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爱上伪装佳人
爱上伪装佳人

爱上伪装佳人

作者:十八学士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5 16:59:41

《爱上伪装佳人》主要说的事情,看看十八学士是怎么讲的:何溪话音刚落,一杯咖啡就迎面泼来,她在心里默默骂了一声娘,叫你泼凉水没叫你泼咖啡啊!咖啡弄在脸上很难洗干净的你知不知道!咖啡顺着何溪的刘海滴落,她只觉得整张脸都粘粘糊糊的,难受极了不用看都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有多么惨不忍睹了。原本打算泼一脸的开水给左震麒留一个清水出芙蓉楚楚可怜的样子。现在好了,估计左震麒见到她都不想喝咖啡了。何溪的眼泪从眼眶大滴滚落,这回不全是装的了。但她还是强颜欢笑道:“谢谢小姐不计较,我可以退下了吗?”
展开全部

男女朋友

之前左少和宋榛一一起的时候都没有见过在公共场合这么黏乎的样子。这位小姐到底是何方神圣,看来有望成为他们左氏的老板娘啊。

“好了,没事了。别哭了。”左震麒第N次安慰道。

何溪整张脸都埋在他怀里,能够很清楚的听到他有力的心跳,她脸颊有些发热,心里却在埋怨。安慰来安慰去,除了这一句别哭了他就找不到别的话了。这么不解风情,难怪女朋友要跟别人私奔。

何溪想这样继续哭下去也不是办法的,再久一点就该招人厌烦了。

她抬起自己凄戚的一张脸来,声音还带着一丝哽咽:“你真的不怪我吗?”

左震麒接触过的女孩子不多,不过他也有很早就听说过女人是水做的,可他从没有体会过女人哭起来居然是这样的——可怕。再这样哭下去他都怕她要脱水了。

“不怪你。”左震麒将后座的纸巾盒递给何溪,声音还是硬邦邦的,“把脸擦干净,很丑。”

何溪:“.......”温香软玉在怀,你居然能说出很丑这么煞风景的话来,真是活该你女朋友跟人私奔!

然而,左震麒是读不懂她的心理活动的。他见何溪一直意味不明地盯着自己,他居然会有些不自在。

左震麒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问道:“怎么了?”

何溪可怜巴巴地眨了眨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他,声音无比的可怜:“我……我肚子饿了。”

左震麒:“……”自从遇上何溪,他发觉他终于理解了无语这个词。

“钟叔。前面那间酒楼停一下,也到午饭时间了,我们吃了再回公司吧。”左震麒脸色自若地吩咐道。

明明他说话的时候是一本正经的,可何溪距离他十分近,近到能够清晰感知他呼吸频率的变化。为什么她会有一种他很紧张的错觉?

错觉!一定是错觉!

“左总,我们吃什么?”何溪平时虽然赚得也不少,可她爸妈都是没有退休金的普通工薪阶层,一辈子忙活就养大了她还买了一套房子。

现在她们那个小区要拆,爸妈怕到时抽签抽不到好的房子,所以很是愁苦。何溪也是能省则省,总想省下钱买一套自己合心意的房子,所以她自然是很少来这种高档的地方吃饭。

“爱吃什么随便点。”左震麒对吃的东西没有什么挑剔,所以很大方地将菜单推给了何溪。

“对了,叫清淡一点的,钟叔需要吃清淡的。”他只补充了这么一句,又拿出手机看邮件。

何溪心里马上又给左震麒点了个赞,能够为员工处身设地地着想,说明他是一些细腻宽厚的男人。

何溪点的菜也不多,最后点完了还很有分寸地询问了一下左震麒的意见:“左总,你觉得这样可以吗?”

左震麒没有抬头,仍然专心致志的读着邮件,只随口敷衍了一声:“随你。”

而钟叔一直在一边沉默不语,很有当自己是透明的意思。

就在何溪百般聊赖地等着上菜的时候,她看到了两位熟人,那两位也看到了她。

“何小姐。”一男一女挽着手向何溪他们这一桌走了过来。

惨了惨了……何溪心里急得直冒烟了,这两位是她的客人,现在已经结婚了。如果闲扯了几下将她的身份给透露了……

不行!不能让他们将自己的事情透露出一星半点!这可是两千万啊!两千万啊!

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就凭她那个小小的介绍所,就是挣上一辈子都没有两千万啊!

“呵呵——陈总很久没见呢。”何溪急忙堆起笑脸。

“何小姐也来这里吃饭?”那位陈总很是热络,“我们也打算在这里吃呢,不如一起拼个桌?就当是我请——”

何溪知道他肯定会说感谢她这个媒人让他修得良缘这样的说话的,所以赶在他说出口之前截住他的话。

“呵呵——不用了。陈总,我男朋友不喜欢跟不认识的人一起吃饭,下次吧下次吧。”何溪干笑道。

陈总脸上有一丝尴尬,但看着左震麒浑身上下那副派头,肯定是非富则贵的,唉,算了吧,他们这些有钱人就是事儿多。

“那好吧。”陈总挽着新婚妻子点头离开。

左震麒看着大舒了一口气的何溪,有些纳闷,他声音清冷地问道:“你男朋友?是我还是钟叔?”

何溪只觉得头顶好几只乌鸦飞过.......

她干笑着解释道:“不要那么较真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何溪十分夸张地污蔑着陈总,言辞凿凿,还可以压低了声音,“这个人是我以前的客人,他很变态的!”

另一边正坐下打算点餐的陈总莫名其妙地打了几个喷嚏。“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新婚妻子很是担忧。

按理说何溪遇到一个避恐不及的变态客人,应该是很惶恐很没有胃口才对的啊。可事实恰恰相反,她吃得很香,非常香。反而是左震麒有些心不在焉。

左震麒十分绅士,将她多夹两筷子的菜统统转到她的跟前,何溪也享受得很是理所当然。钟叔仍旧沉默得将自己主动归为背景。

只是心里暗暗盘算着回去之后第一时间就要将今天发生的的事情告诉左夫人的。毕竟他在左家开了差不多也有二十年的车了,还真是第一次见眼高于顶又有洁癖的大少爷被一个女孩子这样黏着,他不反感还主动伺候人家!

“震麒哥!”正气氛融洽地吃着饭呢,忽然又传来一道不和谐的声音。

为什么说她不和谐呢,不仅是因为打扰了他们进餐,还有这道声音也真是太嗲太作了吧!何溪自问自己存心勾引左震麒在他跟前演戏都没有做到这个份上。

“震麒哥,真的是你啊!”唐如雪欢快地挣开了自己身边的三两个闺蜜,飞奔过来。

何溪可以清晰感到自己身边的左震麒的身子瞬间僵硬了一下。

“震麒哥,你也来这里吃饭啊?我也是唉,不如我们拼个桌吧?你不介意的噢?”唐如雪亲亲热热地喊着,姿态十分亲昵,完全将何溪和钟叔自动归为背景,彻底无视。

“不,我介意。”左震麒赶紧制止,声音十分冷淡,还夹杂着一丝无奈,“我女朋友不喜欢跟陌生人一起吃饭。下次吧。”

钟叔正在喝茶,听到这句话,一口茶水生生被噎在了喉间,吞也不是吐也不是。好想喷他家少爷一脸茶水,肿么办?

“啊——”唐如雪整张脸都垮了下来,斜着眼打量了一下何溪,就差将不满两字写在额头上了。

但毕竟是大家小姐,总不能厚着脸皮再贴上去吧。她私下这么黏左震麒都没关系,但当着别人的脸倒贴别人男朋友,这可是很掉身价的事情,何况还有她那么多的闺蜜在那儿呢,她丢不起这个人啊。

“那好吧,不打扰你们用餐了。”唐如雪不忿地看了一眼何溪,转身走掉了。

“怎么样小雪,不是说带我们去跟左少吃饭吗?”其中一个朋友拉住她的手。

“震麒哥在谈生意,不方便呢,他说下次请我。”唐如雪一脸沮丧。

再说这边,何溪将盘子里最后一只虾剥进肚子里,又拿起手边的橙汁喝了一口,才抬起脸很是揶揄地问道:“你女朋友?是我还是钟叔?”

钟叔默默地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好想喷何小姐一脸茶水啊,肿么办?

左震麒很是尴尬,但他向来冷漠惯了,所以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佯装淡定地喝了一口茶,声音不紧不慢:“不要这么较真,她很烦人的。”

你是脑残吧

今天第一天上班,何溪也真是累死累活的了。自从回到公司后,左震麒就将她扔在了外面的会客室整理文件档案,要按照日期一个一个文件夹整理好,还有将柜子擦得干干净净的。

她晚上下班的时候,还是左震麒给开的大门,他开了门给她后就径直离开了,别说说话了,就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一副他根本就不认识她的样子。

所以晚上何溪跟任知去餐厅吃饭的时候,真是大吐苦水。

“阿知,你不知道,左氏的清洁工居然是要穿工作服上班的!”何溪闷闷不乐。

任知毫不在意地吃着嘴里的牛排,含糊不清地说道:“好啊,制服诱惑啊。”

“诱惑个鬼啊!”何溪忍不住吐槽那套工作服,“如果你是男人啊,对着一个穿环卫工人衣服的女人,你硬得起来吗?除非他是变态。”

“环卫工人的衣服?”任知漂亮的大眼蓦地睁大,“有没有那么夸张啊?”

何溪一副想死的表情:“你不要说了,我今天也真是够倒霉的了,左震麒叫我开车去买杯茶水,我都能把人家的车子给刮花了。他现在对我的好感度已经为零了,根本就不想跟我说话。”

任知很没有义气地笑道:“别这么沮丧啊,少女,这可是两千万啊!再说你又没有谈过恋爱,练练手也是不错的。这样的极品,别说左夫人付钱啊,就算是倒贴钱我都愿意。”

“今天除了趁机蹭了一把他的胸肌,一无所获。”何溪叹气。

“咦,那个不是左震麒吗?”任知忽然低声说道。

正在化悲愤为食欲的何溪压根就没有相信她,头都没有抬,一个劲儿地割着碟子中的牛排,奄奄地说道:“你别逗我了。”

任知是个暴脾气,见她不相信干脆一脚踩到她脚上,咬牙切齿道:“你觉得老娘有心思逗你?那个不是左震麒是谁?”

何溪这才抬起头来顺着任知的目光望了过去。还真的是他!不过,身边怎么跟了一个盛装打扮的女孩子?

何溪心里暗暗地咬牙,这可是她看上的肥肉啊,怎么能让别的狐狸给叼了去?

“阿知,我记得你跟这里的经理是熟人是吧?”何溪忽然放下刀叉,一副雄赳赳的样子。

“是——又怎样?”任知心里升起一阵不详的预感。

半个小时后,何溪已经换了一副样子了。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这幅样子,十分的满意。这个餐厅的服务生制服,比左氏的工作服不知道强了多少倍了好吗?

何溪端着左震麒那一桌点的红酒和两只杯子,袅袅婷婷地走了过去。

“先生,小姐。您们点的红酒。”何溪在左震麒略微诧异的目光中,十分淡定而熟练地将杯子分别摆在了两个人的右手侧,又从托盘里取出红酒放在桌子中间。

“祝你们用餐愉快。”她收起托盘,作了一个45度的弯腰。

“帮我们把酒开了吧。”左震麒对面的那位小姐声音十分的娇媚,有一股风尘的味道。

“好的。”幸好何溪带了开瓶器的。不过毕竟她不是专业的,所以打开瓶盖的时候因为手势不对出了点意外,她将瓶盖直接开到了对面那位小姐的脸上去了。

“你怎么做事的?开瓶酒都不会开!叫你们经理过来!”方小姐很生气。

“真的对不起,这位小姐。”何溪赶忙垂着头道歉,声音是十二分的隐忍,“小姐,请你息怒。可以不叫经理过来吗?如果叫了经理过来,我今天就白做了。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一次吧。”

方小姐见她这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心里找回了人上人的感觉,不过她害她在自己的心上人跟前出了丑,怎么能够轻易原谅?

“原谅你?好说啊。”方小姐笑的很是明媚大方,“你把这瓶酒倒在自己头上,我就原谅你。”

何溪又是一副快哭了的表情,眼眶都红了。

左震麒不悦地皱起了眉,声音很冷漠:“方小姐,这瓶酒价值三万多块,你让她倒在头上?你以为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

方小姐怎么料得到身价几百亿的左震麒,居然会计较一支三万多块的红酒,脸色顿时僵在那里,很是尴尬。

“对啊,小姐。这么贵的酒应该好好享用,您如果觉得不消气的话,你泼我凉水吧。”何溪自告奋勇道。

左震麒的眉皱得更深了,用一种“你是脑残吧”的目光深深地凝视着何溪。

方小姐觉得这个主意真是好极了。

何溪话音刚落,一杯咖啡就迎面泼来,她在心里默默骂了一声娘,叫你泼凉水没叫你泼咖啡啊!咖啡弄在脸上很难洗干净的你知不知道!

咖啡顺着何溪的刘海滴落,她只觉得整张脸都粘粘糊糊的,难受极了不用看都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有多么惨不忍睹了。

原本打算泼一脸的开水给左震麒留一个清水出芙蓉楚楚可怜的样子。现在好了,估计左震麒见到她都不想喝咖啡了。

何溪的眼泪从眼眶大滴滚落,这回不全是装的了。但她还是强颜欢笑道:“谢谢小姐不计较,我可以退下了吗?”

方小姐再多的火气也没有地方发泄了,但还是要尖酸刻薄地讽刺两句:“走吧走吧,见了你都倒胃口。”

何溪迅速转过脸去,心里将她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顺带还将左震麒都骂上了。这什么素质?左震麒的眼光还真特么的差,跟这种人吃饭也能吃得下去?

直到何溪纤细的身影消失在跟前了,左震麒才悠悠地收回自己的目光。

左凝视了对面的女人半刻,开口道:“方小姐,就你刚才的表现,我觉得你并不适合代理我们公司的产品,我们的合作就此作罢。”

他的声音音质醇厚,此时刻意压低了声音,听起来真是性感得无可救药。但方怡却僵住了一张脸,有些无措道:“左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左震麒脸上没有一点温度,冷静而疏离,但态度确实坚决得不容置喙的。

他已经一句话都懒得解释了,淡漠地说道:“就是字面的意思,我先走了,你慢慢享受晚餐,已经付过账了,就当是给你的误工费。”

方怡的脸色更难看了,站起来试图挽回局面,僵笑着要拉住左震麒,委屈地叫道:“左总......”

左震麒巧妙地避开了她的手,声音染了一丝寒意:“请你让开,我不喜欢别人碰我。”

左震麒是在餐厅的后勤找到何溪的。她已经将脸洗干净了,头发也洗了,但因为没有吹风机,所以还在滴水。左震麒过去的时候,她正低着头一丝不苟地擦着头发,模样很是可怜。

“何溪。”左震麒站在她身后叫她。

“啊.....”何溪被这忽然响起的声音吓得尖叫了一声,她转身见到来人,很是生气地将自己正在擦头发的毛巾甩在左震麒身上,埋怨道:“你突然这样叫我,要吓死我啊?怎么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吗?”

她的脸庞因为刚刚洗过的缘故,白净得跟婴儿似的,一双大眼刚刚哭过,还有些微的红。现在她带着淡淡的怒意对他娇嗔,左震麒居然看得有些呆了。

“不好意思。”他回到神来,正儿八经地道着歉。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芷荷吖点评:

这是少数几本能够让我看完本的书,里面的故事内容很是精彩。剧情之间虽然发展很快,但是节奏怡然严谨非常精彩,不会有水字的文章。我不是什么专业的评论家,甚至连业余的都不是。但是《爱上伪装佳人》这本书很精彩。符合我的口味。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