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旧时温晴已不再
旧时温晴已不再

旧时温晴已不再

作者:

状态:连载中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8 16:55:19

旧时温晴已不再主角是温晴 厉应寒,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嫁给厉应寒那些年,温晴遭受冷落与无尽羞辱,最终死在手术台上,只为了给他的心尖宠续命……多年后,她以著名画家的身份回归,誓要拿回属于她的一切,也要让对不起她的人付出代价。可笑的是,当年恨不得她消失的男人,再次见到她时,却死缠烂打。后来厉总为了追回前妻用尽了各种手段,可偏偏恢复单身的温小姐身边美男无数。某日,男人怒极,将温晴堵在墙角——“温晴,你是我的妻子!”女人笑得妩媚,“厉先生,过期不候。”
展开全部

我也一样嫌你脏

她的话音刚落下,电话就被对方挂断。

手机里传来冷漠的机械声,温晴的心跟着一沉。

厉应寒这是不肯帮忙吗?

“算了温晴,别求他。”

丁叮棠知道那个男人有多坏,大不了她愿意坐牢,也不要温晴为自己去低声哀求。

然而——

半小时后,一抹修长的身影出现在警局。

看到厉应寒出现的时候,两个女人皆是怔愣在原地。

原以为,他不会帮忙……

厉应寒看着不远处的女人,面色阴沉,余光斜了眼身边助理,让他尽快把事情解决掉。

温晴微微低着头,没去看男人深邃的目光。

只见助理拿着手机走向警察,“患者的电话,”

警察接过电话,听到患者家属说愿意私下解决,也没再磨蹭,交了保释金后,同意放人。

在离开警局前,警察严肃的看着丁叮棠,语气冷漠:“下次注意点。”

叮棠忙不迭点头,保证道:“我一定不会再犯!”

说完后,她怯怯地伸手,拉住一旁温晴的手臂,二人皆低着头跟在厉应寒身后,走出警局。

出来后,男人冷声命令:“你送她回去,然后去处理那个患者。”

“好的,厉总。”

助理恭敬应声,看向丁叮棠,对方会意,跟着他上了车。

上车后,叮棠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温晴。

温晴知道她是担心自己,对她扯出一个微笑,让她放心。

……

回厉家的路上,男人开着车,面色阴沉沉的,周身气压很低。

温晴则坐在副驾驶,眼睛看向车窗外,不打算说话。

厉应寒唇边露出一抹讥笑,冷嗤:“你交的都是什么朋友,立刻跟那种人断关系,不要丢我厉家的脸面。”

断关系,丢脸?

这样的字眼,比直接羞辱她还叫人难受。

“叮棠是我的朋友,我唯一的朋友。”女人轻声反驳,语气却很是坚定。

男人眸色一寒,猛地刹车,车子停在梧桐树下。

该死的,最近她怎么一直跟他对着干?

厉应寒隐下眼底的怒色,握在方向盘上的手指不自觉收紧。

似是不愿与她再进行这个话题,他转而说道:“这次谈代言的工作,裴听风对你期望很大,你能拿下吗?”

这语气,在她听来,更多是讽刺,看不起她的本事。

不过,他竟然还关注她工作进度,这倒让人‘受宠若惊’啊。

“我的事情,自己可以解决。”

温晴转头错开男人的视线,想到今天封子戚答应过她的话……如果那个封少说话算数,那代言的事应该不成问题。

厉应寒眼底的轻蔑一闪而过,抿唇不再说话。

还在嘴硬,到最后还不得来求他?

半小时后,厉家别墅。

回到房间,温晴见男人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她面色闪过惊讶。

看到他走进屋来,她能清楚感觉到手心沁出一层薄汗。

现在,她不愿跟他待在一个房间里。

不犹多想,女人打开衣柜,拿着睡衣转身就想出去。

厉应寒见状,伸手拦住她,目光带着审视,“你要去哪?”

“既然你不同意离婚,那我就先去客房睡。”

温晴说着,避开他的拦截,想从旁边离开。

厉应寒伸手扯去脖子上的领带,烦躁不已。

“你是我的妻子,在这个房间陪我睡,是你的义务。”

温晴脚步止住,心中有气,可脸上却反笑回斥:“我不想跟你上床,你嫌我脏,我也一样嫌你脏!”

这几年来,他女人无数,现在还养着个温思柔缠绵不尽,会缺她一个吗?

人尽可夫

脏?

厉应寒瞳孔一缩,面上瞬间凝起一层寒霜。

他粗暴地夺过温晴手里的衣服,扔到地上,手一抬直接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整个人扣在墙壁上,不得动弹。

“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个字?”

男人眸色森冷阴鸷,菲薄的唇冷冽如寒,“你在大学时期就跟男人夜不归宿,我娶你的时候,你早就不是处。你知道这叫什么吗?人尽可夫!”

人尽可夫!

这四个字如利剑一般刺入温晴的心脏,让她原本急促的呼吸一停。

以往,厉应寒怎么羞辱她,她都习惯了。

可现在从他口中听到这个词,还是瞬间让她坠入了地狱。

温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认为她不干净?谁要了她的第一次,他最清楚不过!

五年前那个晚上,在酒店房间,她把自己给了他。

可新婚夜,他却认定她与学长婚前有染,不是清白之躯。

温晴重重闭眼,她真的好累。

现在的她,不想再执着于过去。离开厉家,离开他,是最好的选择。

她张开干涩的唇瓣,苦笑质问:“既然我人尽可夫,那你为什么不跟我离婚?”

厉应寒再次听到离婚二字,深黑色的瞳孔染上一抹猩红,恨不得将眼前的女人掐死。

她就那么想跟他离婚?

他强制压下心里的盛怒,“嘭!”一声,卧室的门被他反手甩上,发出巨响。

而厉应寒,已经离去。

听到声音,温晴靠着墙壁的身子一软,直接瘫坐在地上。

她眼角的泪珠跟决堤了一般,唇瓣轻颤,闭上眼,画面一幕幕闪过——

那是五年前,厉应寒二十三岁生日的那天。

温晴听信温思柔的话,以为他想见她,就精心准备了礼物,前去男人承包下来的会所。

不想到那里,她看到的却是厉应寒挽着温思柔的腰,彼此很是亲密。

“厉少,她是不是你女朋友?”

有人打趣,有人羡慕。

而温晴就仿佛个旁观者一般,站在一旁。

她希望厉应寒能否认那人的问题。

可是,他没有。

男人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分明就是默认的意思。

那一刻,她就是一个多余的存在。

忘了自己是怎么待到最后的,没有丝毫存在感,就像是被整个世界抛弃。

后来厉应寒喝醉了,酒宴散了后,温思柔不知道去哪里了,裴听风扶着男人,叫住了她——

“温小姐,麻烦你。”

温晴怔了怔,捏紧手里的礼盒几分,最后朝裴听风点点头,一起扶着厉应寒去楼上的房间休息。

把人送到房间之后,裴听风接到个电话,说有点事先走了。

温晴也想跟着走的,但——

“水……”

她听到床上,他的声音传来,嗓子很干,像是很渴。

她倒了杯水,想要叫醒他,不想下一秒,男人温热的大掌拉住她的手腕。

“啊!”

猝不及防被拉倒在床上,手中的水杯洒了一地,而后被人钳制在身 下。

温晴本能的吓了一跳,用力挣扎着,可奈何根本不是男人的对手。

再后来,她看着近在咫尺的厉应寒,她喜欢了多年的人,慢慢的就没有再挣扎。

都说女孩的第一次很痛,可是温晴想,如果那人是他,就不觉得委屈。

一夜纵 情。

凌晨时,温晴醒过来,看着在她身边沉沉入睡的男人。

她很害羞,可又碍于自己的身份,不想让他认为她是随便的女孩,想着等他早上醒来,一定会对她负责,来温家提亲的。

于是温晴忍着疼痛穿了衣服,回了家。

不曾想,这一等就是一整天。

第二天厉应寒来了温家,温晴在房间里听到他的声音,脸上一喜,欣喜赶出房间,站在楼梯上,期待的目光向下看去。

男人一身黑色西服,身形颀长,那棱角分明的五官,挑不出丝毫瑕疵。

厉应寒薄唇掀起,低沉好听的声音幽幽传来——

“温先生,我想娶你的女儿温思柔为妻。”

那一瞬间,温晴第一次体会到,天堂坠入地狱的感觉……

温晴, 厉应寒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安妮点评:

独爱文笔紧凑,文章框架结构严谨,内容曲折真情实感拨人心弦,强烈推荐,一定要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