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痴心总裁套路深
痴心总裁套路深

痴心总裁套路深

作者:一鹿小跑

状态:连载中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07 09:07:14

一鹿小跑的书《痴心总裁套路深》主要讲述了:厉思源急忙改口,“厉......厉总。” 周围的人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刚刚厉景琛突然出现,惊艳之余,更是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传言他不近女色,身边的所有助理都是男性,偏偏刚刚是以这么暧昧的方式抱住布桐,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厉氏家大业大,一个代言人试镜而已,什么时候轮到两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亲自出现,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动起手了? 早就传言这两人不合,没想到竟是这般毫不避讳。
展开全部

11-出手教训

  “啊!”布桐大惊失色,下意识地松开厉思源,一边扭过头,一边开始挣扎起来,“什么人?”

  下一秒,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便在她头顶响起。

  “别动,你背后的拉链裂开了。”

  “厉......厉景琛?”布桐停止了挣扎,不可思议地望着他。

  她的后背紧贴在男人的怀里,没有一丝缝隙,实在太过于亲密。

  布桐的脸倏地一红,胡乱地眨了眨眼睛,才反应过来,“我......我的裙子怎么会裂开呢?”

  厉景琛一只手搂着她,一只手去脱下身上的西装,裹在了她身上。

  被松开的布桐,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裙子真的在往下掉。

  她急忙拉住裙子,脸色一片惨白。

  刚刚要不是厉景琛及时出现,她估计就要完全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了!

  厉景琛淡淡扫了周围的人一眼,沉声道,“服装师瞎了还是聋了,还不快来帮忙?”

  “厉总好,”一个女生急忙胆战心惊地跑上前,对布桐道,“布小姐,我们去更衣室处理一下吧。”

  “好。”布桐惊魂未定地看了厉景琛一眼,跟着女生离开。

  几分钟后,布桐依旧穿着那件连衣裙,身上披着男人的深灰色西装,从更衣室走了出来。

  她直接走到厉景琛面前,轻柔地开口道,“拉链真的坏了,暂时修不好,只能用别针固定住,所以你的衣服可能还要再借我穿一会儿。”

  厉景琛淡淡颔首,“无妨。”

  男人眸光一转,如鹰隼般凌厉的双眸,落在厉思源的脸上,低沉的嗓音里带着质问,“你刚刚在做什么,嗯?”

  “小......小叔......”厉思源的脸色白了几分,看见厉景琛就像见了猫的老鼠一样,根本不敢直视他,恭敬礼貌的道,“您怎么来了......”

  下一秒,手上突然传来一个剧痛!

  厉思源紧紧皱着眉,看着被厉景琛捏住的手腕,差点没痛得叫出声。

  “叫我什么,嗯?”

  男人眸色暗沉,冷冽中带着一丝杀气,俊美的脸上染着一层寒霜,让人不寒而栗。

  厉思源急忙改口,“厉......厉总。”

  周围的人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刚刚厉景琛突然出现,惊艳之余,更是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传言他不近女色,身边的所有助理都是男性,偏偏刚刚是以这么暧昧的方式抱住布桐,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厉氏家大业大,一个代言人试镜而已,什么时候轮到两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亲自出现,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动起手了?

  早就传言这两人不合,没想到竟是这般毫不避讳。

  但此刻的场面,怎么看,都像是厉景琛在为布桐打抱不平。

  厉景琛不动声色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就在厉思源快要受不了叫出声的时候,才突然松开了他。

  男人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从西裤口袋里拿出一条浅灰色的高级定制方巾,细细地擦着刚刚握过厉思源的手心,低沉冷冽的嗓音淡淡响起,“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刚刚是想动手打人?是谁给你的权利,在厉氏动手。”

  厉思源揉着发痛的手腕,“小......厉总,我过来检查工作,是布桐先出言不逊还打了我,我只是......”

  厉景琛反问,“只是出手教训她?”

  厉思源咬咬牙,“......是。”

  男人把手里的方巾随手扔在地上,高大笔挺的身影如君临天下般,淡淡地睨着厉思源,“那照你这么说,要不要派人通知布家把布老爷子没教好的人带走,顺便来感谢感谢你?”

  “厉总,我......”

  “你在这里动布家的人,是想让布家怪罪到厉氏头上,还是想让人觉得厉氏连个小姑娘都容不下,嗯?”厉景琛嗓音低沉平静,却带着强大的压迫感,让人透不过气来。

  “厉总放心,布桐做了那么多丑事,辱没家门,布老爷子不会这么不讲道理,迁怒于厉氏和我的。”厉思源笃定的道。

  “呵......”男人突然冷笑了一声,却让人感觉到从一股地狱而来的阴冷之气,在空气中经久不消。

  “桐桐,发生什么事了?”姗姗来迟的唐诗,看着摄影棚里的一幕,明显察觉到不对劲,踩着高跟鞋疾步走到布桐身旁,“你没事吧?”

  布桐摇摇头,“没事。”

  “厉总好。”唐诗朝着厉景琛微微颔首打了招呼,眼角的余光,已经发现了什么。

  她收起眼底一闪而过的诧异,转身望向了张曼,“张总监,是桐桐的拍摄出什么问题了吗?”

  “诗爷,你来得正好,”张曼上前几步,道,“网上突然爆出布桐小姐砸车伤人的视频,所以我们王总质疑布小姐的人品,过来通知布小姐不适合当我们的代言人,还请你解释一下这件事。”

  “是吗?”唐诗冷笑一声,望向那个肥胖的中年男人,“王总是吧?两位厉先生都在这里,有些难听的话原本我不好意思说,但是现在看来,是不得不说了......”

  唐诗只比布桐大了三岁,长着一张姣好的脸蛋,极具质感的亚麻咖啡色齐肩短发,发尾烫了恰到好处的卷弧,一身浅色的职业套装,气质精明干练,行事作风是出了名的狠厉,说话更是毫不留情。

  “这个代言,你们想给我们还不想接了,我原本以为,厉氏的员工都是高素质人才,但是没想到,连王总这样的高级管理层都这么low......”

  “诗爷,你骂我可以,但是别扯上我们总裁和厉少,你们家艺人作风不正,难不成还让我们赌上品牌形象,跟着她一起遭殃吗?”王远达壮着胆子道。

  圈内没几个人敢惹唐诗,但这里可是厉氏,总裁怎么也不可能允许一个外人当面辱骂自己的员工。

  等会这两个女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要么我怎么说你low,没弄清楚事实真相就给我们家艺人乱扣罪名,跟网络上那些跟风的键盘侠有什么区别!”唐诗打开手机,点出一张看似合约的照片,在他面前晃了一下,“知道这是什么吗?”

12-不能让她跟厉景琛扯上关系

  王远达翻了一个白眼,“是什么都跟我们没关系,诗爷,我们已经决定用秦依依当代言人了,你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会这么输不起,死缠烂打要为你们家艺人争这个代言吧?”

  唐诗还没来得及开口,一个黑影便凑上前来。

  秦依依扬着无公害的笑脸,温柔懂事的道,“诗爷,布桐,虽然厉氏已经定了我当代言人,但是我知道最近布桐负面新闻过多,已经接不到代言了,如果你们需要的话,我愿意把代言让给你们,大家都是同行,相互扶持是应该的。”

  秦依依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厉景琛这么完美的男人!

  就连有第一美男之称的厉思源在他面前都盎然失色,更别说王远达了,连给厉景琛提鞋都不配!

  她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需要跟王远达这样的男人在一起,而布桐,什么都不需要做,厉景琛就会站出来护着她!

  所以她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吸引到厉景琛的注意!

  秦依依走的就是玉女路线,此刻这番言语,更是衬托出了她善良的一面,周围已经有人在暗暗夸赞她。

  唐诗冷笑一声,“今天这吹的是什么风,够热闹的啊,秦小姐,代言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毕竟你隔三岔五花钱买水军黑我们家桐桐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秦依依脸色一白,她怎么知道的?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呀?”

  “我不处理不代表我不知道是谁做的,就像桐桐说的,狗咬我一口我难不成还要咬回去?”唐诗脸上带笑,眼神却无比凌厉地盯着秦依依,极具压迫感,“我也不是找不到证据,只是尽管让你扑腾而已。”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从来没买过什么水军!”秦依依否认道。

  “我生平最看不惯你这种敢做不敢认的,回去等律师函吧,我懒得跟你哔哔......”唐诗莞尔一笑,“刚刚咱们说到哪了?对了,合同。

  刚刚我手机里的,是我们聚星跟Unusual签订的合同,当然,内容是不能给诸位看了,我们家桐桐即将出演Unusual投资拍摄的一部关于同性恋的电影。

  桐桐为了揣摩角色,才会跟林夕梦走得近,好深入了解这部分人群,至于为什么没有澄清她们之间的绯闻,也是为了让桐桐感受这种被异样眼光看待的感觉,好彻底代入角色......

  对了,你们刚刚说砸车是吧?不妨剧透一下,电影里就有两个人翻脸砸车的剧情,随后女主角被网络暴力折磨到抑郁,投资方觉得桐桐必须经历过这些才能演好这个角色,所以特意安排她去砸车,当然,也是故意拍下来发到网上的。”

  在场的人都面面相觑,震惊不已。

  连布桐都错愕地长大了嘴巴。

  她压根儿没有接过什么电影啊,难道是唐诗瞎编的?

  “Unusual?”厉思源狐疑地看着唐诗。

  早上的事情明明是他算好的,他昨晚听林夕梦说布桐今天会去工作室拿衣服,所以故意送林夕梦去上班,在车上上演那一幕让布桐撞见好用来恶心她,怎么可能是唐诗的安排?

  唐诗笑得一脸淡然,“没错,就是传闻即将入驻帝都的Unusual集团,听说来头不小,海边那幢刚落成的大厦就是Unusual的呢,他们对这部电影非常重视,所以我们家桐桐,恐怕没时间接你们厉氏的代言了。”

  “Unusual了不起?传得那么邪乎一个公司,是驴是马都不知道呢,你们别不识好歹,厉氏在帝都的地位,是什么Unusual能撼动的吗?”王远达自信的道。

  唐诗向来天不怕地不怕,别说这个姓王的了,连厉思源她都从来没放在眼里过。

  可是这间屋子里有一个人,身上散发着那股森冷肃杀气息,真的让她没有办法忽视,连带着说话也多了些顾虑,不敢太过难听,“厉氏能不能被撼动我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我们聚星虽然比不上你们厉氏,却也不会让自己的艺人白白在这里受你们欺负,所以没合作的必要了,再也不见!”

  唐诗说完,拉着布桐往外走去。

  “诗爷,你慢点......”被拽走的布桐,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刚好对上厉景琛望过来的视线。

  仅仅是一秒种短暂的眼神触碰,却让布桐莫名感到安心,仿佛能让刚刚厉思源带来的不愉快,都尽数烟消云散。

  “厉总,您就这么让她们走了?她们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居然敢羞辱厉氏!”王远达义愤填膺的道。

  见厉景琛不说话,他又望向厉思源,“厉少,那个女人竟敢打您,这个仇......”

  “闭嘴!”厉思源不悦地打断了他。

  他刚刚看着布桐离开时,视线恰巧捕捉到布桐望过来的眼神,但奇怪的是,她看的人好像不是他,而是......他的小叔!

  而他小叔,好像也在看向她!

  他们应该是没见过面的,为什么厉景琛刚刚会帮布桐,还出现这样眼神交流的一幕?

  很快就要公布婚讯了,他不能让布桐出什么乱子,尤其是不能让她跟厉景琛扯上任何关系。

  因为这个男人......他根本对付不了!

  ......

  布桐一路被唐诗拉到停车场,直到上了车,唐诗拿了一瓶矿泉水猛喝了半瓶,才终于缓过来一口气。

  “他喵的,这个厉景琛的气场也太强大了,还好我们跑得快,刚刚我差点就挺不住了!”

  布桐笑得眉眼弯弯,“真是活久见系列,世界上终于出现能让我们诗爷怕的人了?”

  唐诗翻了一个白眼,“布小桐,你少幸灾乐祸,身上的西装是厉景琛的吧?老实交代,到底什么情况?”

  布桐震惊,“你怎么知道的?”

  “废话,人家厉景琛的西装是一套的,西裤在他身上穿着,外套却披在你身上,你当我瞎?”

  布桐:“......”

  “布小桐,你的洁癖外加强迫症可不是一般的严重,别说别人了,平时连我的衣服你都不碰,现在却套着男人的衣服,赶紧说,究竟怎么回事?”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邻家怡和点评:

写的太精致了,超爱《痴心总裁套路深》这个小说,作者一鹿小跑文笔真好,很吸引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