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红尘乱:游龙狂妃戏帝心
红尘乱:游龙狂妃戏帝心

红尘乱:游龙狂妃戏帝心

作者:徐大枣

状态:已完结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1-09 12:22:10

《红尘乱:游龙狂妃戏帝心》主要说的事情,看看徐大枣是怎么讲的:“水……水……”她四仰八叉躺在床上,可怜的叫唤着。惊蛰抬了抬眼皮,说:“醒了?”“水……”苏家小姐又喊了一声。惊蛰见她那模样,叹了口气,起身替她倒了杯冷茶,端了过去,哼了声:“喝。”苏家小姐很是难受,她闭着眼睛嘴巴微张。“你这是何意?难道让我嘴对嘴喂你?”惊蛰捏住她的下巴,将水一股脑给她灌了下去。有少许呛入苏家小姐喉中,她巨咳着坐起身子,却是彻底清醒了。她嗔怪道:“哪有这样给人喝水的……”
展开全部

12-苏氏小姐

惊蛰辗转走到案前,案上的笔墨纸砚皆是好货色,这乃是她在伏牛山上独居时所见不到的。

案上七零八落散着很多皱巴巴的纸团,一看便知是被人揉搓成这样的。惊蛰觉得好奇,便是展开来看,纸上是娟秀的小楷。

字嘛写的倒是不错,像是下过功夫的。纸上反反复复被书写的同是一首诗,惊蛰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只要是她所见过的诗词,基本都能知道作者或出处,可这首诗却从未见过,想来应该是苏家小姐自己所做。

对比几张作废的诗,上面都有涂改之处。案边的一张被揉搓最狠的纸上,更是被苏家小姐用笔打上了一个巨大的叉叉,不满意的情绪溢于纸上。惊蛰甚至都能体会到当时苏家小姐愤怒的情绪。

她想看看上头写着了啥,一看之下,惊蛰乐了——这首诗乍一看没什么毛病,但仔细瞧上去,问题极大,有着堆叠辞藻不知所云之嫌。

诗题为《春归》,苏家小姐用大篇幅描写了春景,但纵观全诗,无出彩亮点,无真情实意。这样的诗惊蛰她闭着眼睛都能做出百八十首。

这位苏家小姐的才情不过尔尔……

惊蛰一时诗兴大发,研了墨,扯过一张纸就着这个题,重新写了一首。

写完之后,她无事做,便从书架上取了一本厚重的《医典》开始看。

她这一看,便如同入了定一样。转瞬两个时辰已经过去,却是没有一个人踏入这间房。

“唔……”

躺在床上的苏家小姐嘤咛一声醒转过来,而后便是猛烈的咳嗽起来。她挣扎着要从床上爬起来,却又觉得头痛欲裂,晃悠一下,重新倒回到床上。

“水……水……”她四仰八叉躺在床上,可怜的叫唤着。

惊蛰抬了抬眼皮,说:“醒了?”

“水……”苏家小姐又喊了一声。

惊蛰见她那模样,叹了口气,起身替她倒了杯冷茶,端了过去,哼了声:“喝。”

苏家小姐很是难受,她闭着眼睛嘴巴微张。

“你这是何意?难道让我嘴对嘴喂你?”惊蛰捏住她的下巴,将水一股脑给她灌了下去。

有少许呛入苏家小姐喉中,她巨咳着坐起身子,却是彻底清醒了。她嗔怪道:“哪有这样给人喝水的……”

惊蛰不答,抱着双臂望着她。

青衣的身影慢慢在苏家小姐眼中清晰起来,她张了张嘴巴,惊呼道:“你……你是谁……”

得了,醉酒过后,她竟是把此前的事情都忘了。

惊蛰没有邀功的意思,就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个遍,末了还特别落井下石的道了一句:“你这小姐当得可真是惨。喝成这样都没个人伺候着。”

苏家小姐脸羞得通红,她本与争辩什么,憋了半天一个字都没憋出来,长叹之下却是垂下泪来。

别看惊蛰也是个女子,但见不太得女人哭。这种时候她特别无措,不晓得是该安慰还是该劝。这两样她都不在行。

站了一会,惊蛰说道:“要不然,我还是先走吧。”

“请留步!”苏家小姐扯住惊蛰的袖子,劲儿是大了点,听得“刺啦”一声,给惊蛰的袖子顺下来一块。

惊蛰看了眼自己不成模样的袖子,气得快背过气去,她瞪眼道:“这个,你得赔给我。”

这可是她最好的一套衣裳!

“赔。莫说一件了,姐姐你救了我,你要多少件我都赔给你。”

这话惊蛰倒是爱听。

苏家小姐把惊蛰按在床边,拉着她的手倒:“求你先别走。能不能陪我说说话……”

她久在苏府,心中郁结多时,无人能诉说,实在是憋得不行。

“我不怎么会聊天……而且,你是千金小姐,我是一届山人。咱俩也没啥共同语言啊。你确定要我陪你说话?”

苏家小姐泪眼模糊得点着头:“嗯。姐姐虽然嘴巴硬,但我知道你心善的紧,不然也不会救我又给我送回来。既然你能救我性命,自然就不会害我。另外我总觉得你有几分亲近,所以……”

惊蛰有点受不住人夸,道:“那你说吧。”

苏家小姐用手背揩了揩眼泪,娓娓道来——

她叫苏何与,苏家的五小姐。

苏氏绸缎的苏老板叫苏伟金,除了结发的大太太之外,令有六房姨娘。而苏何与就是四姨娘所生。这四姨娘长相貌美,身段又好,是苏家老爷最受宠的姨太。她是京城一个绸缎庄老板的养女,没什么身份背景。苏伟金将四姨娘从京城带回来之后,苏家老爷便对她疼爱有加。没多久她就有了身子。看怀孕那架势,像要生个儿子,苏姥爷一高兴,便提前去找了个算命的先生占卜。先生掐指一算,说这一胎不得了,有仕途运状元命。苏家老爷便求先生起了个吉祥的名字——苏何与。

谁知道,待孩子生下来,却是个没把儿的姑娘。苏老爷大失所望。这倒也算了,未曾想四姨娘是个短命鬼,没怎么享福就早早的去了。

这孩子便是由几个姨娘轮着带大的。说好听些,是大家一起养大,说的不好听,便是都嫌苏何与是个烫手的山药,谁都不想多带,相互之间推来推去。这种踢皮球的日子直到苏何与十三岁能独居了才是结束。

苏家老爷一共有八个子嗣。大太太有一儿一女。二姨太亦是一儿一女。三姨太有两个女儿。短命的四姨太就苏何与一个女儿。五姨太肚子一直不见起色,未有孩儿。六姨太有一个儿子。

苏何与不是嫡出,也不是最小的,夹在中间不上不下,处境十分尴尬。

别人都有娘亲疼着,除却娘亲还有娘家的亲族后台,到她这儿就什么都没有。加上,苏何与也不是什么会阿谀奉承的性格,小时候看在四姨太的恩情上,苏伟金对这个女儿最是疼惜怜悯,可时间久了,便也淡了些。

简而言之一句话——苏何与在苏家没什么太大的存在感。

得势得宠的兄弟姐妹时常还欺负她,她一旦忍了,便要处处忍。不忍还能如何呢?在这偌大的院子中,她谁也指望不上。

13-师徒契约

惊蛰暗忖,这真是个可怜孩子。

苏氏绸缎屯下的家业许是几辈子都花不光。但苏氏一门从未有人做过官,这成了苏家老爷的心病。他做梦都盼望着儿女长点出息,能有人进入官场,光宗耀祖。

苏何与不学女红,却是努力读书就想在父亲及所有人面前证明自己。

十余年前,云舟天子放开了科举,女子也可参加,然而迂腐思想仍深入人心,除却一些大户人家的小姐基本上没什么女子读得起书。这些小姐之中,也鲜有才情出众的,多是年纪差不多便被家里寻觅个好人家嫁掉了。

苏何与说着说着,哭得更是厉害,她凄然道:“我三次乡试都落榜了。父亲对我甚是失望,两个月后就是下一次的乡试,如果那时候我再落榜了,那便要把我许配给城东做玉器买卖的王家。那个王家公子根本不是什么好人,早年就听说他流连各处花月场所,纨绔不已,妻还没有一个,排在后面的妾就有三两了。这样的人,我若是嫁过去……岂能有好日子过……呜呜呜呜……”

惊蛰听了唏嘘不已。难怪这千金小姐大白天跑去喝酒呢。

“我本有几个丫鬟的。可大哥最近回来了,他随父亲做生意,常去别处。好像说带回一个姑娘,家中也是有背景的,二人不日将会成婚。那位姑娘没带侍从,家中人手又不够用,便将我的丫环抽调过去了……”

惊蛰沉默许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任苏何与扯着自己哭泣。

待她哭得差不多了,惊蛰才道:“勤能补拙。如果你没有天资,想要出头便只能比旁人多付出几倍的努力。”

苏何与点头道:“我知道呀,所以我早起晚睡,用功读书……就……收获甚微。”

“读书最忌讳的就是读死书,死读书。入仕的试题虽然繁杂,但每年无数考试,有乡试、省试而后是殿试,不可能每次都给你出新题。所以,花点时间总能摸出套路来。只要有套路,就能应试,以不变应万变。”

苏何与被惊蛰的这番话惊得长大了嘴巴:“姐姐说的是啊!姐姐怎会这么清楚科举的问题,可是也准备参考?”

惊蛰心说,参加考试却是不想的,哪怕考到状元被分出来还不是要在一个地方做官,过两年谁还记得这个状元的事。

她想要的,远比这个要多。

她抬手指了指案上的纸张,说:“我看了你写的东西,毛病太多了,要说我能给你说一宿。我另外做了一首,你可以参考下看看。”

苏何与从床上翻下来,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捧读诗作。一读过后万分惊艳,她不顾脸上鼻涕眼泪,喜道:“没想到姐姐看着这般年轻,却是好才情啊!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姐姐能做我的老师!”

惊蛰摆摆手说:“还是别了,我这人甚懒。你又是块朽木,不花些力气怕是雕不出什么花样。我可没那个耐心。”

她见时候也差不多了,便说:“没啥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你……好好读书。”

惊蛰扭头就走。

苏何与心说,这在手边上的才女岂能让她给跑了。若是今天放走了她,那自己只能继续在无尽的绝望中挣扎。

她卯足了力气,追了过去。

“别走!”

苏何与还是高估了自己,她本来身子板就弱,大醉初醒周身无力,疾跑之下被自己衣摆绊倒,结结实实的摔到了地上。

惊蛰被她落地的巨响所惊,扭头一看,便见着苏何与趴在地上努力的昂起脸。

这一脸的血啊……

苏何与用手摸着自己的嘴巴,哇一声吐出一口血污。手掌上立的赫然是一颗后槽牙。

惊蛰叹道:“我看你别叫什么苏何与了,干脆叫苏牙牙吧。走路把自己摔倒还摔了颗牙下来,你也是千古第一人了。”

苏何与根本顾不上自己的牙,说道:“姐姐别走!求你做我的老师!我一定会听话努力的,你说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除了你的话,我谁的都不听!月钱不会少你的!虽然我在苏家不受宠,但每月仍有一千两的月钱能领。只要你点头,这一千两就都是你的!我分文不留了!求你了!”

这一番话说得虽是口齿不清,倒是万分恳切。

如是说,惊蛰被感动了。不过感动她的不是苏何与的泪声俱下,而是一千两的月钱。

在苏府上好吃好喝,有上好锦缎穿着,另有一千两能拿在手里,岂不是美滋滋。

惊蛰明明已经打定主意,却佯作考虑犹豫,过了好一会才是点了头:“成吧。那我便暂且应允了你。”

苏何与一双眸子含泪闪动:“真的吗,太好了!”

“有一事,我必须要先跟你说清楚。虽然我答应了你,但是我仍旧有一些自己的要求,如果这些你做不到,那我随时就走。机会已经给过你了,自是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机会。”惊蛰认真道。

苏何与点头如捣蒜:“一切都听老师的。”

惊蛰一抖袖子,即便有一边袖子是破得,却是丝毫不妨碍她这一抖的气魄。她在案台前的雕花四方椅上坐了下来,挥毫泼墨,边写边念:“第一,我只做你的老师,不为奴婢,端茶倒水伺候你的事情我不做。”

“怎么可能让老师做这些东西!何与虽然读书年数不多,但尊师重道还是晓得的。”

惊蛰没停顿,接着道:“第二,我这人性懒,你不能规定我啥时候起啥时候眠,时间我自己安排。当然对于你的辅导我也会尽心力。”

“第三,每月按时发放月钱。你要是拖欠我,那我可就撂挑子不干了。”她斜目说,“一千两就不必了,给我个八百两便可。”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毕竟人家是个大家小姐,如果是身无分文的,办个什么事儿总归不太方便,还是给她留些的好。

“第四,我的吃穿用度皆归苏府管。”

“第五,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教你是一回事儿,你自己争气是另一回事儿。我惊蛰的徒弟,不论在学问上还是气度上都不能差。往后,你得给我把腰杆子挺直了做人。你不欺负别人,是你的宽容,但怎么都不能让别人来欺负你。懂吗?”

小说《红尘乱:游龙狂妃戏帝心》 第12章 苏氏小姐 试读结束。

芳馥大叔点评:

《红尘乱:游龙狂妃戏帝心》这本小说强烈推荐,难得的一本好书。情节新颖,人物个性鲜明,内心世界刻画细腻。作者徐大枣文笔深厚。虽然急着想着""更新的快点"",但也理解作者写出好文章的不易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