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总裁在上:娇妻养成计划
总裁在上:娇妻养成计划

总裁在上:娇妻养成计划

作者:潘达西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4-08 12:57:30

《总裁在上:娇妻养成计划》小说情节波澜壮阔,潘达西主要说的是:不知道是太有缘分还是冤家路窄,又让她碰到,顾洺憬。商栩玉看到顾洺憬,恭恭敬敬地过来问好,“六哥,你也在这啊”“嗯”,顾洺憬略一颔首,“出来玩?”“是”,商栩玉稍显难为情的挠挠头,“不过我们身份证上年龄不到……”顾洺憬知道男生心里在想什么,于是好人做到底,“那我领你们进去?”“那真是太感谢了”,商栩玉大喜,叫等在一旁的其他同学过来。大家喜出望外,唯独黎灿磨磨蹭蹭不肯动身。
展开全部

总裁在上:娇妻养成计划::你说我要干嘛?

顾洺憬走出去后。

黎灿贴在门后面,仔细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似乎是有吵闹声。

她听见顾洺憬说,“舒漫,你只有这一个选择……”

至于钟舒漫说了什么,她听不真切。

然后似乎是达成了什么共识。

一群人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黎灿偷偷打开门,左右看看没有人,就猫着腰跑了出去。

她才跑没几步,便发现顾洺憬挽着钟舒漫出现在媒体面前。

不由自主地跟着人群去凑热闹。

被镜头围着的两个人,顾洺憬用手挡在前面护着钟舒漫,一副深情又体贴的模样。

“麻烦大家让一下好不好”

顾洺憬换了标准的外交辞色,连腔调都不同以往

“我只是生意人,身上也没有什么可供挖掘的新闻点……”

有不怕死的媒体记者发问,

“您能谈一下为什么深夜会和知名女演员沈可如一同出现在酒店吗?”

顾洺憬脸上是淡漠的神色

“对不起无可奉告……”

反倒是钟舒漫开口,

“这位记者……可如是我好朋友,那天晚上,我也在场……”

钟舒漫笑着握起顾洺憬的手

“我相信自己未来的丈夫……”

媒体里一片哗然之声。

“那如果真相如您所言,为何记者却只拍到了顾先生和沈可如?”

“那就要问在场的记者朋友们了……”

钟舒漫露出八颗牙的标准微笑,声音又绵又柔

“为什么你们要颠倒是非,制造这起“莫须有”的事件……”

顾洺憬适时拥吻钟舒漫

“我跟舒漫是彼此的灵魂伴侣,在我们之间,绝不会有第三个人出现”

那个高大的、英俊的,上一刻还抱着她袒露真情的男人。

此刻正通过媒体,向全世界公告着自己的“爱情宣言”。

真是讽刺。

黎灿没再看下去。

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这个六月,有两件大事发生。

第一件,钟家太子爷顾洺憬的绯闻偷腥事件。

在轰动了三天之后,以未婚妻钟舒漫出面力挺的方式体面的结束。

再加上女明星沈可如亲自开发布会澄清,并提出“拒绝狗仔偷拍”的正面性口号,成功将自己与顾洺憬塑造成受害者,网民们也都调转枪头,转而攻击无良媒体。

顾氏眼看着一路暴跌的股票在经历了小小的低潮之后迅速回温,并再次雄踞涨幅第一的位置。

太阳底下无新事,京岚市还有大笔的谈资供吃瓜群众茶余饭后的消遣,大家纷纷转换目光,投入到其他的八卦中去。

这第二件,同样也是跟钟氏有关。

钟氏地产子公司京霆国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式买入美国最大的地产商IA公司股票,并以67%的持股比例成为第一大股东,这标志着京霆国际将一跃成为东、西半球,乃至全世界最大的地产公司,为其杀入北美市场奠定了有力基础。

而对于黎灿而言,这两件大事,都与她无关。

整个六月,她忙着陪舒泽复健,也忙着准备最后的期末考试。

跟顾洺憬的联系更是少的可怜。

黎灿想他大概正春风得意,可能已经想不起有她这号人的存在。

期末考试成绩出来,黎灿考的还不错,在班上排名第七,级段排名第六十九。

学校宣布放假之后,班长商栩玉提议大家放松一下,有人提出,能不能到“梦死醉生”去开开眼界。

优优和白雪非要拉着黎灿凑热闹,最后确定下来的有十几人,到了晚上,大家浩浩荡荡地出发前往“梦死醉生”。

这是全市最有名望的夜店,奢华的装潢吸引了一大批社会名流,但它不菲的价格也让许多人咂舌,只能望而却步。

兴致勃勃地到了门口,大家却犯了难。

正值京岚市严肃整顿休闲娱乐场合,“梦死醉生”是成人场合,配合国家及市局有关规定,禁止十八岁以下未成年人进入,门口两名保安,便是负责查验身份证。

“那怎么办啊”

同学里面有人惆怅,“总不能到了门口却进不去吧……”

“就是啊,我们来都来了”

“班长,想想办法吧”

商栩玉也头疼。

他以前跟着家里面哥哥来过“梦死醉生”,那时候根本就没查身份证的,要不是他打保票,大家说不定找其他地方聚聚也就算了,现在这样子,走了的话就真是散场各回各家,可是不走,他也没办法带大家进去。

正伤脑筋的时候,看见从“梦死醉生”走出一个身影。

商栩玉喜上眉梢,“大家等会,我有办法了”

他朝着那人走去。

其实黎灿早就看到了。

不知道是太有缘分还是冤家路窄,又让她碰到,顾洺憬。

商栩玉看到顾洺憬,恭恭敬敬地过来问好,

“六哥,你也在这啊”

“嗯”,顾洺憬略一颔首,“出来玩?”

“是”,商栩玉稍显难为情的挠挠头,“不过我们身份证上年龄不到……”

顾洺憬知道男生心里在想什么,于是好人做到底,“那我领你们进去?”

“那真是太感谢了”,商栩玉大喜,叫等在一旁的其他同学过来。

大家喜出望外,唯独黎灿磨磨蹭蹭不肯动身。

“想什么呢小灿”

白雪拽着她,“快走呀”

一群人原本在暗处,这会儿走近了,顾洺憬才发现一抹熟悉的身影。

顾洺憬笑意渐深,“举手之劳”

天气到了六月份,正式开始入夏,闷热难耐,哪怕是晚上,也一样的燥热。

黎灿今天穿着背心热裤,显现出玲珑有致的曲线,头发被松松垮垮的挽成了髻,一副随性又妖冶的模样。

她原想装作没看见,跟着同学们一起不动声色地从顾洺憬面前走过。

却没想到顾洺憬会突然伸出脚拌了她一下——

“哎——这位同学”,

顾洺憬适时扶住她的腰,嘴唇飞快地从她额间擦过

“小心点”

温热地气息喷在她脸上,他分明就是故意!

盈盈夜色里,黎灿对上男人的眼睛,深不见底的眸色,仿佛整个人都要被吸进去。

稳了稳心神,黎灿站定,“谢谢您”

客气又疏离,是见到陌生人的标准姿态。

好友优优跑过来,“黎大仙,你整天脑子里想什么,路都走不好了”

黎灿正懊恼,于是一掌拍在好友胸口,“在想你的胸怎么还没发育”

“你——”优优追着她打,

“胸大了不起啊傻灿,到头来还不是没有男朋友”

两个人你追我赶,笑闹做一团,是独属于少女的放肆和天真。

顾洺憬走在前面,听着两人的言语,不觉弯了弯唇角。

原来……她还没有交小男朋友。

顾洺憬将几个人带进去,又交待经理,

“帮他们找好一点的包房,别被其他人骚扰”

经理脸上堆着笑,“放心吧六少,一定安排妥当”

顾洺憬回过头看商栩玉,“那你们玩,我这边还有点事儿……”

商栩玉连连点头,“你忙你的,六哥,太谢谢了”

看着顾洺憬离开的身影,黎灿长舒一口气。

她本意是来放松的,要是有顾洺憬在一旁阴魂不散,那就真的惨了。

“小灿”

白雪有些奇怪,“刚刚那不是顾洺憬吗,你怎么跟不认识他似的”

“对啊”,优优也觉得不正常,“那是你姐夫哎”

“没有啦”黎灿掩饰,

“其实我也没怎么见过他,我们家情况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廖兰欣跟防贼似的,才不会让我轻易跟她宝贝女婿接触呢”

半真半假一句话,企图含糊带过。

白雪开玩笑,“莫不是怕你抢了你姐姐的未婚夫?”

“别乱说”

原本是一句玩笑话,但黎灿跟顾洺憬牵扯不清的关系,恰戳中她的心事,

“我可不想被人千夫所指”

顾洺憬本来是陪着新加坡的几个华侨合作人一起玩的。

刚好他出来接人,便遇上黎灿他们这一群人。

商栩玉是苏南商家的小公子,有几次宴会大家也都见过面,跟着旁人一起叫他六哥。

竟没想到,他跟黎灿也是同学。

这个世界有时候真是小,再见到黎灿之后,处处都能遇到她,不知道该说是巧合还是天意如此。

这个时间,正是“梦死醉生”的狂欢。

灯红酒绿,痴男怨女,最喜的便是妖艳夜行。

这里是享乐的天堂,从长廊走过去,男男女女或拥抱或热吻,弥漫着情欲和饱和的热度,让人不由自主地肾上腺素飙升。

顾洺憬回到房间,几个合作商找了公关作陪,硬是要拉着他唱歌。

实在推脱不过,跟人合唱了首“广岛之恋”。

“六少果真是青年才俊……”

一个年长模样的男人说道,“往后有什么项目,只要是你六少,多少我都投……”

另一个也附和道,“六少的远见卓识,实在是令我钦佩,今后咱们合作,肯定是多多益善……”

顾洺憬举起酒杯,“各位谬赞,我真是愧不敢当,这杯酒,聊表心意,也预祝未来合作顺利……”

酒过三巡。

顾洺憬看时间差不多,便寻了由头离开。

刚走出门口,想着去黎灿那边看一眼,于是又折回来。

二楼半开放式的包间,他看见黎灿跟好友挨着坐,一起朝楼下张望。

“那个那个”,优优指向楼下舞台上的吉他手,“超帅的啊,长得特别像Toma”

“得了吧优优”,黎灿打趣好友,“就你400度近视还能看清人呢”

“瞎说,今天戴了隐形的……”

“额,反正我觉得你还是瞎……”

黎灿笑着朝好友吐吐舌头,顾洺憬看的有趣,不觉也跟着笑起来。

似有感知一般,黎灿抬起头,恰巧看到阴影中的顾洺憬。

她寻了上厕所的借口,走过来把顾洺憬往远的地方拽。

一双小手勾着他的手指,紧张兮兮地来回看,生怕被人知道两人关系。

走到二楼长廊尽头,看没什么人,黎灿才停下步子。

一脸戒备地看着顾洺憬,“你要干嘛?”

顾洺憬伸出双手撑着墙壁,将她困在臂弯里,姿态暧昧,“你说我要干嘛?”

总裁在上:娇妻养成计划::午夜情谜

“梦死醉生”热闹非凡,可黎灿总有一种会被抓包的错觉。

她试图脱离顾洺憬的禁锢:

“有话好好说行吗”

顾洺憬撤回一只手,答非所问,“同学聚会?”

黎灿点点头,又觉得不服气,“轮得着你管?”

半昏暗的环境中,她半仰着头看他,鼻翼上落着星星点点的光,让他忍不住点上去

“我带你们进来的,这么快就忘了?”

“切”,照旧是少女的叛逆,“我又不是跟着你进来的”

“顶嘴,嗯?”顾洺憬突然用手抬起她的下颚,“怎么不认识我了?”

他眼神锋利,又是猎艳老手,懂得怎样让女人喜,也懂得怎样让女人怯。

他扼住她下巴让她只能跟他对视,引得黎灿忍不住微哼抗议

“喂你这样我很有压力……”

语调轻缓,言辞间已有讨饶的架势。

顾洺憬松开手,见她立刻低敛了眉眼,“怕有麻烦……”

是回答他上一个问题,恰到好处的示弱,让顾洺憬疑心她是不是早就排练过无数次。

但黎灿说这话却一点不假,对于顾洺憬这号众星捧月的人物,她这种生斗小民自然是有多远躲多远,若是让别人知道他们两个扯上什么关系,一定是出不完的幺蛾子。

顾洺憬似笑非笑,“这么说……是我给你找麻烦咯”

黎灿趁势提意见,“所以你如果真的为我好,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在公开场合跟我见面……”

顾洺憬朝她摇摇头,将她耳边的头发放在手中把玩

“小姑娘你真是不了解男人……”

是啊,她是不了解男人。

不了解他为什么明明有未婚妻,却偏要跟她牵扯不清。

她逃一步,他便跟一步。

起初她是觉得厌烦,而现在,她则是真的怕了。

眼前的男人英俊又多金,横竖挑不出一个错字,连她都不免俗的要沦陷于他的温柔之中。

她不是没做过梦,那么悲苦的岁月里,突然间有了这样一个人,可以护她怜她,哪怕只有短短一日,都够她做梦好久。

可是小舅舅跟她说,不值得。

顾洺憬这种人生来就没有心,她又何必真心错付。

她不是不想被人捧在手心、认真呵护,只是她又怎么知道,旁人伸过来的手,是真的关怀又或者是不怀好意的刀剑,她分辨不出,索性一概拒绝,让自己自生自灭。

人心是很脆弱的,一旦建立了联系,便不好抽身。

于是她常提醒自己,不报幻想,没有期待,便不会受到伤害。

男人轻轻地用手指弹她的额头,“最近怎么又不理我了……”

他呼出的气息喷在她锁骨上,闹的黎灿不自在,于是刻意后退一步,“最近很忙”

“因为要考试嘛”

顾洺憬撇她一眼,“那现在考完了?”

一句话弄得黎灿没话说,只好不情愿的承认

“刚刚考完而已”

“强词夺理”

顾洺憬拍拍她脑袋

“你怕我?”

“才不是”

黎灿摇摇头,忍不住噎他

“我这叫避嫌”

男人勾勾唇角,“说起来……我们还没偷过情……”

他态度暧昧,“要不要试一试……”

黎灿及时用手顶住他凑过来的脸

“死变态,你离我远点”

顾洺憬却反势握住她的手,将她往怀里带

“试一试,你就知道我有多好……”

黎灿下定决心要跟他毫无瓜葛,用尽全力去推他

“你要是言情剧看多了就去洗洗脑,谁知道你是不是阳痿”

他都要忘了,初见她的时候,小姑娘是怎样的伶牙俐齿。

顾洺憬眸色渐深,竟然说他阳痿?

看来他有必要,让她长一点教训……

打横将黎灿抱起,然后闪身进了卫生间的小隔间。

假意去推高她的衣服,

“这么想知道的话,不如我现在就让你感受一下”

顾洺憬用身体顶她

“我是不是阳痿……”

黎灿急了,兔子一样咬人,一口咬在顾洺憬手臂上,见他眉头皱起来,怕自己咬太狠,又很快放开:

“你没事吧……”

顾洺憬手臂上,赫然一排鲜红的牙印。

他有心开玩笑,“牙倒是很整齐嘛”

“喂,你放了我吧”

黎灿琢磨不透他,“我真的不是那种很随便的人……”

如果她曾经哪里做的不对,让他误会自己太轻贱,那说清楚好不好?

男人抱臂看着她,“去吧”

黎灿如蒙大赦

“那再见……不不不,最好别见”

她打开隔间的门,三两步便小跑回去,生怕他会再抓她似的。

“小姑娘”,

顾洺憬笑着对着黎灿的背影说到,

“你以为自己真的可以跑的开?”

从“梦死醉生”离开,顾洺憬本来打算回老宅,开到半道,等红绿灯的功夫,又改变了主意。

他之前想拿下西郊巷井的一块地,由于政府已将发展主力放在东半城区,董事会上众董事认为城南已没有新的发展点,均不赞同这一决定,他力排众议,一意孤行以1亿三千万的“高价”拍得。

董事会颇有微词,再加上前些时日的“绯闻”事件,不知道是谁把消息捅到了顾进生那里去。

老爷子本来在国外度假,当即一个越洋电话打来,说他快三十岁的人了还没定性,跟戏子交往简直自降身价,又说他办事冲动无脑,一番说道,最后总结出来四个字:不学无术。

从国外回来,顾进生便跟他不太对付。

周一的董事会,老顾是铁定会公事公办,现在这点回家,免不了又被他骂不务正业,于是舍近求远,索性再开回市里。

所谓狡兔三窟,他自己置的房产也有四五套,都是瞒着家里面买的,左右是想落个清净。

也不知为什么,开着开着就又到了“梦死醉生”。

正看见黎灿被一个人搀扶着走出门口。

凌晨一点,她像是醉了,两手勾在那人脖子上,整个身子都挂了上去,胸前春光半隐半露,顾洺憬终于忍不住下了车。

直接走到那两人面前,然后从男生手里把她揽过来。

她半阖着一双眼,雾蒙蒙的看着她,脸上是醉酒后的潮红,

“是你啊”,她扑进他怀里,“你怎么这么久才来”

看到两人的亲密的关系,男生心有不甘的问,“你们认识?”

“他是我男朋友”,她倚在自己怀里抢白,“我们走咯,再见”

顾洺憬不用想也知道是被她做了挡箭牌,可扶着她摇摇欲坠的身子,又觉得她确实醉的不清。

上了车,她勉力的支起身子,“谢谢姐夫”

“刚刚谁跟我说自己不随便的?”

顾洺憬面上隐隐有怒色,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出来卖”

他刻薄的讽刺让黎灿不禁缩了缩身子

“我不是……”

她小声反驳“我怎么知道那人那么……”

“所以呢?”

顾洺憬面色如冰霜,

“我如果没过来,你们是打算去开房?”

他是真的有些生气,仿佛属于他自己的猎物被他人惦念,着实让人不悦。

“根本没有!!”

黎灿面色潮红,一吐心中郁结,“我没你想的那么贱……”

她的半边脸迎着他,顾洺憬这才发现她似乎是化了妆,狭长的眼线魅惑而风情,团扇一样的睫毛垂下来,更有几分小女人的妩媚。

他不欲跟她计较,压下心里的不快,问她,“送你回家?”

黎灿脑袋昏昏沉沉,被人多灌了几杯,酒劲上来,连口齿都有些不清

“不要……我回学校……”

“你们已经放假了”,顾洺憬提醒她

“我知道……”黎灿已经沉沉闭上眼,

“送我回学校吧谢……”

话还未说完,她已经完全醉倒在座椅上。

用手拍拍她的脸,已经没有任何回应。

只剩下毫无意识的吟哦。

其实她不适合化妆。

五官柔美而精致,连着下颌明丽的曲线,素净的一张脸,让她看上去更像个白瓷娃娃。

顾洺憬记得第一次见到她,那股野蛮生长的少女气息,蛮荒却充满着朝气。

一年不见,她出落得愈发精致撩人,明眸善睐,楚楚可人。

待她说话间,仍然有着那股掩饰不住的强悍的少女讯号,叫人忍不住被吸引。

他庆幸自己再一次遇上她。

这是他寻觅已久的猎物,断然不肯轻易放手。

少女无意识地蠕动着红唇,他错觉那是水润亮泽的红樱桃,忍不住俯身亲吻,她无意识的张合恰让他有机可趁,顾洺憬才终于明白,心里的躁动是为何。

其间她似是睁开了眼,有些傻傻的看着他,“是你啊”,她又说一遍,顾洺憬不知道她把自己当成了谁,在这种时刻,他不愿去想一些扫兴的事。

就近找了酒店,抱着她上楼,渴望像是涨潮一般蔓延四肢百骸,关上门,他便情不自禁的吻上她,她本能的迎合让顾洺憬更觉美妙,抚着她腰的手慢慢收紧····

黎灿半阖着眼,这会才终于知道痛,于是尖叫出声。

她无意识的呢喃,“妈妈,妈妈……”

眉间皱成一团,一张汗涔涔的小脸惹人怜惜。

顾洺憬理智复位,不敢再动,抱着她安抚,“乖,没事,有我在……”

小说《总裁在上:娇妻养成计划》 第16章 :你说我要干嘛? 试读结束。

杨柳公子点评:

《总裁在上:娇妻养成计划》这本书好好看,情节一环扣一环,很精彩,结局也很完美,支持潘达西大大。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