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卑贱小姐:医手遮天
卑贱小姐:医手遮天

卑贱小姐:医手遮天

作者:辣菠萝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2 15:09:53

快看看辣菠萝的新书《卑贱小姐:医手遮天》:元裕挑眉,这女的还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居然几次三番的装作听不到他说话!夏宁康也心知夏怜花是因为担心他出事,才会继续施针的,遂强忍着体内乱窜的燥热说道:“这位公子,能否麻烦你们二人回避一下。”元裕被他这话说得有些面红耳赤。他们这又不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凭什么就要人回避啊!他这火爆脾气正要发作,却被身后的阿福扯了扯衣衫,“公子,咱们这...还是回避一下吧,他们好像是在治病啊,生命攸关,可不是儿戏,要是出了啥事...”阿福圆滚滚的脸皱成了一团,写满了担忧。
展开全部

误会升级-辣菠萝

“元三辩!元三辩!”

“元三辩你怎么还在睡啊?父皇都已经下诏废除你的太子之位了!”

“元三辩你听到我跟你说话了吗?”

......

元裕猛地一个冷颤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赤脚下床倒了一杯茶水兜头浇了下去。

可惜茶水再凉,却也还是凉不过人心。

“公子,公子你睡了吗?”阿福听到房中有走动的声音忙拍着门问。

元裕冷声应道:“什么事?”

阿福后退两步,公子怎么心情又不好了?他可没有惹他啊!难不成是今天那个女子惹得公子到现在气还没有消退?他还是赶紧把夏老夫人说的话转告给他吧,说完就走!

阿福咳嗽两声,温声回:“刚才夏老夫人派人来找您,说是临安城一年一度的商会地址选在城中央的醉望楼了,夏老夫人问你明日有没有时间与她一同前去?”

“什么时候?”

“呃...她没仔细说...”阿福抓了抓脑袋。

元裕对着紧闭的檀木雕花门翻了个白眼,“你个蠢货,我要你到底何用啊!”顺手将桌上的茶杯对准那人影砸了出去,直吓得阿福慌乱中跑进了一座相邻的院子。

此刻亥时刚过,偌大的夏府陷入一片沉寂之中,只有隐约几声鸟叫虫鸣。

阿福仰头看去,都已经这个时辰了,怎么这座院子走廊里的灯笼还亮着?

他好奇的摸上前去,探头探脑的听了一阵。

只见那熏黄色的纸窗上此刻正倒映出一副活色生香的美人出浴图。

咦?怎么这美人看起来有些奇怪?

没胸?

阿福越靠越近,最后已是整个身子都扑在了纸窗上,却还是看不清楚里面正在沐浴的人是谁。

“今日是第一天泡这药浴,你的身子难免会有些许不能适应,但与你往日受过的折磨相比,也算不了什么,你能忍住吗?”房中传来一个女子低沉的嗓音。

阿福掏了掏耳朵,心道:怎么这声音听起来好生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一般?

“没事,我能忍住。”男子回答道。

“好,那我就开始施针了。”

纸窗上,那根根细的跟头发丝一样的银针没入浴桶中的美人脑袋。

阿福正要再凑近些看,突然一只手从天而降,大力地捂住了他的嘴巴。

他挣扎着回过头去,吓得嘴巴都合不拢了,“公子,你怎么来了?”

“嘘!”

“哎哟!”阿福捂住被踹疼的屁股,连忙自觉的退到元裕的身后来。

元裕看了他一眼,指着屋内的倒影小声的问:“里面在干嘛?你在这里干嘛?”

“啊?不不不,奴才不小心走错院子了,以为这是夏老夫人的院子,可不是存心偷看他人沐浴的!”阿福紧张兮兮的摆手解释道。

元裕皮笑肉不笑的勾了勾嘴角,也学着他之前的那般姿势伏在了窗上。

这主仆二人相继干起听墙角的事居然如此自然...像是熟悉无比似的......

房中的人还在说话,被挤开的阿福挤眉弄眼的问:“公子,他们在干什么呀?”

元裕推搡开他伸到自己眼前来的手,越看越觉得屋子里的人有些眼熟。

啊!是她!

“砰!”元裕二话不说一脚踢开门。

“哼!还真是冤家路窄啊,本公子今日才说要是让我再看到你,非要弄死你不可,这会儿居然就在这碰到你了。”他双手抱胸,斜靠在门栏上说,语气自然是蛮横至极。

被这突如其来闯进房来的人吓个半死的夏怜花手捏银针,差点刺错了地方。

夏宁康半个身子泡在浴桶中,露出白皙而瘦弱的胸膛,他冷冷的斜睨着门外的两个不速之客。

“不知阁下是谁?为何深夜乱闯他人房间?”

元裕没有见过夏宁康,所以自然不知道他是谁,是何身份,他只知道世人道这夏府只有女人,没有男子,因为夏家的男人通通都死光了。

所以他并没有什么好畏惧的,当下迎着夏宁康的目光便走上前去。

“你不认识我,她可认识。”元裕嫣然一笑,指着夏怜花说。

夏怜花也是今日才知道,原来蛇蝎美人这个词不但可以用在女人身上,而且更适合用在眼前的这个男子身上。

她瞥了元裕一眼,咬牙继续施针。

这针灸一旦开始,不到药浴结束便不能够随意的停下,否则稍有不测,便会让夏宁康血脉阻塞而亡的。

浴桶中蒸腾的白汽冉冉升起,将她专注而认真的小脸染得通红。

元裕挑眉,这女的还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居然几次三番的装作听不到他说话!

夏宁康也心知夏怜花是因为担心他出事,才会继续施针的,遂强忍着体内乱窜的燥热说道:“这位公子,能否麻烦你们二人回避一下。”

元裕被他这话说得有些面红耳赤。

他们这又不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凭什么就要人回避啊!

他这火爆脾气正要发作,却被身后的阿福扯了扯衣衫,“公子,咱们这...还是回避一下吧,他们好像是在治病啊,生命攸关,可不是儿戏,要是出了啥事...”阿福圆滚滚的脸皱成了一团,写满了担忧。

元裕被他说得有些退意,但一回头又对上了夏怜花冷漠的眼神。

她似乎压根就没有将他放在眼中,仍旧稳如泰山的做着她该做的事,丝毫没有被影响的样子。

联想起今日在书房中遇到她时,她好像也是这幅让人气得牙痒痒的要死不活样。

元裕双手扣住门,瞪眼骂道:“你个蠢货!本公子的衣衫都快要被你给扯烂了!还不快给我松手!”

阿福双肩一耸,没有放手,还好心劝道:“公子...这时候也不早了...你也该休息了...”

坐在浴桶中的夏宁康扬起头来看向垂首专心致志扎着针的夏怜花。

今夜之前对她还遗留的那些猜疑早已在不知不觉中烟消云散。

那巴掌大小的脸一半隐在阴影中,一半被油灯照得通红,圆润的额头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一层层汗滴,她抿着唇,秀气的柳眉微微皱起。

不知道为什么,日后夏宁康只要一入了夜便会情不自禁的想起这张略带了几分憔悴的容颜。

随着针布上的最后一根针也按部就班的进入了夏宁康的身体。

夏怜花呼出一口气,一直绷紧的下巴也就此放松开,露出一个满足的笑来。

“好了。”

说完,像是想起什么来似的,她抬头向外看去。

那二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已经离开了。

三月商会-辣菠萝

经过了昨夜那一场风波,夏府的人估计也没几个能睡好觉的。

元裕和阿福才刚走了不到一刻钟,老夫人和大夫人便立刻惊慌失措的跑进了院子。

“出什么事了?”老夫人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衣,外面罩了件披风,火急火燎的问。

经过了刚才的事,夏怜花早已经有了先见之明的把夏宁康安排到了一个较为僻静的房间。

大夫人看夏怜花额头上的冷汗还未消退,鬓间的发丝全都被汗水打湿,她连忙支开丫鬟,关上房门问:“这是怎么了?康儿没事吧?你们怎么会跟宁王殿下吵起来了呢?”

宁王?

他就是史书上记载的那个三岁能将《四书五经》倒背如流;七岁跟随皇帝出游冬狩,徒手握刀斩下黑熊,在将熊掌献给皇上时还当场赋诗一首,吟出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惊世之语,后听闻这话亦是助皇上一举攻下了边疆异族,为此,皇恩浩荡,特将宁王元裕嘉封为太子,此诏一出,满朝皆惊,却是无人敢质疑元裕的才智。

后宫中发生叛变,御前内侍总管勾结外贼,企图谋权,那一年元裕十一岁。

为了想方设法的保住皇上,他独自一人只身前往登宝大殿与贼人谈判,最后,世人皆知他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为御林军争取到了额外的营救机会,皇上安然归来,内侍总管与外贼一并被斩首示众。

这些,都是世人知晓了的史记,也都是宫中的史官们多次撰写好的史记。

而夏怜花却还在一本名为《浮华野史》的史书中看到,有人说,这宁王纵享天才神童之名实在辛苦,小小年纪便在宫变中被贼人狠下毒手,导致右手残废,失去行动力,这样的人,是不允许坐上那个位子的,那是亵渎皇室颜面。

所以,宫变后第二载,太子元裕撤去储君之位,赐宁王府。

看似升官发财,实则降职辟邪。

宁王身有残疾的事,这天到底恐怕也没几个人知晓这秘密。

知道了男子的身份,很多事也就顺其自然的说得通了。

这事,还是得要她亲自出来解释清楚才能过去。

“老夫人、大夫人不用担心,是我今日在书房中无意冒犯了宁王,改日寻个好机会,我自会想法子向他赔礼道歉。”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居然还能如此心平气和的站在这里,像个没事儿人一样同她们讲话。

老夫人也当真是不知道该夸她还是骂她了。

支支吾吾半天,也只能够点点头,吩咐下人不要将宁王借住在夏家的消息传出去,便如同来时那般匆匆的带着大夫人离开了。

大夫人一步三回首,张口想要问问夏宁康的情况,但想起明日的大事,也还是将关切压了下去。

走到门外,老夫人回过头来,夏怜花也随她们走了出来,此刻正福身行礼着。

老夫人说道:“明日是我们夏家的大日子,可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你且注意自己的言行,切不可再冒犯他人。”这里的他人,指的怕是宁王。

“是,怜花知道了。”不知明日是有什么事,老夫人居然会纡尊降贵的这么提醒她,夏怜花琢磨着,待人走后便把守在院子外的两个小丫头叫了进来。

一问才知道,原来是明日就是临安城的重大节日——八商共会。

“四小姐有所不知,这八商公会可是当年皇上微服出巡来到我们临安时定下的节日,每逢三月初三,全城上下的百姓都会一同前往那商会看热闹。”

“八商共会?是临安知名的八家商铺老板一起商谈吗?”夏怜花问。

小雨捂嘴偷笑,“四小姐真聪明,一猜就中了呢,之前确实是这样的,进入商会的人不是我们临安的商富大贾,便是临安城中鼎鼎有名的人物,否则一律都是没有资格参与这商会的。不过自打前几年起,咱们临安城不是换了一个官老爷嘛,所以这城中的规矩也做了相应的调整,说是城中百姓均有资格参与,且所有费用由今年流水最高的商铺老板来出。”

夏怜花歪着头,脑袋里全是老夫人方才说的那句话。

明日为什么会是夏家的大日子呢?

区区一个商会又能为夏家带来什么呢?

次日。

天刚亮。

刚刚起身的夏怜花叫住了一旁正要出门的小雪,“小雪,今日是怎么回事?怎么府中如此喧闹?”

她原本就睡眠极浅,加之这几夜一直在赶时间研制夏宁康的解蛊药,所以寅时才上榻。

可是今日天还没亮,她便已经听到夏府中叮叮当当的一阵忙活,只要一闭上眼,脑子里全是人走来走去的声音。

实在聒噪!

小雪与她的孪生姐姐小雨不同,每次见了夏怜花都没有什么好脸色。

她木讷的回道:“今年的商会是夏府包办的,老夫人一早就出门去了,还特地吩咐四小姐好生待在府中。”

“......”夏怜花被她两句话回得瞌睡都醒了,她挥挥手,“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这姐妹俩怎么会性格差异如此大?

她这么想着,便准备转身回屋,可刚提起脚来,却又临时改变了主意。

为什么商会这么重要的日子,老夫人都不让你将她一起带去凑凑热闹呢?

是怕她会惹出什么乱子吗?

还是说夏怜花身份低微,入不了她们的眼?

夏怜花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没想到这个原身竟是和她一般可怜。

既然夏府的人都不许她去凑这个热闹,那她夏怜花还就必须去凑凑这个不让她凑的热闹了,她倒要睁大眼睛的好好看看,这个热闹是有多了不起!

打定主意,夏怜花麻利的换上了一件暗褐色的长衫,将头发扣在了帽檐中,扮成个小书童的模样,爬上了夏府前往商会的马车。

只听那赶车的小厮对着一同赶车的其他几人津津乐道着:“嘿,你们还不知道吧,今日商会全部的开销可全都是由临安夏府一手全包!没想到这往日里被众人骂作铁公鸡的夏老太这次会这么大方,还真是邪了门了!”

另一人神秘兮兮的笑道:“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听说这一次的八商共会可是非同凡响。”

其余几人连忙询问:“怎么了?哪里非同凡响了?不还是那些有钱人玩得把戏吗?”

他摇摇头,压低了声音说道,“你们还不知道吧?我听我家老爷说,这一次的商会可是全城商贾大户们挤破了脑袋也要参加的,知道为什么不?看你们这熊样肯定也不知道,因为这一次京都里可是来了位大人物作证!”

“谁啊?谁啊?谁来了有这么大的排场?”有人叫叫喳喳的问。

他故作神秘的一笑,“宁王!”

其他几人立刻屏住了呼吸,眼睛瞪得好似铜铃,过了一会儿才惊叹道:“难怪今年的商会会如此的热闹!原来竟是他来了!”

怎么,元裕在临安城百姓的眼中有这么大的名气吗?

夏怜花靠在摇摇晃晃的木皮马车里,悠哉悠哉的听着那几个小厮将元裕生平的事迹吹上了天。

她忍不住嗑着瓜子接了一句,“他哪有你们说的这么神,你说的这些就算是神仙下凡也不可能做到吧?”

那几个小厮被她突然出声吓了一跳,纷纷将缰绳拉住,其中一个掀开车帘,看着斜靠在车内好不自在的夏怜花,他奇怪的问:“咦?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们的马车之中?啊!你这瓜子是哪里来的!”话说到一半,他指着夏怜花身旁漏了几个大窟窿的麻袋叫道。

夏怜花抬起头来,莞尔一笑,“嘿嘿~~~”

小说《卑贱小姐:医手遮天》 第15章 误会升级 试读结束。

邻家萦怀点评:

《卑贱小姐:医手遮天》这本书,必须认真看专心看,才能不迷糊。不然容易记不住情节,线索,如果是观看视频可能会轻松点,看文字就必须认真记情节和伏笔线索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