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余生同你流浪
余生同你流浪

余生同你流浪

作者:籽棉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7-21 12:21:35

免费阅读完结版的余生同你流浪精彩内容由趣红河文学为大家带来,余生同你流浪的作者是“籽棉”,目前很多友都在追哟,喜欢的书友们快来点击阅读。
展开全部

余生同你流浪: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她踏出别墅半步!

  夜御深的眼眸缩了下,并没有回答萧城的这个问题,而是扭头朝外走去,“我先去看看阙儿,一切就拜托给你了。”

  萧城无奈地点点头,目送夜御深离去。

  他了解夜御深的性格,只要是夜御深不想说的,谁也别想从他嘴巴里撬出来分毫。

  重症室外,夜御深沉默地站在隔离玻璃前,眼眸深讳四海,谁也猜不出他此刻在想些什么。

  良久,夜御深大步转身,跳上自己的劳斯莱斯幻影,呼啸着离开了医院。

  而此时,戚景薇正被关在别墅房间内,想尽了一切办法,却始终无法从里面走出去。

  她气急败坏地脱下高跟鞋,泄愤地那扇紧紧关闭着的雕花门砸去,“混蛋!可恶!”

  尖细的鞋子径直朝门口砸去,原本紧闭着的门却突然被打开,露出夜御深黑沉帅气的脸。

  他低头闪过一只鞋子,右手则稳稳抓住了飞向他面门的另一只,冷声问道,“你闹够了没?”

  戚景薇正一肚子火气,这会儿看到罪魁祸首出现,更是气得不行,光着脚走到夜御深跟前,仰头冲他低吼道,“我闹够了没?先生,分明是你在非法禁锢!”

  夜御深的眼眸正低垂着,看到戚景薇光脚站在地上,眉头不着痕迹地皱了起来。

  这些年没见,她之前优雅得体都去了哪儿?

  没等夜御深想清楚,他的脑海里又响起了萧城在医院时的叮嘱,“最靠谱的就是抓紧时间和阙儿妈咪再要个孩子,这个孩子的基因才是跟阙儿最相近的,他的脐带血可以用来拯救阙儿。”

  “喂,你怎么不出声?”戚景薇垫起脚尖在夜御深眼前挥了挥秀气的拳头,“我警告你,最好快点放我出去,否则我就……”

  只是戚景薇的威胁还没说完,下一秒,就被夜御深猛地拉进怀里,瞬间扛在了肩头,大步走下楼,朝别墅外走去。

  戚景薇只觉得一个天旋地转,就被禁锢在坚实的臂膀内,更是发了狂似得捶打着夜御深,“混蛋,快点放我下来啊!你要带我去哪里?”

  夜御深微微侧眸扫了眼抓狂大吼的戚景薇,“闭嘴!”

  戚景薇哪里肯听,嗓门恨不得拉到最高分贝,“混蛋!流—氓!你最好快点把我给放下来!否则你会后悔的!”

  尖利的穿脑魔音令夜御深烦躁地停下脚步,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打在她的P股上,“想挨第二下可以继续叫。”

  这一巴掌重重打的戚景薇P股发麻,令她错愕地愣了好一会儿。

  随之脸一下爆红,这个混蛋他在干嘛?打她屁股!

  备觉屈辱地大力捶打着扛着她大步往前走的夜御深,“啊,竟然敢打我的屁股!可恶的混蛋,放开我!”

  然而她的那点力道在夜御深看来如同挠痒一般,压根就起不到任何作用,直接被无视掉。

  夜御深扛着挣扎不已的戚景薇走到自己的车前,将她整个丢在座位上,然后利索地上车,锁门,踩下油门疾驰而去。

  戚景薇被摔的懵了,她抬起头愤怒地瞪视着夜御深,不明白自己怎么会遇到这种疯子。

  难道,是因为他的儿子落水生病了,所以他才来找自己麻烦的么?戚景薇顿时冷静下来,只要不激怒这个男人,他应该会放自己离去的吧?

  “那个,我知道你的儿子在生病,可是落水这件事真的跟我无关,我是和他一起被别人给推下去的。”戚景薇放缓语气,试图跟夜御深讲道理。

  夜御深原本就阴沉的脸色因为戚景薇的话变得更加阴鹜起来,是的,如果不是阙儿落水,怎么可能会发烧?更不会激发急性白血病!

  看着夜御深的脸变得越来越冷,戚景薇明白自己刚才猜对了。

  看来真的是因为那个孩子病了,所以这个男人才不肯放自己离开。

  “对不起,我也不想害他落水的。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负责到底,该多少医药费我会负责的,绝不会偷偷跑掉。”

  戚景薇说着偷偷从后视镜里审视夜御深的俊脸,“那个,我们现在是要去医院看你的儿子么?”

  夜御深扭头看了戚景薇一眼,并没有答话,而是冷着脸继续开车。

  “真的,我保证我会负责的。只是现在天已经很晚了,我能不能……”戚景薇越说越没底气,声音低到几乎听不见。

  虽然他们落水要怪那个疯婆子,可是如果不是那个小奶包冲出来挺身救她,怎么都不会跟着她坠楼落水的。

  现在于情于理,她都应该去探望下那个孩子的。

  因此戚景薇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沉默地坐在夜御深旁边,以为他们要去往医院。

  车内的气氛变得安静下来,两人谁也没有再出声,各自想着心事。

  劳斯莱斯幻影一路披荆斩棘,很快在一处矗立在海边的花园别墅停了下来。

  戚景薇下了车,错愕地看着眼前的建筑,怎么都不敢相信这里会是医院。

  “我们不是要去看小奶包么?为什么会到这里?”戚景薇奇怪地问道,等看到夜御深幽森的眸子后,心瞬间凉了半截,糟了,看来他根本不是要带自己去医院!

  这个想法令戚景薇整个人都紧张起来,根本来不及多想,转身就想逃跑。

  可是前脚刚迈起,胳膊就被紧紧攥住,阴测测的声音响起,“去哪儿?”

  戚景薇的心沉了下去,意识到自己可能遇到了变态狂。

  听说有些有钱人专门拐来陌生女孩进行虐杀,自己该不会这么晦气吧?

余生同你流浪:小奶包需要脐带血救治

  “那个,我想…”戚景薇笑得敷衍,心里已经给夜御深贴上了变态狂的标签。

  夜御深只顾拽着戚景薇往别墅走,凝重的脸色在月光下更是可怖的厉害。

  别墅外面整齐的站着十几个黑衣保镖,像是皇家护卫队!

  看见夜御深立即行礼,“少爷!”

  我的天,这个男人想干嘛!

  戚景薇正想着该如何脱身,别墅门已经被佣人打开,“少爷,您回来了?”

  “嗯。”夜御深淡淡嗯了声,拽着戚景薇继续往里走。

  他们从佣人身旁经过时,戚景薇看到头发花白五十几岁的男佣人正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她,“少爷,这位是……少奶奶!”

  戚景薇微蹙着眉头,什么少奶奶?难道是受害人的特定称谓?

  还没等戚景薇弄明白男人刚才的眼神,她就被夜御深给带进了一间房间,然后快速关上了门。

  “阿莫,好好照顾少奶奶,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她踏出别墅半步!”夜御深对着男人和一群黑衣人说。

  “是!”

  夜御深抬头望了一眼房间,就匆忙离开了别墅,直奔医院而去。

  戚景微愣愣的看着那道紧闭的房门,大脑一片空白。

  这个疯子原来是换个地方囚禁她。

  她立即跑到阳台四处查看,这里环境优雅,空气清新。

  她打开门立即走下楼,刚想出去,就听见阿莫的声音,“少奶奶有何吩咐?”

  “我……我想出去转转。”戚景微看着阿莫满头白发,黑眸却炯炯有神,像是要看穿她的内心。

  “少奶奶,我是管家阿莫,您需要什么尽管和我说,没有少爷的允许您不能离开这里!”

  阿莫的声音像是从地窖里传来,深沉带着阴冷,他满头白发,嘴角带着一抹笑。

  戚景微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那个……没,没有什么吩咐。”

  她转身上楼,立即关好房门,心扑通扑通的跳。

  这个疯子!混蛋!

  又把她关在这里到底是什么意思,戚景微坐在床上好一会,也不敢出去。

  正当她靠在床上迷迷糊糊睡着了的时候,窗户闪过刺眼的灯光,

  接着听见有人打开院子的大门,“少爷!”

  接着是皮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少奶奶人呢?”

  “少奶奶一直没有出房门。”阿莫的声音阴阴的说。

  “立即准备餐点!”这个女人不饿么?

  她竟然没出门!她走了三年,回来假装不认他就算了,还闹脾气!

  他大步走上楼推开房门,戚景微站起身看着黑沉着脸走进来的男人。

  他浑身带着一股寒气,黑眸在黑夜里泛着冷光,“怎么?还在闹脾气?”

  她难道还想继续装不认识他么。

  戚景微缓缓走向他,她的眸光有些清冷,静静淡淡的直视夜御深,“先生,你和我都是大人,如果我认识你何必装着不认识,还有我已经解释过了,小奶包和我是被一个疯女人推下温泉池的,你这样把我关起来是什意思?”

  “我这样从宴会上消失,我的上司会找我,到时给你来个非法囚禁之罪,我可帮不了你!”

  屋里的灯光有些暗,照在女人清淡的小脸上,犹如披着霞光的仙子,一张一合的唇瓣让夜御深浑身血液逆流。

  他抬手捞起她的小脸,让她和他对视,两片娇艳的唇呈现在他的黑眸里。

  他低下头吻上去,戚景微身子一僵,偏过头,他的薄唇擦过她的小脸,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她立即推开他,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变态,今天一天吻了她两次了!

  “先生……”

  “夜御深!”他强调,声音有些嘲讽,“既然不认识,那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

  戚景微愣了愣,眸光突然变得冷漠,“好,夜先生,我要离开!”

  夜御深静静的看着她,眸光带着深沉,“阕儿生病了,是白血病。”

  戚景微猛地抬头,“你说什么?小奶包怎么可能生白血病?不就是感冒发烧么?怎…怎么变成白血病了?”

  小奶包又萌又可爱的样子一下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夜御深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检查单递给了戚景微,上面是小奶包确认白血病的检查单。

  戚景微看着单子心里犹如惊涛骇浪,她抬头惊慌的看着夜御深,“那怎么办?确诊了吗?会不会误诊,他昨天好好的。”

  夜御深看着她担忧的小脸,胸口起伏的厉害,“他需要做骨髓移植,那就是用和他同胞兄妹的脐带血做骨髓移植才能救他!”

  戚景微愣愣的看着男人伤痛带着落寞的俊脸,“那你赶紧和小奶包妈咪再生一个孩子啊!这样就可以救他了。”

  她扬起的小脸,雪白的肌肤好看的令人窒息,

  夜御深怔怔的看着她,抬手摸着她的长发,“是的,要和他妈咪再生一个孩子才能救他,所以——”

  “只能和你生!”他低沉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戚景微听了他的话,如遭雷击。

  “什么?”她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真的疯了,“是要和孩子的妈咪生的才是同胞兄妹!夜先生,你不要开玩笑。”

  男人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臂,黑眸如一团火,像是要烧化她一样。

  “但是,戚景微,我除了你不想碰别人,既然你不记得我了,那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回忆过往的一切,而现在最重要的是让你赶紧怀孕,生个孩子给阕儿做骨髓移植。”

  男人说完就弯腰把戚景微抱起来,转身走下楼,戚景微还在消化他刚才的话,就已经被男人抱到楼下的餐桌旁。

  满满一桌子菜冒着热气,佣人都退到暗处,不打扰主人的用餐。

  “先吃饭吧!”男人夹了一块排骨放进戚景微的碗里。

  戚景微反应过来,哪有心事吃饭,“你刚才是什意思?”

  救治小奶包需要脐带血,需要再生一个孩子,怎么可能是她生!应该小奶包妈咪生啊!

  夜御深优雅的吃着饭,他抬起深眸看了戚景微一眼,“就是从今天开始我们赶紧生个孩子,给阕儿做骨髓移植,听懂了么?”

  “难道你不想救阕儿?”他抬手摸着她的长发。

  她一点不像三年前那个为了弟弟的医药费,在他面前低声祈求的女人了。

  她明媚的小脸泛着自信和聪惠,这三年她到底躲在哪里,干了些什么?

  从她的眼眸里看不见她在装,她好像的确不认识他,难道她失去了记忆?

  “我当然想救小奶包,但是为什么是我生?你是不是神志不清醒?”戚景微真的无语了,这个男人太奇怪了。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丁酉超级甜点评:

养了这么久,终于有时间开宰了,不错,是我的菜,五星好评,作者籽棉大大加油↖(^ω^)↗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