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二婚萌妻一见钟情
二婚萌妻一见钟情

二婚萌妻一见钟情

作者:鸣人

状态:连载中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0 09:41:11

二婚萌妻一见钟情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  结婚多年的男人指着我的头骂我贱货,狠心弄死未出世的孩子。曾经的山盟海誓就像是笑话,我落魄的被赶出家门。上海的光特别亮,我以为我站在光里就能虚张声势咬牙撑下去。我告诉自己要坚强,我受了这么多的苦那么多的冤,我以为我什么都不怕。但是我怕急了,特别的害怕,直到我遇上了他……
展开全部

19-程生

  我怔了怔,“你怎么知道我离婚了?”

男孩咧着嘴笑了下,露出两颗特别可爱的虎牙,“上回你跟一老太婆吵架我听到的,那人是你婆婆吧,姐我告诉你,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出轨的男人,你离开这种人是对的。”

“特别明智!”他说着拿着酒瓶跟我碰了一下,“为离开渣男干杯。”

我乐出声,没想到还能碰到这么有趣的人,“干杯。”

“你叫什么名字?”我看着他问。

“程生,生生不息的生。”

我点头,“挺好听,我叫林溪。”

“那我以后叫你溪姐怎么样?”程生说着往我边上靠了靠,一脸希冀的看着我。

我鬼使神差的伸手揉了揉他的短发,“好啊,这么多年都独来独往的,倒是真的想有个弟弟。”

程生闻言一副自来熟的模样,举着酒瓶喊了声,“为我们姐弟干杯,为我们相见恨晚干杯。”

我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夏日的夜晚,装了一肚子心事跟烦闷的我,会被一个陌生的小伙子给治愈。

我只记得我们喝了好些酒,程生一直兴奋的在说话,我眯着眼睛看他的人影都快分裂成了两个。

最后我好像看到了宋程飞,他一脸怒意的站在我面前抓着我的手腕,“你在做什么?”

“喝酒啊,还能做什么?”

“你跟我走。”他手上用力,我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程生挤在我俩中间,伸手指着宋程飞,“你丫谁啊?”

宋程飞的视线在程生脸上转了圈,随即不屑的冷笑,“最近口味变的倒是挺快,喜欢这种毛都没长齐的小男孩?”

程生用力的推开他,任何一个男人被质疑这方面的能力都会生气,更何况是血气方刚的他,“你说谁毛没长齐呢?信不信我揍你!”

我头很晕,但隐约的记得程生说他是附近体院的学生,我不希望两人真的动起手,拉过程生的手臂,“姐今天认识你很开心,挺晚了早点回学校吧。”

“可是……”他有些着急。

我按着他的肩膀让自己站稳,挤出一个不太好看的笑容,“我能照顾好自己。”

宋程飞扶着我到家之后,我随手指着门口,“你可以走了。”

他没动反而伸手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夏天本来就穿的少,我一眨眼就见到他精壮的身体,他向我靠近,不顾我的挣扎直接将我压在沙发上。

我俩此刻的动作特别的暧昧,宋程飞身体温热的触觉不断传来,他低头凑到我的耳边,“林溪,我想要你。”

我身体抖了一下,酒也清醒了大半,几乎用出最大的力气推开他,“宋程飞你要不逼我!”

我害怕他又过来,“如果你是真心想我回去,你现在要做的是跟那个女人分手,而不是现在这样,我林溪以前是你的女人,但现在不是。”

“我有我自己的原则。”

宋程飞坐着没动,最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才开口道,“好,我等你。”

不等他穿上衣服,我就听到用力的砸门声,这个点会过来的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陆煜城!

想到这个名字,我第一反应竟然不是被抓包的窘迫,而是被解救了一般,松了一口气。

宋程飞先一步的开了门,但进来的却是嘶吼着的温露露。

她见到光着身子的宋程飞,直接冲进来推开他,“下楼买包烟买到她床上了是吧?”

“就这么饥渴难耐,一双破鞋还要反反复复的穿?”

温露露的声音很尖,语气同样狠毒,她上前两步走到我面前,“怎么着?老娘抢了你男人,你现在要抢回去是不是?”

“要让程飞知道你跟他离婚之后,就在夜总会卖逼,他还会不会要你?”

我怒极反笑,“是吗?你要不问问他到底是谁先招惹谁的?”

温露露一把抓过我的衣领,用只有我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威胁道,“老女人,我能把程飞从你身边抢走就不怕你能抢回去,上次是弄死你的孩子,这会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啪!”

我伸手在桌上摸到一个花瓶,没有犹豫直接往她头上砸了过去。

从那件事情之后,无法生育跟孩子就是我的逆鳞,任何人开口我都会翻脸,更别说眼前这个罪魁祸首。

我看着温露露尖叫着捂着头蹲在地上,暗红色的血液顺着额头滑到脖子,我冷笑的看着这一切,没有任何反应。

我豁出去了,这个女人毁了我的人生,如今的我什么都没有,不会害怕,更无所顾忌。

宋程飞冲着我吼,“林溪,你疯了!快叫救护车!”

“露露,你没事吧,感觉怎么样?”

那一脸惊慌,深情款款的样子,哪里还有在我面前演戏时对现女友不屑的模样。

花瓶已经破碎散落在地,温露露依旧在那里哀嚎,我的声音清冷的响起,“要死也给我滚出去,不要脏了我的地方。”

温露露嘶吼着要报警,那令人作呕的嘴脸真看不出来有受伤的模样。

警车跟救护车基本上是同时到达的,温露露被救护车载走,我直接被带到了警局。

温露露还是个有手段的人,应该是在警局托了关系,我没做笔录没有任何的询问,直接被拷了手铐给关进一间黑漆漆的屋子里。

房间很小,黑得什么都看不见,只有隐隐的排风声让我知道这里空气还是流通着。

我靠着墙角坐下,心里没有一丝丝的后悔,甚至还有点暗爽。

我甚至有些幼稚地想,如果温露露能够就这样死了,给我的孩子陪葬,即便为此把我的后半生都赔上也无所谓了。

心里唯一的遗憾就是奶奶,林庆凡肝癌晚期,如果他走了,我也被关进去之后,奶奶一个人该怎么办?

我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关着的门突然从外面推开,一瞬间的亮光让我有些睁不开眼睛。

我挡住光透过指缝往门口看去,隐约见到一个修长的身影,他朝着我走来,皮鞋踩在地上发出清亮的声音,每一步都像是踏在我的心尖。

最后他在我面前停下,我还是不适应光亮看不真切,他的声音低低的传来夹杂着一丝揶揄,“能耐了,杀人未遂?”

20-是他救了我

  “没死啊,还真是可惜了。”我的语气难掩失望。

他扶着我起来,手臂上的力道很大也很温暖,我将身体的重量靠在他的身上疑惑的问,“你怎么过来了?”

“你是我老婆,你说我为什么过来?”

陆煜城这话说的轻巧,但却像一把重锤砸在了我的胸口,不疼,却有一股说不出的满足。

我上一个老公活生生的踢死我们的孩子,还把我赶出家门,这个男人我同他领证才几天,他却无数次的拯救我于危难之中。

陆煜城带着我直接走出警局,上了车之后还贴心的帮我系好安全带,我没想到我可以离开的这么顺利,不解的侧过头,“就这么走了?”

“你老公这点本事还是有的,有人想要把你关进去,我自然能把你捞出来。”

陆煜城说完就直接踩下油门,最后车子停在一间小馄饨店。

我被他拉着坐下,“这是我小时候就开始吃的店,尝一下?”

我点了点头没有拒绝,心里虽然有一万个疑问,也奇怪陆煜城为什么不问事情的起因,为什么不在意这么晚了宋程飞会出现在我家,我又为什么会对温露露动手。

他修长的手指捏着勺子轻轻吹了两下,才塞进嘴里嚼咽干净。

“温露露被你打成了脑震荡,这会还在医院,不准备说说为什么半夜会跟前夫在家,又跟她动起手来吗?”

陆煜城说着抬头直直盯着我的眼睛,“我说林溪,你不会刚结婚就给我戴绿帽了吧?”

“没有……没有……”我心里一惊,慌乱的摆手。

他笑出声,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你紧张什么?”

“我在小区碰到宋程飞,他硬是跟着我到家,接着那女人就出现了……”我半真半假的说着,因为摸不透陆煜城是什么意思。

这个男人太过于神秘,每一次出现都那么恰到好处,决定的事情我完全不清楚他的想法。

我一向对这样的男人敬而远之,也明知不是我这种人能够招惹的起,但现在既然已经深深的羁绊住,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对于男人毫无保留。

吃一堑长一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话并不是说说而已。

现如今这种处事原则已经被我深深的镶嵌在血肉里。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都很平静的过去,我没在公司里碰到过宋程飞,同样的我也听说温露露一直住在医院。

我不知道陆煜城使用了什么手段,让温露露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找我麻烦,但我也乐得见到这种结果。

我出了一口恶气,并且没有遭受到任何报应。

林庆凡的病情根本瞒不住,好在陆煜城给了不少的钱,这些钱也够支撑着他化疗的医药费。

不知道是人走到了尽头待人处事都会改善,还是林庆凡真的是见钱眼开,因为陆煜城的关系,总而言之这段时间我跟他相处的倒是相安无事。

这种状态,在我的记忆中几乎是从没有过,而这一切都跟陆煜城有关。

这个男人不遗余力的帮助我,但我却不能为他做任何事情。

次日,我上班的时候隐隐觉得公司的氛围不太对,我每走一步都有人在背后偷着说话。

我疑惑的走到自己的位置却怔住,林思媛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开口,“溪姐,我拦了两下但是没拦住,一直说自己是病人,我怕她讹我……”

“没事了。”我直直的盯着我的办公桌,电脑屏幕被人用红色的笔写下了四个大字,“小三,贱货。”

桌上的东西碎的碎砸的砸,一片狼藉。

我知道是谁做的,但也发自内心的觉得可笑,一个抢走我的男人破坏我的家庭害死我的孩子的真小三,却能够冠冕堂皇那么不要脸的找上门,反过头来指责我是小三。

陈经理走了过来,“那个林溪,带薪休假两天吧,这里我会让保洁整理。”

我很冷静的坐下,“不用了,我自己来。”

身处上海最顶尖的写字楼里的这群白领,工作之余最热衷的就是八卦。

十楼的谁包养了情妇,哪个部门的谁出轨被抓,包括我被人赤裸裸的贴上了小三的名号。

午休的时候顾冉风风火火的过来,拉着我就往门外走。

“怎么了这是?”

“你说怎么了?现在整栋楼都知道你是小三了,我咽不下这口气。”

我停住脚步,看着顾冉生气的脸,心里滑过一丝暖意,“咽不下这口气还能怎么办,让我真的去把宋程飞抢回来吗?”

顾冉伸手指着我,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说你,要我怎么说你才好,那贱人都这样欺负到你头上了,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拉过她的手,“这件事你不要管,我知道该怎么做。”

最后我还是说服顾冉先回去,这毕竟是我的家事,我不想拖她下水。

都已经出来了,我准备下楼吃个饭,却没想到又碰到陆煜城。

他同几个穿着得体的男人一块,见到我同他们说了两句就朝我走来,“听说你出名了?”

我小看了八卦的力量,没想到就连陆煜城都知道了,“那陆总跟我站一块也不怕别人说闲话?”

“你是老子的女人,我怕什么?”陆煜城低头凑近我,“哟,还脸红了?什么时候脸皮这么薄了。”

陆煜城没有陪我吃饭,临走的时候凑到我耳边低声说了一句,“晚上洗干净,我想睡你。”

我慌乱的迈开步子拉开距离,头也不回的朝着门口走去,我没想到陆煜城会这般大胆,公司人来人往的都是同事,他竟然能说出这种话。

下班后我先去了医院,顺便给陆煜城发了个短信,“我估计要十点多才能到家,要不下次吧。”

“我有钥匙,在家等你。”他很快回复。

我收起手机却有一股异样的感觉,他说他在家等我,可我却早以为自己没了家。

林庆凡因为化疗苍老了很多,头发也早就剃光,奶奶见到我站了起来,“小溪来了,吃过了吗?”

我摇头,瞅了眼病床上的林庆凡,“不饿,他怎么样?”

“医生在点滴里开了止痛药,刚睡下没多久。”

我看着眼前明显疲惫不堪的老人,心疼的抱住她,“奶奶你睡会吧,我等你睡醒了再走。”

“抽屉里还有苹果,你记得吃昂……”

我笑着点头,“知道啦,您快睡。”

奶奶在边上的空床躺下,病房安静到只有林庆凡轻微的打呼声,我靠在座椅上才开始思考今天的事情。

我知道温露露不可能咽下这口气,这个女人心机深重,今天的所作所为也许只是个开头。

我闭上眼睛用力的深呼吸,只觉得浑身上下都透着疲惫,跟宋程飞离婚之后发自内心的不想再跟他们扯上关系,可是无论是他还是温露露都跟个狗皮膏药一样怎么甩都甩不开。

奶奶醒来的时候已经十点半,期间林庆凡醒过一次又睡下了。

我交代了几句起身离开,下班到现在没吃任何东西,走两步就饿的胃疼,医院附近吃的不少,我在路边摊上买了点就朝着前方走着。

注意力都是吃上,根本没发现身后跟着两个男人,突然手臂被用力的一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另一个人给推到边上的小巷子里。

上海最不缺的就是各式各样的小胡同,这个点又是在这么偏僻的位置,我即便是呼救应该也没人敢进来。

我看向眼前的男人,在脑海中快速的搜寻还是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两位大哥,我身上还有点小钱全都给你们,包括手机也给你们,放我走行不行?”

男人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我,“钱我要了,这人也跑不了。”

我的心瞬间沉了下去,左右张望了眼思考着逃跑的可能,可此刻的我被逼到墙角,两人分别堵在两边,巷子狭小的我根本逃不走。

我张嘴就想呼救,却先一步被他捂住,男人的力气很大我拼命的挣扎双手同时被禁锢在背后。

另一个人笑的特别淫邪,伸手扯住我的衣服,接着狠狠的用力,随着撕啦的一声,我只觉得胸口传来一丝冷意。

“身材还真是不错,不知道玩起来的感觉怎么样?”

我红着眼拼命的挣扎,却被他狠狠的甩了一巴掌,“还挺烈,我告诉你姑娘,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他说着又是用力的一扯,直接把我的裤子脱下。

我绝望的大喊,“不!不要……”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永军吖点评:

第一次给评论,真心的觉得《二婚萌妻一见钟情》写的不错,轻松,搞笑,很好看,一晚上没睡追完了,作者鸣人大大快快更新吧~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