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天下为聘:悍妃,快到碗里来
天下为聘:悍妃,快到碗里来

天下为聘:悍妃,快到碗里来

作者:我爱一根柴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4-08 16:58:56

最新小说《天下为聘:悍妃,快到碗里来》是我爱一根柴的书,主要内容为:“你们还傻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给本小姐我上,苏府养你们就是让你们在这里看戏的吗?死人,一个个都是死人不成?”苏月华简直就要被气疯了,不过就是流点血残废了而已,她们到底在害怕什么?不害怕吗?那是只有三小姐才不怕吧,看苏云锦小苍白带血的小手上那枚弯得不成样子的银钗,若是再上前,只怕下一个重伤的就是她们了,傻子才会因为几两银子而没了性命呢。
展开全部

在她没有来之前,先将你灭了-我爱一根柴

“啊。”

冬青吓得抬手便挡,可是挡有用吗?只不过是换一个地方受伤罢了。

说时迟那时快,苏云锦一把将面前冬青推开,那婆子的大掌瞬间落空,苏云锦脚下不停,侧横踏前一步,闪身便扣住婆子手腕。

婆子大惊,她根本没有想到苏云锦突然来这招?

“你?”

苏云锦清冷的眸子覆上一抹冰寒,“敢动我的人,你活腻了吧。”

婆子还未反应过来,只见一道红色寒光闪过,手腕传来钻心般的疼痛,顿时疼得她哇哇大叫。

低头一看,只见那只银钗已经没入肉里三分之一,婆子心尖儿一颤,她这手可就要废了呀,顿时怒气横生,咬着牙破口大骂。

“贱人,贱人,你竟敢伤我,我便要了你的命。”婆子拼尽全力抄起另一只手向苏云锦狠狠打去。

冬青大惊,“小姐小心。”

苏云锦早料到有此一招,猛的拔出内里的银钗,血如泉眼般涌了出来,婆子又是一声惨叫,苏云锦不管不理,手下不停,对着她腋下猛刺过去。

而这一刺,却是用苏云锦身体里极大的力气,她的手明显的感觉到刺到骨头了。

“啊。”

婆子身体一僵,而后两眼一翻,砰的一声倒地,昏死过去。

转眼间不到一柱香时间,苏云锦便一连手刃两个奴婢,众人倒抽口气,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一个十四岁的娇小女子怎能有此手段,又怎能有狠心,只见她连眼睛都未眨过一下,还有方才伤人之时的动作一气呵气,干净利落,这,这还是她们所认识的软弱无能任人而欺的苏二小姐,苏云锦吗?

若非亲见,她们绝不敢相信刺瞎杏林,刺废婆子的是她。

“苏云锦?你?”

最最不敢相信的应该是苏三小姐苏月华,这个贱人她怎么敢这样做?脸色瞬间铁青,她才不要,她才不要被一个懦者骑到头上,在她的眼里,苏云锦就是父亲房里的姨娘,任她母亲而欺。

“来人来人,你们都是死人不成,还不快她给我拿下,乱棍打死,乱棍打死。”

苏月华气得胸口剧烈起伏,身为一个下贱的人就该有下贱的姿态,还有,母亲不是经常说她比不过“绝色双娇”之一的长姐苏紫烟吗?在这府里,这个苏云锦只怕更比不过吧。

若是这回让这个贱人压过去,她还有什么脸顶撞回去,今后她所受的气又如何散发?

“你们还傻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给本小姐我上,苏府养你们就是让你们在这里看戏的吗?死人,一个个都是死人不成?”

苏月华简直就要被气疯了,不过就是流点血残废了而已,她们到底在害怕什么?

不害怕吗?

那是只有三小姐才不怕吧,看苏云锦小苍白带血的小手上那枚弯得不成样子的银钗,若是再上前,只怕下一个重伤的就是她们了,傻子才会因为几两银子而没了性命呢。

“好好好,你们不去,本小姐我亲自动手。”

苏月华暗咬了咬牙,学着苏云锦的样子拔下发间一枚尖利的金钗,大喝一声对着苏云锦刺了过去。

苏云锦古井深渊的黑眸里划过一道冰冷,想也想抬脚便当胸踢了过去,苏月华胸口一痛,被踢向倒退数步。

“你?”

咻。

苏月华话还未说那枚弯了的银钗赫然架在了她雪白的脖子上,银钗虽弯可是尾部依旧尖锐得吓人。

“你?小贱人,你,你要是敢动我半分,祖母是不会饶过你的,你应该知道祖母最喜欢的就是我了。”苏月华怒喝。

她自己都不知道祖母为什么不喜在房的绝美苏紫烟,却喜欢她?不过也正因为这样,她母亲才给了她好脸色看。

“祖母?”苏云锦冷哼,“苏月华,你不觉得这话白说了吗?祖母她什么时候会饶过我?还是说,她突然善心大发准备放过我了?不过,本小姐敢确定,在她没有来之前,先将你灭了。”

苏老夫人,她的心肠有多硬你想也想不到,为了将她留下成为二房的“质子”,不顾六岁年纪便将她关在冰冷的佛堂,任由她母亲苦苦跪求而无动于衷。

而每年的八百两银子的进奉说多不说说少不少,对于刚刚前往陌生城市的苏府二房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前世的你亲靠着衙门里的文记,而母亲则替人绣帕子过活,若是过年时未交上足额银两,苏府便不给她饭吃,以作惩戒。

这算哪门子的苏府二房,这又算哪门子的苏府子孙?若非前世父亲以着一脉之亲而放过了苏府,她早就将此府给灭了。

不过,前世没来,现在来灭也是一样,也要让苏府中人尝尝父母当年所受过的苦。

“苏月华,你倒是说说,本小姐我说的话可有错?”

苏云锦吐着轻气在她耳边轻轻问道,可是这样的轻听在苏月华耳里却是冰冷一片。

她哪里不知道祖母怎么想的,八百两银子二房怎么可能掏得出来,就算是三房里放着的一对古董花瓶也比这个价高,母亲说过,这只不过是不想让二房好过而已。

“可是,那又与我何干?”

“与你何干?哈哈哈,苏月华,你不觉得这话听着可笑吗?若是你觉得无关,那么请你告诉我,本小姐身上的伤痕是哪里来的,头上的窟窿又是怎么来的,苏月华,你说,本小姐要不要一一还回来?不如,我们就先从你的脖子开始吧。”

说罢,苏云锦突然画风一转,周身散发出冰冷的寒气直接袭了过去。

苏月华狠吸口气,心尖儿忍不住一颤,暗暗一惊,这个软柿子苏云锦什么时候变得这般让人害怕了?她,她该不会是让她欺负疯了吧?若非如此,今日她哪来那么大胆子做下这般恶毒之事?

想到这里,苏月华又忍不住发起抖来,她是苏府三小姐,可不能死在这个疯子手上啊。

“苏云锦,放开我,放开我,你们几个死人不成,还不快来救本小姐?若是回去了,我定要告诉祖母将你们一个个发卖了。”

众婆子见此情景进退两难,是去救三小姐被二小姐刺伤,还是扔下三小姐不管被老夫人发卖?

“住手,苏云锦你这个小贱人还不快给我住手?”

就在众人举旗不定时,一道威严又熟的声音冲了进来,不知怎的婆子们竟暗暗松下口气来,这回可好了,不必选了,老夫人带着盛怒过来了。

恶女,孽障-我爱一根柴

“二小姐,还不快将三小姐给放来,老夫人都来了。”

“是啊是啊二小姐,有什么话不好说,非要打打杀杀的呢?”

婆子们满脸焦急苦口婆心的模样让苏月华身体一顿,喉间像吃了苍蝇般的恶心,这些个装模作样的贱奴实在可恶。

苏云锦表情丝毫不变,比她们更恶心的人都见过,何况这些。

“祖母祖母快来救我,这个小贱人她疯了,杏林被她刺瞎了,婆子也她刺伤了,快来救我呀。”苏月华僵着身子朝着那个杵着绿玉拐杖,满身珠光宝气的老妇人大声求救。

苏老夫见三孙女儿被制,目光再见这地面上一滩一滩的鲜血,整张老脸瞬间铁青了起来。

“苏云锦,你这个恶女,你要造反不成,还不快将月华给我放了?真是造孽了,我苏府百年之家,老太爷可是有从龙之功的,怎的就出了你这个孽障?”

苏老夫人抬起绿玉杖指着苏云锦劈头盖脸的大骂起来,语气之中尽是嫌弃,尽是不喜。

恶女,孽障?

这岂是一个长辈们该说的话?饶再是庶房所出,可也是苏府一脉啊,这般刺耳的话实在是不堪入耳啊。

“小,小姐?”冬青满是心疼的看着苏云锦。

本是父母膝下的千金小姐,却在这里受人百般欺凌,苦不堪言,这才是真的造孽。

可是苏云锦脸上却没有半分不满,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祖母你可别再骂了,本小姐可受不起,若我是孽障,那岂不是反骂了自己是孽障的祖宗?若是祖父听了这话,只怕要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好好与你说道说道了。”

苏云锦一个冷哼,猛的将苏月华推开,“今日看在孽障的份上本小姐暂且放过你,若是再有下次,我绝不轻饶。”苏云锦双眼微眯,冰的眸子看着苏月华。

“你?”

  

苏月华惊得后退半步,可又不甘心,提着胆子怒喝:“苏云锦,你不放过我,我还不放过你呢?”

苏云锦根本不理她的叫器,迈步走到苏老夫人面前,低声说道:“祖母,虽说二房没有给你助力,便有句古话说得好,莫欺少年穷,你怎的就能肯定,本小姐没有出头那一日呢,你就又如何肯定,苏月华的凌厉手段,就是太子妃最好的人选呢?”

此话一出,苏老夫人原本怒气的脸瞬间变得苍白起来,心头一紧。

她,她怎么知道太子选妃一事?此事可是苏府绝密啊,就连老三夫人都没告诉。

“苏云锦,你?”

“好了,本小姐累了要回院休息了,孙女儿告退。”

苏云锦说罢,抬起清冷的眸子目不斜视,挺直着背脊走出院子。

“小姐,等等奴婢。”冬青快步紧跟而上。

看着主仆二人远去的身影,渐渐消失,苏月华目瞪口呆,怒道:“祖母,怎的就让那个小贱人走了呢?她,她可是拂了我的面子啊。”

拂了她的面子?

苏老夫人一怔,张着凌厉的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娇俏的脸上满是狰狞,这还是她平日里看中的孙女儿吗?

苏月华见老夫人脸色不对,赶紧收声屈膝赔不是。

“祖母,孙女儿错了,不该,不该置喙您的决定。”

苏月华虽不知祖母为什么不喜长像绝美的苏紫烟,可是她知道,只要做错了,低个声下个气,事情总会有转圜的。

苏老夫人看着疼爱的孙女儿万分委屈的模样,心便软了下来,从小捧在手心里长大,哪里看过这个场面,又血又是抵喉的。

“好了月华,你放心,苏云锦那个贱人我是不会放过她的,不过,你以后做事也要注意着些,别落下把柄落于人前了,虽然是个贱人,可也保不准哪天你发起疯来伤着自己了。”

苏老夫人语重心长,字里行间满是偏向苏月华,活像是玩个物件而不小心被伤着了一般。

苏月华立时张起笑容,扶上苏老夫人手臂:“还是祖母疼我,祖母放心,月华以后会小心的,不过这个杏林是不可再用了,你可得给我找个厉害点儿的丫鬟。”

“好好好,都依你,都依你。”

众人低头不语,平心而论,苏老夫人这么做是真的过了,可是那有什么办法,谁让苏老太爷当初硬要抬那个女子为妾呢,生下个庶子当然是老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苏云锦不得宠,处处受欺负,这也怪不得别人,要怪,就怪她投错了胎。

最终,苏云锦之事被苏老夫人封了死口,只说杏林不小心伤着了,伤口还未来得及处理便送往庄子上,而那个废了手臂的婆子便直接发卖了。

安福堂

老夫人坐在棍上,手中不停的磨着绿玉杖,精明的老眼射出一道锐利。

“王嬷嬷,你说那个小贱人是如何知道太子选妃一事的?”苏老夫人始终都想不透。

不过更可恨的是苏云锦竟敢骂她是孽障的祖宗?还说老太爷会从棺材里跳出来?

想到这里苏老夫人气得胸口发闷发疼,捏着的手杖越发的紧了,这个该死的小贱人,居然敢那样说她?好好好,那接下来的日子她也别想好过,若不是看在二房每年还能上交个八百两银子的分上,早就整死她了,还会留着她在这里碍眼吗。

“老夫人,你理会那小贱人作堪,许是四处乱窜意外的从大夫人那处听见了也说不定,再者说了,只不过一个连下人都可以乱踩的小贱人罢了,若是您真的将此事放在心上,那岂不是高看了她?”

王嬷嬷说道,她也不信苏云锦说变聪明就变聪明了,今日之事也只能归结为被欺负惨了的回光返照,指不定明儿个静下来就又回复到原位了。

苏老夫人经此一宽慰,点头称是:“你说得没错,苏云锦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唬我?不过,太子选妃是我们好不容易从老大那里听到的,你去告诉大房,嘴给我封紧点儿,若是月华未选中,小心我拿他们是问。”

“是老夫人,老奴这就去说。”王嬷嬷屈身退下。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庚子小娘子点评:

《天下为聘:悍妃,快到碗里来》这本书给我的感触很深,我爱一根柴文笔也很好,不啰嗦,很干净,希望继续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