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冷王榻上妃
冷王榻上妃

冷王榻上妃

作者:栀子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3-14 09:34:08

《冷王榻上妃》是一篇非常好的古代言情小说,栀子为大家带来的故事:这么想着慕千瑶的心中也便带上了一丝愧疚,不忍说出那些刻薄,令他情伤的话语,紧紧皱着眉头,在脑中思索着适当的话语,想了想才缓缓的说道:“柏哥哥,瑶儿并不想与任何人成婚,所以能与赫荣涑解除婚约之后便觉得万事大吉了。”要是徐云柏再听不出她话语中的暗示,那她可真的要以头墙地了!徐云柏皱起他好看的眉毛,眼中满是困惑和不解之色的问道:“瑶儿,你为何会这样想,难道你不喜欢柏哥哥了吗?”说完目光像是求证一般的看向慕千瑶,其中那真挚的感情叫慕千瑶看的是心惊不已。
展开全部

青梅竹马?-栀子

“瑶儿,你的脚是如何伤着的?”那人见慕千瑶久久的凝望著自己却不发声,眼中闪过一抹窘迫,连那张白净的面皮都泛起淡淡的红色,他举起一只手放在唇边咳了咳。

慕千瑶之前以为她已经足够窘迫了,现在才觉得真是大错特错!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这个公子张口就是自己的小名儿!难道说这人其实也与她关系非浅?

这一次慕千瑶倒是猜对了,可惜就算她猜对了,却也并无任何奖赏!

“呃,我的脚方才扭伤了,站不起来。”慕千瑶乌溜溜的眼珠子一转,脑中开始急速运转起来,开始在脑海中的记忆中搜寻着此人究竟是谁。

啊!这个人!这个人就是她的万年大备胎啊!哦不,是青梅竹马。

他的名字叫做徐云柏,皇上的老师——太傅之子,也是如今慕国的丞相,更是她从小到大的一个玩伴。

“糟糕!”慕千瑶在心中暗自叫苦,这种与他从小一道长大的人,怎么又不会明白“自己”是如何为人处事的。就算能够以失忆为借口,但是恐怕也瞒她不了多久!

虽然脑中的思绪乱糟糟的,有些不知所措,但慕千瑶面上却是分毫不显露,仍然是一副面色苍白可怜巴巴的看着徐云柏。

徐云柏见她这一副泫然欲泣的面容,轻轻地叹息一声,却不再追问了。看着慕千瑶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乱糟糟的,身上还沾了些泥,这些都让他心疼起来。

不由分说地挪到了慕千瑶的脚踝处,掀开慕千瑶长长裙子的衣摆,徐云柏就将那只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掌轻柔的覆了上去,慢慢的揉捏推动着骨头。

慕千瑶一时之间还没有从逃过一劫的狂喜之中回过神来,就被脚踝之间钻心的剧痛生生从喜悦中给拔了出来。

“不要揉了!”她实在是受不了这痛楚了,不由分说的就伸出一只手来,按到那只修长大掌之上想要阻止他继续动作。

徐云柏无可奈和似得的看了她一眼,那其中的包容与无奈叫慕千瑶看的是胆战心惊,又感受到手下那凉凉如玉的触感,又像是触了电一般的,赶忙又将手缩了回来,讷讷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于是徐云柏没有了他的阻碍,又继续揉捏着她红肿的脚踝。

揉着揉着,慕千瑶就感觉到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于是便抬眸悄悄打量着眼前之人。

他正在专心致志地替自己揉捏着脚踝伤处,从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他的侧脸,他的眼睛专心致志的看着自己那伤处,眉头紧紧蹙着,一双不厚不薄的唇紧紧的抿着。见他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偷窥,慕千瑶手指轻轻抚了抚自己的胸口,悄悄地逸出一口气来。

过了没有多久,就听见“咔”的一声,慕千瑶连忙回头看去,生怕徐云柏已经将自己的脚踝给卸下来!

可是当她侧眸看去的时候,却撞进了那一双泛着点点涟漪的好看桃花眼中。

徐云柏已经站了起来,正居高临下地直勾勾与她对视着。

慕千瑶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又一下紧张的如同千万只鼓在敲打一般,七上八下的。她不知道徐云柏这样看着自己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这人绝对是喜欢自己的!不,是喜欢昭阳的!

这样想着,慕千瑶方才还慌乱无比的心一下子却突然平静了下来,也忙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着,口中却不出一言。

“瑶儿,下一次不要这般不小心了。”徐云柏无奈,每次对上她,自己只有败下阵来。可是他还有半句话没有说出口,“怕我找不到你。”

慕千瑶露出标准八颗白牙的笑容,眼中带了几分不好意思,又带了几分不置可否,耸了耸肩笑吟吟的说道:“这不还有你吗!”

“若是我没有及时赶到呢?你又受着伤……有时候我真的很责怪自己没有将你保护好。”徐云柏望着慕千瑶这真挚的笑容只感觉呼吸一滞,胸膛中的心脏砰砰乱跳,像是快要蹦出来一般。

他从小就知道昭阳公主是美丽的,她就如同那烈日骄阳一般,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自己独有的魅力,也不知是何时,自己的一颗心就落在了他的身上,可……

“……”

“瞧我说那么多,没用的话做什么,昭阳我先扶你起来吧,看看你的脚好没好。”徐云柏这才像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般,微微收敛了几分脸上的深情,说话间一只手又扶着慕千瑶的胳膊,欲要将她给扶起来。

慕千瑶自然是从善如流,借助着他的力道,又向那只伤了的脚踝微微使了点力,便轻快地又站了起来。

“云柏,谢谢你了。”慕千瑶喜滋滋地站起来后,便轻轻一挣脱开徐云柏的搀扶,站在靠近他大约三步的地方微微的活动起关节来。

徐云柏却还是维持着原来的姿势,望着手中空落落的地方,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瑶儿从前都不会与他这般生分的。

“你我之间有何需道谢,瑶儿,你当真不明白我的心思吗?”徐云柏收起手臂,又踱步到慕千瑶的眼前,不然冷不丁的就冒出这句话。

慕千瑶不可置信的一般瞪大了双眼看向他,见他面上却一派神情自若的模样,心中便开始冒起了冷汗,抬手抓了抓脑袋,心中一片尴尬面上,却还是笑得灿烂之极,快人快语的说道:“云柏不要再开玩笑了,你知道我一向是个小气的人,你这么捉弄我,我可是会生气的!我们还是快回宴会上吧,父王母后见我出去这么久不回来,该担心了。”

她实在是有些接受无能,突然跑出来一个深情男人,又带着那么显而易见的明媚忧伤和她说话,可若是心理年纪再小一点,说不定还能感动的五无加以复,可她分明是个内心成熟的老白菜,并不好这一口的!

可是徐云柏就好像是没有听见她话里的暗示一般,还是维持着那样深情而又痴呆的表情神搓搓的看着她。

表白惨遭拒-栀子

慕千瑶脸上的笑容几乎快绷不住了,她只觉得自己一半的肌肉都快僵硬,只差一点就要变作面瘫了。

干巴巴的说了声:“云柏,你在听我说话吗?”

过了许久,才见跟前之人微微动了动。

“我知道你不喜欢赫荣涑,也是不情愿与他在一起的,那我便恳求皇上将你与他的婚约取消了,然后再与我在一起好不好?”徐云柏似是想到什么,唇角勾出一个极为清浅的笑容满面,期待的看着慕千瑶说到。

慕千瑶此时只感觉心力交猝,那一个瘟神前脚刚走,后脚又来一个丝毫不逊色他的人还来为难自己,她到底是造了哪门子孽,要遭到这样的报应!

“云柏,我是不喜欢他,也要尽力与他解除婚约的,不过这件事情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够解决了,到时候太傅大人怕是已为你定下另一门婚约了。”慕千瑶眸中满是无奈之色,语意深刻的说道。确实也是在委婉的提醒徐云柏,他们二人之间不仅困难重重,更是不可能!

可没成想徐云柏听了她这话,却没有如她料想般等失落,反而是一脸兴奋之色,眸光一片坚定的看向她,言之凿凿的说道:“瑶儿你不要担心,这件事情就交给你柏哥哥处理,只要你愿意同我在一起,其他的任何事情都不会成为我们二人之间的阻碍!”

慕千瑶顿时面色一白,她没有想到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原本只是想用这话让徐云柏对她失去希望,现在看来,却似乎是在变相地鼓励他吗!还有什么?柏哥哥?!

她心中一惊,悄悄叹出一口气,方才一直云柏云柏的一直叫着,还好他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不不不,许,柏哥哥,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慕千瑶连连摆手,急声说道。慕千瑶有些不太适应这样嗲嗲的唤别人作哥哥,可是既然徐云柏都这样在她面前自称了,那就说明在平日中昭阳也是这般无二叫他的,再这样坚持下去,说不定会露出些马脚来。

“瑶儿,那你究竟是何意思?柏哥哥听你说。”徐云柏没有意识到慕千瑶本质是在拒绝他,面庞柔和地轻声问道。

看来必须要伤他的心才能解决此事了,慕千瑶的的心中暗暗想的,可是她也明白这徐云柏必定是对“昭阳公主”情根深种已久了,若不是自己突然穿越来了,说不定这二人还是有机会穿越重重阻碍在一起的……

这么想着慕千瑶的心中也便带上了一丝愧疚,不忍说出那些刻薄,令他情伤的话语,紧紧皱着眉头,在脑中思索着适当的话语,想了想才缓缓的说道:“柏哥哥,瑶儿并不想与任何人成婚,所以能与赫荣涑解除婚约之后便觉得万事大吉了。”

要是徐云柏再听不出她话语中的暗示,那她可真的要以头墙地了!

徐云柏皱起他好看的眉毛,眼中满是困惑和不解之色的问道:“瑶儿,你为何会这样想,难道你不喜欢柏哥哥了吗?”说完目光像是求证一般的看向慕千瑶,其中那真挚的感情叫慕千瑶看的是心惊不已。

“柏哥哥,瑶儿对你……确实并无男女之情。”慕千瑶面色涨红,吭哧了许久才吐出这句话。她虽然看过无数的言情小说中,那些关于痴男怨女的种种描述,却没有想到如今当真就落在自己的头上了。

可她却一点都不感到幸运,也许被这么一个优秀骄傲的人喜欢,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但是对于她来讲,却并不全然是这样。

慕千瑶也不是不感动,有这样一个痴情而又俊秀的人喜欢了“自己”这么多年,可是对于她的灵魂来说,这徐云柏只相当于一个陌生人,是没有什么感情基础而言的,若是仅仅为了记忆中的那份感动,就要勉强自己立马就接受他,这是不可能的!

徐云柏面色一白,原本闪亮的眸子顿时间黯淡下来,夹杂着不可置信与诧异,像是不敢相信慕千瑶竟然会对他说出这么残酷的话,如遭雷劈一般的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失魂落魄,又向后退了一步,口中喃喃自语道:“瑶儿,你是在与柏哥哥开玩笑对不对?”

他原本以为他与昭阳二人早已心意相通,只是因为赫荣涑的“横插一脚”,才使得他们二人不能相守,却没有想到如今慕千瑶竟然会给他这么一个打击,说她根本不喜欢自己!

怎么可能!他不相信!徐云柏在心中无言的呐喊着,使劲的摇着头,不愿相信这须臾间快速发生的一切。

“柏哥哥,对不起,瑶儿让你伤心了,但这这些话都是瑶儿的肺腑之言,绝无欺瞒!”慕千瑶见似乎有些奏效,眼中一喜,乘胜追击的说道。

可徐云柏明显接受无能,他丝毫没有错过慕千瑶眼中那一闪而逝的喜色,心头间更是苦涩。

“瑶儿,你就这般讨厌我吗?”徐云柏眉宇之间挂满了悲伤与失落,好看的唇瓣勾出的却是伤心弧度,柔柔的月光打在他的脸上,更显得那一张俊美清隽的面容看着十分的苍白。、

慕千瑶此时也再也笑不出来了,因为她刚刚毫不掩饰的喜意眼神就那样全然被徐云柏看见,深深的伤了他的心,如同利斧在岩壁上留下一个沉重而浓黑的伤痕。

“柏哥哥……”可她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心中又有些迟疑,怕自己再说出什么安慰的话语,又令徐云柏更加误会了,误会自己其实是对他有情的……

徐云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单手抬起紧紧抓着自己胸膛跟前的那块衣料,那只原本白皙修长的手此时却长满了青筋,盘虬在指节上,叫人看得心惊不已,他垂下眼眸,语中带了些沉痛地说道:“瑶儿,柏哥哥不信你是真的这样想的,你告诉柏哥哥,是不是赫荣涑威胁你了?不要害怕,将你的真实想法告诉给柏哥哥好吗?”

小说《冷王榻上妃》 第14章 青梅竹马?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宏达呀点评:

不错的,文笔舒畅细腻,引人入胜,情节也是波三折,让人忍不住又买几篇,推荐《冷王榻上妃》。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