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地老天荒话夕阳
地老天荒话夕阳

地老天荒话夕阳

作者:大黑猫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2-24 10:42:21

《地老天荒话夕阳》小说情节波澜壮阔,大黑猫主要说的是:“路是我自己选的,我认了。但是从此以后,我许诺的心里再也没有一个叫秦晋霖的人了,那个人死了,死在三年前的病床上。”声音很轻,说完即消散在风中。但是两个男人同时愣住了。听到的便是她的那句大喊。“我许诺是淫妇!”“我许诺是淫妇!”“我许诺是淫妇!”三声大喊,惹来了不少人的围观。但那议论纷纷于她而言又算得什么?心死了,也就什么都不在意了。
展开全部

我许诺是淫妇-大黑猫

“好一对奸夫淫妇,你是不是以为离开我就可以和他在一起了?我告诉你休想。想要救你的父母可以,大声的说我许诺是淫妇,自己大喊三声,然后把这东西撕了,我就可以放过他们。要不然……”

啪的一下,一文件袋丢在她的面前。

冷风吹过,许诺拿起那个文件袋,里面是那份她才签过不久的离婚协议。

“你!”

“喊啊!”

秦晋霖逼迫,周云峰恨恨的看着,恨不能把这男人千刀万剐。

许诺笑了。

这是她的命。

“路是我自己选的,我认了。但是从此以后,我许诺的心里再也没有一个叫秦晋霖的人了,那个人死了,死在三年前的病床上。”

声音很轻,说完即消散在风中。

但是两个男人同时愣住了。

听到的便是她的那句大喊。

“我许诺是淫妇!”

“我许诺是淫妇!”

“我许诺是淫妇!”

三声大喊,惹来了不少人的围观。但那议论纷纷于她而言又算得什么?

心死了,也就什么都不在意了。

拿起那份文件里的离婚协议,用力的撕,撕到自己再也没力气了,任凭纸片纷飞。

“可以了吗?”

仰头看他,秦晋霖的手狠狠的收紧。随即用力的捏住她的下巴,“许诺,你就是条狗,以后只配在我身边惨叫。”

一旁,周云峰再也忍不住一拳要打过去,却被许诺再次用力的抱住。

“云峰,我求你。”

泪,不知落了多少。

她看着他,许诺看着秦晋霖,“你说的没错,我是条狗,还是一条傻狗。”

许诺服软了。

父母终于得以在医院继续住下去,请了几个护工照看,至于她,除了秦家她哪里也去不了。

她是条狗,主人要她在哪,她就要在哪。

秦家外,豪华的加长款轿车上,乔雨欣看着身边的男人,眼里似有不解。

“你还爱她?”

“没有。”

“那你为何不离婚?你说过你会娶我的。”

她以为她终于等到了,可惜还未来得及喜悦,那离婚协议就已经碎了。

“我岂能那么容易的就让奸夫淫妇在一起?不折磨到她生无可恋,又怎能消了我心头之恨?”

“可是我想结婚了。”

乔雨欣吻住他的唇,他不避讳,但到底没有回应。

好一会儿他说:“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好。”

夜,冷沉。

许诺侧躺在床上,眼睛无神的看着窗外,忽然一阵脚步声,紧接着被子被掀开,一个温热的身体就附了上来,然后就是毫不犹豫的进入。

没有前戏,长期没有被开发的身子撕裂的疼。

“唔……疼……”

一声呜咽,随即就是一夜的折磨。

一次一次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外面一声雷响,电话骤然响起,只听电话那边的人说:“晋霖,我害怕。你来陪我好吗?”

“马上过来。”

话音落,他毫不留恋的退出。

许诺蜷缩着身子,终究忍不住哭了起来。

她守了七年,曾以为她得到过,但到底只是她自欺欺人。

入住-大黑猫

半个小时后,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迷糊间,许诺拖着疲惫的身子爬起来,佣人已经等不及的推门进来了。

“夫人,先生让您下去,马上。”

佣人急躁的说,眼里似乎还带着担忧的神色。许诺也没注意看,掀开被子身上仅仅是一件单薄的睡意。踢上拖鞋,迷糊着下楼,看到那个依偎在男人怀里的女人的刹那,许诺只觉得心里狠狠的痛了一下,迷蒙的眼也瞬间变得清晰了。

“有事吗?”

“女主人来了,难道你不该服侍?”

秦晋霖讥诮的说。

许诺苍白的笑了笑,看了一眼乔雨欣,说了一句,“应该的。”

心里忽然释然了。

有些东西也慢慢的放下了。

虽然像是削了肉一样的疼,但到底是连着血的一点点的摒弃了。

下楼,恭敬的走到乔雨欣的面前,“秦夫人,您吩咐。”

卑微的姿态,平和的语气,就连乔雨欣都惊讶了。

秦夫人?

喊她?

难道她许诺就一点嫉妒都没有吗?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

乔雨欣讶异的看了一眼秦晋霖,秦晋霖的眼睛死死的盯在许诺的脸上。这一眼,乔雨欣抓着他衣服的手紧了。

“搬出主卧,今天起我要住进去。”

乔雨欣忽然冷冷的说,那片刻的诧异仿佛不曾出现。但是话音落下的时候,手心紧张的汗都出来了。

似乎生怕那男人说一个反对的字眼。

许诺倒是轻笑着应了一个好字。

住在哪有区别吗?

他受不住那颗心,又何必站着那个窝?

转身上楼,大半夜的主卧里许诺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满头的汗水,当佣人说着要帮忙的时候却固执的摇头。

“这些都是我放进来的,我自己清理。”

带着那么一股执拗,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告诉自己放下。

一直忙到凌晨两点,乔雨欣就固执的在楼下守着,许诺固执的收拾。

终于最后一点饰品拿出去,许诺站在卧室的门口,闭了闭眼,道:“喊秦夫人上来吧,床单已经换过了,她可以放心的睡了。”

“夫人,这……”

“以后不要喊我夫人了,我现在和你们一样,住的也是一样的。”

给佣人住的房间,特意给她腾出了一间。

“可是……”

“叫我许诺吧。”

许诺看着起初被她收拾出来放在门口的两个大箱子,手轻轻的抚摸过去,“帮我扔了吧。”

“好。”

佣人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只是习惯性的听从,然后抱着箱子下楼。

不巧碰到乔雨欣上来。

拐角处两人一个照面,乔雨欣吓的“啊——”了一声。佣人以为撞在了乔雨欣的身上,第一时间扔了箱子,忙到:“秦夫人,您有没有事?”

箱子‘嘭’的一声倒地,里面的东西尽数的倒出来。

全是曾经的限量版的衣服,甚至还有几个本子,一些照片。

秦晋霖扫了一眼,冷声问:“什么东西?”

“夫人……哦不,是、是许诺,她让我帮她把这些丢掉,说以后也用不到了,没有留着的必要。”

佣人紧张的说。

秦晋霖扫了一眼那边那个一身单薄的人,眼里似有怒火在燃烧。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晓枫公子点评:

《地老天荒话夕阳》这本书文采不错,挺好看的,虽然结尾匆匆,但结局完美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