换衣服了。”

一个晚上几乎都在路上奔波,加之今晚的事,苏安浅的心情好不到哪儿去,坐在车上微拧眉看了季成,“能告诉我什么事吗?”

季成看了看后视镜,摇头。

“事真多!”苏安浅转向窗外之际,咕哝一句。

季成以为自己听错了,惊愕的看了她。

据他的调查,前几年苏家算是第一大家,苏安浅自小受着高贵熏陶,性格温柔,气质雅贵,加上聪明伶俐,不知道多少人求着联姻,可惜了一朝败落,全跑光了。

御景园,女人一进门就热情似火,燕西爵不退也不进,逗弄宠物一般,让女人越发兴奋,因为他没拒绝。

燕西爵大刀阔斧的坐进沙发里,女人便贴了上去。

男人漫不经心的眼数次扫过安静的大门,显然是等的烦了。

“四少?”女人的手被握住,没碰到他,不高兴的撅了嘴。

男人终究勾了勾嘴角,为了把苏安浅‘请’回来,他带个女人回来真自作孽。

不消一会儿,客厅里弥漫起了女人的声音。

苏安浅推门进去,被这样的声音生生定在门口。

脑子里顿时涌来当初叶凌背叛他时跟余露纠缠的画面,她至今敏感得颤抖。

转身想走,季成却像钢板一样拦着她。

“过来。”那头传来男人醇厚的嗓音。

沙发上女人的声音也消停了,抬头看到苏安浅站在远处,惊得“啊!”了一声,忙抓过抱枕。

燕西爵从沙发站了起来,英俊的脸没有波澜,随手抽了纸巾优雅的擦着手,目光再次朝她看来,“没听见?”

苏安浅终究是走了过去,脸色惨白,眼底略微彤红。

燕西爵冷脸看着她,弯腰把一张卡捻起来。

那是他给过她的,离开时她没拿。

她不肯要他的钱。

燕西爵转手将卡扔到那个女人身上,薄唇微动,“滚。”

女人握着卡,压抑激动,拉了拉裙角,娇笑着:“谢谢四少!

客厅陷入安静。

苏安浅就那么站着,不敢闭眼,眼泪在眼睑里颤巍巍的,她硬生生忍了回去。

“不是第一次看真人演播?”燕西爵点了一支烟,优雅的吸了两口,低眉看她,那一双纯净得过分的眼,被湿润染了。

男人眯了眯眼,薄唇微凉,嗓音低哑,“不打算跟我说点什么?”

苏安浅捏紧手心,“您想听什么?如果燕先生知道叶凌这样伤害过我,如果您是想刺激我,侮辱我,恭喜你成功了。”

燕西爵沉着脸,定定的看着她,“看来什么都能想到你前男友,嗯?……我没告诉你,我喜欢听话的女孩?”

说着话,男人抬起修长的手指就要抚上她的脸,可苏安浅猛然想到了他刚刚还用手碰过那个女人。

“啪!”想也没想,她一把打掉了他即将碰到自己的手。

客厅里忽然死一般的寂静。

苏安浅瞪着他,甚至做好了他还给她一巴掌的准备。

可燕西爵绷了脸,五官阴郁,最终没发作,转了身,又一张卡递到她面前,眸色沉凝,“拿着,这一次再不要,我保证你比刚刚的女人叫得惨。”

没见过非要给人钱的,苏安浅皱着眉,接了过来。

燕西爵扯了一下嘴角,女孩,果然不训不乖。

她以为他把她重新叫回来,就是因为没要他的卡而不高兴,现在卡她也要了,所以准备离开。

身后再次传来他低低的嗓音:“我让你走了?”

她才醒悟,之前离开,她以为他不在,所以没打招呼。

苏安浅转过身,抿了抿唇,斟酌着看了倚在沙发上的男人:“燕先生,我能反悔么?”

燕西爵漫不经心,“你可以试着换个称呼,嗯?”

“起初我只是想挽救苏氏,我对你没有感情,我想我也没法满足你太强的控制欲。”她继续道,不卑不亢。

燕西爵扯起嘴角笑了,“合同婚姻,白纸黑字。”

“只要保证苏氏安好,解除其余关系,我会赔偿违约金。”

男人又点了一支烟,声音幽幽,“出了这扇门,你连一分钱也挣不到,两年内,解除关系与否,我说了算。”

既然说到这里,燕西爵也不介意多说两句,“解除关系,我不再过问苏氏,至于婉儿,要逼你就范易如反掌,所以苏安浅,我对你够好了。”

苏安浅明白他说的都是事实,他是燕西爵,没有办不了的事,她能跟他做交易,仅仅因为他愿意而已。

“我想问一个问题。”她不止一次想过的问题,“为什么选我?”

燕西爵弹着烟灰,“相比市井女人,你更有气质,同比豪门千金,你更漂亮,这个回答满意么?”

她站在沙发前,低眉,“如果这么简单,你就不是燕西爵了。”

男人扯了嘴角,“那又何必要问?”语毕,他伸手握了她的手腕,微微一用力,她整个人就跌在了他身上。

微微的慌乱后,被他按在胸口,“实话,我喜欢你这张脸,身材更没得挑,能得我喜欢的女孩,不多。”

苏安浅谈过恋爱,可她和叶凌极少亲近,唯一一次亲吻是她疏漏之间。

所以这样近的距离,他有力的心跳就在她掌心出一下一下撞击着,一张棱角锋利的脸,薄唇一动,几乎能碰到她鼻尖。

她一下子不知道该做点什么,连他呼吸里浓重的酒味都没躲。

燕西爵黑眸掩着淡淡的戏谑,“想压死我?还是等我压你?”

苏安浅急忙从他身上下来。

燕西爵走过她身边,沉声留了一句:“一杯咖啡,送到书房。”

半小时过去,苏安浅走进书房,把东西放在他办公桌上,他正站在窗前吹夜风,也许真的喝多了。

走过来直接伸手端了就喝,下一秒却拧了眉,转头看着安静立着的女孩,“我让你煮什么?”

苏安浅也不回避,“我知道,但酒后喝咖啡对身体不好,容易引发高血压,我煮的醒酒茶很不错的,我爸……”

提到爸爸,她忽然停了一下,低了低眉,他关心燕西爵干什么?

“你要是不喜欢,我现在去煮咖啡。”她改了口,转身。

燕西爵近距离看着她的神色变化,不在于忽然被人关心而怪异,但神色的确柔了柔,“不用。”

她转身离开。这一回出去之后没敢离开,但也不知道能睡哪儿,只好去了客厅。

完本试读结束。

是你的琪华呀点评:

《四少有个呆萌妻》这本书,故事情节环环相扣、人物心里描述到位、故事引人入胜……最喜欢小说之一。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