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谁许你尘埃落定
谁许你尘埃落定

谁许你尘埃落定

作者:00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0 10:50:18

这本书《谁许你尘埃落定》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洛漫怔怔的望着他,随着手腕的力道减弱,她脸上痛苦的神色渐渐缓和,她略低头,咬咬牙,顺手拿过桌上倒了红酒的杯子递到他面前,“喝么?”清冷淡薄的神色,仿佛刚刚的争执从未发生过。封辰瞥了她一眼,压下怒火,并未接她手中这一杯,而是拿了桌上的那杯,低头的时候,他忽然勾唇冷笑,“庆祝你今天拿到想要的东西。”一句颇有弦外之音的话,让洛漫险些露出马脚,她的眼中有一瞬间的惊惧,猜想是不是自己下药的事情已经被他发现。
展开全部

8-第8章

手腕被他抓的生疼,洛漫拧着眉,挣扎了两下,却越发的让他暴躁,他猛地往前一拉,借着这股劲儿,洛漫猝不及防的撞上他的胸膛。

鼻尖登时传来一股涩意,几乎撞出眼泪来。

抬头的时候,看到封辰那张无懈可击的脸,沐浴在吊灯璀璨的光芒下,莫名的有几分柔和,一时间让她忘记了疼痛,恍惚起来。

可紧跟着响起的那句话便将她拉回现实,

“你要是敢做出婚内出轨这种事,我会让你最在意的整个洛氏为你陪葬。”

洛漫怔怔的望着他,随着手腕的力道减弱,她脸上痛苦的神色渐渐缓和,她略低头,咬咬牙,顺手拿过桌上倒了红酒的杯子递到他面前,

“喝么?”

清冷淡薄的神色,仿佛刚刚的争执从未发生过。

封辰瞥了她一眼,压下怒火,并未接她手中这一杯,而是拿了桌上的那杯,低头的时候,他忽然勾唇冷笑,

“庆祝你今天拿到想要的东西。”

一句颇有弦外之音的话,让洛漫险些露出马脚,她的眼中有一瞬间的惊惧,猜想是不是自己下药的事情已经被他发现。

而这样心虚的神色落在男人的眼中,越发的刺目。

他仰头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从洛漫躲闪的目光中,捕捉到了不安、焦虑、恐惧。

“你在怕什么?”

他问。

洛漫抿着唇,“没什么,你想多了。”

“为了你想要的东西,你还在真的什么都做得出来。”

封辰的笑意越发冷冽,他的眼前忽然开始晕眩,脸上咄咄逼人的神色很快就被意乱情迷所取代。

药很快就起了作用。

以防意外,两个杯子里面她都下了药,她自己也喝了,只是喝得少而已。

洛漫还没压下眼前那股眩晕的感觉,就被封辰推倒在床上,他欺身而上,大手一挥便撕裂了她胸口的衣裙,动作十分粗暴。

“刺啦”一声之后,一对雪峰十分有活力的从撕裂的布料中间弹了出来,娇怯的露出两点粉蕊。

洛漫惊呼了一声,捂住了胸口,下意识的就要往后缩去。

下一秒,却被封辰抓住脚踝抓了回来。

他居高临下的盯着她,一只手握住她的手腕,直接将她胸前这唯一的遮蔽拉开,盯着那两团微微颤抖的雪白,喘着粗重的气。

想到封晟的话,洛漫咬咬牙,放弃了挣扎,可却还是因为羞耻,面色涨得通红。

身下的女人肤色很白,摸起来像是绸缎一样光滑,身体像是从未被人开垦过一样娇嫩,不难想象进入她的滋味该是多么销魂。

封辰喉头一紧,松开她的脚踝,倾身覆上,动作越发粗暴。

洛漫面色隐忍,死死咬着牙关不肯发出声音,羞耻,悲愤,内心五味杂陈。

这是她要的,却也不是她要的。

封辰不满足于手上的发泄,狂风骤雨一般的吻落遍了她的脖颈,他钟爱那对玲珑的锁骨,牙齿咬出了一排青青紫紫的痕迹,然后一路向下。

洛漫被拉着翻了个个儿,小腹被他向上托起,保持着一个十分羞耻的姿势跪对着封辰,还没等她回过神来,身下骤然一凉,又紧跟着贴合上清晰的炙热,在她猝不及防之间狠狠地贯穿了进去。

“啊……”

比起先前预料的还要疼痛,洛漫忍不住往后缩,却被男人粗暴地拉了回来,托着腰狠狠地往她身体里面撞击,一下一下,一下又一下。

“啊,封辰,够了,够了……”

呻吟的声音渐渐变得娇媚,从封辰的角度,可以清晰的看到身下女人的肩膀随着他手指的进出而剧烈的前后颤动。

“呵,够了?”男人冷笑一声,粗鲁地将她摆弄成另一个姿势,很快贴身而上,“不够,远远不够。我要是不好好努力,怎么对得起你精心的安排?”

洛漫撑在床畔,头发散落在脸颊两侧,随着汗水粘在了脸上,在最初的痛苦过后,迎来的是她不愿意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的欢愉。

9-昨晚还满意吗

次日一早。

洛漫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刺眼的光线刺得她眼皮生疼,她捂着眼帘睁开眼,却看到落地窗前站着一道挺拔的身影,正背对着她。

昨夜的情景在脑中迅速过了一遍,她骤然清醒,攥着被单坐起身来。

“嘶。”

她忍不住轻呼出声。

好痛。浑身上下像是被撕裂了一般的痛。

就是这道声音,让封辰缓缓转过身来。

“醒了?”

他的声音很冷,听不出一丝的温度。

洛漫咽下疼痛,讪讪的点头,“嗯。”

“昨晚还满意吗?”

洛漫面露诧异,他的反应太奇怪,让她下意识地攥紧了被子,有些不安。

“在商场那么多年,酒里面加了什么,我一闻就知道,你以为你的小把戏能瞒得过谁?”

闻言,洛漫呼吸一滞,躲过他咄咄逼人的目光,低头死死地抿着唇,不发一言。

果然,他早猜到了。

可是为什么还……

“看在你不惜下药也想要个孩子的胆色上,我成全你,”

一句话,解了她的疑惑,而紧跟着的一句话,如同兜头浇下一盆凉水,

“毕竟不下药的话,面对你我真的提不起兴趣。”

洛漫的面色骤然变得苍白,攥着被单的手微微的颤抖。

“哗”的一声,房内气流翻涌。

身下骤然一股凉风灌入,整个被单被掀起,从空中飘落,滑下床畔。

洛漫惊呼了一声,慌乱的扯着枕头挡住自己未着寸缕的身子。

封辰的目光却不在她,而是落在雪白床单的点点红梅上。

分外刺眼的颜色。

“呵……”封辰冷笑了一声,“还真去做了。”

洛漫哆嗦道,心尖密密麻麻泛上一层恐惧,“你说……说什么?”

“装什么?”

封辰的眼底浮起一抹嘲弄,“三年前,在结婚前跑去做处女膜修复手术的不是你吗?就算当时被我拆穿了,你也还是去做了,你是觉得三年时间我就能将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是不是?”

“洛漫,你未免把我看得太蠢。”

封辰的声音越发的冷冽。

一字一句将洛漫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是,婚前,她就不是处女了,可那是她的错么?

她甚至都不知道那个夺走她初夜的人是谁,父母怕她新婚之夜被质问,就带她去做了处女膜修复手术,她也想过婚前跟他坦白的,可是那段不堪的事情何必要他跟自己一起承受,她太想嫁给他了。

洛漫脸色刷白,她语无伦次,慌忙想要解释,

“当年不是我……”

“机会我给了,能不能怀上看你的运气,”

封辰打断了她的话,眼中透着不耐烦,嫌恶的瞥了她一眼,嗤笑道,

“药不错,几乎可以忘记昨晚令我作呕的一夜。”

寒风彻骨,在他摔门而去的那一刻,洛漫的唇畔褪去了所有的颜色,如置冰窖。

窗外的阳光打在屋内床畔,雪白的胴体像是一尊精美的瓷器,蜷缩在床角,抱着膝盖,将整张脸都埋进了膝盖里面,动也不动。

洛漫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不知道保持了多久。

她想跟封辰好好谈谈,好好谈谈三年前那件事,她要等他回来。

小说《谁许你尘埃落定》 第8章 第8章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傲霜吖点评:

作者00大大,我一直在支持你的书,很好,尤其是人物沈[刻画,写得非常好,还有自创诗句,搞笑幽默,我会一直支持你的!直到永远……!!!!!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